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震惊!女帝是我老婆!免费阅读小说全文(我,琅琊阁主,发现老婆是女帝)

小说:战神龙婿

作者:雪糕

主角:陆飞,沈清音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父母失踪,陆飞成了上门女婿,却受尽羞辱,妻子更是被岳母逼着嫁给虹州首富,当首富出现时,竟是跪在陆飞面前叫主人……
第1章 震惊!女帝是我老婆!免费阅读小说全文(我,琅琊阁主,发现老婆是女帝)

《战神龙婿》免费试读

第一章国士无双

边境。

两国交界。

陆飞戴着银色面具,穿着一身黑色蛟龙袍,横刀策马,立在孤涯之上。

身边,只有一千人。

面对下方的十万人,却是无人畏惧!

空气之中,尽是肃杀之气。

陆飞,江南首富陆家人。

当年陆家嫌她母亲出身不好,不愿接受她,可碍于陆飞长孙的身份,陆老爷子答应留下。但在陆飞十三岁那年,最终还是找借口,把他们赶出家门。

那一夜,他们一家三口跪在门外,苦苦哀求,可陆老爷子还未能回心转意。

后来陆飞偷偷离去,在国外闯荡,意外遇见师父,接管琅琊阁成为阁主,他在外征战,保卫边疆,快意恩仇。

陆飞本以为这就是一生,可惜虹州沈家沈志军出卖了他的父母,令其曝光身份,昨日父母更是失踪,下落不明。

在外征战的陆飞,为寻找父母下落,带着千人铁骑赶回,想要回到总部后就解甲归田,未想半路遇见边疆求救信号,陆飞没有迟疑,立刻带人前来支援。

未想,这竟是埋伏!

“凯撒,带着你的琅琊阁,投降吧!来我国,以国士待你!”十万大军的首领,开口劝降。

陆飞握着长刀,大吼一声,“兄弟们,告诉他!你们有人愿降吗?!”

“宁死不降!誓死追随阁主!”

身边千人,齐声怒吼。

“听见没!这就是我的答案!琅琊阁,向前!”

陆飞怒吼一声,提刀策马,可一千人面对十万人,即便突围,也是奢望!

但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

他们不流血,又怎能换来和平,他们的亲人又怎能安居乐业!

“琅琊阁,向前!”

所有人红了眼,怒吼向前,琅琊阁,无一人后退。

厮杀声过去,陆飞以及剩余的一百多人退回悬崖,所有人都是伤痕累累。

可眼神依旧如鹰一样犀利,没有丝毫畏惧!

“凯撒,投降吧!”敌军再次喊话。

哗——

陆飞从马上跃下,一挥战袍,单膝跪在了众多将士的面前。

哗啦啦!

其他人见状,众数跪下!

“兄弟们!是我凯撒无能,竟让奸人所误,带你们入险。是我,凯撒对不起诸位!”

陆飞大声怒吼:“可我知道,大家明知今日必死,也绝不降敌!我们,生为华夏人,死为华夏鬼,来世还为华夏人!”

“我等愿追随阁主,马革裹尸!热血洒边疆!”

“生为华夏人,死为华夏鬼,来世还为华夏人!”

剩下的人,热泪盈眶,放声大吼。

“好兄弟!”

哗!

陆飞起身,拔起战旗,翻身上马,怒目圆睁:“琅琊阁,向前!”

“琅琊阁,向前!”

一千多人,齐齐怒吼,虽知是飞蛾扑火,但无人撤退!

那一日。

琅琊阁一千余人,无人生还。

当夜,世界最大的情报机构,琅琊阁出手,各种丑闻秘闻惊爆全球,各种暗杀刺杀在疯狂上演,这一夜足足上万名人消失。

此次伏击凯撒的人,包括亲人,尽数陪葬。

没人知道,当初的凯撒,到底有没有活下来,却是华夏,给予了国士无双的称号。

琅琊阁这个以情报机构著称的势力,一跃成为全球顶级,不可撼动。

……

虹州,五月。

阴云密布。

龙脊山北部田野的末梢,这是个人极罕见的地方,一辆白色小货车向北方驶去。

颠簸崎岖的路,仿佛是一双大手,轻轻晃动着陆飞,让他缓缓醒来。

“我不是坠崖了吗?我竟然还活着!”陆飞猛地睁开双眼。

上方,黑蒙蒙,看不清是什么地方。

“我,我到底在哪?”

