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蚀骨寄相思林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厉彦谦林心)

小说:情深蚀骨寄相思

作者:奶小茶

主角:厉彦谦,林心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五年的牢狱之灾,她从云端跌入泥潭,为了活下去,她用尽力气。他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还要夺走她最珍视的一切。厉彦谦,“林心,我讨厌纠缠不休的女人。”宁若兰,“林心,你放心,你的孩子我一定会好好抚养。”不,把她的念念还给她,还给她!林念念,“妈妈,我吃的很少的,以后可以吃的更少一点,所以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她想逃走,可这一次厉彦谦却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穷追不舍。“林心,我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你一辈子都休想从我身边逃走!”
情深蚀骨寄相思林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厉彦谦林心)

《情深蚀骨寄相思》在线试读

第四章

“出去以后好好做人,别再回来了。”

  冰冷的铁门慢慢闭合,林心站在大门口,被夏日里浓烈的阳光刺得眯起了眼睛。

  五年,她终于熬过了宛如地狱般的五年,从这座深深锁住她的牢笼里走出来了。

  身上穿着的一看素色的长裙,布料被洗得发白,膝盖的地方破-处了几道口子。

  当年她穿进监狱的衣服依然套在她的身上,五年前的款式在如今看来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让监狱附近零星的路人看见都不免拧眉,尤其是注意到林心恍惚的样子,不免将她当成了神经病。

正午的阳光晒得地面泛起滚滚热浪,路面上仅有的一点人声也很快就消失不见。

郊外的整条马路上,只有林心一个人踩着热浪踽踽独行。

郊区道路长久失修越发坑洼不平,林心的身子不断的轻晃,身上的衣服和她虚弱不稳的样子,惹得偶尔关注到她的人更为不屑。

  她低着头,就像感知不到这个世界的厌恶。

  三年的时间里,她早已退却了曾经的自信和张扬,现实用血淋淋的教训教会她如何保持沉默。

  直到走到公交车站,她才慢慢抬头看向站牌。

上车,投币。

在车子启动时,单薄的身体因为没有抓住吊栏差点站不稳,惹来司机的轻嗤,“抓紧了,别挡道!”

  林心默默不语,连忙点着脚,伸手够向头顶的栏杆,纤细的身子因为站直而显得愈发清瘦。

  没人注意到她长发盖住的侧脸,当然,即便看见,除了更为嘲讽的视线,亦不会再有多余的情绪。

  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倒影,林心压在心头的窒闷也终于慢慢远离。

五年了,又有谁会等她。

......

“我这里是招人,但是你这样的,不行。”

经理上下扫了林心一眼,然后将简历随意扔在桌子上,翘着腿打游戏去了。

林心有点着急,“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什么活我都能干!”

她出事的时候才二十一,大学也没念完,如今二十四了,她的学历也只是高中。

不管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她这样的人都进不去。

找了一周,商务KTV已经是她最后能来的地方。

“我们这种地方虽然门槛低,学历也不在乎,但是毕竟是娱乐场所,总是要看脸的。可你看看你那模样,肯定不行。”

经理微微扫了一眼林心的侧脸,只觉得有点可惜。

脸还不错,偏偏就落了块不大不小的疤痕,头发盖住管个屁用。

林心低下头,长长的刘海挡住她的疤痕。

那是监狱失火的时候落下来的。

她心里虽然明白经理的意思,却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我做清洁工,或者刷盘子也行。”

她的脸不能看,她就可以不出来见人。

“不行不行,我们这边清洁工也得要颜值,你当什么人都能进典池呢!”

经理越发不耐烦,打游戏最烦有人打扰,张嘴就撵人。

“你赶紧走吧,来的时候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条件,这模样还混什么娱乐场子,不自量力。”

林心咬咬唇,想再解释的话全部被堵了回来。

房间里明明不安静,几个服务生跟经理打游戏打得热火朝天,可林心却只觉得冷。

她最终转身,慢慢走向了门口。

只是还不等她的手触碰到把手,门却一把被人推开了。

“不好了,头儿,又晕了一个!”

冲进来的人穿着领班的服装,紫色马甲打着领结,二十多岁的男人,很帅气,却是满头的大汉。

“头儿,天太热了,兔女郎玩偶宣传效果虽然好,但是一般人都坚持不住!”

