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南箬秦时樾免费阅读全文,宋南箬秦时樾全文免费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

小说:团宠千金马甲多

作者:雨眠

主角:宋南箬, 秦时樾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又名《在病娇大佬怀里撒欢》没有人知道,宋南箬的另一重身份是道上最近声名鹊起的杀手“时莺”,然而一场追杀,让她邂逅了秦氏集团的总裁秦时樾,还被那个男人看到了真面目,发现了真实的身份。本以为此生不会再有交集,结果刚回国没多久,他们就再次遇见,而这一次秦时樾不仅将她堵在了角落,还亲口说出了宋南箬隐藏了许久的秘密和身份,威胁她从今以后不许再离开!

宋南箬秦时樾免费阅读全文,宋南箬秦时樾全文免费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

《团宠千金马甲多》免费阅读

第1章 初遇

夜黑风高,楼顶寒风凛冽。

清冷的月光照亮一道身影,她在楼顶间轻盈地跳跃着,裹在面罩下的脸看不清楚表情,露出的那双乌黑的眼眸冰冷得像凝结的寒冰。

宋南箬回头看不远处紧追不舍的黑影,眼里寒光愈发浓郁。

她绝对不会死在这。

宋南箬停在楼顶边缘,往下一看,下面的事物都化作蝼蚁,这般高度,能勾起人心最深刻的恐惧。

黑影追上来,勾出一抹狠厉的笑,“你无路可逃了,时莺,乖乖等死吧。”

时莺是她的代号。

她是道上最近最为声名鹊起的杀手。

出手未曾失败,以干净利落,不留痕迹出名。

看来,是有人觉得她动了他们的奶酪。

不过,等死?

她宋南箬人生中从未有这个词。

宋南箬回头朝黑影无声一笑,眼里亮光一闪而逝,居然一跃而下,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黑影迅速冲上来,抓了个空,满眼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那个女人会自杀!

顶层的套房里。

秦时樾洗完澡从浴室走出,半身围着一张浴巾,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头发,扯动覆着薄薄的肌肉的腹部,淡淡热气萦绕,男色无边。

尤其是那张脸,宛若上帝最为用心的作品,眼睛深邃鼻梁挺拔。

只是太过苍白了,毫无血色,像生活在黑夜中的吸血鬼,缠绕着挥之不去的病气。

他擦拭的动作在看到突兀出现在窗边的倩影时,戛然而止。

秦时樾目露戒备,薄唇轻启:“你是什么人?”

他话音刚落,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他面前,寒光一闪,一把利刃横在他脖颈上。

秦时樾对上一双冷眸,女人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先生,帮我一个忙。”

这可不是求人帮忙的态度。

秦时樾面无表情,像脖子上放着的不是能一招毙命的锋利匕首。

宋南箬思考着是要打晕他还是直接杀掉,却捕捉到细微的声响,脸色一变。

他居然那么快就追上来了。

来不及了。

她迅速扯下面罩和撕扯开夜行衣,丢进厕所,然后扑进秦时樾怀里,强势地按着他的后脑勺,贴在他唇边,以几不可闻的声音威胁道:“抱着我,不要乱动,也不要乱说话。”

秦时樾蹙眉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却在看到她的面容时,眼中划过一抹惊艳。

宋南箬的长相无疑是极好的,肤若凝脂、面若桃花,眼睛很大,眉尾微微上挑,像是在笑着,只是眼神太冷了,冷得让人脚底生寒。

这不但没有消减半分她的美丽,反倒更添一丝不可接近之感。

仿佛一支带刺的白玫瑰。

但那也仅限于惊艳了。

秦时樾攥着她的肩膀想推开她,一抹冰凉已抵到了他的胸口。

宋南箬低声道:“这把匕首会在你推开我之前,刺进你的胸口。”

秦时樾的动作顿住了。

她只剩下一身薄薄的吊带裙,柔弱的胸脯紧紧贴着他,纤细得惊人的腰身,仿佛只要轻轻一用力,就会折断。

宋南箬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看到他眼底的无动于衷时,愣住。

这个男人竟一点不怕她。

普通人会这样吗?

不待她深想,窗边又传来声响!

>>>点此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全文<<<


第2章 不速之客

他追来了。

秦时樾跟窗边的不速之客四目相对,没有任何温度。

黑影脸上浮现惊骇之色,眼神落在他怀中女人的身上。

不是说秦二爷少不近女色吗,怎么会有女人在这?

