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华林秋雯小说免费阅读_都市雄才许国华林秋雯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都市雄才

小说:都市小说

角色:许国华,林秋雯

作者:洗礼先生

简介:生活就是如此,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出路在何方。

许国华林秋雯小说免费阅读_都市雄才许国华林秋雯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都市雄才》免费阅读
第1章搏一个未来

看着老上司赵志华的车渐渐远去,许国华不由叹了口气,转过身,一步一步回了办公室。

他知道,赵志华退休后,他的死对头张国强接任一把手,自己的苦日子恐怕要来了。

许国华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赵志华正在跟省里的一位大人物打电话,而正是这通电话,间接地影响了许国华的一生。

“樊先生,是我,小赵。嗯,退下来了,以后要专心休息了。听说您过阵子要来龙康县?正好,我手下有个叫许国华的年轻人,反应机敏、为人正派,只要稍加锻造,将来必成大器……”

许国华才走进办公大楼,一个黑脸瘦高个就迎了过来,趾高气扬地说道:“小许,回来了啊。你的那间专属办公室被张头儿分给我了,现在就去收拾收拾吧,今天下班前搬出去。”

刘浩的声音很大,办公区所有同事都听到了,显然没打算给许国华留一点面子。

赵志华没退休时,素有才名的许国华是办公室第一红人,虽然受限于工作年限太短,没有职位提升,但却有一间管理层才有的专属办公室。

跟他一起进来的同事刘浩总是跑前跑后的巴结着他,许国华不喜欢他这种投机钻营的性子,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

没想到,如今赵志华才走,刘浩就投靠了张国强,对许国华的称呼也从国华哥变成了小许。

许国华的脸色一沉,瞪着刘浩,说道:“刘浩,你再说一遍?”

刘浩本能地被他吓得后退了两步,随后才想起许国华已经今非昔比了。

赵志华在时,跟张国强之间势同水火,如今张国强上位,又怎么可能会重用许国华?

想到这里,刘浩又挺直了腰杆,阴阳怪气地说道:“吓唬谁呢?还当你是那个一把手眼里的红人呢?国华哥?”

刘浩最后那句‘国华哥’特意加重了语气,里面嘲讽的意思,谁都听得出来。

“咱们办公室哪还有什么国华哥了,以后该叫浩哥了。”

“就是,有些人啊,都已经过时了,就别再装什么大尾巴狼了!”

许国华看了一眼,说话的两个人,之前跟他关系还不错,没想到自己才倒下,他们就迫不及待的上来踩自己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许国华冷笑一声,穿过刘浩,径直走了过去。

背后,传来刘浩得意洋洋地喊声:“记得把东西搬走,不然明天全给你扔了!”

许国华猛地攥紧了双拳。

他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回到办公室开始收拾东西。

一直忙到六点多,许国华才完全收拾好,搬了出去。

没有人帮忙,同事们还和往常一样众星拱月般围着一个人,说说笑笑的离去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人已经从自己变成了刘浩。

“轰隆隆!”

突然,雷声炸响,震耳欲聋,倾盆大雨瞬间自天空挥洒而下!

许国华没带伞,只好顶着大雨出门,等他回到宿舍时,整个人已经彻底湿透了。从办公室第一红人到现在的落汤鸡,这样迅速地转变让他有些措不及防。

收拾了一下心情,许国华正准备去洗个热水澡,口袋里面的手机传来震动,提示收到一条短信:“市气象台发布橙色暴雨警告,洪石,大荆,乐清……等九个乡将出现强降雨天气,龙康县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单位积极投入到抗洪救灾的工作中来……”

第二天,由市里牵头,要求龙康县立即派出人手,去洪石乡参与抗洪救灾。

这批人里,自然就包括了许国华。

洪石乡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在暴雨的肆虐下,堤坝也被冲开了一个口子,可谓十分凶险!

带队的是市里下来的大人物樊胜利,他一来便找到了当地的负责人胡英飞,大雨将所有人淋湿,面对这种级别的暴雨,雨伞已经丝毫没有用武之地。

许国华跟在樊胜利的身后,看着下方已经被差不多淹没了一半的洪石乡,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碎砂石从上游奔腾而下,波涛汹涌,怒浪滔天。

樊胜利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大声地道:“百姓们都安全撤离了吗?”