他的身后,被几个人架着拖进来一个男人,穿着大大兔女郎玩偶服,只有脑袋在外面露着,也是一头的汗水,已经陷入了昏迷。

经理和几个服务生都把手机扔了。

其中有人连忙吆喝,“人还抬进来干什么!”

“赶紧把他衣服脱了扔空调底下,打120!别死咱们这儿,麻烦着呢!”

几个人说着就开始动手,扒衣服的扒衣服,打电话的打电话。

小小的房间里一团混乱。

很快120就到了,中暑的人也被抬上了救护车。

领班有点犹豫的问:“张哥,那现在怎么办,兔女郎还要不要?”

“当然要!”

经理也很烦躁,“这可是几个大少爷点名了要的项目,说是要给哪个大小姐添点乐子,你赶紧给我再去找人!”

“张哥,头儿,真不好找,给多少钱都没人愿意干了,天太热,中暑的话真不是闹着玩的,昨个新闻上还说热死了三四个呢!”

天气炎热,扮玩偶确实是要命的活。

经理想到可能会死人也头疼,但是客人点了,又不得不上。

正准备亲自去挑人,门口却传来了一道有些轻哑的嗓音。

“经理,我能干。”

房间里的几个男人都愣住了,也都顺着声线看了过去。

林心站在门边,最不起眼的位置,有些紧张地攥紧裤子,却坚持道:“我能干,我能扮玩偶。”

几个大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林心,只觉得她身子太单薄了。

经理蹙着眉道:“你能干?瘦得跟什么似的,大男人都坚持不住,你可别涮我了!”

说着,张经理就准备往外走。

林心却连忙站在门口挡住了他。

“张哥,我缺钱,只要钱多,我就能干。”

“我虽然瘦,但是我能吃苦,而且我有办法不晕,你让我试试,我肯定行!”

林心忍不住攥住了张经理的胳膊,眼角也有点红。

“我这样的人,没有挑工作的权利,我只是想活着。”

激动之下,林心的后脑传来一股锐痛,脸也在瞬间白了下去,她却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呻吟,生怕经理再嫌弃她。

“张哥,不然让她试试?”

领班是从小地方出来的,见林心是真可怜,也忍不住劝。

经理犹豫了一瞬,最后烦躁的摆摆手,“愿意试就试,但签好协议,死了我不负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蚀骨寄相思》<<<<


第五章

 林心很快就在工作协议上签了字。

  看着被经理扔在地上的玩偶服,她反而放松地笑了。

  她终于有工作了。

  而且还是日结的工作,她今天晚上就能拿到钱,她可以活下去。

  “赶紧坏衣服,时间快来不及了,抓紧点!”经理催促了一声。

  林心很快将自己瘦弱的身体笨拙地套进了兔女郎的玩偶里。

  看似可爱的玩偶服,尽管里面充了很多气,但是依然很沉重。

  林心的身子太清瘦,脚步有些不稳。

  “你到底行不行啊,不然别勉强了。”领班站在一边看着林心,有点不放心。

  毕竟这是大老爷们都干不来的活,最近实在是太热了。

  “谢谢,我可以的。”

  林心勉强笑笑。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失去这份工作。

  领班还想再说什么,外面却匆匆忙忙地跑进来一个服务生,“来了来了,人来了!兔女郎赶紧出去吧!”

  林心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张经理狠狠地咬了咬牙,弯腰将地上的兔女郎的头套抱起来,一把扣在了林心的脑袋上。

  “别搞砸今天的事,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几个男人很快将林心从门口推了出去。

  林心摇摇晃晃的站在KTV门口的台阶下方,汗水从她走出来开始,就源源不断的从她的皮肤里沁出来,她的身上仿佛被水洗过一般。

  玩偶头部只有两个洞,视线有限,她身子踉踉跄跄地做着可爱的动作,惹得路过的人哈哈大笑。

  但谁也想不到,戏服里面的工作人员有多么艰辛。

  林心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很快又车停在了门口,然后很多人嬉笑着往里走。

  她猛然觉得,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人。

  空气仿佛都在这一瞬间静止了。

  林心戴着笨重的玩偶服动弹不得,耳边却清晰地听见经理的讨好的声音。

  “厉先生,这是我们为宁小姐准备的特别礼物,您还满意么?”

