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春风不念你》(主人公是时念,江景遇)抖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不遇春风不念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晴时雨

角色:时念,江景遇

简介:《不遇春风不念你》(主人公是时念,江景遇)是来自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时念是江家养女,也是江景遇认为间接害死他母亲的罪人。她爱江景遇,18岁那天因为日记的曝光,她的暗恋被公之于众。在江景遇将她的日记扔在地上,视如草芥肆意践踏后,她才明白她爱的人永远不会喜欢她……直到有一天,有个女人告诉她:“我在江景遇手机里看见你的照片……”

《不遇春风不念你》(主人公是时念,江景遇)抖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遇春风不念你》免费阅读
第一章 他回来了

时念再次见到江景遇是在医院的妇产科。
彼时,他怀中还搂着一个身形高挑正在哭泣的女人,那个女人手上拿着一张医院的化验单。
眼看着他们将要走到她面前。
时念呼吸一滞,做贼一样心虚的转身,企图避开那个男人的视野。
她走得匆忙,谁知撞上妇产科的小护士。
时念心中一惊,慌乱的回头,见那对男女已经走远,她侥幸的松了一口气。
小护士好奇询问道:“时医生,你怎么了?”
时念装作无意的询问:“刚才离开的那一对男女来妇产科做什么项目?我看那个女人好像还哭了。

“那个男人带她来验孕的,应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确定怀孕后,不知道那个男人对女的说了什么,突然间就哭了。

时隔三年,他不光回来了,还带了一个怀孕的女人回来。
坐在科室里,时念拿出手机翻出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她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他快要结婚了吗?
然而她犹豫了很久,始终没有勇气拨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又有什么资格过问……
她和江景遇,只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十九年的‘陌生人。

‘陌生人’的含义在他们之间是指,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亲人,不是朋友,不是夫妻。
她还清楚的记得,她十八岁时,当他发现她偷偷画的他的肖像和写的关于他的日记时,那种极度厌恶的表情,她的暗恋就这样被公之于众,赤裸裸的被他视如草芥,扔在地上随意践踏。
从她五岁踏进江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对她无比憎恶,他的爱,她是不敢奢求的,所以相反的,显得她对他的喜欢那么可笑。
时念知道江景遇回来肯定会搬回江宅,为了错开跟他碰面,她刻意在医院呆到深夜才回去。
进门的时候,她没有开灯,在江宅住了十九年,她清楚这里的每一处细节和陈设。
走到卧室门前,她刚握住门把手,身后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揽进怀里。
黑暗中,男人熟悉灼热的呼吸落在她脸颊,细碎的吻带着酒精的气息……
她对他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尤其是三年未见之后,在快要沉沦的那一刻,她忽然想起白天那件事,她不该再这么放任自己对他的爱。
鼓起勇气猛然推开他,迅速整理好衣物:“你喝多了。

男人精准的捏住她的下巴,讥讽道:“我不喝多,怎么会在这个时间见你?当初不是你自己主动?怎么?才三年不见,还故作矜持上了?”
时念咬着唇没吭声,她早就对他恶毒的话免疫了,现在她很清楚,她不应该再将三年前那种不明不白的关系维持下去,哪怕再爱他。
她别开了脸,无声的抵抗。
她的反应让男人更加恼火,捏着她下巴加重力道:“知道我回国,还敢回来这么晚?”
她垂下眼帘,因为疼痛,声音有些发颤:“你没告诉我。

他忽的凑近:“所有人都知道,你会不知道?”
是啊,她在医院‘偶遇’他和那个女人,后来又看到了新闻,所有人都知道他回来了,就她最后一个知道,还是在那么意外的场合下,她以为,他有了新欢,不会再想见到她。
没耐心等她搭话,江景遇强行抱起她,行为粗暴。
时念惊慌失措的抬手抵着他胸口,大喊道:“江景遇,你这样做,对得起那个怀孕的女人吗?”
她最终没有忍住问出心里想知道的答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遇春风不念你》<<<<<