胡英飞无奈的道:“樊先生,百姓不愿意疏散,已经闹上大坝了。”

樊胜利叹了口气,迎着暴雨走了过去。

走近了,众人才看见不少村民情绪激动,大声和负责疏散的执勤人员争执,场面特别混乱。

就在这时,樊胜利走到了村民们面前,掷地有声地说道:“乡亲们,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离开,但这是天灾,我们抗拒不了!我保证,等洪灾过去,市里一定会帮你们重建家园!”

“离开了家,我们又能去哪儿?”

“我不走!家里的鸡鸭牛羊还没有救出来,要是全部淹死了,我这条老命也不要了!”

足足有上百人在大声嚷嚷,事态越来越严重,不仅动摇军心,还会影响加固堤坝的工程进度。

那一张张绝望的脸,让樊胜利的心都快碎了,尤其是一个老者直接在远处给他跪下磕头!

樊胜利连忙脱离了队伍,弯下腰将老者扶起。

他眼眶一红,正想说些什么,腰侧却忽然传来一股巨力——有人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由于场面比较混乱,人群拥挤,樊胜利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踉跄,瞬间从堤坝上滑了下去!

“糟了,樊先生掉进溪江了!”

风雨交加,怒浪滔天,水底暗流汹涌,浪花翻腾,樊胜利才刚落水便被吞噬,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他已经被冲出去七八米。

身上的衣服越来越重,如同蜘蛛网般将他越缠越紧,樊胜利想要呼吸,但浑浊的江水源源不断的灌入他的口鼻,呛得他几乎昏过去。

“赶紧救人啊!”

胡英飞焦躁的在大坝上大喊,但是周围却没人敢吭声。

看着那怒浪滔天的溪江,现在跳进去,那不是找死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胡英飞几乎要绝望了,在这个时候,许国华站了出来!

许国华知道,跳水救人是九死一生的凶险局面,但是凶险,往往伴随着机遇!

在张国强手下,他难有出头之日,但是眼前就有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他决定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搏一个平步青云!

想到这里,许国华毫不犹豫,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雄才》<<<<


第2章就凭我叫许国华

冰冷的江水里。

许国华深吸了一口气,顺着水势快速朝下游赶去。

靠近樊胜利的时候,许国华几乎已经脱力,而且樊胜利也快不行了,几乎快要沉入水中。

许国华一只手抱住樊胜利的腰,一只手托着他的下巴浮出水面,咬着牙缓缓朝岸边移动,此刻的樊胜利已经失去意识,需要尽快上岸抢救,八米,七米,六米……

没有人能够体会在洪流中救人需要多大的勇气,许国华甚至觉得自己恐怕游不过去了。

“接着!”

这时,胡英飞抛出一根绳子,许国华眼疾手快抓到了手中,这大概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吧,很快,许国华和樊胜利被缓缓拉到了岸边。

得救了!

一上岸,樊胜利就被众人给团团围住,送到了刚刚赶来的救护车上。

许国华趴在远处的堤坝上,贪婪的大口喘着气,暴雨胡乱的拍打着他的脸颊,可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笑意。

成功了!

精疲力竭的许国华就这样,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许昏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许国华首先看到的是一片雪白的墙壁,接着,父亲许树人略有些哀求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许国华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父亲居然是在向医生求情,想要晚几天再交住院费。

这不对劲!

事情跟许国华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按理说,他不顾一切,冒死救下了樊胜利,上面不说立马提拔,至少也会派人来嘘寒问暖,怎么可能对他这个功臣视而不见呢?

许国华还在疑惑时,医生已经拒绝了许树人,并威胁说交不上今天的住院费,就滚出医院。

“爸,我昏迷了多久?”

医生走后,许国华问道。

“国华,你醒了?”许树人先是一喜,接着答道:“你已经昏迷三天了。我和你妈都急坏了,三天一直陪着,她刚刚被我赶回去睡觉了……”

三天?已经这么久了?

