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鱼和墨北枭的抖音小说,苏小鱼墨北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之子于归

简介:新婚夜不小心招惹上腹黑男人,从此霸道宠妻狂魔将她宠得无法无天。打人他负责递鞭;放火他负责添柴;虐渣他负责包办后事。谁要是敢欺负他的心头肉,某枭一拍桌子,三天,我要他破产。小娇妻多看了衣服一眼,亲自给她设计专属品牌。众人劝:枭爷,对女人不能太宠。某枭将怀里的小妖精揽得更紧,我不仅要宠,还要宠上一辈子。

角色:苏小鱼,墨北枭

苏小鱼和墨北枭的抖音小说,苏小鱼墨北枭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欠你们的还清了

温暖的屋内,豪华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人。

那人被近乎透明的黑色轻纱所缠,黑色轻纱末梢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恰好落在女人小腹的位置。

肤如凝脂,身段美妙。

巴掌大的小脸上被黑纱蒙着眼,从紧蚕丝被的手便可看出她的紧张。

“咔嚓”一声,门开。

来人静谧无声,脚步声悉数隐于地毯。

听到那轻微的门开声音,苏小鱼紧张得面色惨白一片。

接着有人伸手抚上她,他的手指并不光滑,指腹上有着一层粗糙的老茧。

苏小鱼吓得身子一颤,浑身剧烈抖起来。

“啊!”苏小鱼嗫嚅着,几乎快要哭出来。

带着哭腔和紧张的声音道:“求,求你……放过我。”

她像是一只紧张的小兔子,红着眼嘤嘤相求。

“后悔同意这门亲事了?”苏小鱼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

这道声音虽然是问句,里面却无喜怒。

苏小鱼身体抖得越发厉害,

今晚她是代替姐姐来的,墨苏两家即将联姻要确保苏家女儿干净。

苏落并非完璧之身,而她足够干净,苏家逼着她来。

验身的人不是墨家的大少爷,只是墨家的一个保镖、园丁、厨子或者更下等的人。

墨家本就不同意这门婚事,才会故意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羞辱苏家。

为了攀上墨家的苏家,就算知道前面是火坑也得往里面跳。

苏小鱼就是被苏家强送进来的飞蛾,她压根就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我,我害怕,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

说完她小巧的下巴被人捏住,耳边传来男人冷漠至极的声音,“没有人能和我讲条件。”

尽管看不到面前男人的样貌,她却能够感觉男人那强大的气场。

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近,苏小鱼吓得泪水滑落。

“不……”苏小鱼不甘道,挣扎着想要逃出这个地方。

“你以为你有说不的资格?苏小姐,认清你的身份。”男人霸道又强势的话语在她耳边飘过。

那声音,仿若冷到了骨髓深处。

她听出了里面的轻蔑以及不屑。

“觉得委屈?”男人加重了力道,她的下巴被捏得生疼。

苏小鱼隔着黑纱都能感觉到那人身上的寒意,身体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吓的抖得十分厉害。

她咬着牙不甘道:“如果能选择,我一定不会来!”

若不是苏家对她有恩,从小就收养了无依无靠的她,她今天就不用代替姐姐过来。

小女人的倔强的表情入眼,男人嘲讽一笑,“苏家的女人既然这么想要攀上墨家,那就别摆出这样一副委屈的模样,你,不配!”

一句你不配,苏小鱼握紧了双拳。

男人和窗外的狂风暴雨一样,没有半点怜惜,苏小鱼闭上双眼,泪水滑落。

苏家,我欠你们的还清了!

大雨下了整夜终于停歇,阳光温柔穿过玻璃洒落进来,苏小鱼从睡意中清醒。

长长的睫毛犹如蝶翼展翅轻颤几下睁开双眼,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小脸骤然变得惊恐万状,朝着旁边看去,屋子空空如也,早已没有男人的身影。

动了动手指,全身酸软,她忍着眼泪费力下床,随意披上一层轻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了浴室。

推开门她便僵硬在了当场,浴缸中泡着一个五官精致帅气,表情却宛如冰雕的冷漠男人。

听到开门声,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

这一瞬像极了雪山青莲绽放,惊艳又让人震惊。

她从未遇见过气场这么强大的人,那一双冷瞳仿若雪山上飞行的巨鹰,苏小鱼腿本来就软,被他这么一看,苏小鱼差点没跪在地上。

难道他就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一时间苏小鱼不知道该感叹男人的英俊,还是感叹现在这尴尬的气氛要怎么打破?

