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炎成陈婉卿宋宁昭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望眼欲穿小说完整版资源

小说:望眼欲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宇宙第一红

简介:宋宁昭有件肮脏又阴暗的心事,从未和任何人说过——八年,他总是做着同一个旖旎激情的梦
而梦的女主角,是他亲哥的女朋友
后来,宋宁昭耐不住了,即使兄弟反目,也要将她抢过来占为己有
-八年,我看着你与别人恩爱缠绵,日日夜夜对你望眼欲穿
-Tips:【风情万种酒吧老板×病娇偏执狂小少爷;姐弟恋;男主无节操式强取豪夺\/三观碎裂\/万年老梗,雷者慎入;暗黑系\/无逻辑\/非现实向童话故事】

角色:宋宁昭,陈婉卿

宋炎成陈婉卿宋宁昭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望眼欲穿小说完整版资源

《望眼欲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1:偷窥

宋家的老宅占地近一千平米,宋老爷子喜欢花草树木,宅邸内种了一片小树林。

每到夏日,小树林郁郁葱葱,路过时也看不清里面藏了什么人。

此时,陈婉卿正被宋炎成抵在小树林内的树干上亲吻。

他们两个人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宋炎成早已思念成疾,今天回家一看到陈婉卿,就拉着她过来了。

宋炎成吻得强势热烈,陈婉卿的后背靠在树干上,整个身体都和他贴合到了一起。

宋炎成并不满足于这样的吻,手掌贴着她身体的曲线游弋着,呼吸越来越粗。

宋炎成摸着陈婉卿的身体,贴在她耳边,声音沙哑地问:“有没有想我?”

陈婉卿勾唇,灿烂地笑了起来,下一秒钟便主动圈住了他的脖子。

她的两片唇瓣因为刚刚的激吻红得不太正常,亮晶晶的,宋炎成盯着看了几秒,喉咙又开始发紧了。

陈婉卿主动凑上去,在宋炎成下巴上吻了一下,她像是一只小野猫一样,吻完之后朝着他抛了个媚眼,“我表现得够明显了吗?”

“你又在勾引我。”宋炎成被撩到了,他低头去亲吻她的锁骨,“今天晚上来我房间……嗯?”

陈婉卿调皮地说:“要占便宜总得好好哄一哄我吧?礼物呢,你这次出差还没送我礼物呢!”

两人藏在小树林里头肆无忌惮地亲热暧昧着,全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人。

宋宁昭背着双肩包站在卵石路上看着地上男女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虽然那两道身影被树叶挡住了部分,但他仍然能想象出来他们此时在用怎样的姿势缠绵。

因为,这样的画面他已经看了太多次。

宋宁昭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影子几乎重叠到了一起,女人的腿攀上了男人的腰,像是要与他合二为一。

宋宁昭面无表情地朝着小树林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些年他偷窥的次数多了,早已经选好了绝佳的观赏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又不会被发现。

宋宁昭躲在一棵树后面,他看到了陈婉卿挂在宋炎成身上和他接吻,宋炎成的手托着她的臀,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解开了,露了一边的肩膀出来。

那白皙的皮肤在傍晚阳光的照耀下,像是在发光。

只一眼,宋宁昭的身体便起了反应。

尽管如此,他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丁点儿表情。

宋宁昭从运动裤的兜里掏出了手机,打开相机,将对面男女缠绵的画面拍了下来。

“婉卿,我们这几天跟爷爷坦白吧。”宋炎成忘情地吻着陈婉卿,一边吻,一边和她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要不要再等等……?”陈婉卿被宋炎成吻得身体发软,声音媚得要滴出水来,“我怕爷爷他不同意,嗯……”

宋炎成在陈婉卿腰上捏了一把,“我等不及了,我想尽快把你娶回家。”

“嗯……”

宋炎成说:“就这几天,家宴的时候我就公布我们的关系,我要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四周很安静,宋宁昭距离他们两人不是很远,这话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宋宁昭掐断了录制,那张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绪的波动。

