重生后太太飒爆了(陆酒厉北承)全文免费阅读,陆酒厉北承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陆酒

简介:她是财阀千金,是马甲大佬,人人闻名敬畏;她是纨绔大小姐,貌丑无颜,人人闻名厌恶
当她重生成为她,拳打渣男,脚踢白莲,掉马虐渣,嫁最尊贵的男人,谈最甜的恋爱,惊艳全球!记者采访:厉爷最喜欢吃什么?厉北承:酒
记者:厉爷每天最喜欢做什么事情?厉北承勾唇:深夜品酒
陆酒

角色:陆酒,厉北承

重生后太太飒爆了(陆酒厉北承)全文免费阅读,陆酒厉北承最新章节

《重生后太太飒爆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不配

客厅中,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到她下来,上前接过她的行李,并颔首恭敬的喊:“少夫人。

这是厉家的管家,厉家让他亲自来接她,是厉家表示对陆酒的看重。
陆星月委屈抱歉的看着她:“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陆酒在她面前停下,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淡淡开口:“你是为帮我逃跑失败道歉,还是为推我下河道歉?”
今天是陆星月帮陆酒逃跑的,不过跑出去没一会儿,陆建明就追了过来。
她当时站在河边,以死相逼的不嫁,陆星月过来劝她。
结果,陆星月把她推下河了。
她陆酒宁死不嫁厉北承的事,传遍全城。
陆建明和管家都看了过来,意味深长。
陆星月一下子就慌了,她垂着眸:“对不起,姐姐也不想逃跑,也不想跳河自杀,都是我做的,对不起。

陆建明沉着脸呵斥:“小酒,别什么黑锅都让你妹妹背。

陆酒轻嗤一声:“你送我出去。

陆星月抬头看了眼陆酒,然后乖乖跟着出去了。
庭院外有一个喷泉水池,此时秋风夜凉。
陆酒在喷泉水池前停下,然后一把拉过陆星月,往前一推……
砰的一声。
陆星月摔进了水池里,狼狈不堪,她想要起来:“姐姐,你……”
陆酒一脚又把她踹回了水池:“一个私生女,不配叫我姐姐。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
陆建明楞了下,反应过来,赶紧冲上去,拉住陆酒:“你推星月干嘛?”
陆星月在水池里,双手抱胸,瑟瑟发抖:“爸爸,别怪姐姐,是我不好,害的爸爸把她抓回来,只要姐姐不生我的气,没关系的。

陆建明火大:“那也不是她这样的……”
陆酒没理他们说什么,而是走向了厉家的车,坐了上去。
管家瞥了他们一眼,对陆建明说:“陆总,厉家会好好对少夫人的。

这会儿,陆建明心疼陆星月,哪还管厉家会怎么对陆酒啊。
管家打完招,就上车了,直到车子消失,陆建明都没有再抬头看一眼。
他只心疼被推进水池的陆星月。
如她的名字一眼,陆星月一直都是众星拱月的存在。
车上,管家一直从后视镜打量着陆酒,她面色淡然,毫无情绪波动,好似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
这,与传说中的陆酒,有些不一样啊。
到厉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厉家灯火通明,厉老爷子坐在客厅,看着陆酒进来了。
管家说:“老爷子,这就是少夫人了。

厉老爷子抬头打量着陆酒,微微有些诧异,因为跟他看到的照片,完全是两个人。
之前照片的陆酒,酒红色的头发,烟熏妆大红唇,各种妖娆姿态,就是一个女混混。
而现在唇红齿白,看着端庄大方,还带着孤冷傲慢,如狼一样,这倒是与他那孙子有些相似。
陆酒微微颔首,礼貌打招呼:“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看她大大方方,丝毫不怯场,颇为满意:“你之前怎么样,我不管也不过问,只要你今后安分守己,做好少夫人的职责,厉家不会亏待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5章 初见