通过父亲的介绍,许国华得知这三天里,自己不仅没有受到嘉奖,而且连一个看望他的人都没有。单位里还传出风言风语,说因为他得罪过新任一把手张国强,又无故旷工,已经有人建议开除他了。

就在二十多天前,还是一把手眼里红人的许国华因为一点小病,住了两天院,记得当时收的礼品,堆成了小山,来看望的人络绎不绝。

而现在,在支付了昂贵的治疗费用后,手头暂时不宽裕的许树人,竟然连几天的住院费都借不到!

这就是人心!

这就是现实!

许国华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按理说,他救下了樊胜利,迎来的应该是平步青云,是前途无量!

难道说……许国华忽然脸色一变,想到一种可能:当时的江水冰冷刺骨,浪涛又急,樊胜利在水里泡了很久,很有可能没有抢救过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的情况就可以理解了,樊胜利最终还是死了,自然不会有人感激并报答自己了,说不定他的家人还怪自己救援不及呢!

许国华苦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实在是倒霉透顶。

许树人见儿子颓丧的模样,忙安慰道:“国华,没事,工作的事不用急,等身体好了咱再慢慢找,你先安心养病。”

许国华平时就经常锻炼身体,这也是他敢下水救人的倚仗,经过三天的救治和休养后,他感觉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便起身,道:“爸,我身体好着呢,现在就可以出院了。”

许树人还没来得及说话,病房的门被推开,来人是一名面容姣好、身材妖娆的绝色美女,白色衬衣搭配着蓝色的西装外套,下身穿着一条黑色包臀短裙,修长笔直的双腿被薄如蝉翼的黑丝包裹,整个人显得端庄又诱惑力十足。

正是许国华的未婚妻,同样在龙康县里工作的林秋雯。

林秋雯神情冷淡,她看了一眼许国华,直接道:“许国华,我是来退婚的。”

退婚?

许国华和许树人直接愣住了。

林秋雯继续说道:“你们许家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当初我同意跟你订婚,是看中了你的潜力。现在赵志华退休,张国强又不待见你,我实在想不到,你还能有什么前途。不退婚,难道跟你一起过连病都生不起的穷日子?”

许树人被林秋雯一番话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道:“你这女娃怎么说话,你……”

许国华深吸一口气,拦住父亲,对林秋雯道:“不错,我现在是一穷二白,还得罪过张国强,可以说是前途暗淡。但是林秋雯,认识这么久了,你难道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林秋雯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混了几年还是这幅穷酸样,你凭什么让我对你有信心?凭什么让人看得起你?”

“就凭我叫许国华!”

“就凭我在全国TOP3的陆北政法大学,连续四年都是全校第一!”

“就凭我毕业后参加工作,三年不到的时间里,就推动了县里三项重大改制,并取得成功!”

“不知道这些,够不够让你看得起我!”

许国华几乎是咆哮着吼出了这番话。

林秋雯神情恍惚,仿佛又看到了读书时那个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让全校所有女孩都暗自倾心的许国华。

半晌,林秋雯终于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不够。”

“许国华,无论你曾经有多么风光,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你不过是一个被上司打压的年轻人而已。你知道我要嫁给谁吗?是陈玉龙先生的儿子陈小光。你连张国强都比不上,又拿什么去跟陈玉龙先生比?”

林秋雯骄傲地仰起下巴,说道:“你是有潜力,可是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的出头之日?嫁给你,我要继续过很多年的苦日子,但嫁给陈小光,我立刻就能成为人上人!”

许国华的眼神变得黯淡,他的内心满是苦涩,林秋雯说得对,他虽然有潜力,但是要想混到陈玉龙的级别,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做到的。

林秋雯转身,正准备离去,病房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以张国强为首,刘浩等许国华的同事一齐冲了进来。

张国强挤在最前面,脸上带着讨好地笑容,说道:“国华,恭喜你!上面提拔你到巡查局担任副局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雄才》<<<<


第3章戏剧一幕

病房里死一般的寂静。

林秋雯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戏剧性的一幕,自己才刚说了许国华在张国强的打压下不会有出头之日,转眼间,他就被提拔为了交警大队副队长?