男人的目光太冷,她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只好怯懦的往后退。

“站住。”那人开口了,餍足后的他声音多了一些低哑,很是性感磁性。

苏小鱼结结巴巴道:“那个……我,我不知道你在,我这就出去。”

这位大爷究竟是什么人?厨子肯定不是,那是保镖?

“过来。”

刚刚转身背后犹如芒刺在背,她犹如被巨鹰盯上的雪兔只能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不太方便。”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那人习惯了高高在上,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的语气都带着一种不可拒绝的威严。

苏小鱼不敢忤逆他的话,迈着小步慢腾腾挪了过去。

“先生,有什么吩咐?”奇怪的是她在这个人面前压根一点脾气都没有,这人仿佛生来就是主宰别人生死的王。

一只带着热气的大掌拉住她的手腕,苏小鱼一声娇呼,身体重重跌入水中。

“先生,你干什么……”苏小鱼疼得都快哭了,眼泪哗哗在眼眶里打转。

下巴被人挑起,男人那双古井一般幽深的双瞳注视着她。

唇红齿白的小丫头经过洗礼褪去了青涩。

“一大早就来找我?”他声音嘶哑,在这种氛围下显得十分难以言喻。

小脑袋疯狂摇头,“我没有,我只是以为你已经离开想要洗漱一下。”

苏小鱼进来之前也没听到水声,哪知道里面会有人。

“这个借口……”男人在她耳边轻轻道:“很烂。”

灼热的气息洒在耳边,不知道是不是水汽太热,苏小鱼脸更是红了几度。

“我没有说谎,先生,请你放开我。”

“呵……来了还想走?记住,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苏小鱼疯狂挣扎,搅乱了一缸的浴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


第2章 给我系上

她再次被丢到床上的时候已经犹如一条死鱼动弹不得,累,太累,比她跑一千五还要累!

而那个始作俑者却站在床边慢条斯理的穿着衣物。

尘埃在阳光中细碎飞舞,男人高挑俊美,身材更是让人无法挑剔,每一条肌肉的线条都是恰到好处,多一分太壮,少一分太羸弱。

不过是穿衣这么平常的事情,苏小鱼像在看偶像剧男主的镜头。

不,他比起那些做作的男人不知道帅了多少倍。

她本不是一个花痴少女,但男人浑身上下的气质以及浑然天成的优雅感真的很吸引人!

男人瞥了一样床上直勾勾盯着他的女人,像极了一个傻掉的呆瓜。

不过随便瞥了一眼,她不经意间露出的肩膀肌肤便让他喉结滑动。

“怎么,还不够?”

“不不不,够够够。”苏小鱼怕极了,生怕他再狼性大发。

见她疲惫不已,男人决定放过她。

他丢了一条领带过来,“会打吗?”

苏小鱼不擅长撒谎,下意识点了点头,点完头她就后悔了,这不是自己往坑里跳。

“给我系上。”男人命令道。

苏小鱼瘪着嘴起身,在他狼性目光中连忙裹了一圈浴巾悄然下地。

他的身高应该接近一米九,她一米六八的个子不穿鞋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矮小。

轻轻踮起脚尖,拿着领带往他脖子上一套,她只是知道怎么打,没有实践过,动作并不熟练。

男人垂眸看着身前的小女人 ,像是一个刚刚学写字的孩子,初次拿笔写得歪歪扭扭。

虽然不好却写得认真,都说认真的人是最美的。

带着水汽的发丝微卷散落在她的两侧,显得脸更小。

苏小鱼很漂亮很精致,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大眼睛小嘴巴尖下巴,肌肤白皙。

从前这样的女人不少,他却没有一点兴趣,为什么昨晚会真的动她?

