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北苏婉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_(叶北苏婉)绝世医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医婿

作者:木成雪

主角:叶北,苏婉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医术,济世!医道,千古!他,逐出家门,他,被人欺凌……心灰意冷的他只想做一个凡人,却不承想被人活生生的逼成了一条龙!

叶北苏婉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_(叶北苏婉)绝世医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绝世医婿》免费阅读

第一章 温柔的阴谋

“叶北,你能帮我把这儿拖拖么?”
叶北佝偻着腰,大汗淋漓的在走廊里拖着地,突然,一道悦耳的声音,从一间房间里传了出来,他连忙抬起头,只见一个含情脉脉的女人,欠着身子从门缝里探出头来,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女人叫沈曼雪,叶北老婆那未过门的堂嫂,也是她的闺蜜。

这女人很时尚,上身穿了一件古驰的黑色上衣,凸显出诱人的曲线,下身超短裙,一双黑色丝袜包裹着纤细的美腿,显得十分的修长,饱满。

“可,可以……”叶北身躯一滞,随后才恍惚的走进了房间。

叶北,本是上京叶家的公子,本应该众星捧月,风光无限。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了叶北的流言蜚语,说他是叶家的灾星,有碍叶家发展。

流言便是这样,传得人多了,传得久了,便有人相信了,于是,叶北一脉的主要资源,被叶家逐一收回,叶北的父亲,也因为一次错误的投资,令他这一脉彻底没落。

甚至连同他爷爷去世的时候,一并归罪与他,把他和他母亲一起逐出叶家。

那晚,他摸着爷爷生前给他的手串,然后重重的在灵前磕了三个头,从此离开叶家,母子俩相依为命。

但是叶家并不罢休,竟然把母子俩拆散,沦落不同的城市。

叶北至此尝到了人间冷暖,所有的朋友亲戚都把他当做瘟神,避之不及。

于是,他为了活下去,也为了能找到母亲,他只得来到江城,趁着苏家家主重病冲喜,做了苏家的上门女婿。

但他的到来,并没有救活苏家家主,却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众矢之的,而他更是自暴自弃,任人羞辱,甚至这沈曼雪都对他喝五吆六,嫌弃至极。

可是,今天怎么就对他含情脉脉了起来?

沈曼雪看着叶北拖着地上的水渍,便笑盈盈的贴了上去,两人如此亲密的触碰之下,沈曼雪那白嫩的肌肤,猛里往里一缩,直到她挪动那袅袅的腰肢,便立刻荡漾出醉人的波动。

叶北的心中猛然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虽然,这三年之内,老婆苏婉不让他触碰一下,而且沈曼雪那淡淡的女人体香,也让他稍稍有些失神。

但是,今天可是苏家的济世药业即将上市的日子,老太太赵佳兰特意在苏家别墅,邀请了苏家,赵家的一些亲朋好友,预祝济世药业上市的家宴,这要是出了什么乱子,谁都无法承担。

尤其是他这个让人嫌弃的上门女婿!

“哎呀,你怕什么?人家只是看你满头大汗,让你喝口水而已。”

不过,沈曼雪却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嘟着红红的嘴唇,把手中的饮料递了过去。

“呼……”

叶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道:“不,不用了,等会奶奶还要带客人……”

只是,叶北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沈曼雪却气呼呼的抱住了他的手臂,然后整个身体晃了晃,便把饮料放在了他的嘴前,撒娇的说道:“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可就生气了……”

“咕嘟!”

叶北感受着极富弹性的肌肤,先是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然后又有些慌张的朝着走廊张望了几眼,才说道:“好,我喝!”

只是喝一口饮料而已,也无伤大雅!

“好喝么?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沈曼雪见叶北喝了饮料之后,便有些兴奋了起来,然后紧紧地盯着他,似乎期待着什么似的。

“好,好喝……”

叶北见沈曼雪如此的看着自己,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只是,骤然之间,他却感觉到了头晕,甚至天旋地转了起来,而且身子越来越轻,紧接着,眼前便逐渐的黑了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在晕倒的那一刹那,却清楚的看见,沈曼雪脸上掠过了一丝令人心寒的嘲笑。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北在黑暗中醒了过来,不,准确的说,他是在剧痛中醒过来的。

豆大的汗珠,在从他的额头滚落了下来,一股股的剧痛,也从他的身上传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遍体鳞伤,甚至嘴上,还被胶带缠了一圈又一圈。

绑架?!!

