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芙和厉景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为我神魂颠倒

作者:酥肉肉

主角:纪芙,厉景深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人理所当然的忘记,是谁风里雨里一直守护在原地。温苒守护挚爱十年,却敌不过余霏霏一句:我想你。温苒觉得沈司寒最残忍的是,明知她深爱着他,却堂而皇之的走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他要和她离婚,娶别的女人……

纪芙和厉景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免费阅读

《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免费试读

第1章 我以为我们只是玩玩

空气中弥漫着情欲气息。

纪芙裹着浴袍,漫不经心的擦着湿发。

地毯上、床上,狼藉一片,无一不在彰显着刚才的激烈。

她随意捡起落在地上的衣物,猛然间,却看到白衬衫上的那个口红印。

所有动作一顿,眼底闪过一阵迷茫。

这是她亲的?

这时,浴室内的水流声忽然停了,几秒后,门打开。

厉景深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上半身小麦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宽肩窄臀的线条搭配上小砖头一般的腹肌,整个人透着爆棚的男性荷尔蒙。

“吹风机。”他薄唇轻启,声线是天然的冷。

纪芙瞥了他一下,没回应,从包包里拿出口红。

她娴熟涂在唇瓣上,又印在他的衬衫上。

颜色相差太大,一眼可见。

“这是谁的口红印?”她嗓音很低,压抑的怒气正在心头酝酿。

厉景深的视线仅在印记上停留一秒。

“你的。”

“呵,我的口红不是这个色号。”她将两个口红印全然摆在他面前。

厉景深大掌撩了一下额前湿润的头发,嗓音清冷而淡然。

“嗯。”

只有一个嗯?

“你背着我,找了别的女人?”纪芙瞬间黑脸,几步走过去,拦住他的路。

厉景深居高临下俯瞰着她,俊脸线条很立体,那双墨黑色的眸子深湖一般无波。

他没回应,绕过她,拿来了吹风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纪芙跟在他身后,更燥了。

他将她拉到沙发边坐下,暖风吹拂,撩过她的发。

“不记得了。”依旧是这种很冷沉的凉音,混在风中,传入她的耳朵。

纪芙一把推开他的吹风机。

“什么叫不记得了?厉景深,你绿我?!”

十分钟前,他们还在床上翻云覆雨。

而他的唇,可能在几个小时前就吻过别的女人了?

厉景深摁下她的小手,继续拿着吹风机,指尖拨弄着她的发。

纪芙随手一扔,将他的白衬衫甩到地上。

刺目的粉红正好落在表面上,她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啧了一声。

厉景深面色冷然,依旧沉默。

纪芙眸子一眯,用力锤了一下他的胸口。

“我跟你说话呢?”她咬着字出声,水眸愤愤瞪着他。

厉景深无视她的眼神,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梢,突然卡了一下。

他眉眼一顿,清冷的嗓音绵延传出。

“你头发打结了,最近没做护理?”

纪芙表情一僵,一把夺过吹风机,重重扔在沙发边。

“厉景深!你别扯开话题,我要听你解释!!”

头发护理?她整个脑壳子都冒绿光了,她还护理??

厉景深面色稍稍沉了几分,娴熟拿起桌上烟盒,抽出一根香烟,点燃。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锋利的眉眼。

他的容颜,是张狂的冷邪,侵略性极强的俊美。

虽然仅仅投个纪芙一个眼神,但那种帝王气势,是泯灭众生的矜贵之感。

男人轻吐烟圈,眼眸半眯斜睨着她,“没什么好解释的。”

纪芙眼皮突突跳了两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烟蒂。

“我们交往了半年,你就这么对我?”

这个男人哪来的底气,绿了她还这么坦然自若?

“交往?”他唇角一勾,一声冷嗤从他嘴边溢出。

“我以为我们只是床.伴。”

>>>点此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


第2章 这都玩不起?

纪芙一脸震惊,床.伴?

他把她当成约P的床.伴!

“厉景深,你!”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气过去。

男人冷笑一声,指尖摩挲着她小巧的下巴。

“当初你抱上来撩我,不就是说的,‘先生,敢不敢玩玩?’”他嗓音很低,明明唇角捻笑,却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现在你不敢了?”

纪芙一怔,脑海中猛然闪过一张清润的面孔,再与面前这人的脸交叠。

不,他不是他!

纪芙脸色紧绷,“不解释是吧?那你就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她整句话是吼出来的,手指着门口,微微抖着。

厉景深俊脸冷然一片,一抹寒霜正在眼底悄悄酝酿。

他起身,毫不避讳在她面前套上衣服。

眼看着他开始系衬衫扣子,她气得整个人快炸了。

她猛然起身,想一把扯住他的领口,但身高差距,她只能碰到他的肩头。

她惦着脚尖,恶狠狠地拽着他的衣服。

“你还真走?”

一点也不在乎她?

“纪小姐,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这都玩不起?”

“行,你行!厉景深,你厉害!”她一把推开他。

“你走,赶紧消失在我的视线!”