本只是好奇这位厚脸皮非要嫁入墨家的女人是什么样子,谁知鬼使神差要了她,今早竟也没忍住。

小女人似乎有些着急,鼻尖上都沁出薄薄的汗珠。

她的身上有股浅浅的香味,肌肤在阳光中更是白皙,像是婴儿一样,看不到一点毛孔和瑕疵。

“好了……”

在他不知觉看入神,耳边传来她轻快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也许是终于打好了领带,她开心的展颜一笑,将男人最后一点自制力彻底拉爆。

腰间突然多了一双铁臂,苏小鱼脸色大变,还不等她拒绝,身体轻轻一推她便倒了下去。

弹性极好的大床惯性弹起她的身体,又被男人重重压下来。

四目相对,苏小鱼紧张得咽了口唾沫,“那个……”

“女人,你有毒。”男人落下这一句话封住了她的唇。

苏小鱼无奈看着天花板,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是一个替代品,而他不过是一个检验货物的检察员,从昨晚到现在,他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他不累她快累死了,苏小鱼觉得自己就像是橡皮泥,在男人手中搓出各种形状。

这一场混乱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男人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电话震动了数声,他这才放开了苏小鱼。

苏小鱼被他滋润后更显娇艳无比,一头墨发随意散落在枕上,小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体力真差。”他认真的评价。

苏小鱼瞪了他一眼,似乎是畏惧他的威严又不敢太过分,这一眼就像是小娇妻撒娇,一个眼神差点让他又有了感觉。

要不是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今天不会放过她。

小东西不甘又不敢气呼呼的模样让他觉得十分好玩,手指捏她柔嫩的小脸。

“苏小姐,你合格了。”

欺负了她这么多次,最后还说这样的话,她实在忍不住回了句:“我又不是猪肉。”

“呵……”男人低沉的笑声悦耳,俯身在她耳边留下一句话,“我们会再见面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具让他感兴趣的身体,他没说结束那就不能结束。

男人西装革履离开,要不是这满床的狼藉,苏小鱼一定会被他的表面所欺骗。

见面?自己不过是一个冒牌货,而他也只是个检察员,她们之间不会再有一点瓜葛。

换上给她准备好的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逃一般离开了那罪恶的地方。

她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有人扯下了床单。

华贵的别墅,一个打扮时尚得体的贵妇坐在窗边优雅的端着咖啡。

管家恭敬立于一旁,“夫人,你瞧。”

那貌美贵妇一举一动都透着无尽的优雅和贵气,眼尾上挑,扫了一眼白色床上的血渍。

“身子倒是干净,只可惜生在了苏家。”

“夫人, 你的意思是……”

“通知苏家,让苏落和二少完婚。”

管家大吃一惊,“所有媒体都通知了,苏家大小姐和大少的婚事,怎么就变成了二少?”

“那可是苏家自己告诉媒体,与我墨家有一点关系?我可从未在媒体面前说过一句话。

呵呵,汤丽的女儿也配嫁给北枭?简直是痴人说梦。

她苏家不是想和我墨家结亲么?我自然要好好成全成全。

大少也好,二少也罢,不都是墨家的少爷?我可没有出尔反尔。”

贵妇小口抿了一下咖啡,眯着眼惬意的回味着咖啡的醇香,好戏就要开场。

管家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最后隐去只剩下恭敬,“是。”

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厦顶楼,男人负手而立俯瞰楼下的如蚂蚁搬食的车水马龙。

门推开,暮光推门而入,“枭爷,夫人改了主意。”

墨北枭身形未动,“嗯?”

“说好的苏家大小姐和你联姻,夫人改成二少和苏落。”

“她不是改了主意,而是一开始就没想让苏家的女儿嫁给我。”

“是啊,那苏家不过就是仗着以前救过老爷子,老爷子欠他们一个承诺,非要逼两家联姻,否则墨家就会落个不仁不义的名声。

夫人这一招还真是厉害,反正说好的墨家,让她女儿嫁给二少也是嫁入墨家。”

“随她。”墨北枭整理着袖口,昨晚的女人是不错,但他的妻子不是苏落配的。

“对了枭爷,昨晚的那个女人不是苏家大小姐。”

墨北枭的脸色这才有一丝变化,“她是谁?”