陆飞喃喃自语,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潮水,汹涌而来。

他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三年了。

没想到我竟是失忆了三年。

一幕幕事情在他脑海中闪现。

当年孤崖之战,他把战旗插在了对方首领的脑袋里,奈何寡不敌众,最后被逼坠崖。

未想竟是死里逃生,但也被摔失忆了,忘记了所有的事,但他心中有着寻找父母下落的信念。

凭着信念,陆飞回到虹州,在沈氏集团当了一名保安,后来遭到沈倩倩设计,醉酒后的他,跟沈清音在一个房间里出现,沈家为保名声,逼着他当了上门女婿。

沈清音更是因此,丢了沈家继承人的位置,家族大权,又回到了沈老太君的手里。

三年来,他一直在娘家当牛做马,虽一直被人嘲笑是废物,但他并不在意。

沈家!

好一个沈家!

没想到竟是与我有这般渊源!

沈志军,你背叛了我,告诉他人我父母的下落,导致我父母惨遭毒手。

可你没想到,我还活着。

不光如此,你的儿女,还亲手把我拉进了你们沈家。

好!

很好!

陆飞心中,怒火中烧。

可想到沈清音,陆飞的心中,又多了几分柔软。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这种缘分。

当年,陆飞在执行任务时,曾经遇见过沈清音。

那时候,她如同一朵还未绽放的冰山雪莲。陆飞的伙伴,跟他做了一个赌约,七天之内,攻略下沈清音。

用一个世界级的情报系统来调查沈清音的喜好,追求一个女人,怕是从所未有的疯狂。

七天之内,陆飞如约跟沈清音走在一起,接下来的时间,两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可陆飞身为阁主,哪里能永远留在这里。

他给沈清音留了一封信,就走了。

命运弄人。

在他失忆归来,在医院命悬一线时,沈清音毫不犹豫为他献了血,而后失忆的他,留在沈清音的公司当保安兼职司机。

若不是他,沈清音也不会被设计。

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他跟凯撒很像。

可沈清音不知,其实他就是那个凯撒!

吱呀——

在陆飞还在回忆时。

刹车声响起。

陆飞听见下车的脚步声。

咣当——

后车厢打开,一束阳光射了进来,陆飞迅速眯上眼睛,过了许久才睁开。

陆飞终于看清楚了他所在的地方。

白蒙蒙的一片天空,四周则是一片漆黑,四周方方正正的轮廓,让陆飞的心中一惊。

棺材!

他竟然躺在棺材里!

陆飞伸出双手,用力地推了推上方,冰凉的玻璃,稳若磐石,外面响起了挖土的声音。

他要被活埋?

不!

我没死!

陆飞心中大吼,双手拼命地拍打着玻璃。

倏然,又是一道记忆涌现。

瞬间,无尽的怒火充斥在陆飞的心间。

有人不光要活埋他!

还要逼他妻子屈服!


第二章陆家继承人

何胜利。

他是何氏集团的总裁,他一直在追求沈清音,奈何沈清音并没有答应。

昨天,何胜利让他帮忙到车库推车,却是把他打晕,而后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未想。

竟是让他恢复了记忆!

砰砰砰!