“秦二爷,我们在追时莺,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到?”

秦时樾感受到匕首将要划开他表层的皮肤,眼中闪过寒意,淡淡一句:“滚?”

黑影哽住了。

不敢出言反驳。

那可是秦时樾啊。

秦家这座庞然大物,不是他能惹的。

在秦时樾的眼神压迫下,黑影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心思,灰溜溜地离开了。

宋南箬一用力,轻而易举得将秦时樾推开。

她握紧匕首,盯着他。

秦时樾低头看胸口匕首留下的浅淡痕迹,再看向宋南箬,黑眸幽深,“时莺,过河拆桥不是好习惯吧。”

宋南箬想了想,收起匕首,开口道:“谢谢。”

看在他确实救了她一次的份上,留他一条命吧。

她冷酷无情,但从不滥杀无辜。

听得出她很少表示感谢,言语有些干涩。

就这么算了?不担心他把她的存在爆出去吗?

而且,在她靠近的时候,他并没有那种强烈的反感。

他枯井般不起波澜的深眸中泛起兴趣的轻波,见到她转身要走,居然主动问:“不先包扎一下吗?”

宋南箬反手,右手腕上有一道伤口,是她跳下楼时划伤的,鲜血流出,印在白皙的手腕上,触目惊心。

“不用。”

她拒绝了。

没有人会对你无缘无故的好,除非你身上有她想要的。

宋南箬身上没什么,也就这条命了,很可惜,她现在还不想抵出去。

秦时樾提醒:“那个人可能还没走远。”

宋南箬垂眸犹豫。

秦时樾耐心地看着她,也不催促。

她点头再次表示感谢。

秦时樾拿来医药箱。

一打开,里面满满都是药。

宋南箬拿出酒精先消毒,然后是包扎,可伤到的是右手,左手包扎诸多不方便,好半会都没缠好。

看她绑得乱七八糟,秦时樾看不下去了,按住她的左手,说:“我来吧。”

包扎时,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掩着嘴,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咳出来,等停下来时,他本就缺乏血色的脸白得愈发骇人。

宋南箬盯着他的脸,脸色苍白,嘴唇没有血色,他身体好像不怎么好。

她不知道何谓委婉,心头怎么想就怎么说。

秦时樾的动作一顿,眼神闪过一抹冷意。

这朵白玫瑰未免太不识趣了。

他不喜欢任何人提到他的身体,怜悯地揣度。

她要是继续问下去,他很难保证不现在把她丢出去。

秦时樾绑了一个蝴蝶结。

洁白的蝴蝶落在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格外赏心悦目,搭上宋南箬冷若冰霜的神情,冲击力很强。

宋南箬不知道他心里危险的想法,面无表情看了看那碍眼的蝴蝶结,不忍直视地撇开脸。

想着是受人恩惠,她压下解开的冲动。

接着宋南箬反手要握住秦时樾的手腕,却被他躲开。

秦时樾拉开两人的距离,四周跟竖起了围墙似得,透着不易察觉的戒备,“小姐这是要做什么呢?”

宋南箬对上他的眼睛,红唇微张,“我帮你把脉,当回报。”

>>>点此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全文<<<


第3章 恩情

恩情这种东西,当场报答了为好。

拖到后面,毕竟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她不喜欢事情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也不喜欢被人威胁。

秦时樾眼神的冷意也渐渐凝聚了,“多谢关心,不过不必了,这是旧疾,我习惯了。”

宋南箬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确定了,他不喜欢别人谈到他的身体。

那就不强求了。

她干脆地点头,“哦。”

以后有机会再报答吧。

秦时樾因她与设想中南辕北辙的动作愣了半晌。

就这样?

手机刚好响了,他回过神来,接起电话,语气冰冷,带有上位者的威严。

“……嗯。”

他挂掉电话,看着宋南箬,有些无奈,“今天你可能走不掉了,那伙人还在附近。”

宋南箬眉头轻皱,没有害怕没有怀疑,只有淡淡的思索,好像是想在哪里留一晚上。

她的表情太好懂了,像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孩子。

这个时代怎么还会有这么有趣的人。

秦时樾对她的兴趣愈发浓郁,眼神幽深如墨。

他提出建议:“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留在这里。”

宋南箬犹豫了一秒钟,说:“谢谢。”。

恩多不压身。

她直直朝沙发走去。

秦时樾拦她,指着床说:“你到床上去。”

宋南箬不懂什么女士优先,她歪着头,没任何表情地说:“你身体不好,你躺床上吧。”

那模样,那口气,好像在说:你身体那么不好,为什么要把床让给我?