这是叶北的第一念头,可是转念一想,谁会去绑架一个苏家人人都嫌弃的女婿呢?

那么,之前还好好的在苏家,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对了……好像,好像是沈曼雪让自己喝了饮料,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晕倒了,难道,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的所作所为?

“南哥,这次为了撮合你和我堂妹在一起,我可是让我的女朋友亲自……”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幽幽的传了过来。

叶北强忍着疼痛,侧耳倾听,顿时大惊失色,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沈曼雪的男朋友,也是自己老婆的堂哥,苏启东。

他,他为什么在这儿?

叶北的心中有些狐疑,可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哈哈……”另一个声音,也在此时响了起来,“启东,这件事情,办得不错,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南哥,我相信,马上你就要成为我的新姐夫了。”苏启东的声音里,满怀着无尽的兴奋。

“啪!”

黑暗中,南哥点燃了一支烟,随着火星一亮一暗,他得意的说道:“今晚,苏家,赵家的亲朋好友都来了……而且,奶奶在大屏幕上介绍济世药业的宏图时,出现了叶北这个废物和别的女人,如此香艳的画面,你想想,他还能霸占着你姐么?”

“南哥,这是自然……当时三婶看见他自己的女婿如此露脸,可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可惜的是,我堂妹不在家,没有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苏启东的口中充满了可惜的语气。

“放心吧!”黑暗中,一个火星晃了晃,然后南哥的声音传来,“我都录下来了,等到苏婉一回来,我自然会让她好好欣赏的……这一次,我要让她娘俩跌入低谷,然后,我南俊再亲自把他们拽出来,让她对我死心塌地……”

听到这儿,叶北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苏启东和南俊的阴谋,为的就是把自己赶出苏家,然后,让这个外人霸占苏婉。

愤怒!

一股无法容忍的愤怒,从叶北的体内迸发而出,他的心如同被人用刀一点点的切割一般……只是,现实却如同一盆冷水浇灌在了他的全身。

虽然,他是被冤枉的,但是,他要怎么去面对苏家,怎么去面对苏婉?

苏启东朝着南俊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之后,南俊不但能得到他堂妹,他也能如愿以偿的得到堂妹家的岁安医馆了。

“走!”

南俊得意的朝着叶北看了一眼,准备离开。

“南哥!”但是,苏启东却阴狠地说道:“就这么便宜他了?一个外地人,不如我们制造一场车祸,直接让他消失算了。”

“咯吱……”

叶北恨得牙根痒痒,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枉费自己在苏家任劳任怨了这些年。

“不!”南俊先是一愣,然后,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嘲笑,“这个废物一直和我不对付,所以,我必须留着他的狗命,以后好好的打打他的脸,让他看着我把苏婉压在身下……哈哈……”

苏启东感觉这句话很是刺耳,但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

踏踏,踏踏踏——

“走吧!”南俊迈步朝着门外走去,只是,他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借着月光,对着身边的手下笑了笑,“把那个废物的狗腿打断!”

“是!”

冰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脚步声,重重地临近。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一阵微风吹进来,叶北眯着眼看着那几个人虎视眈眈的走了过来。

“这小子醒了?”

一个精壮的汉子,利落的抄起了地上的一截木棍,高高的举在了半空中。

“唰!”

木棍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叶北的眼神也紧紧地跟随着那截木棍。

嘭——

木棍毫不留情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只不过,没有砸在腿上,却砸在了他的头部,这样一来,省得他大喊大叫。

鲜血立刻流淌了下来,一时间,仿佛万千根针扎得一般,令他头疼欲裂,就如同站在死亡的悬崖一般,就连他的意识也慢慢地模糊了起来,逐渐变得黑暗无比……

但是,他头上的鲜血,却也滴到了右手的手串上……

嗡——

在那一片黑暗之中,却是陡然一亮,紧接着一道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点此阅读《绝世医婿》全文<<<

第二章 亘古传承

“等一下,来人了!”
废弃工厂内,粗大的木棍,再次即将砸到叶北的膝盖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匆匆地跑了过来。

“嗯?”

