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以沫厉景笙全文小说免费阅读_姜以沫厉景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风月入我相思局

作者:有渔

主角:姜以沫,厉景笙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完结小说《风月入我相思局》由有渔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以沫厉景笙,书中主要讲述了:厉家笙爷,威名赫赫,只手遮天,结果却要娶一个乡下来的丑女,人人都觉得姜以沫完了!可没想到,短短时间内,姜以沫顺着老虎的胡须摸,不仅讨好了他,还抱上了大腿。...

姜以沫厉景笙全文小说免费阅读_姜以沫厉景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风月入我相思局》免费阅读

第1章 丑女入门

车子停在一个大气奢华的别墅门前。
一个女孩,身穿洁白的婚纱缓缓下车。

她身材纤瘦,被紧致的婚纱包裹着,腰细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掐过来一般。个头也不错,裸露在外的小手也是细皮嫩肉的。一头黑发,好似绸缎一般,铺展在薄弱的后背上。

这本是大喜的日子,但站在门口迎接的佣人,却没有一个露出笑意,反而一个个脸色难看,神色复杂的看着新娘子。

就在这时,有风吹过,掀起了头纱。

少女的容貌在皎洁的月光下,照的清清楚楚,所有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因为,姜以沫的脸上有着一大块丑陋的太胎记,青红交加,大概蔓延了大半张脸左右。即便她五官精致小巧,一双黑紫葡萄般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可是……胎记实在是太丑陋太吓人了,让人望而生畏。

风过,头纱落下,遮住了脸。

大家再看那纤细美妙的腰身,却都不是滋味。

帝都第一世家,全国首富……竟然娶一个貌丑无盐的女人?

这传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难怪,新娘子都接回来了,他们家爷还没回来!

姜以沫被送到了卧室,忐忑等了许久,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姜小姐,爷今晚不回来了,你也早些歇息吧。”

姜以沫有些不适应别人叫她姜小姐,在乡下都是直呼其名,而这儿瞬间拉开了尊卑。

身为小姐,却过着比下人还不如的生活。

不过,听到他不会回来,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瘦弱的背脊一路挺直,现在整个人都疲软了。

她速度的脱掉婚纱,洗漱干净,然后站在镜子前。

她摸了摸脸上的胎记,心情复杂,然后轻轻揭下,露出一张娇俏无暇的脸蛋,除了有些苍白,近乎完美……

她护肤后,又小心翼翼的从行李箱里拿出新的面具贴上。材料特殊质地轻薄,大概可以半月一换。

即便凑近看,也很难发现。

弄好这一切,她便倒床就睡。

今天一天,从乡下接回来,洗漱打扮塞进车里,累得要死。

哪怕换了个陌生的环境,也睡得格外香甜。

此刻,声色犬马的音乐会所。

几个女人使出浑身解数讨好眼前冷寒的男人,但无一所获。

突然有一个秘书打扮的人匆匆进来,立刻把女人们支开了。

“打听到了,先生。”

“说。”

厉景笙眯眸,声音带着丝丝不善。

“姜以沫,今年十八岁,出生那一日母亲难产大出血,差点死在了病床上,险象环生才保住性命。”

“同一天,她父亲在途中出车祸,差点废了双腿。一出生脸上就带着丑陋的胎记,寻医问药无数,但依然没有结果,并且这胎记越来越大,蔓延了大半张脸。从她出生后,她家的产业一路下滑,险些破产。”

“后来请了术士来看,说她命里带煞,克亲克长克夫,所以送到了乡下抚养。曾经丢过几年,被人贩子拐走了,但……太丑了,卖到深山里也没人要,又给送回来了。”

“而且,这门婚事是和您大哥定下的,但……老夫人推给了你,连夜把人送了过来,别墅那边不得不接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入我相思局》<<<<


第2章 你有什么用?

秘书为难的看着厉景笙。
他并非厉家长子,他的父亲有一个前妻,生了个儿子后离婚了,他那大哥一直养在老太太那边,深受老太太喜爱。

老太太一直觉得他母亲是小三,他是个野种,所以格外的不待见,有什么好的都给她的大孙子。

这厉家欠下的人情,本该长子偿还,却轮到他的头上。

厉家笙爷,娶一个乡野丫头,而且还丑的跟鬼一样,传出去整个京都……不,是全世界都会笑话他的。

老太太这是要让自己永远在京都抬不起头来啊!