  张经理额头上的冷汗都已经流到了眼角,生怕面前这位金主稍稍倾泻出一点点的怒火,就连他身后的典池都要被焚为一片灰烬。

  林心也紧张不安地等着那人的反应。

  终于,像是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几秒钟之后,林心觉得自己的腰身被轻轻推开,她的耳畔,炸开了一道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无数次在她午夜梦回之际,令她恐惧到颤抖的声音。

  “不错。”

  厉彦谦!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俊逸的侧脸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目光冷硬淡漠,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林心的身体狠狠摇晃了一下,一双清澈的眼神顷刻间被巨大的恐惧包围。

  她简直恨不得自己马上原地消失!

  五年的牢狱之灾,噩梦般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没有人肯听她的辩解,也没有人肯相信她是无辜的,所有的人都口口声声地打着厉先生的旗号羞辱她,折磨她。

  她以为自己终于好不容易从醒不过来的梦魇中逃脱,难道现在,她又要被拖进另一个深渊之中么?

  不,不可以,她不要,她绝对不能被厉彦谦发现!

  林心拼了命的想要使唤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能迈开双腿,从厉彦谦的面前逃离。

  可是,下一秒,林心的视线里便出现了一道身影。

  宁若兰!是宁若兰!

  她从狭窄的缝隙里清晰的看见了宁若兰的脸,这个虚伪又恶毒的女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外表温婉可人的模样,竟和五年前还一模一样。

  没有人知道,她藏在兔女郎玩偶下的身体已经僵直,额头和掌心里,已经全都被汗水浸湿了。

  就连掌心和背后上的疤痕似乎都在隐隐作痛。

  宁若兰走向她,伸出了手。

  林心想要后退,想要避开宁若兰的触碰。

  可是,全身竟然都像是灌入了沉重的铁铅,让她动弹不得。

  宁若兰伸出了手,放在了兔女郎玩偶的头上,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欣喜,可是,林心却从那双笑意弯弯的眉眼里,看见了一闪而逝的嘲讽。

  宁若兰回过头,巧笑倩兮地看着厉彦谦,“这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么?谢谢你,彦谦,我很喜欢。”

  厉彦谦不置可否,那双鹰一般的眸子淡淡地从林心的身上扫过。

  即便是隔着厚重的玩偶,林心却似乎仍然觉得自己被厉彦谦看了个通透,浑身上下好像一丝-不挂地袒露在了他的面前。

  她终于渐渐掌握了身体的意识,立刻想要后退,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一把搂住。

  有男人的调笑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厉先生,这是我们今天为特别为宁小姐准备的礼物,只为博红颜一笑,怎么样,还不错吧?”

  厉彦谦没有说话,反倒是宁若兰,对着对方温婉的笑了笑。

  “谢谢,你们有心了。”

  她心里微微失望,但还是礼貌得体。

  前来捧场的宾客都笑了起来,只有厉彦谦,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人群很快簇拥着今晚的寿星公宁若兰走进了ktv里面,将林心这个兔女郎抛在了脑后。

  林心刚刚松了一口气,抬眸却看见厉彦谦竟迟迟没有进去。

  宁若兰回过头,“怎么了,彦谦,你怎么还不走啊?”

  厉彦谦深深看了兔女郎一眼,这才抬步踏上台阶。

  宁若兰咬了咬下唇,伸手环住了厉彦谦的腰身,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一副体贴的模样。

  “你是不是很累?我知道你忙,不如我们回去休息吧,一个生日而已,庆不庆祝都没关系的。”

  “说好了今天要陪你,我不会食言。”

  厉彦谦温柔地拦住宁若兰的肩膀,两个人两两相望,满满都是温情。

  而他们的话,像是一把钢刀,狠狠刺入了林心的心脏。

  三年的婚姻,厉彦谦待她却不如一个陌生人,何时有过如此温言软语的模样?

  厉彦谦率先迈开步子,走进了声色犬马的典池。

  宁若兰看着厉彦谦的背影,唇边的笑意越发的大。

  就再经理以为宁若兰很快就会走进去时,后者却突然回过头。

  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兔女郎,“这个玩偶我和厉先生都很喜欢,将她带进来给我们旺旺场子。”

  ?