“国华哥,不仅如此,你的副科问题也解决了。而且交警大队那是什么地方啊,论权力,你比咱们张科长还高呢!”在许队长面前,刘浩又恢复了往日里的谄媚。

“那是,我早就看出国华不一般了。”许国华之前的上司,法制科科长张国强也不见恼怒,反而讨好着说道:“市政法委樊书记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赞扬国华有胆色、有魄力,是个能担当大任的好同志!”

‘出院’这两个字让许国华恍然大悟。

樊书记住院自然才是头等大事,之前大家都忙着在住院的樊书记面前表现自己呢,谁又能想起他了?自然备受冷落。

而等樊书记出院后想起他,一切就不一样了。

同样的话,听在不同人耳朵里自然是不一样的。

听到张国强的话,林秋雯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疑惑、惊讶、后悔,还有一丝尴尬。

林秋雯挽了挽发丝,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问道:“国华,你还认识樊书记呢?”

许国华理都没理她,他已经对林秋雯彻底失望了。

张国强、刘浩等人在旁边又是一番恭维,听得许国华直犯恶心。

好不容易才送走了张国强等人,许国华感觉自己已经差不多好了,便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家跟父母小小的庆祝了一番,便休息了。

第二天,许国华按照张国强的嘱咐,早早就去了龙康县交警大队的办公大楼报道。

可能是都在执勤的缘故,大楼里很少有人走动,许国华按照前台的指示,直接上了三楼,找了半天,才看到队长室。

许国华上前敲了敲房门,半天都没有回声。

就在此时,队长室对面的门开了,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子走了出来,“你是新来的许副队长?”

许国华点了点头,男子递给许国华一支烟,笑道:“昨晚就听到把你调过来了,秦队去市上开会了,我是交警大队的政委高昌明。”

秦队全名秦剑,现任龙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

许国华接过烟,客气地道:“高政委好。我初来乍到,交警方面的工作都不懂,希望高政委多多指导。”

许国华把姿态放的很低。

高昌明满意的点了点头,小伙子不骄不躁,谦逊有礼,让他很有好感。

“指导谈不上,互相学习吧。”高昌明摆了摆手,冲许国华说道,“走,我先带你去办公室。”

许国华跟在高昌明身后,在楼梯口的另一侧走廊边停了下来。

高昌明指着一个挂“副队长”牌的办公室对许国华说道,“这就是了,走,进去看看,缺什么东西告诉我,我找人给你置办。”

办公室不大,但是比法制科张国强的办公室要强的多,毕竟许国华在交警队的地位仅次于秦剑和高昌明,是妥妥的高层。

趁着许国华熟悉办公室的功夫,高昌明也给他简单介绍了一下交警大队。

交警大队一共有三个中队,许国华主管第三中队,说是三中队,可是队里一共就七个人。

两人正聊着,高昌明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接过电话后听了几句,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挂断电话后,高昌明凝重地说道:“国华,有紧急任务。洪石乡那边暴动了,局里刚刚下了命令,让咱们交警派人增援。”

许国华一愣,怎么连交警都要调动?就算是增援,也应该是治安大队去啊。

“那边动静挺大的,听说伤了不少人,治安已经控制不住了!但问题是其他两个中队的人都在外面执勤,只有你们第三中队今天轮休……”

刚来就被委以重任,高昌明本以为许国华会推脱,这毕竟也是人之常情,他甚至都做好了顶替许国华的准备,但高昌明却意外的发现许国华眼中没有丝毫慌乱与退缩。

沉稳地点了点头,许国华直接站了起来,说道:“没问题,我马上就带队过去。”

直到许国华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高昌明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感慨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洪石乡对许国华来说并不陌生,三天前,正是他在这里英勇一跃,救下了市里的政法委书记樊胜利,才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这一次的暴动,是因为洪灾后重建的问题,导致洪石乡最大的两个家族,洪家人和石家人发生了一点小摩擦。

因为两家积怨已久,一时间,两家的亲戚纷纷拿着锄头、铁锹助阵,没一会儿就聚集了上百人。

两边人也都不含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闹事,从骂骂咧咧发展到推推嚷嚷,最后,也不知道是哪家先招呼起铁锹砸到了对方人马的面门上,一场混战瞬间爆发!