陆飞用力拍打,终于听见了外面的说话声:“别拍了!狗东西,玩了几年沈清音还不知足,要怪,就怪你不该当那个上门女婿吧。”

另一个人忽然感慨:“说起来,今晚沈家老宅的宴会,肯定很精彩吧。虹州第一美人沈清音答应咱们何总的求婚,晚上再共度春宵,嘿嘿。”

“这小子也算倒霉,惹谁不好,惹了何总,这下倒好,还背着一口黑锅……”

“哎,何总昨晚强上的那个娘们长得也不错,可惜这小子被注射的是安眠药,要不那玩意,嘿嘿……说不定还能再享受一番。”

“行了别说了,不是这事,那沈清音怎么可能会答应,再来一次丑闻,沈清音那对母女可就完蛋了……干活干活,埋了赶紧走,过段时间,这里可就是水库了,谁能想到,有人被埋在这里。”

挖土的声音响起,在陆飞的耳边,异常清晰。

仿佛死亡的号角。

一点点临近。

陆飞怒目圆睁,没想到这何胜利如此狠毒,竟要活埋自己!

砰砰砰!

他拼命拍打,却只有外面男子的嘲笑声:“别费劲了,这可是钢化玻璃,一般人根本无法破开的,你就在这等死吧。”

“不可能!”

陆飞忽然发出一道怒吼声。

他!

是琅琊阁阁主,凯撒!

在外征战,九死一生,又岂能被这小小的棺材压住!

他的四肢肌肉鼓起,一道道青筋,如同虬龙,错综盘杂。

“给我破!”陆飞一掌拍出。

咔!

上方的棺材玻璃板竟被他猛地击破,清新的空气夹杂着飞扬的尘土,扑鼻而来。

陆飞双手抓着破碎的边缘,尖锐的玻璃,刺入他的双手。

可这种痛,抵不过他内心的愤怒。

杀人夺妻!

生埋活人!

这种事情,自是不共戴天!

陆飞从坑里跳了出来,外面的三人,脸色大变,没想到如此坚硬的玻璃都挡不住这小子,这家伙是怪物吗?!

陆飞若是跑了,那他们这辈子可就完蛋了。

“抓住他!”

为首的一个人怒吼一声,拎着铁铲就向陆飞砸去。

“我根本就没打算走!”陆飞面色冷峻,恍若九天而来的战神。

陆飞右脚一挑。

脚边一块婴儿拳头大的石头飞起,他右手一拍,石头竟以子弹般的速度飞出。

砰!

石头撞在第一个男子的脖子上,咔咔碎裂声响起,男子右手伸向喉咙,却是发现,石头竟是嵌入了他的脖子里!

“你——”

男子怎么都没想到,陆飞一个保安,竟是有这般实力!

他瞪大了眼睛,心中充满浓浓的悔意,轰然倒落在地。

剩下两人停住脚步,看向陆飞的眼神,犹如魔神降临,怎么都没想到,陆飞竟是如此的恐怖!

“你们,也下去陪他吧。”陆飞语气冷漠,“这个棺材,当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了。”

轰隆——

天空响起一道惊雷,刹时风起,空旷寂寥的水库里,显得异常凄凉。

半小时后。

陆飞开着小货车向着虹州驶去。

滂沱大雨落下,冲刷着身后的战场。

可冲刷不掉,陆飞身上的怒火。

他这次归来,必要办成三件事,一是废掉何胜利,二是逼迫沈志军现身,找到父母下落,三是带着父母,回到陆家。

他要问爷爷!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他要问爷爷!

他母亲一家清贫,又有何错!

陆飞并没有立刻赶往沈家,而是把车开到了出租屋,他身上还有血迹,不可能穿这身衣服去见沈清音。

他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

若是沈志军知晓他是凯撒,又怎敢回来!

既然沈清音一直把他当成跟凯撒很像的人,那就暂时这样吧。

他还未停车,前方就出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看见车牌号,陆飞的眼皮跳动两下,这车牌是江南陆家的车。

他们来做什么?!