第六章

  林心伸出手,缓缓推开了包房的门。

  灯红酒绿的房间里,林心在有限的视线之内几乎是立刻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宛若王者一般的厉彦谦。

  昏暗的灯光下,厉彦谦脸上的表情都被藏在了阴影下,林心慌张地别开了目光。

  胸腔里的心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可她最后,果然还是屈服在了张经理承诺的三倍工资下。

  她需要钱,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她需要工作,即便是扮作玩偶招揽客人这样微不足道的工作。

  林心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满满的都是自欺欺人的侥幸,她躲在这个玩偶的头套里面,厉彦谦就一定不会发现她。

  她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包厢,收获了一片欢呼。

  “哟呼!我们的兔女郎小姐来了。”

  人群将她簇拥到了这个豪华包厢的中间,从玩偶里仅有的一道缝隙里,林心看见厉彦谦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姜黄色的威士忌,眼眸低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的身边,宁若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甩给人群中一个画着烟熏妆的叶青一个眼神,叶青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使坏地一脚踢上林心的膝窝,林心一时不防,就跪倒在了厉彦谦和宁若兰的面前。

  看到宁若兰眼神中的满意,叶青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做对了。

  别人不知道宁若兰的脾气,她这个从小被宁若兰使唤大的宁家司机的女儿却是一清二楚。

  宁若兰误会了这个兔女郎是厉先生给她准备的生日惊喜,可到头来又被这些个不明所以的公子哥拆了她的台。

  宁若兰最爱面子,更何况这可是在厉先生面前让她丢了面子,她不能把气撒在这些公子哥的身上,只能拿这个碍眼的兔女郎出气了。

  叶青为了讨好宁若兰,还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这只玩偶的身上,嘴里嚷嚷着让人给她拍照,“快看,我像不像是骑着兔子奔月的嫦娥?”

  哄笑声,还有手机的快门声震荡着林心的耳膜,背上的重量简直要把她给压垮了,可林心咬着牙,强迫自己坚持下去。

  她绝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沙发上,宁若兰偷偷的侧目去看身边的厉彦谦的反应,可厉彦谦就像是根本不属于这里一样,深邃的眼眸中是宁若兰似乎永远都看不懂的深沉。

  又是这种感觉,他明明就坐在她的身边,明明她就靠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可她却永远都像是从未真正靠近过一样。

  “来来来,换我了。”

  林心的背上,叶青被赶了下去,这次换成了另一个年轻的女孩儿骑在了她的身上,嘴里还嚷嚷着,“叶青,你这兔子怎么不会动啊?”

  “没听见刘小姐的话么?还不给我爬!”

  叶青一脚踢在了林心的屁股上。

  林心的膝盖隔着一层单薄的玩偶服跪在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硌的生疼,她笨拙地挪动着玩偶服,支撑着背上仿佛随时要压垮她的重量,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爬。

  屈辱么?已经感觉不到了。

  只要能活下去,她可以忍受这一切。

  可是,包厢里昏暗的灯光下,一直站在她身边的叶青却突然悄悄用高跟鞋的尖头踢在了她的膝盖外侧!

  腿上狠狠一痛,林心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趴在了地上。

  骑在她身上的女孩儿摔坐下来,沉重的重量让林心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简直都要从喉咙里被压出来了!

  “天啊,刘小姐,你没事吧?”

  叶青大呼小叫地把什么事都没有的刘小姐扶了起来。

  她转头就对着地上的林心破口大骂,“要死了你,我看你是存心想要摔死刘小姐是吧!”

  地上的林心说不出话来,也无法为自己辩解,只是轻轻咳嗽了两声。

  可叶青却像是听到了什么针对她的恶毒诅咒一般,发起火来,高跟鞋对地上的林心又踢又踩。

  “你还敢骂我?”叶青脸上的妆容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宁若兰眼看着事情似乎越闹越大,终于不紧不慢地开了口,“叶青,别再闹了。”

  “可是,若兰姐……”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宁若兰打断了她的话,一袭红裙的她从厉彦谦的身边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入了舞池,亲手将跪在地上,狼狈至极的林心扶了起来。

  林心摇摇晃晃地站稳,却是立刻后退了两步,远离了宁若兰。

  宁若兰眸光微闪,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

  她的脸上是不动声色的温婉微笑,她亲手从桌子上倒了杯酒,送到了林心的面前,“叶青年纪小,不懂事,不过她没有恶意,你不要见怪。”

  宁若兰一副温婉善良识大体的样子,可只有林心知道,她这副皮囊下,藏着一个多么狠毒的灵魂。

  见林心没有任何反应,宁若兰也没有过多纠缠,她拍了拍手,轻轻招呼了一声,“It’s party?time!”