当洪石乡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后,两边都已经打出了火气,所长刚刚下车,就被不知道哪来的砖头直接给呼到了地上……

乡长胡英飞看着混乱的人群,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派出所的人呢,怎么还没到?”胡英飞回头朝着秘书怒吼。

秘书指着地上的人,弱弱地答道:“乡长,所长都被砖头给打晕了。”

胡英飞闭上眼,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胡乡长,我来了。”就在此时,一道沉稳的声音自胡英飞身后响起,再回头看去,一个身材高大、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昂首快步走了过来。

是他!上次在关键时刻跳下去救樊书记的那个年轻人!

虽然不知道短短几天过去,他怎么忽然成了交警大队的人,但丝毫不影响这个年轻人在胡乡长心里可靠的印象!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胡乡长就觉得今天的事儿稳了。

此时,洪石乡的争斗愈演愈烈,已经有不少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上百人之间的纷争,凭许国华带来的这区区七个人,根本就阻拦不住。

许国华甚至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年轻女孩儿抱着摄像机,傻傻地坐在地上,铁锹都快砸到头上了,也不知道跑。

许国华想也不想,迅速冲到了女孩身前,抬起手臂替她挡下了那一击,现场十分混乱,在这种情况下,许国华绝不能留手,否则下一秒,倒下的人就是他。

许国华抬脚,狠狠地踹在使铁锹的村民身上,将他踹得飞了出去。

许国华的悍勇瞬间引起了那村民同伴的注意,打红了眼的他们可不管许国华是什么身份,扬起武器就朝他冲来。

“啊!快、快跑啊!”女孩吓得抓住许国华的腿,嘴里说着快跑,却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

许国华哼了一声,右手摸出一把漆黑的手枪……

“砰!”

枪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雄才》<<<<


第4章记者白璐

许国华朝天连开了三枪,随着枪声骤然间响起,打红了眼的村民们也是愣了。

平常他们小打小闹,派出所来人连拘留都懒得拘留,可是今天倒好,竟然直接就动枪了?

“所有人,全部停手!谁要是再动手,我马上逮捕他!”

许国华扯开嗓门大吼一声,还别说,因为手中的小黑枪足够有威慑力,洪石乡的这帮人都被吓住了!

本来就都是平头老百姓,这辈子别说是摸枪了,连真枪长啥样都没见过。现在一听狠话,场面一时间竟是被控制住了。

“许队长,我们稳住了!”胡乡长眼睛通红,看着神威凛凛的许国华,暗想此人果真是有胆色、有魄力!

就在此时,乡边的公路上忽然警笛大作,大批闪着红蓝警灯的警车蜂涌而至,!

车队打头的是防暴大队,后面紧跟县医院的救护车,最后面那一辆,则是县长李满军的黑色帕萨特。

县长李海军是今年刚刚到任的外来干部,还不到三个月,工作积极,虽然与县委书记张小东之间有一些矛盾,但却能做到处处以大局为重,是个难得的好领导。

随着车子停稳,身穿黑色作战服、手持防暴盾的兄弟们手推进了人群,凡是站着的村民全部被就地按倒。

县医院的医疗小组开始清查伤员,洪石乡众人则纷纷围住了李县长,汇报情况。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许国华松了口气,他转身,拉起身后那个一袭白色长裙,白色丝袜的可爱少女,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少女听到枪响时吓得捂住了耳朵,此时一只柔软滑嫩的小手被许国华牵住,另一只手还捂着耳朵,忘记放下来。

少女惊魂未定,看着许国华,脑海里下意识地冒出一个想法:这个警察哥哥还挺帅的,于是,嘴里便不由脱口而出道:“谢谢警察哥哥,我、我叫白璐,还是单身!”