秦时樾:“……”

他磨磨牙,再一次想把她赶出去。

宋南箬不懂他的小心思,平平正正地躺到沙发上,很快陷入睡眠。

秦时樾盯着她的背,头次心不甘情不愿地睡在床上。

半夜,宋南箬是被咳嗽声吵醒的。

在陌生环境,她保持着充分的警惕,发生任何动静她都会醒过来。

初醒来她还有些迷茫,睁眼盯房顶看了一会,才把眼神转向声源——床上的男人。

宋南箬一开始只是看着,可秦时樾咳得越来越厉害,像要把心肝脾肺都咳出来。

她才走过去。

宋南箬夜视能力极好,借着淡淡的月光,能清晰地看到秦时樾眉头紧皱,苍白俊脸上染上不正常的红晕。

他好像很痛苦。

宋南箬慢慢把手靠上去,缓缓瞪圆大眼睛。

他的额头好烫啊。

这是发烧了?

宋南箬想到为了跳进来撬开的窗户。

当时风好像挺大的,他的身体这么不好,吹凉风发烧好像挺正常的。

她心里泛起诡异的愧疚。

这抹愧疚驱使她做点什么,她翻出医药箱,找出酒精和干净的布,熟练地往布上倒酒精。

然后凑到他面前,把布往他额头上放。

刚触到他的额头,一只滚烫的大手猛地抓住她的手腕。

大手趁她震惊之时,直接将她拉到床上,紧接着一具带着不正常热度的身体压到她身上。

男人清冽的气息混着药物的苦涩味,紧紧将她包围。

他的脸就埋在她的脖颈处,炽热的呼吸喷洒在那处,激起一阵阵战栗。

找死!

宋南箬心中恼怒,捏住他的胳膊要将人推开。

可他横在她腰间的手像一堵铜墙铁壁,她根本无法动弹。

她素来欠奉表情的脸上飘起两抹红晕,完全是气的。

他看上去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没想到力气这么大!

宋南箬咬牙切齿地憋出一句:“滚!开!”

可秦时樾眼睛紧闭,丝毫没有睁开的迹象。

又许是觉得她吵杂,他以吻封缄,薄唇贴在她的唇上,力度极大!

>>>点此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全文<<<


第4章 药方

可秦时樾吻技却又极其笨拙,牙齿磕在了宋南箬的下巴上,她瞪时尝到了血腥味。

是可忍熟不可忍!

宋南箬用上狠劲,牙齿重重一咬,咬在他的下唇上,越发浓重的血腥味在两人唇间弥散开了。

“嘶……”

秦时樾梦中也感觉到了一股剧痛,力道一松。

宋南箬感觉身上的禁锢减小了,把握时间手上一用力,顺利把秦时樾推开了。

她从床上跳起,又转身将秦时樾压在床上,叉.开腿坐在他的身上。

她一只手狠狠擦拭红润的泛着水光的唇,粘腻的触感却没有消散,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刚才发生了什么!

另一只手瞬息间将匕首拔出,抵在他最为脆弱的脖颈上。

只需要轻轻一横,就能让他命丧黄泉。

宋南箬毫无温度的眼神落在他的脸上,凝视着他的眼睛,淡淡的杀气弥散开,都像潜藏黑夜中的捕猎者,要将胆敢冒犯她的来犯者赶尽杀绝。

时间一分分过去,秦时樾的眼皮都没有睁开的视线。

她终于确定了,秦时樾确实是睡着的,然而他轻薄她是事实,她从未遭受这种耻辱!

他必须死!