  身为主角的宁若兰开了口,包厢里的气氛立刻被点燃,劲歌热舞,灯红酒绿。

  借着舞池里群魔乱舞的掩护,宁若兰微眯着眼眸,不动声色地朝着被人群围困在中间的林心走了过去。

  右脚稍稍向前迈了一步,包房里接连响起了一高一低两声尖叫。

  “啊!”

  “啊——”

  宁若兰捂着脚踝摔倒在地上,包房里微醺的男男女女立刻停了下来,喧闹的音乐被关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的脚下滚过,一路撞进了角落里。

  包房的灯被人打开,众人这才看清,竟然是宁若兰摔倒在了地上。

  她正捂着红肿的脚踝,贝齿咬着下唇,姣好的眉眼此时仿佛十分痛苦。

  “天呐,若兰小姐!”

  众人纷纷上前,手忙脚乱地将宁若兰扶了起来,方才还一阵阵意乱情迷的脑袋瞬间无比清醒,纷纷下意识地去看坐在沙发上的厉彦谦的脸色。

  可厉彦谦俊秀如天神般的脸上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这让他们的心提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另一边,那个穿着兔女郎玩偶的人也狼狈地倒在了地上。

  “是她,是她故意绊倒了若兰小姐,我看得清清楚楚!”

         叶青指着地上动弹不得的林心,信誓旦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蚀骨寄相思》<<<<


第七章

所有人似乎找到了脱罪的理由一样,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林心身边的人纷纷后退,仿佛她是什么让人避之不及的瘟疫一样。

倒在地上的林心被沉重的玩偶服束缚着,动弹不得,她慌张地为自己辩解,“没有,我真的没有,不是我。”

她恨不得自己离得宁若兰远远的,怎么可能去招惹她!

“还敢狡辩!”

叶青上前狠狠地将脸冲下扣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林心给踢得翻了过来,“你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亏得若兰小姐方才还为你说话,你竟然还敢恩将仇报!”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林心的心中陡然蔓延开来深深的恐惧。

眼前这一幕,跟五年前好像。

现在,她狼狈地躺在地上,被汗水濡湿的头发贴在脸上,就连她精心用头发遮盖住的伤疤也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周围的人用冷漠和嫌弃地目光看着她,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所有人都以为,是她故意绊倒了宁若兰。

沙发上,坐在宁若兰身边的厉彦谦面无表情,只是周身散发的冷峻气质,让人阵阵发寒。

“算了,这只是个意外,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不要扫了你们的兴。”

宁若兰违心地笑了笑,一副大方体贴的样子。

可叶青却是不依不饶,“若兰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这种臭虫一样的人得寸进尺!”

“我看啊,方才如果不是我看见她绊倒了你的话,她一定是想说是你绊倒了她,是想讹钱的!”

叶青的理由立刻让包房里的公子小姐们纷纷点头,“是啊是啊,人穷疯了,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

叶青得意地扬起了眉眼,恶狠狠地踢了倒在地上的林心一脚,“你给我起来,装什么可怜!”

林心咬着牙支撑着身上的玩偶服站了起来,低着头,连连道歉,声音细若蚊蝇。

就算不是她做的又怎么样?这些人已经分明认定是她做的了。

林心已经学乖了,她不想再去做无谓的争辩了。

“你以为道歉就行了?把若兰小姐的脚都伤成了这样,我看你分明就是存心的!”

叶青似乎越骂越生气,恶狠狠地一个耳光打在了林心的脸上!

疼,火辣辣的疼。

可是,比起当年宁夫人打在她脸上的耳光,叶青的力道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林心甚至连想哭的感觉都没有,机械地承受着这一切,心中只是默默期盼着,他们能尽快消了气,然后把自己从这个地狱般的地方赶出去。

她被打得脸一歪,贴在脸上的头发被甩开,终于露出了她被湿漉漉的头发挡住的清瘦的脸。

“你还敢瞪我?看我不打死你!”

叶青瞪着眼睛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林心的身上,好让自己的施暴看上去理所当然。

右手高高地举起,却在看清林心的脸之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右手怎么也动不了了!

“你,你你你,是你!”

叶青被吓得语无伦次。

林心的脸,她这个宁若兰的跟屁虫自然是见过了不止一次,就算是不是亲眼见过,光是报纸和电视上,她也无数次地看见过这张让她羡慕和嫉妒的脸。

可是现在,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笨重的玩偶服里,藏着的会是当年的林家大小姐?!