“苏家二小姐苏小鱼,应该是夫人刁钻提出要验货,那苏大小姐不是干净的身子,便要了二小姐来。”

耳边浮现女人不甘的声音,“如果能选择,我一定不会来!”

本以为她是装作坚贞,原来竟是冒名顶替。

有意思,墨北枭嘴角邪肆勾起。

苏小鱼,既然来了就别想再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


第3章 骨子里犯贱

苏家。

苏小鱼回到家里,刚刚进门汤丽就迎了上来。

“小鱼,怎么样了?没有被发现吧?”

苏小鱼抿嘴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她所谓的母亲,昨晚竟然会逼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声音冷淡道:“我叫你一声妈,就算你不是我亲生母亲,我也一直尊敬你,可你真的担得起这个称呼?”

“苏小鱼,你怎么和妈说话的?要不是苏家收养你,你早就饿死在街头,好歹你现在是我们苏家千金。

怎么,好处占尽,吃点亏就不愿意?能被墨家的人碰,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落,你和墨大少订婚,身体不干净怕墨家的人发现,拿我去做挡箭牌,如今还说出这么过分的话来,你有没有良心?”

“谁身体不干净了?实话告诉你,你知道我为什么昨晚不愿意去吗?

就是因为我知道墨家安排的人根本不是大少,说不定是园丁保镖之类的人,让我苏大小姐被一个园丁破身子,简直做梦!”

苏小鱼还以为她是身体不干净才要自己代替,原来竟然是不想委身给下等人。

苏落双手环抱在胸前,见苏小鱼的愤怒脸上一片得意之色,“如果是他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看样子不是墨北枭你很失望?难不成你还真想被你未来姐夫染指?真是一个犯贱的女人!”

苏小鱼的脖颈上还有一些斑驳的红痕,苏落更是不停的嘲讽:“哟,昨晚和那个卑贱的男人滚床单挺激烈的吧,还装作坚贞的样子,你瞧你骨子里就是贱啊。”

苏小鱼心绪难平,原本让她去做这种事她就很恶心,要不是妈妈一直苦苦哀求,她怎么会同意?

苏家人的做法更让她觉得恶心,苏家和墨太太似乎有什么恩怨,而她成了那个祭品,汤丽骗了她。

“你瞪什么眼睛,你在我家白吃白喝住了这么久,破个身子怎么了?说不定早就不干净了。”

苏小鱼双手紧握,手背青筋暴露。

汤丽看了苏落一眼,“落落,你少说两句,是小鱼帮了你,你就算不谢她,也不该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小鱼,你别和你姐姐一般见识。”

苏小鱼从她手中挣脱,面无表情道:“妈,我上楼了。”

“小鱼,我让人给你煲了汤,一会儿下来喝点补补身体。”

“妈,对她那么好干什么,反正又不是我亲妹妹。”

“落落你闭嘴。”汤丽瞪了她一眼,“昨晚的事情她要是告诉墨家,你的婚事就完了!

苏小鱼反锁上门,小时候她被苏家收养,苏家将她养大,她一直以感恩之心对待苏家。

那时候苏落体弱多病,苏家才会想着多收养一个女儿,苏落怕自己抢了她的位置,从小到大对苏小鱼就很不客气。

这些也就算了,她可以看在爸妈的份上隐忍。

昨天妈妈说了好话,说苏落的身体不干净要是被墨家发现,一定会取消这门婚事。

苏小鱼拒绝不了这样的妈妈,哪怕是拿着她的贞洁去换,就当是报答了苏家的养育之恩。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妈妈真正的目的竟然是心疼自己的女儿被下人糟蹋,才会让她替代。

她气的不是墨少还是别人,而是养母的欺骗,看来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将自己当成苏家人。

而苏落开心准备当新娘子之时,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

苏剑英带着一脸怒意进来。

“爸,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生气的样子?”

“老公,墨家那边有消息了吗?”

“别跟我提墨家!明明说好是落落和墨北枭的婚事,为什么变成了墨一晗?”

提到墨一晗的名字,苏家上下无不紧张。

“老公,你是不是弄错了?那墨一晗是个植物人啊,说好的北枭怎么会变成他?”