许国华被白璐的一番话弄得哭笑不得,便问道:“白小姐,看你不像是洪石乡的人,你是一个人来的吗?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白璐对天神下凡,救下自己的许国华很有好感,便叽叽喳喳地介绍起了来历。

原来她是市里来的记者,白璐因为采访几个老伯,跟同事们走散了,正想沿着来路走回去,就遭到了暴动,吓得不敢动弹了。

听完白璐的这番话,许国华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白记者,有个事情我得和您说一下。”许国华斟酌了一番,开口道:今天这个事情不能报道,事关龙康县县委的颜面,您看您能不能高抬贵手。”

白璐眨了眨眼,“可是,我什么都没拍到啊。”

许国华苦笑一声,“是,您是没有拍到,但是您的那些同事们可不一样啊。”

白璐恍然大悟,这位警察哥哥是想让自己当说客啊。

白璐想了想,看着许国华说道,“想让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哦。”

许国华脸色大喜!别说一个条件了,就是十个条件都没有问题。

“嗯,什么条件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再和你提。”白璐笑眯眯的,就像一头狡猾的小狐狸……

另一边,医疗组正在向李满军汇报情况:“李县长,据统计伤员一共有六十三人。轻伤五十五,有八个重伤,已经抬上急救车赶回县里医治了。”

李满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刚刚自衣兜里摸出烟盒,他的秘书董舒凡就脸色煞白的拉开了车门!

董舒凡说道:“县长,治安大队那边抓住了一批记者,以为是县里来的,就武力没收了他们的器材,但是我去看了,领头的是市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何雪!”

李满军手一抖,烟盒顿时就‘啪嗒’一声,掉了下去。

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净给自己添乱!

何雪是承山市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据说背景大的惊人,连承山市市长都要小心对待。李满军还是一次偶然间和市里大人物喝酒时,才知道这个消息。

李满军按照董舒凡指的方向,满头大汗的跑到了一个穿着性感制服的长发美女面前,躬身道歉道:“你好何记者,我是龙康县的县长李满军。对于你刚刚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我代表县委向你道歉。”

何雪一愣,马上就是明白过来,对方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李县长,能先把手机和设备还给我们吗?我们是记者,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们凭什么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何雪气冲冲的嚷嚷道。

李满军不断点头,“对于这起事件中涉及到的人员,我们一定依法严办。设备和手机可以马上还给你们,公安也不会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

“那倒是谢谢李县长了。”何雪出了口气,但是语气仍是冷冰冰的。

在李县长的命令下,治安大队的警察们干脆利索的把大包小包还给了何雪等人。李满军笑呵呵的冲何雪说道,“何记者,您看,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我一定会一字不漏的上报市电视台的!”何雪冷冰冰的回了一句,转身正准备离开,远远地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小雪!”

何雪猛地回过头,见到闺蜜白璐朝自己跑来,大喜过望。

“璐璐!你没事吧?”

白璐爽快的摆着小手,“没事!不对,本来是有事的,但是被这个帅气的警察哥哥给救了。”说完,伸手指了指身边的许国华。

何雪有些没听懂白璐的意思,不过只要她没事,何雪就放心了。

白璐是她拉着下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跟白璐的父母交代了。

“对了,小雪,今天的事,咱们能不能不要报出去啊?”

何雪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白璐脸一红,凑到何雪身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何雪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她打量了许国华一眼,淡淡地道:“既然国华开口了,那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李满军一下子愣住了,什么情况?

何雪可是连樊胜利都招惹不起的人,竟然会给许国华这么大面子?

不过懵归懵,李满军很快便反应过来,并顺杆向上爬,笑呵呵的冲何雪说道,“何记者,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晚上一起吃顿便饭吧。”

何雪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许国华,在李满军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李满军看了许国华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晚上,县长李满军做东,邀请了何雪一行人在龙康大酒店吃了晚饭,许国华同样受邀在列。

吃完饭散场的时候,李满军私下里找到许国华,说道:“国华,白小姐今天受了惊吓,你带她在咱们龙康转一转,散散心。”

说着,还朝自己挤眉弄眼的,许国华顿时明白了,李满军是误会了自己和白璐的关系,他本想拒绝,但想到那个笑起来十分甜美的小女孩,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句:“好。”