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框架的眼镜,隐匿在镜片后的那双眼底闪过了阴鸷的光。

像是蛰伏多年后终于苏醒的野兽。

宋宁昭再次看了一眼那对缠绵的男女,然后转身离开。

他耳边还回响着刚刚的那段对话。

——我等不及了,我想尽快把你娶回家。

“呵。”宋宁昭从鼻腔内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


002:联姻

宋宁昭刚走进宋家的大门,就发现家里今天来客人了。

老爷子宋宏宇还有宋宁昭的父亲宋裕和都在客厅里坐着。

宋宁昭看了下那位客人,阮吉成,阮家的当家的。

宋家和阮家是十几年的合作伙伴,宋家的两代长辈跟阮家关系都很好。

宋宁昭回来以后,客厅里的人注意力都到了他身上。

“宁昭回来了?最近身体还好吧?”阮吉成笑着关心起了宋宁昭的身体状况。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宋家这位小少爷从小体弱多病,动不动就要输血。

要输血其实不要紧,最要命的是他还是稀有血型,这就更闹心了。

据说之前有算命的给他算过,说他活不过十六岁。

可是后来宋家还真给他找到了移动血库,愣是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这不是吗,现在都能正常去念书上学了,而且这位小少爷智商高得惊人,随便学一学就是全市第一。

阮吉成其实更欣赏宋宁昭的智商。

他本来是想让女儿跟宋宁昭联姻的,可惜宋宁昭身体不好,性格也有些古怪,再加上宋宁昭现在才高中,阮吉成也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没错,阮吉成今天过来宋家,是来商议女儿和宋炎成的订婚事宜的。

这件事情,阮家和宋家早就默认达成了一致。

“小少爷回来了啊,快来喝点儿消暑汤!”家里的保姆见宋宁昭回来,已经把准备好的送上来了。

宋宁昭在宋家一直都是这样受宠,宋家所有的规矩在他身上都不算事儿。

因为从小体弱多病,一向严苛的宋老爷子都对他百般宠爱。

宋宁昭从保姆手中接过了汤,慢条斯理地拿起勺子喝了起来,顺便听着在场几个长辈的对话。

宋老爷子对阮吉成说:“阮幸那丫头之前倒是跟我们炎成有过接触了,炎成对她印象也不错,两人相处一阵子订婚,再合适不过了。”

阮吉成也笑着说:“那是自然,炎成很优秀,小幸提起来他也是赞不绝口。”

宋老爷子喜笑颜开,“那就再好不过了。那这样吧,改天先安排小幸跟炎成单独见一面。对了,小幸今年毕业了吧?正好能跟着炎成学习学习。”

宋老爷子跟阮吉成商量了一番,几乎已经将宋炎成和阮幸的婚事敲定下来了。

阮吉成后来接了个电话走了。

这期间,宋宁昭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汤,一碗汤都被他喝干净了。

宋宅的佣人看到空了的碗之后,惊讶得不行。

小少爷今天……竟然把汤都喝完了?

要知道,平时要他多吃一口饭都得求爷爷告奶奶的。

这位小少爷不仅从小体弱多病,还很挑食,这不吃那不吃的,给他准备的饭,他能吃掉一半都是谢天谢地了。

佣人来宋家好些年了,头一回见宋宁昭把汤喝完。

别说佣人了,宋老爷子都有些惊讶:“宁昭今天胃口不错啊!”

宋宁昭点点头,回答说:“外面太热,有点儿渴,汤挺好喝的,甜。”

宋老爷子笑着说:“难得听你喜欢什么东西,去跟厨房说一声,这几天多做点儿汤给小少爷备着!”

保姆:“是,老爷,我这就去吩咐。”

宋裕和听宋老爷子这么说之后,无奈地笑笑,“爸,你别太惯着宁昭。”

宋裕和自然也是疼爱宋宁昭这个儿子的,但远没有老爷子那么夸张。

早年间老爷子宠爱宋宁昭是因为他身体不好,现在宋宁昭身子已经好了,也都快成年了,在这么溺爱下去怎么行?