陆酒点头:“我会的。

厉老爷子以为她会闹,结果这么安静,又满意了一些:“吃饭吧。

陆酒看着厉老爷子站起来,有些诧异,他这是等她来一起吃饭?
坐在了餐桌前,看着桌上多了两道辣菜,陆酒确定,厉老爷子确实在等她吃饭。
陆酒有些触动,很久没有人等着她吃饭了呢。
安静吃完,厉老爷子就带陆酒去找厉北承了。
路上,厉老爷子沉声说:“你也知道北承的情况,你是最后一个,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陆酒淡淡的嗯了一声。
丰城的人都知道,厉北承是个暴力狂,是个疯子,是个活不到28岁的短命鬼。
厉家为厉北承找了很多女人,但都被厉北承打跑了,有好几个被打的重伤进医院。
从此,女人听到厉北承三个字,再无念想,只剩恐惧,对他退避三舍。
厉家会找上陆酒,是因为在丰城,跟厉北承八字相合的女人,就只有她了。
而陆建明又急着卖女求荣,所以陆酒就被推出来了。
厉老爷子推开了厉北承的门,陆酒进去。
陆酒看到一个挺拔宽厚的背影,只看背影,便觉得贵不可犯。
厉老爷子说:“北承,这是陆酒,以后她就是你的妻子,这是最后一个。

厉北承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厉老爷子无声的叹了一气,对陆酒说:“小酒,你跟他相处一下。

说完,厉老爷子就出去了,还把灯给关了,只有外面朦朦胧胧的灯光,透了进来。
门关上的那一瞬,厉北承动了,带着冷厉的杀气,直击陆酒的脑门。
陆酒偏头,握着拳头,反击回去……
房内灯光朦胧,两人的拳头,带着凌厉杀气,你来我往……
陆酒到底是女人,体力不及男人,又换了具身体,力度更是弱了很多,很快处于下风。
不过,陆酒利用身为女人娇小的体型,闪避的很快,借着巧劲,一把抓住他的领带,向后一拉,一卷,勒住他的脖子。
她再狠狠的把他摁在落地窗前,整个人从后面贴身而上,凑在他的耳畔:“厉先生,只有我可以解你身上的毒。

她不是他的对手,这是最后一击。
厉北承没有回头,也不惧怕被勒住脖子,他声音冰冷:“毒?”
爷爷为了给他留后,在他的饭菜里,加了猛料?
厉北承冷呵一声,随即抓住陆酒的手腕,一个反转,她被他抵在墙上,他的手扼住她的脖子。
夜里,他目光如炬,声冷如冰:“非女人不可的话,我不介意对尸体下手。

他这话里明显是真要睡女人解毒,那他不介意先杀了她,再用她解毒。
够狠!够变态!
陆酒呼吸困难,却笑着扬眸:“厉先生,是你下手快,还是我下手快?”
厉北承感觉到后颈的冰凉,那是一个尖锐利器,抵着他的命门。
这女人,也是个不要命的,跟以前老爷子送来的女人,不一样。
够野!够狠!
陆酒仰着头,红唇凑近他的唇瓣:“厉先生,不如先解个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6章 中毒

随着陆酒说话,她柔·软的唇瓣,张张合合,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拂着厉北承的唇。
那种轻轻的酥·痒,从唇瓣一路蔓延到心底。
厉北承失神。
就这一瞬间,陆酒膝盖用力一顶。
“嘶!”
厉北承的裤裆,就被撞的脸都变色了,扼住陆酒的手,也是不由得一松,弯着腰,痛苦不已。
“陆酒!”厉北承捂着裤·裆,咬牙切齿的喊着。
他厉北承从来没在别人手里吃过亏,更别提在女人手里吃过亏。
但今天他已经两次在她手里吃瘪了!
陆酒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把玩着叉子,抬眸淡然的看他:“我是唯一能给厉先生解毒的人,你确定要杀我?”
这把叉子,是她吃完饭,顺手带上来防身的。
厉北承冷然看她:“这就是你给我解毒的方式?”
陆酒目光向下瞥了一眼,厉北承的手,还捂着裤裆呢。
可见,她刚才的力度,有多重。
陆酒:“厉先生思想可以纯洁一点,我说的毒,不是男女欢毒,而是你身上的神经毒素。

厉老爷子可没给厉北承的饭菜下那种欢毒。
厉北承忍痛站直,一双黑眸,更是淬了冰一样的看着陆酒。
陆酒不怕他,抬头与他对视:“你的狂躁症,不眠症和多梦症,来自你体内的神经毒素。