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好一个陆家,他还未去找他们,没想到,陆家竟是亲自找来了。

滴滴滴——

陆飞把车停在远处,右手轻轻按了按喇叭,前方的劳斯莱斯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很快就把车子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从车内走了下来,眼中噙满泪水:“小少爷,我终于找到你了!跟我回陆家吧,老爷他快要不行了。”

陆飞认得来人,正是陆家的管家张伯。

听见对方的话,陆飞冷笑一声:“不行了?我不过是陆家一条狗,丢了就丢了,现在又来寻我做什么。”

“少爷,老爷他是有苦衷的。”张伯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只要你愿意回去,家族的资产将全部过户到你的名下……”

“家族资产?陆家总资产能有多少,就算千亿,在我眼中,也不过蝼蚁之财。”陆飞冷笑一声,“若不是我父亲坚持,我早已改姓,你们走吧。”

“少爷……”

“若不是杀我的人透露点信息,我还真以为,你是在这里等我的死讯。”陆飞冷笑一声,径直向着出租屋走去,“把车子处理的干净些,这就算你们陆家弥补了我,从此以后,天涯各执一方。”

“少爷——老爷早年就为你在虹州建了企业,天狼集团便是你的产业!”

张伯匆忙追了上去。

“天狼集团?”

陆飞瞥了张伯一眼,这家企业,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便是成为虹州第一企业,董事长萧定山,更是成为虹州首富。

没想到,这天狼集团竟是陆家的产业。

张伯走到陆飞面前,噗通跪下:“少爷!老爷说了,就算你不原谅他,也请少爷收下天狼集团!”

“请少爷收下天狼集团!”

身后的四名保镖也走了上来,跪在陆飞的面前。

路人看见这一幕,一个个都惊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喊天狼集团什么鬼?

那不是首富萧定山的公司吗?


第三章夜郎自大

陆飞看着跪在面前的张伯,脑海中想起当年张伯的帮助。

他微微叹气,弯腰把张伯扶了起来,语气变得柔和许多:“张伯,看你面子,我收下这天狼集团,但你回去告他。”

“终有一天,他会知道,陆家在我的眼中,不过是萤火之光。”

“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浩瀚星辰。”

“少爷……”张伯看着陆飞离开的背影,泪流满面。

他并没有再追随上去,他知道,陆飞的心中有很深的怨气。

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消散的。

“张伯,咱们回去吧。”身边的保镖开口。

“查!查是谁想害少爷!”张伯瞥见身边的车子,脸色冷漠,“另外,既然少爷已经结婚,那我们陆家,理应送上一份聘礼!”

说完。

张伯抬头看着天空,任凭雨水滴打在他的脸上:“少爷,终有一天,你会明白老爷的苦心,你一个人的拼搏,又怎能敌得过陆家的一根手指呢。”

……

陆飞换了一身衣服,乘着出租车向着沈家老宅赶去。

接受天狼集团,一是因为张伯,二是因为陆飞暂时实力未完全恢复,不方便暴露身份。

有天狼集团,那他在虹州的布局,将会更加顺畅。

不提琅琊阁的身份,光是天狼集团拥有者的身份,也足以让小小的沈家,跪地膜拜。

他已负了沈清音一次。

既然上苍,让他们以这种身份在一起,那陆飞必然不会再负她。

他已经想清楚,如何逼迫沈志军现身。

他要,帮助沈清音,一步步走上沈家的王座,让那沈志军不得不亲自归来。

沈家老宅。

距离虹州市区不过半个小时的距离,位于城郊结合部,足足有五千多平。

陆飞从出租车上走下,望着张灯结彩的沈家老宅,他的眼神带着几许回忆,当年跟沈清音结婚,就是在这里进行的。

若他记的不错,今日是沈老太君出院的日子,沈家特地在这庆祝,同时还邀请了不少嘉宾。

走在老宅之中,很多人都对他视而不见,对此陆飞早已习惯。

沈清音一家的老宅在西边,属于老宅中最差的地势。

还未到门口,陆飞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了赵美兰的声音。

“那个畜生!电话关机,人都找不到了,肯定是畏罪潜逃了!要不是何总帮忙,那个女人都跑到我们沈家来闹了,上次那事还不够丢人吗?!”