宋裕和不止一次提过这事儿了,但宋老爷子可不听他的。

“得了得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我们宁昭又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孩子。”宋老爷子跟宋裕和说,“你还是先安排一下炎成和小幸见面的事儿吧,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活动,让他们先熟悉熟悉。”

“爷爷要给我哥介绍女朋友了?”宋宁昭自然而然地接过了宋老爷子的话。

宋老爷子:“是啊,你哥到该结婚的年龄了,跟阮家的联姻早就定下来了。”

宋宁昭装作不经意地说:“万一我哥不喜欢呢?”

宋老爷子失笑:“哪里会,你哥不会这么不懂事儿的,他的婚姻本来就不是他说了算的。”

宋宁昭低头摆弄着手机,淡淡地“嗯”了一声。

宋老爷子以为宋宁昭是通过这件事情联想到自己身上了,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你放心,联姻这种事情你哥来就行了,你以后想找什么样的姑娘都可以,家世清白就行,爷爷不逼你联姻。”

宋宁昭没回复,他摸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给宋老爷子出主意。

“既然都要联姻了,那不如就让未来嫂子来参加过几天的家宴吧,正好跟家里人都熟悉一下。”

宋宁昭的话立马就得到了宋老爷子的应允。

宋老爷子笑着拍了一下大腿,“还是我们宁昭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宋老爷子对宋裕和说,“你回头跟阮家那边说一声啊,直接让小幸来参加过几天的家宴,到时候直接把小幸介绍给旁支的人认识。”

宋裕和蹙眉,斟酌了一会儿,才问:“爸,这会不会太快了?”

“哪里会快,反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这样才好凸显我们的诚意不是吗?”宋老爷子不以为然。

宋裕和:“……好吧。”

宋宁昭依旧低头捏着手机把玩着,镜片后的眼底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

结婚?

名正言顺?

呵。

做什么梦。


003:让她留下

宋炎成临时接到电话回到了公司,陈婉卿一个人回到了宋家老宅。

回去之前,陈婉卿特意在外面待了一会儿,把自己整理得整整齐齐之后才回去。

陈婉卿在宋家一向谨小慎微、行事小心。

进门时,她尽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陈婉卿低着头走进了客厅,宋宁昭当即就用余光瞥见了她那副巴不得化身隐形人的样子。

宋宁昭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又想起了陈婉卿刚刚在外面跟宋炎成亲热的画面。

她好像一直是这样,在宋炎成面前就会变成妖精,可要是面对的是宋家的其他人,说她是块儿榆木疙瘩都不过分。

这个“其他人”里,自然也包括宋宁昭。

宋宁昭抬起手来摸了摸眼镜框,将视线从陈婉卿身上收了回来。

他看向宋老爷子,说:“爷爷,我头有点儿晕。”

“怎么了?!”宋老爷子一听宋宁昭不舒服,神情马上紧张了起来,他对管家说:“赶紧的,让司机备车,送小少爷去医院!”

管家一听也慌了,赶紧飞奔去找司机。

谁不知道宋小少爷是宋家全家上下的宝贝疙瘩,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陈婉卿刚要上楼就听见了宋老爷子的声音,她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朝着宋宁昭的方向看了过去——他身体不舒服了?

陈婉卿对宋宁昭的身体健康状况十分关注,或许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毕竟她当初被带来宋家,就是作为宋宁昭的移动血库。

她过来宋家的第一天,宋老爷子就把话跟她说得很明白了,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宋宁昭活下去。

早年间,她几乎每个月都要给宋宁昭输一次血。

“婉卿,你跟着一起走!”陈婉卿刚看过去,就听见了宋老爷子的命令。

这个结果陈婉卿早就想到了,她微微颔首,听话地走了过去。

陈婉卿走到沙发前,弯腰去扶宋宁昭,“小少爷,我扶你走。”

宋宁昭抬头看了陈婉卿一眼,朝着她抬起了一条胳膊。

陈婉卿双臂缠上去扶住了他,宋宁昭好像是真的头晕,起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手臂挤到了陈婉卿。

宋宁昭低头看了一眼,喉咙里头一阵燥热。

他妈的,就是个妖精。

陈婉卿倒是没注意到这点,她更担心宋宁昭的情况:“小少爷你还好吗?”