木棍悬停在半空,精壮汉子猛然一回头,不悦的盯着那人。

“三哥!”西装男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连忙说道:“启东少爷说了,不要节外生枝……”

他顿了顿,看了叶北一眼,继续说道:“他只是个废物,收拾他的机会,多着呢!”

“嘭!”

精壮汉子没有说话,棍子随手一甩,却再次砸到了叶北的头上,这才带着人,转身离去。

叶北再次受到重击,却没有一命呜呼,而是双眼紧闭的坐在了地上。

“叶家医道,亘古传承,所传之人,困苦万状,方能秉持叶家仁心,救苦救难……”叶北头上的疼痛感,在这一刻竟然消失全无,脑海中的声音,缓缓地叙述着,紧接着,古武医道,玄术针法,阴阳术数……繁杂的信息立刻充斥在他的脑海中。

许久之后,他的眼前才陡然一黑……

……

叶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头上缠了厚厚的纱布,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头疼依然。

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医院里,可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发生了什么。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他身上的手机却响了!

“苏婉?!”

叶北看着苏婉打来的电话,这才猛然记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叶家医道?!!

他不停地呢喃着,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但是,他却震惊的发现,医道,古武,阴阳术数……这些庞大的信息,竟然真的融入了他的记忆之中,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呼……”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确信自己真的得到了叶家的传承,但是,他又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的阳光,为什么在他对叶家恨之入骨的时候,偏偏又得到了叶家的传承呢?

这,就是造物弄人么?

他收回了深邃的目光,然后看着响声不停的手机发呆,最终挂断了电话,然后挣扎的从病床上下来,朝着门口走去。

传承,他可以不在意,但是,苏婉却不能轻易的从他的脑海中抹去。

三年以来的相处,竟然让他有些牵挂,有些放不下了。

虽然,现在最怕见她,但是,他也急切的想要尽快的见到她,他要把那件事情解释清楚,一定要面对面的解释。

“你去哪?”

他刚刚走到门口,一个小护士便拦住了他。

“回家!”

叶北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不行!”小护士立刻张开了手臂,说道:“医生说了,你的头部受外力打击,引起了中度脑震荡,必须卧床休息。”

“我好了,不需要!”

叶北拨开了她的手臂,铁青着脸迈步离去。

“洛家大小姐洛秋,怎么就救了这么一个怪人?”

小护士有些生气的抱着一叠文件,紧紧地盯着叶北的背影。

“替我谢谢洛家的大小姐!”

叶北最后丢下了一句话,便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岁安医馆,这是苏婉在苏家的唯一财产,也是苏婉一家的生活来源。

昨天,苏婉因为去外地学习,所以错过了苏家的家宴,此时此刻已经回到了岁安医馆,忙前忙后的治疗病人。

叶北站在岁安医馆的门前,先是摇头苦笑了一下,然后迈步便要走进去。

“苏医生,谢谢你,我们走了!”

此时,诊室里却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只见她牵着一个小女孩,朝着苏婉和丈母娘赵芳笑了笑。

“回去再吃一两天的药,就可以了。”苏婉笑着点了点头。

赵芳也一直陪着笑,这小女孩的家世十分的显赫,别说是她了,就算是整个苏家,都要避让三分。

“等一下!”

不过,叶北站在门口,却突然出声,而且,朝着小女孩径直的走了过去。

叶北?!

赵芳猛然看见叶北,立刻想到了家宴的事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扭曲着脸,吼道:“你,你,你还有脸回来?”

“妈,您等下!”

叶北挤出一丝笑容,紧赶两步走到了那个小女孩的面前,然后握住了她的手腕。

“干什么?把你的脏手拿开!”