“怎么了,是你认识的人?”

那位方才也骑到了林心背上的刘小姐轻笑了一声上前,手臂搭在了叶青的肩膀上,却在看清了林心的脸之后下意识地惊呼了起来,“天呐,是林家的大小姐!”

林家的大小姐,林心!

那个害死了厉先生养父母的小女儿,宁若兰的双胞胎妹妹的林心!

林心慌张地摸上自己的脸,这才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玩偶已经不见了。

她急急忙忙用干瘦的双手捂住脸颊,还狼狈地想要用自己被汗湿的头发把额头上的伤疤盖起来,仓皇失措地否认,“不,我不是什么林小姐,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

她想要穿过人群离开这个房间,可所有人都不肯给她让开一条路。

他们对着林心的脸指指点点,“谁能想到林家的大小姐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是她活该!谁让她心狠手辣,连自己一起从小长大的姐妹都能从三十几层高的楼推下去?你忘了,她刚才还想伤害若兰小姐!”

“啧啧啧,最毒妇人心啊。”

铺天盖地的指责和嘲讽宛若潮水一般朝着林心涌了过来,淹没了她的口鼻,让她仿佛置身在了深海之中,马上就要窒息了!

她徒劳地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沙发上,宁若兰与厉彦谦相拥而坐,厉彦谦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里此时盛着满满让人望而生畏的阴寒。

“认错人?”

厉彦谦森冷的开口,所有人齐齐转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厉先生。

他拥着宁若兰的腰身,宛若帝王一般,优雅迷人地坐在沙发上,一张脸冷若冰霜,可那双深邃的眼睛,却像是无端生出了一道深深的漩涡,就要将林心吸入器中,然后狠狠淹没!

林心被这道目光紧紧锁住,想逃,可是浑身上下似乎都被无数双无形的大手拉扯着,禁锢着,动弹不得。

厉彦谦晃了晃手上的威士忌,“那你就自己介绍一下,你是谁。”

林心嗫嚅着嘴唇,可大脑却已经不受控制的一片空白。

面对着厉彦谦,纵然她的身上还套着一件沉重的玩偶服,可她仍然觉得,自己现在仿佛正赤身裸体地站在厉彦谦的面前一样,无法隐藏。

林心半晌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厉彦谦淡漠的脸上勾起了一抹讥诮的弧度。

“林心,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一句话,就是将林心狠狠地钉在了耻辱柱上,让她无法挣脱!

林心躲在闷热的玩偶服里,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湿得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可这股闷热还没散去,林心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里就都惊恐地流出了冷汗。

让她通体生寒,瑟瑟发抖。

“林心,我们怎么说都是姐妹一场,你怎么能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我,还想要伤害我?”

沙发上,宁若兰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泫然欲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蚀骨寄相思》<<<<


第八章

厉彦谦高高在上,用仿佛俯视蝼蚁一般的目光看着她,林心心中下意识地想要为自己辩解,“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

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从来没有过!

曾经恣意张扬如林家的大小姐林心,厉彦谦以为,林心一定会像五年前一样,用那些荒唐的说辞,来狡辩自己的罪过。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林心那双毫无血色的双唇微微开合,说出了一句让他十分意外的话。

“厉先生,求求你,放了我。”

什么?

“厉先生,求求你饶了我,我,我保证自己今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会躲起来安安静静地生活,绝对不会再打扰到你,我发誓!”

有热泪从林心的眼角滑落,顺着她干瘦的脸颊蜿蜒而下。

什么自尊,什么骄傲,五年的牢狱之灾,已经将以前那个闪闪发光的林心彻底杀死了。

她想要活下去,为了活下去,她可以做任何事!

她也必须活下去!

“没门!”

叶青狠狠将林心推倒在地上,语气里是隐隐的兴奋,“你弄伤了若兰小姐,不要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林心跪在地上,她低着头,浑身上下的骨头仿佛都仿佛要散了架一样的剧痛。

她来不及关心厉彦谦眼神中的嫌恶,支撑着仿佛被抽干了力气的身体,一心想尽快离开这里。

站不起来,那就用爬的。

当年在东陵云端上的林家大小姐,如今竟然像条丧家之犬一样用四肢在地上爬行,所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可他们的眼神中,分明还写着幸灾乐祸。

管不了那么多了,林心现在只想从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逃出去,她以前有多想要靠近厉彦谦的身边,现在,就有多想从他的身边逃走!