第二章 彻底放手了

江景遇一怔,似乎没预料到她会知道那件事,昏暗的光线下,脸色冷得骇人。
“时念,你配知道?”
她当然知道她不配,当年她母亲领着她投奔江家时,从她的暗恋日记被公开,她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对她只有厌恶和恨,她不配过问他的任何事,问出来反倒像是自己把不甘和期待暴露在他眼前。
她想从他嘴里知道他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像是垂死挣扎的病人。
静谧的空气里充斥的暧昧气息被火药味代替,时念的手腕被捏得生疼,感觉快要被捏断的时候,江景遇终于起身离开,狠狠摔上了房门。
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时念躺在床上犹如没有灵魂的布偶,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抵不上心里的痛,有些人,从一开始,就被埋进尘埃里,如此卑微的起点,仿佛看不到尽头的黑色甬道,每走一步,都是煎熬。
良久之后,她才起身走进浴室,将一身的疲倦洗净。
当年她母亲绝症,走投无路带着她投靠江家,她始乱终弃的父亲至死不管,母亲没办法才想到青梅竹马的江父,没想到促成了江景遇的父母离婚。
江景遇的母亲撇下年仅八岁的他一走了之,了无音讯。
第二年,她母亲病逝,没想到接踵而至的是江景遇的母亲也在他乡病逝的噩耗,母子俩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他把这一切归咎在她们母女身上,她这个没人管的孤儿,也不得不被托付给了江家,这一晃,就是十九年,直到三年前江父去世,江景遇出国,这一切,似乎还没有画上句号。
从床底下翻出账本,蜷缩在床上细细端详,从三年前江景遇出国时,她就开始缩减一切花销,抓住所有能赚钱的机会,这三年,存下的钱都一笔笔记在了上面。
快了,还有十万,她就能把这些年江家养育她的钱都还回去。
除了钱,别的方面,她欠江家、欠江景遇的还不了,她只能极尽所能,然后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原本还心有不甘,这一次终于可以下定决心彻底放手。
这对她和江景遇来说,都是解脱吧……至少她消失了,能还江景遇一个安宁。
……
时念失眠到很晚才睡,第二天起床脑袋感觉晕沉沉的,她还是打起精神起床洗漱、准备早餐。
从江景遇出国,江家的佣人就都辞退了,这三年她是一个人守着偌大的江宅,现在江景遇回来了,得有人给他做饭才行。
忙碌了一阵,在饭厅摆好碗筷,江景遇并没有准时下楼,她这才想到他刚回国,可能有时差,看着餐桌上逐渐失去温度的早餐,她鼓起勇气上楼敲门,敲了半天没有回应,她大着胆子打开门。
屋内,暗色调的床被叠的整整齐齐,他已经走了,或是昨晚根本没有在家里住。
他是去找那个女人了吗……
时念不愿多想,只感觉头疼的更厉害,身心俱疲。
这个状态怕是无法全身心投入工作了,她给医院打电话请了假,准备休息一天调整状态。
许是平时工作太累了,没一会儿她便昏睡了过去,她盖着很厚的被子,身体很热却莫名的感觉寒冷。
作为医生,她知道自己是发烧了,只是她睡着了想醒不过来,她悲观的想着或许一觉醒来脑袋烧坏掉了,或者更不幸的死在江家让江景遇记一辈子。
迷迷糊糊间,好像有人在喂她喝热水,跟她说话,说什么她记不清楚。
醒来的时候,她出一身冷汗,睁开眼意外的看到江景遇斜靠在床前。
回想起昏迷时有人喂她吃药,原来并不是她的错觉。
江景遇救了她。
时念嘴巴张了张,千言万语的触动变成两个字:“谢谢……”
她刚开口,江景遇便不耐烦的打断她,清冷的眉眼尽是嘲讽:“别慌忙着感谢,我是怕你死在江家,江家的祖宅变成凶宅!”
尽管他的话里满是刻薄,时念还是很感激他,毕竟在一起朝夕相处十九年,他肯救她,或许江景遇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她吧。
时念心底不由自主的有丝窃喜蔓延。
正在这时,江景遇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随后扫了时念一眼,像是避讳似的走上阳台接通电话。
他故意避开,反倒让时念更加好奇。
她忍不住竖起耳朵偷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遇春风不念你》<<<<<


第三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时念听不太清晰,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是那个女人的电话。
而江景遇挂断电话后招呼也没打便走出房间碰上了门,不一会儿楼下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
他是去见那个女人吗?
想到这里,时念脸色一阵阵发白,将心里撕裂的感觉强行压下,他不是她可以妄想的人,没什么好难过的……
……
休养了一天,身体彻底恢复,时念第二天整装待发抵达医院。
她轻车熟路乘电梯到了三楼心外科,忙碌了一早上,快要下班的时候,同科室的医生让她帮忙送一份资料到住院部。
刚从电梯出来,便听到病房里有一道清丽的女声正在哭:“手术已经做完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时念多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靠在病床上,浅蓝色的病号服包裹着高挑的身段,她的头发因为没有打理显得有些干枯,依旧无法掩饰她姣好的面容,只是不同于昨天的浓妆艳抹,今天她的脸色很苍白,脸上玻尿酸的痕迹初现,竟然是昨天江景遇搂在怀中哭泣的女人。
原来江景遇喜欢这个调调。
时念看到这个女人,她就不由自主的会想到江景遇和女人在床上的温存,一种强烈的不适感迅速掠过心头,她努力强压下去。
此时,那个女人正在打电话,哭得比昨天还要伤心。
时念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因为偷听,略显心虚。
她的哭声中透着不满:“孩子没了,我听人说他还有其她女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孩子没了?
时念愣在原地,难道江景遇不要这个孩子?
时念心里觉得荒谬,但是又想确定结果,见女人已经挂断了电话,她鼓起勇气上去询问道:“请问需要帮忙吗?”
“不用。
”女人擦了擦眼泪,看到时念穿着白大褂,问道,“医生你有什么事吗?”
“我姓时,你可以叫我时医生,你的检验单带了吗?我想了解一下你的身体情况。