赵芳见叶北紧紧地握住了小女孩的手臂,心里顿时一惊,自己的女儿,三年没有让他碰,他昨晚便做出了丢人现眼的事情,现在还不知悔改,连小女孩都不放过,真是个畜生。

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她别说担待不起,连同整个苏家,都要跟着遭殃了。

一时间,她火冒三丈,手里的皮包,便猛然甩出去,正好打在了叶北的手臂上。

保姆趁着空隙,惊恐的抱起了小女孩,朝着远处匆匆走去,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变态。

“对不起,对不起啊……”

苏婉狠狠地瞪了叶北一眼,连忙在保姆的身后陪着不是,她没有想到,叶北一回来,就去乱摸人家小女孩的手臂,于是整张脸都难看至极,嫁给这种废物男人,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唉!”

叶北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赵芳,说道:“妈,那个小女孩的气色不对,我只是想让苏婉再给她检查……”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叶北了,自然能看出小女孩的症状。

“检查?”赵芳冷笑的说道:“你是不是失忆了,忘记自己是谁了?说白了,你就是我们苏家养的一个废物,一个没用的软蛋。你除了给我们娘俩丢人以外,你还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赵芳的情绪已经到了顶点,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就算是养一条名犬,也可以出去炫耀炫耀,可是这种土狗,永远上不了大台面。

“叶北,一天没看见你的鬼影子,我的电话,你也不接。现在,刚回来,就惹我妈生气……我当初真是昏了头,让你这种废物进了我苏家的门。”

“你,你简直就是个灾星,不是你,我爷爷也不会死……我,我就被你这个废物给毁了。”

苏婉的心里涌出了阵阵的悔意,就是因为这个灾星,爷爷不但没有救活,父亲反而也气得一病不起,撒手人寰,自己因此也沦落到了苏家的边缘,处处看别人的脸色。

叶北的心里猛然一揪,自从他出现,苏婉没有过问他一句,怎么受伤了,要不要紧?

他为了这个家,忍受得太多太多了,而且,他也一直牵挂着她,但是,在她的心里,自己依旧是个废物,或许连个废物都算不上。

“软蛋,灾星……”赵芳厌恶的朝着叶北瞪了一眼,然后看向了苏婉,长出一口气,说道:“女儿,你放心!过了今晚,你就不用受罪了。”

“嗯?”苏婉一愣,随即问道:“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问了。”赵芳突然摇了摇头,“今天晚上,你奶奶要开会,苏家的所有人都要到场。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她说到这里,气息才匀了一些,不过,又突然扭头瞪着叶北,吼道:“你是不是瞎了?还不把我的包捡起来?”

“哦!”

叶北答应了一声,捡起地上的包,递了过去。

“把医馆打扫干净,滚回苏家!”

赵芳怒气未消,劈手夺过包去,然后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便拉着苏婉上了车。

“妈,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婉坐在车里,秀眉紧蹙的看着赵芳。

“发生了什么……”赵芳的面容瞬间扭曲了起来,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幕,就是因为叶北这个废物,她在苏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点此阅读《绝世医婿》全文<<<


第三章 左阳右阴,气虹为生

叶北看着小女孩离去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收拾收拾了医馆,准备去往苏家。
他已经猜到,这一次回到苏家,肯定又会是狂风暴雨。

“如果缘分到此,那又何必强求呢?”

叶北朝着刺眼的夕阳笑了笑,便要给医馆上锁。

“医生,救救我爷爷,救救我爷爷……”

岁安医馆的大门刚刚关上,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吃力的背着一个老人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

叶北立刻冲过去,把老人接过来,放在了病床上。

“刚才,刚才出了车祸,我爷爷昏迷不醒,而且,而且……”女人虚弱的扶着病床的栏杆,脸上泪水和血水掺杂着,显得十分悲痛。

叶北扫了老者一眼,发现他没有任何明显伤势,十有八九伤到了内脏。

于是,他连忙伸手搭在了老者的脉搏之上,须臾,叶北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伤到了内脏,即使现在送到医院,也无能为力了。”

此时,老者的呼吸越来越弱,几乎已经细不可闻了。

“不,不会的,不会的……”女人的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你,你不是医生么?快,快救救我爷爷……只要你救了我爷爷,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叶北没有说话,他是想救人来着,但是,他毕竟刚刚才得到医道传承,并没有实践的经验。

而且,人命关天的大事,如果,他错了任何一步的话,不但害人不浅,苏婉这唯一的医馆,也要葬送在他的手里了。

况且,他也不是医生,只是苏家的一个上门女婿而已。

“我求求你,求求你……只要你救了我爷爷,我洛秋一定答应你所有的要求。”那女人一激动,脚下一个踉跄,虚弱的要摔倒在地。

洛秋?!!