宋宁昭摇了摇头,陈婉卿也不知道他是好还是不好。

**

半个小时以后,宋宁昭在医院做完了检查。

宋宁昭的病这些年一直都是同一个医生负责的,医生对宋宁昭的身体情况了如指掌。

这次检查完,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之处。

于是,医生说:“小少爷可能是最近学习压力大了,没休息好,所以头晕。也可能是有点儿轻微中暑,最近天气热,注意一下防暑。”

宋老爷子和宋裕和都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不过还是住院观察一下吧。”宋老爷子还是不放心,“宁昭,你这几天先别去学校了,我安排家里的保姆过来照顾你。”

“爷爷,不用麻烦了。”宋宁昭看了一眼陈婉卿,说:“让她留下来就行。”


004:黑的

“也好。”宋老爷子对宋宁昭可谓是百依百顺,而且他也没觉得让陈婉卿留下来有什么不合适的。毕竟陈婉卿在他们宋家的角色跟保姆没什么区别。

宋老爷子对陈婉卿说:“婉卿,你这几天就别去工作了,留在医院照顾宁昭。”

**

宋老爷子一句话,陈婉卿就被安排在医院给宋宁昭陪床了。

宋家的人离开以后,病房里就剩下了陈婉卿和宋宁昭两个人。

宋宁昭从小就性格古怪,陈婉卿虽然经常给他输血,但他们两个人其实……不算熟。

至少在陈婉卿看来是这样的。

宋宁昭对谁都是爱答不理的,也没怎么正眼瞧过她。

陈婉卿觉得,宋宁昭应该是看不上她的。

陈婉卿也不是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所以她很很少主动跟宋宁昭说话。

两个人呆在一起,自然而然地就冷场了。

陈婉卿安静地坐在了病床的沙发上,一句话都不说。

一片寂静。

后来,宋宁昭冷不丁地开口吩咐她:“倒杯水。”

陈婉卿回过神来,赶忙站起来,“好的,小少爷你要热水还是冷水?”

陈婉卿从来没叫过宋宁昭的名字,虽然她比他大了八岁,但她一直都跟宋家的下人一样喊他“小少爷”。

但她从来不会这么客气地喊宋炎成。

面对宋炎成的时候,她就跟个小野猫一样,勾人心魄地喊他——炎成。

对比不要太惨烈。

宋宁昭想到陈婉卿喊宋炎成时那个软绵绵的声音,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陈婉卿的嘴唇。

这张嘴不用来做点儿别的事情,真是可惜了。

“小少爷?”陈婉卿半天没等到宋宁昭回答,又问了一遍:“热水还是凉水?”

宋宁昭摘下了眼镜,随意掀了掀嘴唇:“凉水。”

陈婉卿很快就从病房的直饮水机接了一杯凉水出来,送到了宋宁昭的手上。

宋宁昭接过来水杯喝了两口,将杯子递向了陈婉卿。

陈婉卿走上前去接杯子,谁知道她还没动手,宋宁昭的手突然一抖,剩下的半杯水都浇在了她的胸口。

陈婉卿今天穿的裸色的衬衫,现在胸口湿透了,衬衫紧紧地向内贴合着,宋宁昭一抬头就看到了她内衣的颜色。

黑的。

宋宁昭不是第一次见陈婉卿穿这个颜色的内衣了,她好像很喜欢穿黑色。

“没戴眼镜,看不清。”宋宁昭淡淡来了一句,算是解释刚才的那场意外。

陈婉卿其实不是什么好脾气,但她也不能跟宋宁昭发作,只能硬着头皮说:“没关系的,小少爷。”