他手里拿着姜以沫的资料,看了眼那一寸照片,便嫌恶的扔掉。

他擦了擦手指,仿佛上面有可怕的病毒一般。

“老太太这是要给我下马威啊。”他薄唇勾起,似笑非笑,周身弥漫着寒彻的气息。

“既然如此,处理干净,也让老太太知道,不是随随便便塞个人,我就能接受的。”

厉景笙薄情的说道。

“属下明白,可……今晚你务必要去一趟新房的。老太太的人一直在等回复,如果你不去,只怕今晚是不会消停的。”

厉景笙听言,捏紧拳头。

他倒要去会一会,那个丑丫头!

姜以沫睡得正香甜了,没想到下巴传来剧痛,梦里有一只凶猛的野兽眼睛猩红的盯着自己,甚至一只爪子,死死地捏住她的下巴。

那眼神,仿佛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

她觉得疼得厉害,猛然从梦中惊醒,没想到床边竟然坐着一个人。

她吓得亡魂皆冒,想要后退,但他的手却突然来到脖子间,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掐断她纤细的脖颈。

她一动也不敢动,清亮的云眸死死地盯着他,里面有害怕、胆寒、还有……几分倔强。

她用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有些吐字不清的喊着。

“笙……笙爷……”

厉家二子,厉景笙。

在商场上,他是个杀伐果断的人,以狠绝闻名,让人闻风丧胆。

在私生活上,是个花花公子,女人无数,流连烟花场所。

他有一身的本事,将厉家集团打理的井井有条,上下一心。

但偏偏,他没有多少实权。股份上,他那一无是处的大哥,什么都不干,却压他一头。

外界传言纷纷,有人说厉景笙为他人做嫁衣,辛苦打下的一切,都会被他哥哥拿走。

也有人觉得,厉景笙不是善类,可能会杀了自己的亲哥哥。

不管怎么说,厉景笙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哪怕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她进门,就已经狠狠打了厉景笙的脸,他能饶了自己吗?

“姜以沫?”

他一字一顿的叫着她的名字,薄唇勾着冷笑,幽邃的凤眸泛着不寻常的光芒。

她在乡下见过这样的眼神,老鹰锁定猎物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你的存在,真的是我人生一大败笔,你说我要怎么解决你呢?”

他虽然这么问,但姜以沫知道,他心里肯定有了对策。

她大脑疯狂运转,道:“你就算杀了我,那以后不会有第二个姜以沫入门吗?我对厉家的事情知道一点,老太太不喜欢你,怕你跟她大孙子抢家产,不会给你安排一个门当户对的婚姻,肯定找个小门小户作践你。”

“我死了,还有下一个!不如,从长计议?先留着我,万一我有用呢?”

“细胳膊细腿,我一只手就能捏断,你能有什么用?”

他十分嫌弃的说道。

“我会医……”

她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厉景笙突然有些站不住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入我相思局》<<<<


第3章 你对我似乎有些排斥

他的手也离开了她的脖子。
他摇头,突然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你……”姜以沫愣住。

男人的脸越来越红,呼吸粗喘,胸口急剧起伏。

他突然抬头看着自己,眼底猩红一片,眼神闪烁,似乎陷入了无尽的挣扎。

该死的。

他竟然中了老太太的道。

进门不过喝了一杯茶,里面竟然被下了东西。

他是个男人,怎么会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可眼前的算是个女人吗?

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瘦瘦小小的,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

今天要是犯错了,怕是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他极力忍住,想要出去,但人还没走到门边,就单膝跪在地上,浑身冒着热汗。

体内的熊熊火焰,仿佛要把自己燃烧干净一般。

姜以沫见他一动不动,心脏狂颤。

她学中医那么久,懂药理,知道他现在是怎么了。

他现在肯定难受的要命。

况且她也不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啊!

逃,肯定不切实际。

门在那边,要路过厉景笙。

她咬咬牙,从枕头下摸出布袋子,没来得及穿鞋,小心翼翼的朝他走去。

刚刚靠近,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却不想厉景笙动了。

他猛地转身,朝着自己扑来,天旋地转间,她竟然被扔在了床上。

即便床再柔软,也被摔得七荤八素。

还没反应过来呢,厉景笙微微粗粝的大手,竟然在撕扯她的衣服。

可结束后,看到她干瘪的身材,竟然迟疑了一下。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急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他还犹豫了。

这犹豫,简直是羞辱!