叶北连忙扶住了她,心中立刻想起了小护士说的话,于是,惊讶的问道:“你,你是洛家的大小姐,洛秋?”

“是我!”洛秋的眼眸陡然一亮,急切地盯着叶北,过了一小会儿,立刻恍然大悟的说道:“你,你,你是废弃工厂的那个人?”

叶北点了点头,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一盒银针,“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我全力的。”

想要救人,就必须要阻止伤者大出血,而在叶北的医承之中,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施展银针,阻止五脏出血。

洛秋见自己救了一个医生,脸色也终于缓和了许多。

“厥阴根于大敦,结与玉英,络于膻中……溪水汇聚,源源不断……左阳右阴,气虹为生……”

叶北念着医承中那晦涩难懂的词语,手中捏着的五根银针,便在同一时间,以着极其复杂的手法,直接刺在了老者的,膻中穴,天枢穴,中脘穴,期门穴,阳陵泉穴上。

洛秋的双目,紧紧地盯着病床上的老者,口中不停的呢喃着,似乎在祈祷一样。

她庆幸救了一个医生,更庆幸救了一个中医。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病床上的老者,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而叶北的额头上,却已经布满了细汗。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凭借着叶家医承去救人,到底有没有效果,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洛秋是他的救命恩人,无论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也要尽力去救。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洛秋的目光,却越来越急切了起来,甚至,一抹怀疑一闪而过。

如果他救不活自己的爷爷,反而耽误了最佳的救治时间,那么,岂不是等于自己亲手害死了爷爷。

“你,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救活我爷爷?”终于,洛秋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如果他真是个庸医,那他死一万次,都不足以抵自己爷爷的性命。

“咳咳咳……”

叶北还没来得及回答,病床上的老者,便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爷爷,爷爷……”

洛秋面色一喜,不顾身上的伤势,激动的扑到了病床上,只是,那老者的咳嗽声过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紧接着,便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而且,转瞬之间,连呼吸也已经没有了,看来,人,已经不行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果然是个庸医,洛秋的瞳孔猛然一缩,胸脯剧烈的起伏着,须臾之后,她骤然抓住了叶北的衣领,怒吼道:“你,你到底是不是医生?我爷爷是不是被你扎死了?说,快说……”

叶北看着目眦欲裂的女人,心里也是猛然“咯噔”了一下,毕竟这些手法,只是存在于他的医承中,他只是照做而已,难道,真的把人医死了?

踏踏,踏踏踏——

就在叶北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他的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

“他,当然把你爷爷扎死了,他,当然也不是医生,因为,他,只是我们苏家的上门女婿……说白了,只是苏家养得一条狗罢了!”

随着脚步声的逼近,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骤然响起。

>>>点此阅读《绝世医婿》全文<<<


第四章 医术,医道

叶北眉头一皱,立刻朝着门口看了过去,只见苏启东跟在南俊的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岁安医馆。
“怎么?”南俊四下里看了看,朝着叶北问道:“苏婉呢?我来接她去苏家。”

“南俊?!”叶北摸了摸身上,还隐隐作痛的伤痕,眼神一凝的说道:“苏婉是我的老婆,还轮不到你来接。”

如果,此时不是救治伤者,叶北绝对不介意,施展一下叶家的古武传承。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苏家的女婿?叶北,你给老子记住了,你只是我苏家的一条狗而已。”苏启东冷笑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砸了砸嘴,上下打量着他,说道:“据我所知,你这个废物一直在医馆里打杂。怎么,突然胆子大起来,给人治病了……”

“嘭!”

他说到这里,身体前倾,然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额头上青筋暴露的继续吼道:“你是不是趁着苏婉不在,想要弄出个医疗事故,想让医馆关门?”

“打杂?”洛秋却是猛然一愣,然后直勾勾的盯着叶北,结结巴巴的说道:“他,他不,不是医生?”