宋宁昭:“去换一下吧,换好了去给我买晚饭,我要吃网站焖饭。”

陈婉卿:“……哦,知道了。”

因为要陪床,刚才家里的保姆已经给他们送来了换洗的衣服。

陈婉卿去洗手间换了衣服,将换下来的衬衫扔到了一边,就匆匆去给宋宁昭买晚饭了。

陈婉卿离开之后,宋宁昭戴上眼镜走到了洗手间。

他从旁边的衣服架子上找到了陈婉卿换下来的衬衫和内衣。

宋宁昭一根手指头钩住了那件黑色蕾丝内衣的肩带,将它送到了眼前,歪着头看着。

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宋宁昭将手心贴了上去,再低头,深深地嗅了一下。

她身上熟悉的体香钻入了鼻腔,宋宁昭的脑袋里顿时浮现起了梦里那些旖旎的画面。


005:夺命的腰

宋宁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然后折回去关掉了洗手间的门。

关门之后,宋宁昭随手解开了运动裤的抽绳。

………

陈婉卿在医院附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宋宁昭要的网站焖饭。

宋宁昭这个人从小就口味挑剔,这不吃那不吃的,但是却唯独钟情于网站。

只要是带了网站的菜,他都吃得下去。

当然了,最喜欢的还是网站焖饭。但是这玩意儿,不太好找。

陈婉卿把晚饭买回来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了,八月份的天儿跟蒸笼似的。

还好病房里开了空调。陈婉卿拎买好的饭回来的时候,宋宁昭却不在病房。

病房空空如也,陈婉卿心里“咯噔”了一下——

“小少爷?”陈婉卿放下手里的袋子,在病房里四处张望着,试探性地喊着宋宁昭。

陈婉卿:“小少爷,你在吗?晚饭买回来了。”

咔哒。

陈婉卿这句话说完,洗手间原本紧闭着的门被打开了。

病房里原本很安静,开门的动静有点儿大,陈婉卿吓得一个激灵。

宋宁昭洗完澡开门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陈婉卿颤抖的背影。

他没戴眼镜,看过去的时候有些模糊,她的腰原本就细得不行,这样一看更是勾人了。

宋宁昭只想上去掐住她的腰……

陈婉卿转过身就看见了刚洗完澡的宋宁昭。

他换上了病号服,头发还在滴水,也没戴眼镜。

可能是因为浴室里蒸汽的缘故,他那张白皙的脸上隐约泛起了红晕,看起来像是害羞了一样。

不过陈婉卿下一秒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宋宁昭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她就认识他了,还真没见他害羞过。

陈婉卿走到桌子前把买好的晚饭拿出来,对宋宁昭说:“小少爷,趁热吃吧。”

宋宁昭只是看了一眼,也没往那边走,爱答不理的样子。

陈婉卿早就习惯了,自顾自地说:“小少爷你吃饭,我去洗衣服。”

刚才她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其中还有贴身内衣,放在洗手间里头挺不好的。

“不用洗了。”宋宁昭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我进去洗澡前让保洁打扫了洗手间,脏东西都扔了。”

陈婉卿:“……”只差一点儿,她就要发脾气了。

陈婉卿只能告诉自己,忍,不能跟宋宁昭计较。

她竟然忘记了宋宁昭是个死洁癖。

冷静了一会儿,陈婉卿挤出一抹笑:“实在是抱歉了,小少爷,给你添麻烦了。”

宋宁昭走到病床前,弯腰将眼镜拿起来戴好,之后又看向了陈婉卿。

她脸上挂着温柔大方的微笑,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随时待命的样子像极了家里的保姆。

在宋炎成面前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

宋宁昭无声地呵呵,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书包,抽出了一摞雅思卷子,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

陈婉卿看懵了,他这是又要写作业了?