“一年之内,没有解毒的话,你就会死了。

厉北承走上前,站在陆酒面前,高大的身影,如一座小山笼罩着她。
他居高临下,冷眸看她:“你不是陆酒!”
人人都说厉北承从十二岁开始,就是个疯子,暴力狂,更是被医生断定活不过二十八岁。
可外人不知道的厉北承入睡困难,一旦入睡,就会做噩梦。
只能用药物控制,可是药物用的越多,效果就越是不好。
厉北承的身体情况,越来越糟糕了,这一次他已经三天没睡觉了。
所以,陆酒知道他不眠却多梦,是件很奇怪的事。
陆酒抬眸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我能解毒就行,不是么?”
厉北承没说话,只是冷然的看着她,那犀利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看透。
陆酒也不避开目光,就那样坦然的与他对视。
她的眸子很漂亮,是标准的丹凤眼,眼睛黑白分明,在这黯淡的灯光下,她的眸子犹如星辰一样明亮。
她的坦荡,让厉北承不由得相信她的话。
可厉北承还是质疑她:“厉家寻遍世界名医,都无法医治,你一个丰城只会包养小鲜肉的纨绔大小姐,你会?”
陆酒抬眸看他:“没试过,厉先生就断定我不会?”
厉北承:“怎么试?”
陆酒声音淡淡:“我要一些药和银针,我让你好好睡一觉,且不做梦,如何?”
厉北承目光冷冷的盯着陆酒看,半晌,他终于点头:“好。

她身上有一股让他信任的气息。
陆酒:“我要合欢皮,酸枣仁,远志……”
她把需要的药念了一遍,厉北承就记了下来,记到最后一个药,厉北承脸黑了。
他冷然看她:“六肾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7章 故意的?

陆酒低眸瞥自厉北承的下腹,弯眉一笑:“肾不好,吃肾宝。

厉北承声音冷冷:“你不是故意的?”
陆酒站起来:“你可以不吃,但效果不好,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厉北承合理怀疑陆酒就是故意的,但他却没法反驳,更没法不吃。
不然效果不好,是他的原因,不是她医术不行。
厉北承再一次吃了闷亏。
陆酒:“去洗个澡吧,不然扎完针不能洗澡,哦,我要先洗,记得让佣人给我拿衣服。

说完,她就钻进了浴室,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厉北承写好清单,思索了一下,他在最后写下三个字——避孕套。
他让李叔买了避孕套,也不过是为了避人耳目,免得有人知道陆酒可以治他的病,让幕后人对她下手。
厉北承写好清单,把管家李叔叫来,吩咐他去买药。
李叔拿纸笔记下了药,看到最后一个东西,楞了一下,没有多问,就去回厉老爷子了。
厉老爷子听到买药清单里的六肾宝和避孕套这两个,也是愣了愣。
随即厉老爷子笑着:“快去买,别耽搁了,让佣人把小酒的衣服送上去。

管孙子行不行,肯买这两个,那就证明孙子开窍了。
这是好事。
至于那些药名,厉老爷子没多想,只当厉北承害羞,给自己遮羞的。
李叔很快就把东西买了回来,厉老爷子在楼下等着。
从袋子拿出避孕套的盒子,拿着准备好的长针,就是使劲戳了戳,戳了好几下。
这个操作,把李叔都给看呆了。
厉老爷子戳完,让李叔赶紧送上去,别耽搁了孙子的好事。
他笑看着李叔上楼:“这下可以等着抱曾孙了。

陆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李叔把药送了进来,特别慈祥尊敬的看了她一眼,就笑着出去了。
厉北承抬头看着陆酒,她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发尾有些微卷,因为泡澡,白嫩的皮肤,有些淡淡的红。
相比之前的冷冽孤傲,这会儿的她,是慵懒和妩媚,诱人。
厉北承看的有些口干舌燥,心里更是升起了一股躁气。
陆酒查看买来的药,头也不抬:“厉先生去洗澡吧,我要配药了。

声音软糯,没有之前的清冷,更加勾人。
厉北承更是燥热的扯了扯领带,然后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陆酒已经调配好药包了,银针也都消毒,放在一旁。
陆酒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看着厉北承。
刚洗完澡的厉北承,只是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水珠顺着他冷毅的脸颊,滑落到锁骨,再到六块腹肌,倒三角线……
这身材惹火的,陆酒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脸红的撇开眼。
她指着桌子:“那是泡的药水,和着六肾宝吃下去。