“医生?一条狗罢了!”苏启东恶狠狠地说道:“他要是医生,这世界上还真没有病人了,因为都被他治死,一个不剩下了。”

洛秋听到这儿,身体晃了晃,一股绝望涌上了心头。

叶北的眉头一皱,他本想反驳几句,但是救人要紧,他必须在医承中,再次找到救人的方法。

“他自然治不好你爷爷,不过……”南俊突然看向了洛秋,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我却可以救你爷爷。”

“你,你是医生?”

洛秋看了看双眼紧闭的爷爷,眼眸猛然一亮,然后看向了南俊。

“这才是我们苏家真正的女婿,也是东洋医学院的高材生,现在更是一直致力于医学。”苏启东看着南俊,不急不缓的说道:“他出手的话,定能救活你爷爷。”

洛秋病急乱投医,见对方如此说,立刻央求南俊救人。

南俊自然点头答应,立刻走到了病床边,然后冷笑的看了叶北一眼,低声说道:“小子,没有想到,你命挺大的,还能站在我的面前,不过,我迟早要打断你的狗腿。”

当然,他的本意就不是想救人,只是想让叶北知道,他随时可以把他踩在自己的脚下。

叶北抬头瞥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便把目光落在了老者的身上。

此时,他已经能发现,常人无法发现的问题,所以他看得出来,老者的气色竟然再发生着细微的变化,那么换句话说,银针已经起效果了。

叶家医承,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只是自己第一次施展,效果有些慢了而已!

南俊自然发现不了这些,只见他翻开老者的眼皮看了看,然后又从桌上拿过一个听诊器,仔仔细细的听了一会,猛然间,他的眉头一皱。

“医生,怎么样了?”

洛秋十分焦急的问了一句。

南俊楞了一下,然后说了句还有救,随即便开始对老者进行了胸部按压。

“住手!”

叶北心中一惊,老者的气息很快就会恢复了,而且他伤在内脏,这个时候做胸部按压,简直就是杀人无疑,自己所有的努力,也都要付诸东流了。

“滚!”苏启东立刻瞪了一眼叶北,凶神恶煞的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在苏家女婿的面前,有你说话的资格么?”

叶北心中怒火油然而生,脚下一动,便要冲过去阻止南俊。

“你,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爷爷?”洛秋忍着伤口的疼痛,连忙挡在了叶北的身前,然后咬牙切齿的看着叶北。

叶北皱着剑眉,眼神越过洛秋,看向了南俊,心中稍感安慰,南俊虽然做了胸部按压,但是,没有妄动银针,不然的话,就算是大罗金仙都救不活了。

南俊一边给老者大力的做着胸部按压,一边朝着苏启东使了个眼色。

“我看你是想找死!”

苏启东会意,立刻握紧了拳头,朝着叶北轰了过去。

轰轰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岁安医馆的门外,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顿时,一辆接一辆的豪车,全都停在了门口。

踏踏,踏踏踏——

须臾,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人,带着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匆匆地赶了进来。

“大,大小姐,你,你没事吧?洛,洛总呢?”中年人立刻冲到了洛秋的面前,只见他满脸通红,额头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一副焦急模样。

“正,正在医治!”

洛秋回头看了眼爷爷,这个时候,她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快,快送医院!”

中年人扫了眼屋内的几人,脸色猛然一沉,随即招呼身后众人,用担架把老者送上了车,然后带着洛秋疾驰而去。

不过,临走之时,中年人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招牌,嘴里呢喃着,岁安医馆,岁安医馆……

“这,这……”

南俊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就这样被人无视了,一时间呆呆的站在那儿。

“妈的,连声谢谢都不说……不就是几辆豪车么?这么目中无人?欺负我苏家没有么?”苏启东气得朝着地上,使劲地啐了一口唾液,紧接着,又指着叶北,怒气冲冲地说道:“废物,我可告诉你,这次肯定会出现重大的医疗事故……到时候,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好了,启东,我们走!”

南俊看着那些人离开,他的脸上却没有怒气,反而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狡诈的神色。

苏启东瞪了叶北一眼,然后转身追随而去。

“南哥,这次不用我们动手,他就要把牢底坐穿了……”苏启东开着车,转脸笑嘻嘻的瞥了南俊一眼。

“牢底坐穿?”南俊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怕他活不过今晚!”