“我刷题,空不出手来吃饭,你喂我。”宋宁昭坐下来以后,理所应当地命令了一句。

陈婉卿:“……”

其实她已经有点儿想骂人了,宋宁昭真的是在宋家被伺候惯了,想一出是一出。

如果说宋炎成是天使,那宋宁昭绝对是折磨人的小恶魔。

可小恶魔是全家受宠的小少爷,陈婉卿没办法,只能喂他吃饭。

她宽慰自己没关系,反正以前也不是没喂过。

陈婉卿在宋宁昭身边坐了下来,闻到了他身上沐浴乳的味道。

她拿起勺子来将米饭和汤汁拌在一起,送到了宋宁昭嘴边。

宋宁昭一边刷题一边漫不经心地张嘴吃着饭。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很近,陈婉卿看到了宋宁昭脸上的细绒毛。

他的皮肤很白很光滑,毛孔细致得跟婴儿似的。

啧,比女孩子还要娇。

“看什么?”宋宁昭余光瞥见了陈婉卿盯着他看。

陈婉卿“啊”了一声,顺嘴就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小少爷你皮肤比女孩子还要好。”

宋宁昭:“比我哥还好?”

陈婉卿:“炎……大少爷皮肤好像一般般。”

宋宁昭突然就很开心地笑了,笑得前所未有地灿烂。

陈婉卿看见他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

小少爷是真不好伺候,陈婉卿被宋宁昭差遣到了十一点半,小少爷终于累得睡过去了。

陈婉卿看着病床上熟睡的宋宁昭,松了一口气,去洗了个澡。

冲完热水澡特别舒服,陈婉卿伸了个懒腰,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陈婉卿边伸懒腰边往外走,刚刚打开洗手间的门,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还没反应过来,一股灼热的气息已经包裹了她,炙热的吻急切地落在了她的嘴唇上。


006:嫂子

陈婉卿有过几秒钟的紧张,可是紧张过后,便是熟悉的气息在鼻腔内弥散开来。

她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体完全放松,朝着男人贴了上去,甚至还主动缠上了他的脖子。

“炎成……你怎么过来了?”怕吵醒宋宁昭,陈婉卿是用气声说话的。

气声说话,本来就会比正常的声线多出来几分暧昧。

更何况,陈婉卿说话的时候,嘴唇还贴在宋炎成的耳边。

宋炎成被她撩拨得心痒痒。

“爷爷说宁昭住院了,你在陪床,我来看看。”说到这里,宋炎成朝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灯,不过他还是能借着灯光看到宋宁昭在熟睡。

宋炎成很快收回了视线,他抵着陈婉卿的额头,心疼地说:“辛苦你了。”

陈婉卿摇了摇头,“这有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了。”

“以后不会了。”宋炎成将陈婉卿抵在墙壁上,一边吻她一边笑着说:“以后你就是他嫂子了,哪有让嫂子给小叔子陪护的道理。”

宋炎成对陈婉卿一向没什么抵抗力,这会儿她刚洗完澡,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娇花一样,等着人去摘取。

抱着她亲热了一会儿,宋炎成已经有些耐不住了。

宋炎成掐住陈婉卿的腰,紧紧地贴住了她的身体,哑声说:“婉卿……我好像忍不住了,我们去洗手间……嗯?”

“别……”陈婉卿朝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被宋炎成这样撩拨着,陈婉卿的气息早就不稳了,连带着声音也软乎乎的,“小少爷还在,万一他被吵醒了……丢死人了。”

在陈婉卿心里,宋宁昭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做这种事儿,肯定得避讳着孩子的。

“不会的,你一会儿叫小声一点儿。”宋炎成咬着陈婉卿的耳朵,“一个多月没有过了,再憋下去我要疯了……乖。”

是啊,一个多月没有过了。

对于热恋中的男女来说,这时间确实有些长了。

宋炎成没给陈婉卿拒绝的机会,说完之后便低头去吻她。

吻的时候,手也没停着。

陈婉卿没多久就喘着瘫软在宋炎成怀里了。

陈婉卿害怕动静太大吵醒宋宁昭,她靠在宋炎成的怀里,朝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还好,病床上的宋宁昭还在熟睡,一动不动的,看着睡得很沉。

