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知遇付炽《炽热》全文免费阅读,炽热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炽热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半浮生

简介:付炽暗恋沈回五年,他问她:“我身边的兄弟多,要不要我给你介绍男朋友?”——————————程知遇散漫的靠在车上,要笑不笑的看着付炽,“我最近都在轮胎厂,有事就打电话。”付炽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车,茫然的问:“在轮胎厂干什么?”程知遇薄唇微启,往前倾凑近她,慢腾腾的说:“当备胎。”后来她将他堵在车中,红着眼睛问他:“为什么?”他妥帖的安排身边的女伴离开,慢条斯理的说:“别的吃腻了,还不能试试清粥小菜么?你应该很清楚,我们不合适,从一开始就不合适”

角色:程知遇,付炽

程知遇付炽《炽热》全文免费阅读,炽热免费阅读全文

《炽热》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不速之客

沈回在第二天下午就出现了,彼时付炽正同几个师兄师姐在实验室做实验。一出来就看到了靠在走廊上已经等了一会儿的沈回。

男孩子的脸上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见着她就挥挥手,笑嘻嘻的叫道:“小阿炽。”

他顶着一张漂亮的脸以及换女朋友的速度,在学校里也算是名人。叫了付炽之后又同其他几位师兄师姐打了招呼。

几位师兄师姐很快便离开,沈回献宝似的扬了扬手中的盒子,笑着说道:“你喜欢的梅菜扣肉饼,还热着呢。”

付炽没和他客气,唔了一声,接了过来,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自从上大学后,他越来越忙,活跃于各种社交活动中,付炽和他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

沈回嘿嘿一笑,说道:“这不是有几天没见你了吗?正好今天有空,所以就来看看你。”他说着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带了些歉意的说:“前几天你打电话我没注意,刚才看到,对不起小阿炽。”

付炽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拿起了手中的饼咬了一口,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没关系,也不是什么事,就想找你借一本资料,现在已经找到了。”

沈回长长的松了口气儿,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笑嘻嘻的说道:“没事就好,我还担心你有什么急事。”

她很少一连给他打那么多电话。

这下他那点儿歉意也没有了,抬腕看了看时间,嘿嘿的笑着说:“你沈叔叔出差回来了,让我们一起回去吃饭,已经让司机在学校门口等着了。”

这才是他来的真正目的。

沈叔叔和程阿姨都忙,一年里有小半年都不在家里。算起来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没见过他们了。

付炽找了一兼职,明天一早就得去面试。不过她只稍稍的犹疑了一下,就应了一声好。

路上有些堵,到时天已经快要黑了。车子驶进沈宅,就见一辆陌生的车在院子里停着,家里有客人在。

付炽有些诧异,不知道这时候怎么会还有客人在。

她和沈回一前一后的往宅子里边儿走,已是傍晚,屋子里的光线已有些暗,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开灯。进到客厅里后她还未看清楚客人,她身边的沈回已上前打招呼,叫道:“爸爸,小舅舅。”

一身正装靠在沙发里程知遇没有回头,手中把玩着茶杯,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付炽没想到会那么快就见到他,一时有些无措,身体僵硬的站着。

无论如何都不能露出任何异常来,付炽克制着让自己镇定下来,像往常一样叫了一声沈伯伯,又僵着声音叫了一声小舅舅。

手心在短短的时间起了细细密密的汗,脑子开始迅速的转着,想着他此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程知遇将茶杯递到唇边呷了一口,视线漫不经心的扫向付炽,他的一张脸在阴影中模糊不清,隔了片刻才慢腾腾的点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炽热》


第5章:我记得不久前付小姐才叫过我舅舅

客厅里十分的安静,不过短短几秒,付炽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比起她的紧张防备,程知遇则是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只是这样儿并没有让付炽放松下来,她反倒是更加的警惕。