“妈,陆飞他不是那样人。”

一道冷清的声音响起。

陆飞一听就知道是沈清音,心中有几分感动。没想到,都已经这时候了,沈清音还相信自己。

微微侧身,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今天沈家晚宴,沈清音特意化了淡妆,气质冷清。

高挑的身材,玲珑的身段,站在那里,身姿纤弱,一如出水的洛神,高贵而灵韵,只是一个侧面就足以让男人浮想联翩。

站在对面的赵美兰咬牙切齿,真不明白闺女到底中了什么邪:“不是那样人?!这句话你说出去,有谁相信!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我不管!我已经豁出老脸求了何总,人家说了,只要你答应嫁给他,那他可以帮忙处理这件事。”

“何总哪点不比那个窝囊废强,他就是个穷保安,连个家人都没有,你是不是疯了!”

赵美兰抓住沈清音的手,把她向屋内拽着:“你给我进去!给我好好陪陪何总,今天就算生米煮成熟饭,我也认了!”

“妈!你是不是疯了!”沈清音奋力挣扎。

“我疯了?!我看你才是疯了!”赵美兰怒吼,“那个臭保安有什么好的!”

陆飞脸色一寒。

丈母娘好面子,嫌贫爱富,他自然知晓。

只是没想到那何胜利,竟敢在他跟沈清音的婚房内!

逼迫沈清音答应。

找死!

他推门而入。

刚好看见沈清音拽着门边,赵美兰推着她的场景。

门内。

西装革履的何胜利,则是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着茶。

就等着沈清音主动送上门。

当陆飞出现时,三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何胜利脸色大变,他没想到,陆飞竟然活着回来了。

他不是应该被埋在水库下面了吗?!

该死!

肯定是他的手下不敢做,把人给放了,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他的消息。

可回来,又能怎样?

一个没权没势的小保安,得罪了他,他照样能像捏蚂蚁一样,把他捏死。

“陆飞!你还有脸回来!”赵美兰左右四顾,拿起门旁的扫帚就冲向了陆飞,砰的一下打在他的身上,“你个畜生!你还回来做什么,还嫌害的我们母女不够惨吗!”

陆飞伸出右手,抓住了扫帚。

目光。

却是投向了沈清音。

沈清音盯着陆飞,一字一句问道:“你去哪了。”

“我……我走丢了。”陆飞声音有几分哽咽,忽然笑了笑,“对不起,我回来了。”

沈清音神色恍惚地看着陆飞,此时的陆飞,竟是给她一种错觉。

他不是陆飞。

他是凯撒。

如她生命里的一道光,能让她跟在身后,安安静静做个小姑娘的男人。

“陆飞,你倒是有种,还敢回来,还是说你认为事情已经摆平了?”何胜利左手夹着烟握着酒杯,右手拎着红酒走了出来,冷笑地看着陆飞。

“你这个废物!要不是何总,你以为我跟清音还能站在这里!”赵美兰丢掉扫帚,指着陆飞的鼻子破口大骂。

“姓陆的,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害了我女儿,又去做这种恶心事,还嫌我们不够惨是不是!”

“老婆,妈,你们听我解释。”陆飞深一口气。

“解释?行啊,既然这样,我们不如给他一个机会。”何胜利把话接了过来,“要不进屋坐下说,顺便尝尝我给阿姨带来的极品红酒?这一箱足足花了我三十万,就你那工资,十年刚好能买得起。”

“哦,不对。”何胜利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个红酒还能保值,十年后,说不定已经变成六十万,你还是买不起啊。”

“好笑吗。”陆飞见何胜利笑的样子,脸上更是冷漠。

“不好笑吗。”何胜利嘴角微微翘起。

“是啊,夜郎自大的人,当然好笑。”陆飞感慨一声,忽然一拳砸在了何胜利的脸上,何胜利痛的蹲下,又被陆飞一脚踹进屋内。

陆飞龙行虎步,径直追了上去,瞥见门边的红酒箱。

他拿起一瓶红酒就砸在了何胜利的脑袋上。

一瓶过后。

并未停歇!

两瓶!

三瓶!

四瓶!

五瓶!


第四章 妻子的决定

何胜利满头鲜血,更是惊慌不已。

他没想到,一个废物竟敢动手打他。

赵美兰跟沈清音两人都没想到陆飞敢动手,回过神来,赵美兰吓得不敢靠近陆飞,在背后叫嚣着:“住手!你快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那个酒几十万,全都让你砸了,你个败家玩意!”