“哦?什么情况?”苏启东踩了脚刹车,顿时来了兴趣。

南俊先是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悠闲的吐出了一个烟圈,说道:“刚才那个老者,本来还是有救的,可惜,可惜啊……”

“南哥,这到底怎么回事?”苏启东的眼神中,流露着满满地好奇,索性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那老者的内脏受了重伤,但我刚才却给他做了胸部按压……”南俊伸手弹了弹烟灰,说道:“这么一来,他的内脏肯定会大出血,所以,此人必死无疑。”

“而刚才闯入医馆的那些人,从气质上来看,必定不是泛泛之辈,所以,他们不止会让叶北坐牢,甚至,甚至会直接杀了他……”

“好好好!”苏启东兴奋的发动了车子,继续朝着苏家疾驰而去。

“今天晚上,或许是羞辱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南俊摇了摇头,然后扔掉了手中的香烟。

不过,苏启东所不知道的是,南俊已经给自己的手下发了微信,让他们在岁安医馆外守候,等着那老者家人前来兴师问罪,好顺利的找到苏家别墅。

……

江城市医院!

洛总被送进了急救室,市医院的李院长,江城最有名的神医,精通中医西医,自然由他亲自操刀给洛总手术。

一个小时之后,李院长从手术室里出来,脸上带着疲惫的笑容,然后看着中年人和洛秋点了点头。

“李院长,我爷爷没事了?”

“洛总没有大碍了?”

中年人和洛秋喜出望外的看着李院长,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没事了!洛总吉人天相。”李院长笑了笑,然后眉头又猛然一皱,问道:“只是,我想知道洛总身上的银针,是谁扎的?”

中年人闻言立刻看向了洛秋。

“是,是什么苏家的女婿所扎的……”洛秋猛然想起了叶北,一个骗了自己的男人。

“他,多大年纪?”李院长再次追问道。

洛秋想了一下,说道:“和,和我差不多年纪。”

“什么?”李院长猛然一愣,一脸不相信的再次询问:“你,你确定他这么年轻?”

在李院长的心里,能施展出如此银针之人,好歹也是和自己一样年纪,或者更大年纪的隐世老中医了。

“是,是啊!”洛秋摸了摸头上的纱布,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惊慌的问道:“李院长,我爷爷不会因为这银针,而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如果,洛总因此得了严重的后遗症,那么洛家,不但会砸了对方的医馆,叶北也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不不不……”李院长连忙摆了摆手,脸上突然露出了神采来,“洛总不但没有后遗症,而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些银针,我可就无能为力了……从那银针所扎的位置,手法,以及入穴位的距离,这就不能称为医术,而是流传千古的医道了。”

“流传千古的医道?”中年人和洛秋相视一眼,满脸都是震撼的神色。

“备,备厚礼,去医馆,去医馆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病房内,传来了洛总那断断续续的声音。

>>>点此阅读《绝世医婿》全文<<<


第五章 苏家会议

苏启东带着南俊回到了苏家,先是安顿了南俊,便火急火燎的去了家主赵佳兰的房间。
“奶奶!”苏启东毕恭毕敬的站在赵佳兰的面前,说道:“我想和您说一件事情。”

赵佳兰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随后点了点头。

“南家的南俊,看上了苏婉妹妹!”苏启东陪着笑脸,说道:“南俊想让您给他做主。”

“哦?!”

赵佳兰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本来苏家的济世药业可以顺利上市的,可是,叶北的那件龌龊事情,已经在上流社会流传开来,这直接影响了上市的进程,后续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连上市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但是,这南俊竟然看上了自己的孙女,那么,和南家结成了儿女亲家的话,就可以借助南家的势力去公关一下,说不定能消失苏家的负面影响,让公司顺利上市。

“启东,这件事情,你汇报的很及时。我也可以给他做主!”赵佳兰想了一下,突然又摇了摇头,说道:“只是,苏婉那丫头已经是那个废物的老婆了,又怎么能让她嫁给南俊呢?他不会嫌弃她的身份呢?”