故意这么妖孽,为了勾引她?
厉北承瞥了她一眼,就喝水吃药,再去吹头发。
等他吹好头发,陆酒让他趴在床上,开始给他施针。
她是苏蔓越的时候,就已经是古医门徐老的得意弟子,施针于她不过是小意思。
只是,她从未以真面目示人,这个身份是不是也会被钟婉莹给抢走?
陆酒想的分心,摇头晃掉这些想法。
身份可以被抢走,但她的医术和本事,是钟婉莹抢不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8章 别动

厉北承趴在枕头上,上面有着淡淡的药香,他侧着头,看不到陆酒的脸。
只能看到她穿着睡衣,以及那雪白的大腿,还有洁白的手腕。
当她的手,来到肩膀的时候,他还能闻到来自她手上淡淡的清香。
那种类似于药香,却比枕头上的药香还要清冽,让他心悸烦躁的情绪,瞬间就被安抚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平心静气。
等陆酒给他扎完针,厉北承的心悸烦躁被安抚,三天没睡的他,困意袭来。
厉北承还是强撑着,看着陆酒。
陆酒拔了他身上的针,声音绵软糯糯:“睡吧,我在这里。

很轻的话,让厉北承卸下心防,再也熬不住困意,闭眼睡了过去。
陆酒看着睡过去的厉北承,脸依旧是冷峻的,不过柔和了很多,没有了狠戾,冰冷,看着顺眼了很多。
看着厉北承那又黑又密的长睫毛,陆酒伸手碰了碰:“竟然还是个睫毛精。

陆酒还不是很了解厉北承的身体,就守在床边。
后来,她实在熬不住,趴在床边睡着了。
睡着睡着,陆酒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猛然睁开眼,对上了一双猩红,满是杀意的双眼。
“厉……唔。

陆酒才抬头,就被厉北承扼住了脖子,他的速度很快,她来不及出手。
这一次,厉北承出手十分狠辣,扼住她的脖子,就是把她提了起来。
陆酒快要窒息了,她抓住厉北承的手臂,用力一折。
厉北承吃痛放手,却又再次握着拳头攻了上来。
两人再次在房内,激烈的打了起来,房里摆设都被波及。
之前厉北承清醒的时候,陆酒没能打过他,这次厉北承失去理智,陆酒更没能打赢他。
不过几分钟,陆酒再一次被厉北承扼住了脖子,压在了床上。
厉北承双目猩红,用力的扼住了陆酒,身体也压着她,薄薄的睡衣,让两人的体温迅速高升。
厉北承闻到了那股来自她身上的,淡淡的,清冽的药香。
这种药香,让嗜血狂躁的他,渐渐的被安抚。
就在陆酒以为要被掐死的时候,厉北承突然松手,把她带进怀里,滚了一圈,躺在了床上。
很快,就听到了厉北承平稳的呼吸。
他,睡着了。
陆酒:……
“厉先生?”
陆酒试探的喊了几声,都没有厉北承的回应,他确实睡着了。
陆酒被禁锢在他怀里,姿势不是很好,她很不舒服,就想从他怀里出来。
可她才一动,厉北承就将她抱的更紧,胳膊也是横在她的脖子。
厉北承将她抱紧一分:“别动。

陆酒怀疑,她要是再动一下,他很可能就用胳膊,直接勒死她了。
但这样的姿势,让她很不舒服:“这样,我很难受。

她呼吸困难。
厉北承横在她脖子的胳膊,微微松了一些,又调整了一下姿势。
陆酒又持续试了几次,只要她一动,厉北承就会把她抱紧,好像她就是个棉娃娃抱枕一样。
后来,陆酒就放弃了,好在不会呼吸困难了。
她被厉北承以八爪鱼的姿势,禁锢在他怀里。
她的后背,是他强壮宽厚的胸膛,他有力的胳膊,将她抱的紧紧的,侧脸贴在他怀里,可以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
这是陆酒第一次跟男人这般亲密,鼻尖都云绕着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她以为会羞恼,可却难得的让她感到安心。
陆酒闭上眼。
忽然感觉,身后猛的贴上了一具滚烫的身体,还有个硬硬的东西在顶着她那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