沈清音盯着陆飞,怔怔出神。

总觉得。

陆飞消失了半天,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何胜利慌张爬了起来,捂着流血的额头,恶狠狠地盯着陆飞:“你他妈倒是有种,行啊,朝这打啊,一下就结束了!”

“老子告诉你,要么你灭了老子,要么就准备去坐牢吧!”

“我怕脏了我的手。”陆飞漠然地看着何胜利。

“等着吧,等你坐牢后,你身边这个女人,定会乖乖爬上我的床,到时候我会帮你……”

“找死!”

陆飞面若寒霜。

只是还未出手,却是发现沈清音不知何时跑到何胜利的背后,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

在赵美兰跟陆飞惊讶的目光中。

酒瓶砰的一声砸在了何胜利的后脑勺。

砰!

何胜利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你疯了!你在做什么!”赵美兰愤怒地咆哮着。

沈清音没有解释,把门关上后,她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塞进了陆飞的手里:“你快走陆飞,这件事情你不该搀和进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走什么走!人都这样了,你还准备怎么处理!”赵美兰抓着沈清音的双肩晃动,“你是不是疯了,你刚刚到底在做什么。”

“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些年,是我对不起陆飞,他只是一个人的影子,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沈清音脸色苍白,“你放心,等今晚的宴会结束了,我就跟何少走。”

陆飞沉默地看着沈清音。

他当然明白,沈清音说的是什么。

她喜欢的是凯撒,一直把自己当成替身,可是,她并不清楚,他就是那个凯撒。

想起当初的不辞而别,陆飞的心中更是充满了愧疚。

沈清音不给赵美兰说话的机会,转身拽着陆飞向外走去。

两人刚到门口。

就看见一名女子从远处走了过来,看见陆飞跟沈清音手拉手的样子,她冷笑一声:“哟,看不出来啊,私下里也这么恩爱!沈清音,你在这磨磨蹭蹭的,不会还想让奶奶来亲自接你吧,还愣着做什么,走啊!”

沈清音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我忘了给奶奶拿礼物。”沈清音急忙转身回到房间,见昏迷在地上的何胜利,她对赵美兰叮嘱,“妈,若是何少醒来,你就把我的话带给他,只要他愿意放过陆飞,我可以跟他结婚。”

“好好好……”赵美兰急忙点头,没想到闺女终于开窍了。

只要能答应就好。

陆飞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心中更是内疚,若她当初知道,沈清音是这般有情有义的女子,那时候,说什么都不会去撩拨她。

两人刚刚离去。

赵美兰就急忙把门关上,刚转身,就看见何胜利站在她的身后。

赵美兰吓了一跳,“何少,你听我解释,刚刚……”

“刚刚?刚刚的话我已经听见了,你女儿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谈条件!”何胜利捂着额头,匆匆向外走去。

“何少!”

赵美兰急忙追了上去。

“滚!”何胜利一脚踹在赵美兰的身上,指着她骂道,“既然她喜欢那个废物,那就给老子等死吧,你们沈家跟我们何家的合作,都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何少……”

赵美兰神色慌张。

若是今晚因为沈清音这件事,导致何家跟沈家合作中断,那他们必然要被驱逐出沈家啊!

赵美兰刚要爬起来,脑袋突然一阵晕眩,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何胜利根本没有停留,直接上了外面的车子,同时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爸:“爸,我差点被沈家那个女人跟那个废物给害了!”

何家龙听见何胜利的话,勃然大怒:“好!好一个沈家,你现在赶紧去医院,我倒是要去看看,这沈家要如何给我一个交代!我早就说过,那个叫做沈清音的女人,根本不配进我们何家!”