宋南箬的匕首往前送了送,手腕一动,白色的蝴蝶像起舞似得,映入她的眼帘,她的瞳孔颤了颤,表情有着淡淡的纠结。

握着匕首的手松了又紧,最后失力般垂下来,她收回了匕首。

她并不是那么想他死,那就让他活着吧。

宋南箬从她身上下来,此时已经是半夜了,那批人应该走了,她可以离开了。

她的眼光在他的脸上扫过,他蹙起的眉宇,没有血色的脸,青白还泛着微紫的唇,都昭示着他的睡梦并不安宁。

她的手动了动,然后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精致的眉眼闪过一抹浅淡的惊讶。

他身体不好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是旧疾,而竟是中了一味慢性毒药,从他脉搏的杂乱可见这毒并不是一朝一夕了,更像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慢慢摄入定量的此类毒药。

此毒已进入五脏六腑,想要完全解开可能性不大了,不过,她正好有缓解的方法。

宋南箬在纸上写下缓解的中药方,放在桌上。

所有恩怨一笔勾销了。

下次再见,要是秦时樾有让她不高兴的地方,她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她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房间再次只余下一室冷清。

床上的秦时樾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修长的手指微微勾了勾,却什么也够不着。

第二日,秦时樾缓缓睁开眼睛,墨黑色的眸中掠过一抹隐忍的痛苦和狠厉。

他坐起来,呼吸有些浑浊。

浸透这具身体的毒素,像挥之不去的梦魇,时时刻刻缠绕着他,让他在梦中也不得安宁。

昨晚的女人已经不见了,沙发整洁,像是没有任何人躺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他却在转眼看时,发现了安安静静地躺在桌上的纸条。

他心意一动,手刚伸出去,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咙。

“咳咳……咳咳咳……”

秦时樾剧烈咳嗽起来,像怎么也压不住似得,一抹刺眼的红从他指缝渗出......

>>>点此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全文<<<


第5章 回家

秦时樾眼前阵阵发黑,拨通了手机的快速拨号。

私人医生林含很快过来了,他是一个极为清俊的男人。

他让秦时樾吞下几粒药丸。

秦时樾的咳嗽声才渐渐缓下来。

医生心细,林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发现了那张药方。

扫了一眼,林含漫不经心的表情渐渐化作新奇。

他瞪着眼睛像发生什么宝物似得,惊讶问道:“秦时樾!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药方?!”

秦时樾眼里闪过一丝微光,不答反问:“怎么了?”

林含一脸赞叹地说:“这药方,虽然不能完全解掉你体内的毒,但是能起到很明显的延缓作用。可以降低你被毒素折磨的痛苦。真不知道是哪个妙手回春的老大夫想出来的,真是绝了。”

不是老大夫,是漂亮、有个性的小姑娘。

秦时樾脑中突兀地闪现这个想法。

他摇摇头,平静问:“这药方,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神奇?”

秦时樾对自己的身体早就没报多大妄想了,但也是第一次见到林含这么激动。

“当然!”林含一口咬定,“帮助可大了去了!我现在就去按着药方来配药!反正我是弄不出来的这样的好东西!”

林含跟秦时樾是多年好友,感情深厚。

所以才甘心当秦时樾的私人医生,为他调理身体。

也是因此见到一线机会根本坐不住,他招呼都没打就急匆匆离开了。

秦时樾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深邃。

要知道林含心高气傲,自认医术独步天下,这还是他第一次承认技不如人。

时莺,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淡淡开口:“顾昭。”

话音刚落,门被轻轻推开,一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太阳穴微鼓,脚步无声,眼神锐利如剑,面无表情又带着恭敬地应道:“二爷。”

“帮我去查一个人,时莺。”

顾昭什么都没问,只回:“是。”

他们之间有从小一起长大培养出来的默契,根本不需要多言。

*

寸土寸金的金安区。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一栋豪华别墅前。

宋南箬放下行李,站在门口。

别墅很安静,但是这安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嗷嗷……嗷嗷嗷……”

一只大狗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大叫着率先冲到她面前。

它围着她激动地都快把尾巴摇成了螺旋桨。

宋南箬冷漠的表情总算有所松动,她弯下腰摸摸白狗的头,轻声唤道:“北北。”

北北最开始是她从街上捡回来的,后来一直养在家里。

果然动物也有灵性,还记得旧主人。

“嗷——”

这条大狗像是受到了鼓励,长嗷一声,靠在她脚边翻着白眼差点晕过去。

“北北,你叫唤什么呢?”老管家不满地走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宋南箬。

他眼睛瞬间瞪大了,伸出手指,半晌憋不出一句话,“你……你……”

宋南箬朝他点点头,“曾叔。”

回来了!

宋家的宝贝公主回来了!

老管家瞬间热泪盈眶,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点没了平日沉稳的模样。

他失态地朝楼上喊:“夫人!少爷!小姐回来了!我们家小姐回来了!”

他这一嗓子,让死气沉沉的别墅瞬间热闹起来!

>>>点此阅读《团宠千金马甲多》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