苏启东一边往茶杯里续了点水,一边阴笑的说道:“奶奶,苏婉妹妹三年来,从没有让那个废物碰过一下……这可是三婶津津乐道的事情,南俊也都听说了,所以,他并不在乎……”

“另外,趁着今晚的家族会议,把那个废物净身出户,然后再找苏婉妹妹谈谈……当然,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奶奶可以在岁安医馆上下点文章,这样的话,她一定会对奶奶百依百顺的。”

赵佳兰的脸上终于布满了笑容,这件事情要是促成了的话,上市的问题也容易解决,那么,距离她搬进雅海别墅区的日子,那就更进一步了。

雅海别墅区对于寸土寸金的江城来说,是一个最有价值,也最能体现地位的别墅区,这对于上流精英们也是最具有归属感的地方。

“奶奶,只是还有一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您……”苏启东看着赵佳兰,有些欲言欲止的样子。

“说!”赵佳兰这辈子见惯了大风大浪,一见苏启东的表情,便知道,这件事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

“奶奶,是这样的……今天叶北那个废物独自在岁安医馆里,收容了出车祸的重伤者……估计对方已经死亡……而且,那死者的身份……”苏启东立刻上前几步,然后缓缓道来。

“嘭!”

赵佳兰的房间里,传来了物品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

苏家别墅门口,苏婉和赵芳下了车,两个人脸上不知不觉的红了,更是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低着头便往里走。

她们其实早就已经到了,可是,赵芳一直不愿意出现,早去有什么好的,还不是被人笑话奚落?

“哟,这不是三妹妹么?”只是,他们越是怕见人,越是遇到了苏启东的父母,只见苏启东的母亲李珍在她们的身后,扯着嗓子喊道:“我让启东开车去接你们,怎么没遇到么?”

二嫂?!

赵芳的心里冷笑一下,这李珍在苏家一直和自己明争暗斗,她哪有那么好心,要接自己回苏家。

“哼!”赵芳冷哼了一声,一转脸,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家苏婉有车,就不劳烦嫂子了。只是,嫂子应该不是想让启东去接我们娘俩,应该是想看我的笑话吧?”

“哟,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李珍的双臂抱在胸前,针锋相对的说道:“我要是看你的笑话,不是随时可以看么?这几年了,你那个废物女婿的笑话,还少了不成?”

“你,什么意思?”

只要现在有人提到叶北,赵芳的情绪就再也压不下去,火气随之腾起。

“没什么意思!”李珍一摊手,然后,拍了拍自己的香奈儿包包,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能给苏家传宗接代,就想弄个上门女婿分些家产……可惜啊,连我这个包包的一个拉链,都买不起哦!”

“二嫂,你欺人太甚……”

“我欺负你了么?我说得都是实话……”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便斗在了一起,而不远处南俊却看着这一幕,随后,他朝着自己的一个手下使了使眼色。

噔噔噔——

那人会意,一路小跑到苏婉的面前,然后塞给他一个手机,便匆匆离去。

“这,这是什么?”苏婉一愣,然后喊了一句,目光便落在了手机上。

手上正放着视频,叶北趴在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而那个女人正气喘吁吁的给他宽衣解带……

“这,这……”赵芳吵得正来劲的时候,一眼瞥见了视频,脸上便滚烫一片,然后从苏婉的手里夺过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妈,走吧!”苏婉的脚下猛然一个踉跄,然后咬了咬牙,拽着赵芳往里走。

“嘻嘻嘻……”李珍立刻笑弯了腰,然后看着地上的手机,说道:“你的这个女婿,还真是个人中龙凤啊!”

“哼!”苏家老二苏俊展也走了过来,然后一脚狠狠地踩在手机上,怒气冲冲地说道:“一家子都是扫把星。如果不是你们,我爸和我弟弟也不会这么就走了!”

赵芳自然把他的话听在耳里,但这是二哥,她却不能多说什么,气得咬了咬牙,和苏婉小声的说道:“苏婉啊,今天,今天你必须要和那个废物离婚,不然的话,我们这个家,迟早毁在他的手里……那视频,你可是亲眼所见。”

“妈,这件事情,等到回家再说吧!”苏婉感觉自己很乱,脑子里呈现的全都是视频里的画面,而且,她也隐约的感觉到,今天的这次家族会议,一定和叶北有关!

>>>点此阅读《绝世医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