沈清音跟陆飞肩并肩走在一起,心事重重,时不时看着手机,并没有妈的消息。

这就让她焦躁的心,多少放下心来。

见沈倩倩走在前面,压根不关注后面的事,她扭头轻声道:“你现在找机会走吧,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我既然回来,就不会走。”陆飞盯着沈清音的双眸。

“陆飞,何胜利肯定在诬陷你,可是他若真是抓着不放,你很可能要去坐牢。”沈清音焦急不已,“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跟你说过,你只是跟我爱的那个人,很像。”

“对不起。”陆飞沉默。

鉴于沈志军的原因,陆飞不能现在就承认自己的身份。

何况当初是他抛弃了沈清音,若真承认了身份,或许结果会更糟糕。

“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不是我的话,你也不用被牵连。”沈清音摇头。

“你奶奶怕是已经要入场了,我现在走也不合适,反正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我待会再走吧。”

陆飞怕沈清音一直坚持,只能找了一个借口。

沈清音微微叹气。

也只能如此。

两人快走进大厅时,整个老宅忽然震动一下,仿佛出现了一道巨响声。

陆飞跟沈清音都愣了一下,前方的沈倩倩,却是加快脚步。

当两人来到大厅时,就听见沈超在里面大喊:“恭喜奶奶,贺喜奶奶!奶奶出院刚回老宅,老宅便是天降祥瑞,我在祠堂前,发现了这一把拐杖。”

“我不敢耽搁,就用水简单冲洗下,立刻拿来献给奶奶,看来我们家祖宗都认为,奶奶必然能带领我们沈家,重铸辉煌!”

“好好好,小超你可是有心了。”沈老太君心里跟明镜似的。

可老一辈就喜欢这种彩头,她接过拐杖,轻轻抚摸:“这应该值不少钱吧。”

“奶奶,我以前在朋友那里见过这种拐杖,象牙制成,没有五百万,根本买不下来呢。”沈倩倩匆匆走了上去,挽住沈老太君的手臂。


第五章天降之物

五百万!

身边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象牙拐杖竟然值这么多的钱。

沈家兄妹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啊。

“你说你们,浪费那么多钱做什么,我一个身子都入土的老太婆,用这个也是浪费。”沈老太君嗔怪,却是把象牙拐杖换到了手里,满意地点点头。

“奶奶,这可是天降之物,可不是我们送的。”沈倩倩打趣,“何况奶奶那么厉害,促使咱们沈家跟何家合作,以后咱们沈家如日中天,这点钱对奶奶来说不算什么。”

“说不定我跟我哥做的好,奶奶一个年终奖就分给我们五百万呢。”

“好好好,你有能力把业绩做起来,要多少钱都是有可能的。”沈老太君满脸憧憬,“这何家的合作,可真是雪中送炭啊,咱们一定要好好珍惜。”

身边的人连连点头,谁都明白,这份合作的来之不易。

沈倩倩忽然扭头看向站在门边的沈清音,笑了起来:“我说大姐,我刚刚去找你,你不是说带礼物给奶奶了吗?要不然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沈清音手里拿着盒子,本来打算晚点再给奶奶,没想到沈倩倩当众提出。

她犹豫片刻,急忙拿着盒子走了上去:“奶奶,这是我在三天前,亲自去老山为你请来的平安玉,乃是上等羊脂玉,老师傅说,这玉能够驱灾辟邪。”

“你这玉多少钱?十块,还是二十?”沈倩倩瞥了一眼,阴阳怪气地问。

“这块玉花了我……两万块,不过那老师傅说这块玉本来很贵的,可是见我在那吃斋念佛三天三夜,诚心所致,才卖给我的。”

沈清音底气有些弱,可谁让他们家并不富裕,两万块钱已经是沈清音存了很长时间的积蓄了。

“两万块?”沈倩倩嗤笑,“你当是打发叫花子呢,还是你骗我们的?我倒是来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说着,沈倩倩把玉拿了出来。

只是刚刚拿出,她的右手就轻轻一松。

啪嗒!

玉落在地上,碎成了几块!