“今天墨家亲自通知我的,这个月就让落落和墨一晗结婚。”

“什么!!!要我嫁给一个植物人,这不是让我去守活寡吗!

爸妈,我不要!我不要嫁给植物人,我要嫁给墨北枭。”

“老公,你和墨家说清楚啊,怎么能让落落嫁给植物人呢?”

“爸妈,我知道了,一定是苏小鱼那个贱人,她告诉了墨家替代我的事情,所以墨家才会勃然大怒。

对,一定是她的错,我才不会嫁给一个植物人,要嫁也是她嫁。”

听到外面吵闹声下楼的苏小鱼听到她们的谈话,她快步走下来。

“苏落,你要点脸行吗?昨晚我一个字都没有多说,我看你这就是报应。”

苏小鱼气极,自己连贞洁都奉献出去了,苏落竟还血口喷人。

“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苏小鱼的脸上,苏剑英沉着一张脸,“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

苏小鱼捂着脸看着面前的几人,悲伤从内心溢出。

“既然你们从未将我看作家人,又何必收养我?”苏小鱼甩袖上楼反锁了门。

为了苏家她奉献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她不期待苏家有感恩之心,可是这样的态度真的很让人心寒。

将自己关了一天,直到晚上汤丽敲门。

“小鱼,你午餐就没吃该饿坏了吧,我让人给你做了喜欢吃的,下来吃点吧。”

“我不饿。”

“不饿也吃点,你昨晚辛苦了,都是女人我知道的,那个男人肯定很粗鲁吧,哎,小鱼你别怪妈狠心,妈妈也是没办法了。”

汤丽劝了半天苏小鱼才开门,汤丽拉着她的手道:“你别和你姐姐生气,她从小就是这么一个臭脾气,下来吃饭吧,一家人都在等你,你姐姐也知道错了。”

“她真的知道错了?”苏小鱼很怀疑。

汤丽拉着她下楼,给苏落一个眼神,苏落赶紧迎了上来。

“小鱼,早上是我太冲动了,你知道我向来就喜欢胡说,你别介意。”

“你看你姐姐给你道歉了,都是一家人别生分了,坐下吃饭吧。”

两人的热情,尤其是一向不喜欢她的苏落也这样温柔,苏小鱼觉得很不对劲。

被两人拉到了桌边,又是给她夹菜又是给她盛汤,这可是她从来没有的待遇。

“妈,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

“小鱼,妈也不瞒着你了,墨家那边确定了要苏家和墨一晗结婚,不如你代替你姐姐嫁给他吧。”

“什么!!!”这个消息对苏小鱼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妈,这不是姐姐和墨家的婚事吗,为什么扯到我?我才多大?我不会同意的。”苏小鱼要疯了。

汤丽脸上带着伪善的笑脸,“小鱼你今年也快毕业了,谈婚论嫁也很正常。

再说墨家是什么家族,每个人都想和墨家攀上关系,要不是你爷爷以前对墨家有恩,我们哪有这个机会,嫁给墨家是你的荣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


第4章 守活寡

原来这顿晚餐竟然是鸿门宴,苏小鱼刚刚才死灰复燃的心彻底沉入谷底。

“妈,我不要这个荣幸,留给姐姐吧。”苏小鱼本以为她就算最疼的是苏落,好歹这么多年的相处,她也会将自己当半个女儿吧。

如今出了事就让自己去顶包,苏小鱼的三观震碎。

“小鱼,我知道过去我一直对你不好,我就是口直心快,其实我一直拿你当我妹妹的。

你明知道我喜欢的是墨北枭,我怎么能嫁给墨一晗呢?”

苏小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我看姐姐不是不想嫁给墨一晗,只是不想嫁给一个植物人罢了。”

见苏小鱼软硬不吃,苏落也不装了,“苏小鱼,今天我话就放在这,这婚你结也好,不结也罢,总之你嫁定了。”

苏小鱼猛地将手中的筷子摔在桌上,“凭什么?”