宋炎成件陈婉卿不专心,又看宋宁昭那边,有些吃醋,把她的脸蛋扭过来狠狠亲了一口。

昏暗的灯光下,宋炎成看到了陈婉卿脸上的红晕,还有她湿漉漉的双眸和被他亲吻得有些肿胀的红唇。

每次看到她这样子,宋炎成就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他低头凑到了她的耳边,说:“惩罚你的不专心。”

“你个混蛋。”陈婉卿抬起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别太过分啊……万一把人吵醒了,我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

宋炎成在陈婉卿嘴上亲了一口,笑道:“那你控制好了,声音别太大。”

说完,宋炎成便抱着陈婉卿进了洗手间。

咔哒一声,洗手间的门被关上,接着是一阵反锁的声音。

随后,便有细微暧昧的声音响起。

尽管里面的两个人已经足够小声,但在静谧无比的病房内,这暧昧的声音还是格外地清楚。

就在这时,病床上原本熟睡的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底一片清明,目光冷冽,哪里像是刚刚醒来的人?


007:咬一口

宋宁昭翻了个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过去。

洗手间的门缝里隐隐透出了光,不断有男女声音传来。

“混蛋,你干什么,我的腰——”

“还说不喜欢?嘴硬。”

宋宁昭听着他们的对话,已经能想象出来了。

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听了。

在此之前,他看都看了无数次。

陈婉卿在床上的那些小习惯,他可能记得比宋炎成还要清楚。

唯一可惜的是,现在那个人不是他。

宋宁昭面无表情地掏出了手机,从微信打开了一个聊天窗口,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我在医院,明天过来一趟,带电脑和移动硬盘。】

发完消息,宋宁昭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儿。

他闭上眼睛,继续听着洗手间里那对男女的动静。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消停了。

宋炎成饿了一个多月,陈婉卿被他折腾得够呛,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腿软得快走不了了。

宋炎成搂着陈婉卿走出来,依依不舍地在她嘴唇上亲吻着。

宋宁昭再次睁开了眼睛,他没戴眼镜,病房内光线昏暗,他隐约只能看到两人重合在一起的身体。

“别闹了……快回去吧。”陈婉卿推了一把宋炎成的肩膀,“一会儿真的要把人吵醒了。”

“那我明天再来。”宋炎成终于松开了陈婉卿,“过几天家宴我就跟爷爷坦白。”

送走宋炎成以后,陈婉卿朝着病床上的宋宁昭看了一眼。

然后,她长吁了一口气。

还好宋宁昭没醒。

刚才真是胡闹得的太过了。

陈婉卿很累了,关了灯躺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

**

病房的沙发睡起来并不舒服,翌日一早,陈婉卿就醒来了。

一是因为睡不着了,二是因为要伺候那位小少爷起床吃饭。

陈婉卿洗漱完就出去给宋宁昭准备早饭了,买好早饭回来,宋宁昭刚好起床。

“小少爷,吃早饭了。”陈婉卿把买好的早饭放到了桌上,“网站蛋花汤和素三鲜包子。”

宋宁昭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坐下来直接吃饭。

宋宁昭能这样,陈婉卿已经很知足了,最起码小少爷今天早上大发慈悲没有为难她。

陈婉卿自己买了豆浆和煎饼,她坐在宋宁昭身边啃了起来。

昨天晚上累到了,陈婉卿胃口特别好,一个煎饼吃得特别香。

宋宁昭看了一眼,冷不丁地问她:“你吃什么?”