沈清音脸色顿时煞白。

“哎呀不好意思,我刚刚手滑了。”沈倩倩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忽然低头看了看,“不过真玉碎的声音,哪里是你这样,你这明显就是假的,我看你是被忽悠了吧。”

“是啊,那些地方,可都是骗人的,十块钱的东西都能卖几十万呢。”

“我说沈清音你怎么这么幼稚,多大的人了,还信这些东西。”

其他人跟在旁边纷纷附和。

沈老太君板着脸没有说话,有珠玉在前,她又怎么能看上沈清音的玉佩。

别说两万,就算二十万,她都不会看上的。

“奶奶!你快看那,他的玉发黑了!”沈倩倩忽然惊呼一声。

沈老太君低头一看,拐杖边落下的玉块,竟真是发黑了!

她吓得脸色大变,急忙向后退去。

沈倩倩扶着沈老太君,怒视着沈清音:“好你个沈清音,你想害死奶奶是不是!什么开过光的宝贝,我看就是个邪物!”

唰——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沈清音。

“你!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沈老太君气的浑身发抖,整个人身体都是凉飕飕的。

“奶奶,这块玉真不是假的,这是那位老师傅……”

“滚!给我滚!”沈老太君气的直跺拐杖。

“灵玉遇煞,才会变黑,这块玉别说两万,就算两百万都未必能买到。”

这时。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众人寻声望去,第一眼就锁定在陆飞身上,不过很快就转移到他人身上。

这个废物,平时窝窝囊囊的,怎么可能敢开口。

就在此时。

陆飞向前两步,站在了沈清音的面前,让所有人都产生了一座山的错觉。

“你该庆幸这玉吸走了很多煞气。”陆飞漠然地看着沈老太君。

没有这块玉,沈老太君怕是活不过七天。

即便有,以沈老太君的情况,怕是最多也就三个月的寿命!

因为。

她手中的龙头拐杖有问题!

“你个废物,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沈超大喝,“沈清音买到假玉,你还敢在信口雌黄,为她狡辩,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家伙,怪不得你一个小保安,能把你们总裁骗上床。”

气氛,瞬间冰冷下来。

陆飞脸色一寒,箭步而上,一巴掌抽在了沈超的脸上:“聒噪!”

所有人震惊地看着陆飞。

没想到陆飞竟敢出手打沈超,这巴掌,可以说让所有人都懵了。

沈清音不敢置信地看着陆飞,这还是那个窝窝囊囊的陆飞吗?

“陆飞,你他妈疯了是不是!”沈倩倩见陆飞怒目圆睁,也吓得不敢上前,生怕这疯子会再动手。

他就是一个随时可能被赶出沈家的废物。

跟他计较,当然是不值当的!

见陆飞不说话,沈倩倩继续指责:“奶奶收藏古玩这么多年,难道看不清楚是真是假的?奶奶不说,那是给沈清音一点面子,可你现在,就是给脸不要脸!”

“再聒噪,我连你一起抽!”陆飞瞥了沈倩倩一眼。

那眼神如刀,吓得沈倩倩脸色苍白,不敢废话。

“陆飞!”

沈清音慌张走上前,抓住陆飞的手臂,示意她现在不要乱说话。

“放肆!”

沈老太君怒喝一声。

她拄着拐杖来到沈清音的面前,脸色阴沉:“沈清音,这都是你指使的是不是。”

“奶奶,我没有。”沈清音顿时慌张起来。

“没有?!”沈老太君歪着头冷笑一声,“没有你的指使,他一个小保安又怎敢打人,拿着一个假玉来忽悠我,还真当我老眼昏花了!”

“老太君,你应该感谢我老婆,不是她的诚意感动了老师傅,又怎么可能会把价值百万的玉佩,两万相赠!”

“你又怎么可能会因此得福!”

“既然你嫌弃我老婆送的玉太便宜,那我问问你,人命贵不贵!”

“你!”沈老太君脸色阴沉怒视着陆飞。

沈超等人,一个个大声呵斥。

一时间。

陆飞两口子被千夫所指,如过街老鼠:“滚出去!滚出沈家!”

“我们沈家,没你这个女婿!”

“到底谁送的东西真诚实意,请老太君再说一次。”

陆飞猛地夺过沈老太君的象牙拐杖,一手握住一边,右腿提膝。

咔!

象牙拐杖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断裂开来!

血!

象牙拐杖里,竟然有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龙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