她看到那份检验单就在床头柜上。
时念一只手不自在的放进了白大褂的衣兜里,她不擅长在背后打探别人的事,因为说谎,不免有些心慌。
她甚至觉得自己爱江景遇爱得有些病态了,为什么会想确定孩子是否真的已经没有留下来么……
女人没有怀疑,把床头柜上的那份检验单递给了时念:“看吧。

时念低着头,心虚看着那张检验单。
李梦溪,女,26岁。
已流产。
若是孩子真留下来,大概江景遇会跟她结婚吧……
看完检验单,时念她故作平淡的讲解检验单内容,最后以医生专业的口吻教她怎么养身体,术后注意事项。
时念觉得自己的行为很荒诞,也很可笑。
明明她都已经决定彻底放弃,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
她交代完毕后,准备离开。
熟料李梦溪像是想起来什么,忽然叫住了她,她凝视着她的脸带着打量和探究的意味:“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时念平静的望着她,脑海中迅速搜寻了一番,可以肯定,之前没见过李梦溪,就算见过,也是以医生和病人的身份。
时念忽然想起刚才她打电话的内容,心慌了一下。
难道李梦溪发现她也是江景遇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遇春风不念你》<<<<<


第四章 我不玩别人玩剩下的

难道李梦溪发现她也是江景遇的女人?

李梦溪望了她好半晌,像是终于想起来:“噢,好像是在江……”
时念的心也吊在嗓子眼。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抹清隽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打断了她的话:“李梦溪……”
男人立在那里,矜贵的气度浑然天成,那双如寒潭一般的眸子,像刀锋一样锐利,薄唇微抿着,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气息。
看到江景遇,李梦溪眼底迅速掠过了一抹诧异,随即撒娇道:“江少,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一个人的……”
时念默默的吸了口气,刚要开口说话,他竟然从她身边走到李梦溪的病床前,从头到尾,没看过她一眼,像是不认识一般。
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看着李梦溪挽住他的手臂,她突然有些自嘲,无论谁跟他江景遇站在一起,都像是天生一对,唯独她,不管跟他上过多少次床,她对他来说,都见不得光,是她不配。
她留在这里,显得过于多余,时念默默地退出病房。
等她的脚步声消失,江景遇突然甩开了李梦溪挽着他的手,脸上带着不悦。
李梦溪不明所以,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大胆上前,伸手拉着江景遇的手臂:“江少……怎么了嘛?”
江景遇微微侧过脸,冷睨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我没有玩别人玩剩下的女人的习惯,尤其是兄弟玩过的。

李梦溪愣在当场,她原以为方才他没拒绝她的亲昵,就默许了两人的可发展关系,没想到这个男人翻脸比翻书都快!
江景遇没有多看她一眼,抬步走出病房,拍了拍被碰过的衣袖,眼底尽是厌恶之色。
李梦溪愣愣的坐在病床上,刚才江景遇的眼神吓坏了她,她立在原地脸色苍白,像她这种‘富人圈的玩物’,入不了江景遇的眼,是他方才的‘默许’给了她错觉,她有自知之明。
晚上,时念本来就没有想回家的意思,正好同事要换班,她便同意了。
想到要一夜不归,有意叮嘱江景遇记得吃饭,刚拿出手机又犹豫了。
从来都是她事无巨细巴巴的往上凑,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臭毛病?
已经决定要彻底放下、离开这里,酝酿了整整三年了,不能因为他突然回来,就动摇。
她承认自己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悸动,但也绝不允许自己再犯贱,反正从一开始,就是她一厢情愿。
半夜来了一台急诊手术,结束时已经早上六点了,天空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时念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毫不夸张的说,出了手术室,看东西视线都带重影。
做手术的时候需要长时间精力集中,那并不比体力活来得轻松,稍有不慎,可是一条人命。
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之后,她换好衣服踏着清晨的薄雾回家。
看着树立在晨辉中的江宅,她突然有些感慨,这里是她自以为的归属,里面住着她最爱的人,却不属于她,是她痴心妄想霸占了这么多年。
她二十四岁了,江景遇比她大三岁。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他又这么多金有才,外貌出众,和别人结婚是迟早的事,这么多年,她终于学会主动退出,不再给自己找不痛快。
累了一晚上,进门置身熟悉的环境,身体的机能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陷入睡眠状态。
甩掉脚上碍事的鞋子,真想把手提包随手丢下,回房间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一想到江景遇不喜欢乱糟糟,她还是耐着性子把换下的鞋子收拾好。
她不知道,她的所有行为都被站在楼梯口的男人尽收眼底。
她半闭着眼迷糊着撞在了一堵‘肉墙’上,男人蹙眉不悦,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她羸弱的手腕,稍稍用力,冷声斥道:“给我站稳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遇春风不念你》<<<<<