“就凭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吃我的用我的,让你接受教育,让你体面的活着,你姐姐不能嫁给植物人,你代替她嫁,就这么定了。”

刚刚进来的苏剑英沉着一张脸道,苏落则是得意看着苏小鱼。

“苏小鱼,你就知足吧,你一个孤儿能嫁进墨家,就算是个植物人也比你将来嫁给别人好得多,你顶着墨二太太的名头,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

苏小鱼委屈至极看着汤丽,“妈,我还小,我没打算嫁人。”

汤丽叹了口气,“小鱼,你也不小了,我像你这个年纪已经嫁给你爸爸了,再说女人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墨家是个好人家。

就当是我们养你这么多年的报酬吧,你代替你姐姐嫁过去。

你姐姐我们花了重金培养,还特地从国外镀金回来,她将来是要嫁一个好人家给我们苏家争光的,怎么能嫁给一个植物人呢?”

“你心疼她,那我呢?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我们在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

“小鱼,嫁吧,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就算是妈求你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呆在房间里,直到嫁人。”苏剑英冷冷下了命令。

“不,我还要上学!”

“上什么学,给我滚回房间去,管家,看好二小姐,以后吃的直接端到她的房间去。”

“爸,妈,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苏小鱼,知足吧,嫁给墨一晗有什么不好的?以后我还得叫你一声墨太太了。”苏落趁机落井下石。

“管家,还愣着干嘛,将二小姐送回房。”

“二小姐请吧。”

苏小鱼所有通讯设备都被收走,就连阳台上也被苏剑英特地装了防盗网,苏小鱼无处可逃。

她绝食了几天,在床上饿得眼冒金星,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博取任何人的同情,眼泪早就流干。

苏剑英让人强制灌了她一些流食,那一刻起苏小鱼才知道什么亲情,什么家人都是她痴心妄想。

一直到她结婚那天,苏小鱼像是一条死鱼被人摆弄着。

婚纱,首饰,她这辈子唯一一次打扮得这么光鲜亮丽。

每个少女都幻想着自己的婚礼穿着洁白的婚纱和心爱的人结婚,而不是被人塞给一个从不认识的植物人。

苏落捧着她的脸,“瞧瞧这张脸多漂亮,我可是羡慕嫉妒了很久,还好从今以后就看不到你了,苏小鱼,好好享受你的寡妇人生吧,哈哈……”

苏小鱼一句话都没说,任由着自己被押送进婚车。

她是一条鱼,离开了水就只能任人宰割。

像是墨家结婚这样大的事情肯定昭告天下,苏家一早就放出了消息,各种媒体爆料了很久墨苏两家结亲。

谁知道墨家突然来这一手,老爷子定下的婚事她无法改变,那她就让植物人娶苏落,你不是想嫁,那就成全你。

苏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哪舍得自己的亲女儿进火坑,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最后用苏小鱼顶替苏落嫁入墨家。

两家都闹得不开心,一个养女和植物人的婚讯传出去也只会让人笑话。

媒体只知道苏家改成二小姐要嫁给墨家,但婚礼时间却没有暴露。

墨家也觉得娶一个私生女没脸,更不想宣传。

两边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宴请宾客,秘密定了日子,邀请了一些至亲过来草草了事。

车子开到了酒店的后门,因为害怕正门被人看见曝光,她只能从后门进去。

现场在苏小鱼看来算是很华丽了,在豪门家族,这样的婚礼现场只能用寒酸来形容,可见墨家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

四周有些不认识的陌生人在低声议论,她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苏家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凭他们也妄想和墨家结亲,拿着多年前长辈的一个承诺要求娶他们的女儿,被墨家摆了一道,现在这位苏小姐可是惨了,这么小就当了活寡妇。”

“我听说这个丫头也不是苏家的亲女儿,只是养女。”

“原来是养女,怪不得这么舍得,真是可怜了这个小丫头,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居然要当冲喜新娘。”

那些刺耳的字眼一个个钻入苏小鱼的耳朵里,她就像是一个笑话站在红毯上任由人品头论足。

至于她的家人坐在亲友席,尤其是苏落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出丑,苏小鱼恨极了,可是她又能做什么?

冲喜新娘?她自嘲一笑。

耳边飘荡着浪漫的音乐,空气中还有鲜花的香味,这样美丽的场景她却要遭受这样的屈辱。

司仪在说着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什么养女、冲喜新娘、祭品之类的词语。

直到司仪说了一句:“有请新郎。”

全场所有人肃静,就连苏小鱼都懵了,不是说沉睡多年的植物人吗?他醒了?