姜以沫趁此机会,赶紧动手,小手搭在了他的脖子间。

银针推进穴位,他身子晃了两下,然后沉沉的砸了下来。

“唔……好重……”

他浑身滚烫,即便她穿着衣服也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灼热的温度,仿佛能连带着自己,一起燃烧蒸发一般。

她废了好大的功夫,把他推开,急急忙忙整理衣服。

她实在没能力把人拖进卫生间泡冷水。

只能打水过来,给他物理降温。

银针插在几个重要的穴道,让里面的气血走动快一点,让药效快速散去。

一个小时后,厉景笙恢复了清明。

而,姜以沫忙碌到现在,早就累到虚脱,她也不敢睡床上,小小的身体趴在床边上,睡得有些不踏实。

他们,什么都没发生,这让他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姜以沫巴不得和自己发生关系,坐稳厉太太的身份。

床头柜上放着水盆,他的身上插着银针,她竟然还懂药理。

他刚刚起身,小家伙就迷糊的醒来了。

刚醒来,没戒备心,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你醒了?你现在肯定很口渴,我给你倒水。”

她摇摇晃晃的去倒水,因为迷糊,还撞了一下墙,这回是彻底清醒了。

厉景笙知道她丑,她瘦,没想到脑子还不好使。

他喝着水,冷眼看着她。

“这是什么?”他瞥了眼银针。

“你……你被下药了,当然是救你啊。”

“怎么?你对我也似乎有些排斥。”

他挑眉说道,眉宇间有着戏谑和肃杀的气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入我相思局》<<<<


第4章 你很识趣

姜以沫心脏狂颤。
这男人有些霸道啊。

难道只准许他排斥自己,难道就不准自己排斥他吗?

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是长得帅还是有钱……额,他好像都有。有钱有势,名利双收,长得帅,个头高,黄金比例,一米二的大长腿。身材匀称,宽肩窄臀,更是标准的衣服架子。

的确,他嫌弃自己,理所应当。

自己嫌弃他,除非脑子坏掉了。

她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立刻想到了说辞。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我懂一些药理,刚刚也顺便帮你检查了一下身体,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你似乎有些肝脏受损。”

“长期以往,你的身体会越来越疲惫,渐渐吃不消,严重的话可能会死。”

她小脸儿满是严肃,双眸透亮的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她没有躲闪。

厉景笙微微蹙眉,她长得的确很丑,但这双眼睛倒是生的很美。

瘦小归瘦小,皮肤却很白,可能乡下的风水养人。

他向来警惕,生活在这样复杂的家庭里,除了身边的亲信以外,很少让别人接触自己。

他自然不会让认识一天不到的丫头,检查自己的身体。

姜以沫也明白,立刻说道:“我医术也不精明,只是建议你去大医院检查一下肝脏功能,没事自然是最好,万一有了,也能提前预防不是吗?”

他还是一句话没有,就那样冷肃的看着自己,眼神捎带玩味,让她头皮发麻。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笙爷……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去客卧休息?”她弱弱的说道。

见他还是没动静,她麻溜的提着自己行李箱就出去,走至门口,身后传来他寡淡冷清的声音:“你很识趣,可以主动提离婚,不要等到我不耐烦了动手,沾染血腥,就不好了。”

姜以沫听到这话,浑身一颤。

他果然对自己起了杀心。

好在她今晚很识趣,先表了态,不然明天就要横尸街头了。

她回到客卧,惊魂未定,背脊已经冒出一茬又一茬的冷汗。

从那一晚后,厉景笙就再也没来找过自己,她也算过得安静,但离婚这个想法没有一刻不盘旋在脑海里。

但是她见不到厉家老太太!