第五章 每一眼,都是心动

时念稍稍清醒了几分,抬眼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她以为这个时间他在睡觉……
晨光透过落地窗挥洒进来,投下一片片斑驳的光影,那光恰好洒在江景遇身上,冷厉的五官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微光,显得柔和了一些,夺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时念看得愣住了,无论是五岁,还是即将到来的二十五岁,她看他时,每一眼,都是心动。
“你不是心外科么?怎么会出现在妇科?”
江景遇突然调转了话锋,他问的是昨天,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妇科跟李梦溪相遇。
时念有些茫然,很显然,累极了的她脑回路跟不上他的。
突然,眼前一阵黑暗袭来,她有些慌乱的挣开江景遇的手,扶住了楼梯扶手:“有什么回头再说,我太累了,要先休息。

说完,她没去看男人变得震怒的脸色,浑浑噩噩的回了房间。
她没意识到,就在刚刚,这是她从始至终,第一次,主动甩开江景遇的手,从前,她一直都是被甩开的那个。
下午在闹钟声里惊醒,时念极不情愿的睁开眼,整个人还没从浓浓的睡意中脱离出来。
天知道她多想就这样窝在被子里睡个天荒地老,可是不行,下午有钢琴课私教兼职,价格不便宜,算是兼职里来钱最快的活儿之一了,她可不能错过。
收拾好化了个淡妆下楼,刻意放缓了步伐,观察到江景遇不在家,她才恢复常态,在他眼皮子底下,她总是下意识的小心翼翼,怕引起他的反感,可试问过去的哪一天,哪一分哪一秒他不讨厌她?
今天兼职的地方她是第一次去,乘了半个多小时的车到了一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身价不菲,所以给的价格也比一般的要高。
走到雇主家门前,摁了门铃,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出来打开了大门:“是来上课的时老师吧?快进来。

跟着阿姨进门,隐约听到里面有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传出,毫无章法,看来学生是个新手,她得用点心了。
等看到学生的时候,她有些哭笑不得,是个七八岁的小丫头,长得水灵动人,穿着粉色的蓬蓬公主裙,可是那满脸的不屑是怎么回事?瞧不起她么?
“你就是我哥给我找的钢琴老师?这么年轻,你确定你会弹琴?这架钢琴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不光价格贵,还有特殊的意义,你有那自信用你那双爪子碰我的琴么?”
小丫头开口就出言不逊,时念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谦虚道:“我觉得,我这双‘爪子’应该有这个资格吧。

小丫头噘噘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出了位置:“弹来我听听,要是不满意,你就立马走人。
我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

时念嘴角抽了抽,这是夸还是贬?
走到钢琴前坐下,试了试琴键音色,这架钢琴各方面状态都不错,价格也贵得令人咋舌。
她不打算用特别复杂的曲子征服这个小丫头,所以即兴弹了一段儿,小丫头眼神都变了。
一旁的阿姨忍不住夸赞:“不愧是少爷找的人,那小姐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忙了。

小丫头终于放下架子软了下来:“时老师,你刚弹的这个叫什么啊?我都没听过。

时念蹙眉浅笑:“没有名字,只是……当我想到一个人的时候,心理情绪的迸发罢了。

“那个人,一定是让你十分压抑,是你喜欢的人吧?”
突然,门口传来了富有磁性的声音。
小丫头飞快的跑过去:“哥!我喜欢这个老师,把她留下吧!”
时念扭头看去,猛然一怔:“秦风?这里……是你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遇春风不念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