下一秒惊讶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一个身穿制服的保镖怀里抱着一只挂着新郎字样的公鸡走了过来。

汤丽已经气得咬牙切齿,“秦欣雅实在欺人太甚,她这是在故意打我们苏家的脸!”

苏剑英拉着她,“别冲动,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该忍就忍,只要能和墨家结亲,以后有的是机会。”

一心期盼的墨北枭换成了墨一晗就让苏家人够气愤了,现在还来这一出。

男方家属的亲友桌,秦欣雅把玩着刚做的指甲漫不经心道:“跟我玩,我玩死你。”

“夫人,这样是不是有点仗势欺人了?”看着场中那个快哭了的小姑娘,管家有些于心不忍。

“我就是仗势欺人怎么了?她苏家有本事就不结这个亲啊。”秦欣雅冷艳一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


第5章 受尽屈辱

苏小鱼眼睁睁看着保镖抱着公鸡朝着她慢慢靠近,耳边充斥着大家的议论声。

“天呐,和公鸡结婚,有没有搞错,今晚是不是还要和公鸡洞房啊?”

“这么漂亮的女人墨二少却无福消受,啧啧,真是暴殄天物。”

“哈哈哈,一会儿难道她要和公鸡说我愿意吗?真是有趣,我要拍下来。”

“手机收起来,墨家提前打了招呼的,今天现场的事情不允许流传。”

“我就拍拍又不发,这多有趣啊,大活人和公鸡结婚。”

苏小鱼眼泪汪汪,她强忍着眼泪,知道很多人都是为了看她笑话,她绝对不能哭!

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需要来承受这些屈辱,要像笑话一样站在这里让人嘲笑。

苏墨两家争斗,为什么牺牲的人是她?

保镖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将公鸡递给了过去,“苏小姐。”

苏小鱼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大裙摆,墨家竟然还要她抱着公鸡。

那只公鸡很大,软绵绵的苏小鱼看着就害怕,呜呜呜,她不要啊。

这不是屈不屈辱的事情,而是她真的很胆小。

怕打雷、怕蛇虫鼠蚁,这只目光炯炯的大公鸡看着就会啄人,她也怕啊!

司仪催促了几声苏小鱼还愣在场中一动不动,就像是被人勾走了魂一样。

汤丽咬着牙,“这个蠢丫头愣着干嘛,反正都走到这一步了,赶紧走完流程结束这一切。”

“妈,我说的吧,苏小鱼就是故意想让我们苏家难堪。”

苏剑英拧着眉头起身走到苏小鱼身边,将大公鸡往她怀中一塞。

“别耍性子,这么多人看着,快点结束仪式。”

苏小鱼抱着那只大公鸡,整个人像是僵尸一样僵硬无比。

她慢腾腾的挪动着步子走向司仪,有花童在旁边撒着鲜花。

苏小鱼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她非得抱着一只鸡结婚!!!

便在这个时候怀里的公鸡有些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吓得苏小鱼失声尖叫放开了公鸡。

公鸡似乎挺喜欢她婚纱上亮晶晶的碎片,开始往她身上飞 。

尤其是她头上还戴着一顶钻石皇冠,大公鸡飞到了她的头上。

“爸妈,救我……”苏小鱼被公鸡折腾得不行。

“哈哈,这女人好蠢,居然被一只公鸡吓成这个样子。”

“多有趣啊,比我看的小丑还要好玩。”

“妈咪,她是来搞笑的吗?”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上前搭救,只顾着看笑话。

苏小鱼的身体重重跌在门边,耳边是大家的嘲讽声,苏小鱼泪眼婆娑想要挣扎着起来。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会场紧闭的门突然开启。

一人站在逆光处,只能看到他高大的身材轮廓,就像是电影里的英雄出场一样,吸引所有人注意。

苏小鱼看到一双精致的手工皮鞋,顺着那坠感笔挺的裤管往上移去,她对上一双熟悉的冷瞳。

是他。

墨北枭出现的一瞬间,大厅中的嬉笑声瞬间停止,仿佛有收音一般将现场的声音收走。

现场再无人声,只有音乐继续奏响。

所有人都盯着那道身材颀长的男人,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发一言便是高高在上的王,无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周围温度骤降。