母亲病重,一直在重症病房,秦家巴不得她们母女死在外面,根本不会出面维护。

他们恨不得和自己撇清关系,怕厉景笙清理门户的时候波及到了他们。

说来可笑,秦一凡是上门女婿,借着姜家才能在京都站稳了脚跟。可在她外公去世后,立刻变了脸色,不仅将情人和私生女领进家门,甚至还威胁母亲离婚。

她刚刚记事,就被送到了乡下,听说母亲气得一病不起,而姜家也被秦一凡掏空,全都成了秦一凡自己的产业。

她瞬间无依无靠,被逼离婚,之后重病缠身了十几年。

母亲知道自己可能时日无多,所以才重提婚约,希望自己嫁入豪门好过一点。

她打听过,厉家大少爷是个温厚的教书人,非常好相处,她希望他能对自己的女儿不错。

可最后……偏偏嫁给了恶魔厉景笙。

好在妈妈还在昏迷,不然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疯掉的。

她在乡下上学起步晚,所以今年才考上大学,京都的顶级学府。

总算,没有辜负妈妈的期望。

现在还是暑假,她要想在这个大城市立足生活下去,还是要赚钱才行。

她这个样子,好的职业是不可能了。

好在一个高级会所招保洁,待遇还不错。

即便这样,姜以沫还是自愿降低薪资,才得到这份工作。

“那个……丑八怪,1082包厢有客人吐在厕所了,赶紧处理一下,脏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入我相思局》<<<<


第5章 受辱

有人匆匆过来,直接叫她丑八怪。

这些年,她对这个称呼已经麻木了。

这张脸,她有着不愿想起的回忆。

她赶紧提着水桶拖把之类的东西,匆匆赶到了包厢。

怕自己样子吓人,她一直都是低头盯着地面,不敢看任何人,怕吓到客人。

她直接去了卫生间,开始打扫。

别人不愿意做的下三等工作,而她却毫无怨言。

包厢内,吐了一波的地产商王总又摇摇晃晃的回来了,继续端起酒杯,豪爽的道:“喝,笙爷,喝啊!”

他一杯的量,厉景笙三杯,却把他给喝吐了。

这酒量,简直惊人。

今日喝酒,是为了竞标一个地皮,厉景笙给的价格没有任何优势,知道王总爱喝酒,所以才有了这场酒局。

今天只要王总喝的尽兴,一切都好说。

王总又喝了几瓶,已经头晕目眩找不到北了,而厉景笙稳若泰山,只是面色微红而已。

他实在受不了,捂着嘴狂奔到卫生间,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马桶狂吐起来。

而一旁的姜以沫刚打扫好卫生,看到这一幕,安静的在一旁等着继续打扫。

王总狂吐了一波,身体舒服多了,也清醒了几分,起身漱口发现角落里还站着一个人。

低垂着脑袋,怯生生的样子。

裸露在外的胳膊白嫩嫩的,这手看着根本不像是干这种活计的!

他看着都忍不住心痒痒,忍不住上前摸一摸。

“小妹妹,工作呢?这工作多辛苦啊?不如好好伺候我,给你吃香的喝辣的?”

王总淫笑着,就要对她动手动脚。

就在这时,姜以沫抬头了。

“鬼啊!”

王总吓得一屁股摔在地上,连滚带爬起来后,冲到了包厢里。

这一叫,惊动了不少工作人员,包括经理。

毕竟包厢里的这两位,身份都不小。

王总怒指着姜以沫,道:“你们会所什么鬼,这样的人也招进来,是想吓死老子吗?妈的,吓得我一激灵!这损失你们赔得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的不对!那谁……还不滚过来给王总磕头道歉!瞧你丑的,把王总吓成什么样了!”

“王总,也怪我,看她可怜才收了这样的人,您消消气!”

经理两面处理,王总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但他还是窝着火,差点吓尿了!

他怒瞪着姜以沫,本以为是个小家碧玉,却不想是个钟无艳,气死了。

这事,必须磕头认错,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姜以沫看了眼王总,下意识的看了眼厉景笙。

哪怕他们不认识,他也总能吸引人的目光。

四目交汇,她感受到了肃杀的冷意。

完了,没想到在这个场合碰见,他会不会想灭了自己?

其实,她想求厉景笙帮忙的,但犹豫再三,忍住了。

她怕自己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就能掐断她的脖子。

他不希望任何外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经理,我没有做错,是他想要侵犯我……”

她声音虽小,但字字有力,不卑不亢。

她的确长得不尽人意,她也可以避免,如果不是王总想要侵犯自己,她也不想抬头。

话还没说完,没想到经理一个大耳光狠狠抽了过来。

“王总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还有,你也不照照镜子,自己什么德行不清楚吗?王总还会侵犯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入我相思局》<<<<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