许国华带着白璐逛了龙康县最热闹的夜市,看着白璐快活的蹦蹦跳跳,就好似一只从笼子里跑出来的小白兔,寻找着属于自己向往的生活。

许国华一直陪白璐走到很晚,才将白璐送回招待所。

两人简单的道了个别,白璐一步步的走向招待所,不知为何,许国华感到自己的内心有些空落落的。

忽然,白璐一个转身,跑了回来,她一下子扑到了许国华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许国华一愣,双手有些不知如何安放,最终,还是抱住了白璐,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

“许国华,你有女朋友吗?”白璐趴在许国华怀里,闷闷地说。

“我曾经有一个未婚妻,后来退婚了。”

“没有就好,不然我会吃醋的。”说完,白璐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她迅速从许国华怀里挣脱,低着头说道:“我……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有时间,一定要记得去找我!”

白璐的大胆让许国华惊讶又感动,他深深地看着白璐,点头道:“一定。”

当晚,许国华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他和白璐……

第二天醒来后,许国华有些怅然若失,他发了好一会呆,才起身洗漱,上班。

上午,许国华因为在洪石乡一事中表现出色,荣获了三等功嘉奖。

刚来就立功,许国华的表现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还要出色。

表彰结束后,许国华接到了政委高昌明的安排,让他下午准备接待从市里下来调研的法制处处长庞明虎。

许国华刚刚安排好接待事宜,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通后,母亲刘红梅焦急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直接把许国华给吓呆了!

“国华,不好了,你爸让人带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雄才》<<<<


第5章平地起惊雷

“妈,你慢点说,怎么回事?”许国华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微微颤抖的手,还是表露出了他心中的烦躁和不安。

许国华的父亲许树人,只是龙康县旅游局财务科的一名普通科员,一直遵纪守法,从来没有半点逾越,怎么可能招惹到检察那边!

刘红梅开始哭诉起来,“刚刚你爸单位的老张打来电话,说是检察的人把他带走了!”

“那除了我爸以外,还有谁被带走了?”许国华问话的语速非常快,试图得到一点其他的信息。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刘红梅说到最后嚎啕大哭了起来。

许国华苦笑一声,安慰了刘红梅几句,说是找人想想办法,将刘红梅给稳住。

许国华正心急如焚的时候,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他眼睛瞟了一眼来电号码后,脸色不由一变。

因为父亲的事情,倒是差点把工作给忘了!

“小许啊,我们到门口的红绿灯处了。”电话接通后,副处长庞明虎的声音就从听筒处响了起来。

许国华心中焦急难耐,现在许树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的心早就飘走了,哪里还能顾得上接待什么庞处长?

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十万火急;一边是上级领导,上命难违。许国华一时间感觉自己的脑仁都似被火煎烤一般,生疼生疼的。

许国华沉思几秒说道:“庞处,我这就下去,咱们待会见。”

“好,待会见。”庞明虎笑呵呵的挂断电话……

刚刚许国华差点没忍住跟庞处长说自己不能去接他了,但是理智说服了他,许树人那边的事情是急不得的!

事情的来龙去脉他都没有搞清楚,不如从长计议!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庞明虎是市局的副处长,市局和市县检察之间的沟通也是非常频繁的。

所以这么一来,或许还能从庞明虎这边打开缺口!

十分钟后,许国华看到市里的车开了进来,快速的自台阶上小跑下来,为领导拉开车门。

一个身材中等、穿着便服的男子,笑呵呵的自车上走了下来。

许国华赶紧伸出双手,说道:“庞处,欢迎欢迎,远道而来您辛苦了。”

“小许,辛苦谈不上,就是给咱们基层的兄弟们添麻烦了。”庞处也是一脸客气。

许国华连忙摇头,“领导下来视察调度工作,怎么能说是麻烦?”

庞明虎放声大笑了起来,连连拍着许国华的肩膀赞赏。

接下来,庞明虎在许国华的带领下,走进了交警大队,详细认真地检查了交警大队的执法条例,许国华早安排好了人在旁边拍照,重点突出了庞处长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

调研结束后,到了饭点,许国华便趁机带庞明虎去了定好的餐厅。

众人吃吃喝喝,原本的距离仿佛一瞬间拉近了不少。

许国华见喝的差不多了,便低声问道:“庞处,听说早上市检察的也下来了?”