墨北枭垂眸看着可怜的小女人,头上皇冠已经垂落,发丝散落了几缕,大大的眼睛写满了委屈和害怕,泪水下一秒就要滚落出来。

“先,先生。”苏小鱼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

分明应该是害怕的人,也许是有过亲密接触,在被所有人抛弃的世界里突然见到他,苏小鱼反而不那么怕他了。

“受伤了?”男人的声音不像夜里的冷酷,而是带着不悦的低沉,不怒自威大概说的就是他这样。

苏小鱼摇摇头,“我,我没事。”

她只是有点怕鸡,有没有人能帮帮她将她裙摆上的公鸡弄走,这样丢脸的话她却不敢说出口。

墨北枭一扫场中的人,那些嬉皮笑脸的人立马收起了笑容。

和墨北枭对视的人一个个吓得赶紧移开了视线,呜呜呜,墨北枭好可怕。

“把鸡弄走。”墨北枭冷冷吩咐,话音刚落就有人带走了公鸡。

秦欣雅不知道这个向来不操心这些琐事的儿子怎么会来现场,他打断了自己的好戏。

“北枭,你怎么来了?”秦欣雅起身,有时候她这个儿子冷得太不像个真人,就连她对他都颇为忌惮。

北枭?苏小鱼愣在了当场。

她一直以为那晚的男人只是一个保镖,没想到他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墨北枭。

墨北枭并未回答,而是朝着苏小鱼伸出手。

这是全场唯一的对她伸出援手的人,苏小鱼那一直强忍的眼泪在这一刻落下。

小手颤颤巍巍的放到那只大掌的掌心,他的体温偏低,她的手指很暖,偏偏那么契合。

他轻轻一带将她身体拉了起来,苏小鱼婚纱纠缠,高跟鞋又太高,将她拉起来的力道太大,她一时没站稳跌入墨北枭怀中。

咝……

一些熟悉墨北枭性格的亲戚都倒吸一口凉气,下一秒要出现的是不是这个女人被甩飞的画面?

墨北枭性格冷淡,不喜人靠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三年前中秋,墨家一个远房亲戚想要从背后偷袭抱他,被他直接丢下了二楼,人虽然没死,肋骨断了几根,差点摔成残废。

对自己的亲人尚且如此冷漠,更不要说是陌生人了。

虽然这个女人有点笨,好歹长得还不错,被不懂怜香惜玉的墨北枭一摔还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

“啊……”苏小鱼惊呼一声摔入他怀中。

大家担心的画面没有发生,墨北枭稳稳的搂住了她。

墨北枭很伤脑筋,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一个愚蠢的人。

看到这画面大家都愣了,他接住她了!!!

苏落从看到墨北枭出现的激动心情到现在的嫉妒,一张脸垮了下来。

“妈,你看那个苏小鱼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勾搭北枭!”

“闭嘴,这是什么地方,别乱说话。”汤丽提醒道。

苏落跺了跺脚,不敢再说什么,一双眼睛却散发着阴毒的光芒。

秦欣雅不满的皱了皱眉,她儿子多高贵的身份,怎么能触碰这样的垃圾。

“北枭,既然来了就坐下,别打扰了结婚流程。”

“流程?你说的是大活人和公鸡结婚?”墨北枭朝着秦欣雅看去,她打的什么主意他一清二楚。

还不是为了把对苏家的怨气撒在这个无辜的小女人身上。

“咳,这不是你弟弟身体不好不能来现场,我才想出这个办法,好了,大家都还等着,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把公鸡抱来。”

“妈,你非要坚持走完流程?”墨北枭没有松开苏小鱼,冷静发问。

“这么多亲戚都在,不走完流程不是让人看笑话,这件事你不要插手。”秦欣雅和汤丽年轻时候就有恩怨,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机会打她的脸怎么会放过。

“好,很好,那就走完流程。”墨北枭虽然没笑,他的话里却透着其它意思。

墨大少这是什么意思?妥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枭宠:小妻乖一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