已是晚饭时分,几乎从未出现过的程知遇竟然留了下来吃饭。这一顿饭付炽吃得味同嚼蜡。

程知遇和沈与为像是还没谈完事儿,饭后便去了书房。付炽则是上了楼。

她一直都注意着院子里的动静,但程知遇和沈与为不知道在谈些什么,院子里迟迟的么有动静。

付炽终于坐不住,起身打开门准备往楼下。

出了门才刚走了几步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抬起头,就见程知遇在走廊的不远处站着。付炽浑身立即戒备了起来,往楼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满脸警惕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程知遇的指间夹着一支烟,隔着袅袅的烟雾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我以为付小姐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他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儿,像是完全不担心两人会被发现。

明明见不得光的是他,她反倒是成了被威胁的人。付炽有些恼火,木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是程先生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程先生怎么会在这儿。”

她的语气里难免带了几分恼怒和讥讽。

程知遇倒是一点儿也不生气,轻轻的弹了弹手中的烟灰,一步步的朝着付炽走近,说:“我记得不久前付小姐才叫过我舅舅。”

他是慢腾腾的样子,待到到了付炽的身旁时才开口要笑不笑的说:“付小姐的记性好像也不太好,我今天过来,当然是想看看付小姐有没有守信用。”

他身上的烟味儿浓郁,付炽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指,冷冷的说:“程先生请放心,我得罪不起您。”

程知遇的唇角微微的勾了勾,付炽这话算是保证了。但他却没有走开,一双幽深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付炽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她本以为程知遇是要说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过了一分来钟后收回了视线,直接下楼去了。院子里没多大会儿就传来了汽车驶离的声音。

他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但人好歹走了。付炽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靠在了墙上。

她本是打算回房的,脚步才动了动就顿住,下了楼。

她想从沈伯伯那儿打听一下程知遇过来干什么的,但他却并不在楼下,不知道去哪儿去了。她只得回了房,打算找个时间再问问。

她很快洗漱好就躺在床上,已经有一个来月没有回来了,房间里仍旧干净得一尘不染。阿姨晒过被子里,有一股阳光的味儿。她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下。

今天程知遇的到来让她有些儿恍惚,她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着。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她就来到沈家七年了。

明明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她现在仍是记得第一次见到沈回时他那张灿烂的笑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炽热》


第6章:孤儿

梅雨季节里的雨水十分充沛,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来。黑暗中床上的付炽睡得并不安稳,眉心紧紧的皱着,手指紧紧的蜷缩起来,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冷汗。

“求求您,求求您去看她一眼,她已经不行了,求求您……”

薄薄的雾气中瘦弱的少女跪在青石板上,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的磕着头。前方站着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

男人虽是在前方站着,但却看不清面容。寂静无声中那一下又一下砰砰的磕头声刺耳极了,是那般的令人窒息和绝望。撕心裂肺的疼痛在胸腔里蔓延,仿佛随时会炸裂开。

付炽挣扎着从梦中醒来,额头上已全是冷汗。浑身虚软无力,她重重的靠在了床头。四周很安静,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只听得到她急促粗重的喘息声。

喉咙里干涩得厉害,她想伸手去拿床头的水,却不知道为什么又一动不动的坐着。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了这样的梦,她母亲离世多年,她从未见过她所谓的父亲,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夜里降了温,裸露在外的肌肤起了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噩梦中混混沌沌的脑子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她没有开灯,摸索着拿到床头的水杯,然后大口大口的喝起了水来。待到一杯水喝尽,她才摸出手机看时间。

不过才凌晨两点多,她却再也睡不着。重新躺回了床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

这样安静的夜里大概是适合回忆,她不知不觉的又想了沈回来。

她和沈回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她念初一时。她的母亲早已在几年前过世,而念初一那年,和她相依为命的外婆也倒下。她成了一个孤儿。

也就是在那时,她被沈伯伯,也就是沈回的爸爸带回了沈家。她母亲同沈伯伯是发小。

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忐忑不安。毕竟,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家里多一个常住的陌生人。