庞明虎眉头皱了皱,本来不想透露这些,但转念又想到,许国华下午对他恭敬地态度、为他拍的那些照片,态度便缓和了不少,说道:“其实市检反贪局的人,是你们李满军李县长亲自跑关系要下来的!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上来就端掉了旅游局局长龚大海!”

许国华顿时浑身一颤!

如果庞明虎所言非虚的话,那这背后的一切就值得重新审视了!

李满军孤身一人来到龙康这个是非窝,别说县委那边自己无缝可钻,就是整个县政府这边,也几乎都是张小东的人。

他这次既然祭着反腐的大旗,对张小东一系的人出手,那么就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人,这样才能树立起自己的权威,从而尽快打开局面!

父亲徐国华虽然不是张小东的人,但他是龚大海手下,算是遭受了无妄之灾了。

就在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难道是母亲?许国华边拿手机,边冲庞明虎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拿出手机后许国华愣了愣,倒是没想到来电话的竟然是在市检察院工作的检查员陆泽。

“陆泽,你这边忙完了?”许国华转身出门笑道。

电话另一端的陆泽声音低沉道:“知不知道伯父的事情?”他单刀直入,瞬间让许国华的心狠狠一紧。

许国华的笑容顿时消失,“到底怎么回事?我爸那个级别,根本惊动不了你们。”

“国华,具体的我没法说。这几年龙康县大搞旅游,整个旅游系统从上到下都烂透了,捎带着所有人都栽了跟头!”陆泽缓缓说道。

随后,他又无奈道:根据证据显示,伯父的确是无辜的,我本想帮忙运作运作,可现在但是上面有人压着,让全部从严处理,我也没有办法了!”

“没有办法了吗?”许国华缓了缓,声音异常的沙哑,如果许树人真的被定罪量刑,对于许家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倒不是没有办法,就怕你不肯试了。”陆泽的声音自听筒处缓缓响起。

“什么办法?”许国华的双眼陡然间升起一道亮光!

“嘿嘿,你可以给孙思颖打电话啊!”

许国华一时间陷入了沉思,一张清秀的脸庞自脑海中不断的闪烁、放大。

孙思颖与他同校同专业,但是却小了他两届,大学四年一半的生活中,这个清秀的少女一直都如同影子一般陪在他的身边,她的感情许国华如何不知……

即使知道许国华在老家有一个女朋友,一旦毕业以后就回去结婚,也依旧如此!

但是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下,当许国华得知孙思颖的父亲孙德江,是陆北省政法委副书记的时候,许国华便将心中升腾起的火苗早早的掐灭。

一个是贫困县区的穷学生,一个是省城的千金小姐,世俗早就注定了两个人各自的平行生活是不会发生任何的交集。

挂断陆泽的电话后,许国华平复了一下情绪,回到饭桌继续招待众人。

第二日中午,许国华热情的将庞明虎一席人送到车上。

送走庞明虎后,许国华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为父亲的事纠结了整整一个下午。

首先,这件事是市里直接插手的,许国华在龙康县的关系网都用不上。

而他在市里唯一的关系,就是市政法委书记樊胜利了,但问题是,樊书记并没有明确表态要培养他!

许国华救了樊书记一命,樊书记提拔他,虽然可以理解为把他收入自己派系,但却同样可以理解为,樊书记还清了欠下的人情!

在这种情况下,许国华还真不敢贸然去打扰樊书记。

许国华想来想去,最后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真的只有找孙思颖了。

晚上,许国华早早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本微微泛黄的通讯本。

犹豫了很久,许国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照着通讯本开始按起了手机。

“嘟……嘟……”

许国华挂断了电话,心中噗通噗通的一阵乱跳。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这个号码即使能打通,也可能早就换了主人。

不到十分钟,电话竟然回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找谁?”电话刚刚接通,一道温婉端庄的声音缓缓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雄才》<<<<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