陈婉卿:“煎饼果子。”

宋宁昭:“好吃吗。”

陈婉卿:“……挺好吃的。”

宋宁昭直接动手抢走了陈婉卿吃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煎饼果子,动作干脆利落。

陈婉卿还没说什么,宋宁昭已经在上面咬了一口。

他仔细品尝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难吃。”说完,宋宁昭又把煎饼果子丢给了陈婉卿。

陈婉卿差点儿就骂他幼稚小屁孩儿了,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说:“小少爷可能是吃不惯。”

陈婉卿挺喜欢吃煎饼的,她也没介意刚才宋宁昭咬的那一口,拿起来就继续吃了。

宋宁昭用余光瞥见了这一幕,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008:私下这么辣啊

陈婉卿觉得宋宁昭今天早上还挺给她面子的,早饭竟然都吃光了。

上午的时候,陈婉卿回宋家去拿家里厨师给宋宁昭准备的午饭了。

宋宁昭一个人在病房里呆着,过了一会儿,便有人进来了。

来人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看着比宋宁昭大了几岁,但也就是二十出头。

简延光拎着电脑包走进来的时候,宋宁昭正坐在桌子前刷题。

简延光走进看了一眼宋宁昭的试卷,笑着调侃他:“你这是不给别人活路了。”

他平时随便学一学就年纪第一了,现在住个院还不忘做雅思题,那些没他聪明的人还要不要混了?

“东西呢?”宋宁昭合上了试卷。

“都带来了,喏。”简延光把手里的电脑包递给了宋宁昭,“移动硬盘在包里。”

宋宁昭打开电脑包取出了电脑和硬盘,然后一阵摆弄。

过了差不多二十几分钟,宋宁昭才合上电脑。

他将硬盘放到了书包的隔层里,回来坐下。

简延光问宋宁昭:“神秘兮兮的,搞什么呢?”

宋宁昭没说话,他这人一向这样,懒得回答问题的时候就高冷得不搭理人。

简延光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了,可太了解他了,所以他对此一点儿都不介意。

简延光跟宋宁昭说:“对了,我前几天去金樽玩儿的时候看见你嫂子了,我日,真漂亮啊,我兄弟差点儿就去勾搭她了。”

“嫂子?”听到这个称呼,宋宁昭摘下了眼镜,随手玩儿了起来。

简延光没注意到宋宁昭眼底复杂又危险的情绪,继续说:“就炎成哥的女朋友啊,你那个移动血库。”

“啧啧,我之前在宋家见她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个挺无趣的人来着,没想到私下这么辣啊,怪不得炎成哥被她给收了。”

简延光一边说一边回味着陈婉卿那个身材。

前凸后翘,腰细得不要不要的,简直就是个行走的狐狸精。

简延光那天晚上看见陈婉卿在金樽的台上跳舞的时候就在想,他要是宋炎成他也顶不住。

简延光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想起来陈婉卿那个扭胯的动作,忍不住拍了一把大腿,“早知道她这么骚,我就追她了,真特么羡慕炎成哥能娶到这种老婆,顶不住,从此君王不早朝。”

“娶不到。”宋宁昭面无表情地戴上了眼镜,他拿起了旁边的雅思试卷,继续刷题。

简延光被宋宁昭刷题的行为弄得哭笑不得,他拍了一把宋宁昭的肩膀,“我要是有你这智商,早就不努力了!”

**

宋宁昭在医院住了两天,住院观察确认没什么事儿之后,便出院继续去雅思班上课了。

这天下午,宋宁昭准时从培训机构下课回到了宋家。

他背着双肩包,低着头走进了宋家的大门。

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了宋老爷子和他父母坐在一起,三个人的脸色都很严肃,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戚荷的脸色苍白,宋裕和坐在一旁拍着她的肩膀。

虽然在安抚妻子,但是宋裕和自己的脸色也不怎么样。

宋老爷子就更不用提了,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而且,老爷子的脸上明显带着愤怒。

宋宁昭捏了捏书包的肩带,目光一一从三个长辈身上扫过。

最后,宋宁昭将目光定在了宋老爷子的身上,“爷爷,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宋老爷子看向了宋宁昭,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宋宁昭一下子便看出了他的意图:“爷爷有话要问我?”

宋老爷子盯着宋宁昭的眼睛问:“你哥和婉卿的事儿,你知不知道?”

>>>>>>继续阅读《望眼欲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