她以为,沈回会排斥她的。但却没有,他帮着她将她简单的行李搬进了家里,大抵是见她忐忑,他捏了捏她的脸,笑嘻嘻的说道:“别害怕,从今以后有哥罩着你。”

傍晚的霞光洒在他的身上,被少年大大剌剌的笑容感染。她露出了这些天来她的第一个笑容。

也许是因为沈回那张充满阳光的笑脸。付炽渐渐的放松下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付炽一向起得早,第二天六点就起来。她本是想给大家准备早餐的,下楼才发现阿姨已经起来开始做早餐了。

她今早得面试,也不再耽搁,和阿姨打了招呼说自己晚些时候回来,请她转告沈伯伯,便匆匆的出了门。

付炽的面试是家教,她的成绩优异,对方非常和善,简单的询问后便让她下星期过来。

面试完还早,不过才十点多一点儿。她打算先回宿舍拿几本书,晚些时候再回沈家。

走到公交车站,刚准备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沈回打来的,她停下了脚步没再上车,接起了电话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炽热》


第7章:难得好心

夏天的脸说变就变,层层如墨般的乌云由远而近压下来,天色瞬间就暗了下来。

沈回打电话来是让付炽给他送东西,他今儿一早就同朋友去山庄骑马,有一要用的东西忘在家里了,沈伯伯在家里他不敢让司机给他送,所以就只有求助于付炽。

付炽原本是打算回学校的,这下改变了行程,上了回沈宅的公交车。

胸口莫名的有些空荡荡的,她隔着车窗就那么呆呆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从枢纽站到山庄有直达的公交车,车上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英语词典出来,开始背起了单词来。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底枯燥乏味得很,加上车子摇摇晃晃的,她背着背着的就靠在车椅上睡了过去。

她竟然睡得沉,一下子醒来时已经快要到了,天空更是暗沉得厉害,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场暴风雨。

下了车,离同沈回约定来拿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付炽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站在公交车站台下等着。她本是想给沈回发信息告诉他她已经到了的,看着时间快要到了最后还是没有发,等着他过来。

这场酝酿了一个多小时的雨说来就来,她才站了没几分钟倾盆大雨就落了下来。窄窄的公交车站台并不能阻挡飞溅的雨水,不过几分钟她身上就已湿得差不多了。她举起手中的雨伞困难的遮挡着。倾盆大雨中原本就安静的道路更是安静,只有她孤零零单薄的身影。

眼看时间过去沈回还未来,她拿出手机来拨了他的号码。但不知道是山中信号不好还是怎么的,沈回的电话竟然无法接通。

大雨迟迟的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尽管用雨伞遮挡着,付炽还是很快就淋得湿透。伴随着暴雨而来的风吹得她忍不住的打寒颤。

沈回的电话迟迟打不通,茫茫的雨幕中道路上空荡荡的。随着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付炽被困在了这小小的公交车站台。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车驶了过来,慢慢的在公交站台前停了下来。

付炽冻得浑身发僵面色发青,正打算去询问司机能不能载自己一程,车窗就放了下来,程知遇那张英俊的脸露了出来。

他大概是来这边谈事的,一身正装。看见付炽显然有些惊讶,见她浑身湿透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简单的吩咐:“上车。”

这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付炽只稍稍的犹豫了一下就举着雨伞快步的走到了车边。

她浑身都是湿漉漉的,狼狈不已。车中干净整洁,她一时不敢上去。

程知遇十分不耐,呵斥道:“愣着干什么,上车。”

他倒还算是有几分同情心,上车后便丢给了付炽一张干毛巾,并将车中的温度调高。

等着付炽缓过来,他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人怎么也是好心载了自己一程,付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沈回哥让我给他送点儿东西过来。他让我在这边等,打他电话没信号。”

程知遇看了看被她保护得严实几乎没怎么淋到的礼品袋,并不作任何评价,只简单的询问她沈回是不是在山庄。

付炽本以为到山庄就能见到沈回了,谁知道沈回一行却不在房间里,去前台询问才知道他们一行去泡温泉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炽热》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