“站住。”

厉彦谦不慌不忙地开口,“林心,我允许你走了么?”

“……”

有人迅速赶到门边,拦在了林心的面前。

厉彦谦仿佛故意要做给林心看似的,长臂一揽,就将宁若兰纤细的腰身搂到了怀里,让宁若兰的身体都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身上。

林心蜷缩着跪在地上,甚至不敢抬头去看。

厉彦谦却仿佛一定要让林心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抬起头来。”

“林心,你三番四次伤害我心爱的女人,这笔帐,我自然要好好地跟你清一清。”

心爱的女人……么?

林心低着头,不想抬起来,可叶青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撕扯着她的头皮,强迫她看向沙发上相拥而坐的两个人。

“林大小姐,是不是坐牢让你的耳朵被水泥糊住了,厉先生的吩咐,你竟然敢当作没听见?”

头皮上的疼痛,比起精神上的折磨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林心浑浊的双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痛,反而是铺天盖地的惶恐和绝望。

她似乎想要给厉彦谦磕头一样,拼了命地想要摆动脖子,口中不住地哀求,“厉先生,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这个臭虫一样的人计较了。”

“我求求您,您就当我是个屁,将我放了吧!”

从林心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可林心已经不在乎了,哪怕是像一只臭虫一样的活着,她也必须活下去才行!

厉彦谦微微凝眉,这样的林心,他折磨起来简直都毫无乐趣。

心头无名窜上了一股火气,厉彦谦将手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清凉而辛辣的液体穿肠而过,让厉彦谦的火气被压下来不少。

他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林心,森冷开口,“林大小姐到现在还一心想着要离开这里,看来是对你们的招待不太满意。”

一句话,让林心瞬间如坠冰窟。

她的身后,那些男男女女的心思瞬间活泛了起来。

“哎哟,瞧瞧林大小姐身上的汗,辛苦赚钱一定很累了,来来来,小的来伺候你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有人阴阳怪气地开了口,林心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那些人七手八脚地从玩偶服里拖了出来。

她身上那件单薄的素色长裙已经湿淋淋地黏在了她的身上,叶青刻薄地嘲讽,“哟,湿身诱惑,看来林大小姐为了今日可真是煞费苦心了。”

湿淋淋的衣服勾勒出林心身上单薄瘦弱的线条,却毫无曲线美可言。

她太瘦了,瘦的让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可叶青的对她的折磨还远远没有结束,“湿衣服穿在身上太久会生病的,还是小的帮您脱下来好了。”

“不,不要!”

林心没有错过叶青眼神中的恶毒,她本能地抱住自己的身体。

可背上单薄的衣料却仍然被人恶劣地一把撕开!

“不!”

林心惊慌惨叫,声音嘶哑凄厉。

“咦,好恶心哦。”

叶青触电一样地甩开了手上的布料。

她瘦弱的脊背上纵横交错的疤痕清晰地落入了厉彦谦的眼中,让他阴冷的双眸中飞快地掠过了一道意味不明的暗芒。

“求求你们,放过我,求求你们了。”

林心跪在地上求饶,双手抱住自己身上摇摇欲坠的衣服,她的耳畔嗡嗡作响,双眼模糊,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

可她这副狼狈的模样却像是一剂兴奋剂,让那些人更加兴奋和肆无忌惮了起来。

“林大小姐,这是小的特别为您准备的解暑汤,您可不能辜负小的的一番心意啊。”

林心的下巴被一双手狠狠地捏起来,逼着她张开了嘴,然后,用来冰酒的冰桶被人举了起来,连同里面的冰块,一股脑地朝着林心的嘴巴泼了过去!

冷,刺骨的冷。

林心终于被人放开,狼狈地躺在了地上,她被呛得剧烈的咳嗽着,胃里翻江倒海,喉咙里简直像是有把火在烧,口腔里一片腥甜的味道。

可她越是狼狈,那些人似乎就越是兴奋。

他们用剪刀剪掉了林心湿漉漉的头发,还用自己随身带的眉笔和口红画花了林心的脸。

林心没有停止过求饶,可她就像是一具毫无生气的布娃娃,对这些人的折磨和玩弄毫无还手之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蚀骨寄相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