厉景深眉梢一挑,又是一声冷笑。

他套上西装,从皮夹内拿出一叠百元大钞。

“没更多现金了,先将就一下。”

纪芙:“……”

她看着那一叠红灿灿的钞票,透亮的眼珠几乎要冒火。

“混蛋!!”她直接将钞票甩了出去,啪得砸在他的脚边,又落在地上。

厉景深视线仅在她脸上停留一秒,大步朝门口走去。

开门时,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

他接起,余光瞥了纪芙一眼。

“嗯,6012?我知道了。”

纪芙死命抓着浴巾裙摆,牙根咯吱作响。

这是出了她的门,去找下一个女人?

!!

她实在忍不住,一张脸都憋红了。

厉景深眼底闪过一抹异芒,关上了房门。

一刹那,纪芙用力锤沙发的愤叫声传出。

他面无表情,一转身,助理沈风正在一旁等候。

“厉总,人已经到了,就在6012。”

刚才那个电话是他打的,听厉总的语气他就没多说一个字。

“嗯,房卡。”他伸出手。

沈风恭敬递上,厉景深随手一扔,落在了房门口。

看他这番操作,沈风有些咂舌。

“厉总,纪小姐……会去吗?”

厉景深神色冷漠地睨了一眼,沈风立马收声低头。

……

纪芙在房间内只待了三分钟,反复的深呼吸难以平复心绪。

她换上衣服,临走前又凝了一眼那叠钞票。

顿了一秒,捡起,放进包包。

渣男的钱,她就算烧了也不留给他!

她出了房间,正想6012在哪个方向,一低头正好看到一张房卡。

厉景深当真是急不可耐,连房卡都落下了?

好,等着!

纪芙咬牙,快速前往6012,叮了一声,房门打开。

她刚要冲进去,一道温润的男声突然从房间内传出。

“晴晴,你还没洗好?”

如此熟悉的音色,在她的梦中回响过无数次。

全身血液瞬间凝固,纪芙没推门,透过小缝朝里看了一眼——

>>>点此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


第3章 快快快,她在那里!

纪北川正坐在远处的沙发上,领带扯在胸口位置,望着浴室方向。

她凝视着他的脸,所有回忆瞬间冲上大脑。

纪北川,养父母的长子,她名义上的哥哥,也是她……第一段感情的萌芽。

纪芙握着门把手,手掌蓦然紧缩,骨节微微泛白。

很快,一个女人从浴室内走出,只裹了一件浴袍,白皙的皮肤在炽光灯的照射下泛着熠熠亮芒。

“北川,我洗好了。”她的声线很温柔。

纪北川许是被惊艳到了,短暂一怔后,快速收回视线。

“嗯,那我进去了。”

他匆匆进了浴室,很快传出水流声。

纪芙眸光闪烁,脸色白得像纸。

半年前,纪北川被纪家安排去国外深造,洛晴晴作为纪家认可的准儿媳一路陪同。

许久未见,没想到她竟然以一个偷窥者的身份看到了如此刺目的一幕。

纪芙自嘲式地笑了一声,松开手。

心会痛吗?会啊……

那是她一整个青春的回忆啊!

她还以为他一声不响的出国是碍于父母的淫威。现在看来,他大抵也巴不得甩掉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吧?

呵,这生活让她过得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蓦然一转身,对上一个服务生的脸。

对方笑容礼貌,“小姐,需要帮忙吗?”

纪芙摇头道:“不用。”

下一秒,飞速逃离。

洛晴晴听到了门口的声音,快步走过去。左右一看,正好捕捉到一抹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她眸子一眯,那是,传闻中北川的“妹妹”?

……

纪芙下了楼,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她脸上带着病态的惨白,昏暗的路灯下,她的身影被拉长,过分消瘦。

突然间,不知道踩到了什么。

连摔下的砰砰声都没有,她面朝下直接跌入雪堆。

身处冰窖也不过如此,可她的泪还是热的,炙热到刺痛了每一处皮肤。

相比较看到纪北川和洛晴晴开房,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厉景深衬衫上的口红印。

“厉景深,你就是个混蛋!”

远方,暗处。

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停靠在路边。

厉景深将视线定在雪堆里穿着粉色棉衣的一团。

他手掌紧捏鳄皮车座,拧出几条明显的褶皱。

看到纪北川和别人滚床单,她就这么痛苦?

纪芙哭了许久,坐起来又一声怒骂:“渣男,不要脸,可恶!”

她肩头微动,啜泣着抹着泪水。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快快快,她在那里!”

纪芙还没回过神来,黑压压的人群已经冲到她面前。

“是纪小姐对吗?混了两年娱乐圈还在十八线,所以不甘心,勾搭了厉爷?”

“请问你跟厉爷之间是不是包Y关系?这里是你们定期会来的地方吗?”

“你以多少钱的价格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能否具体透露一下?”

“你傍上厉爷,是想靠他的热度抄花边绯闻吗?还是威逼利诱让他给你资源?”

“纪小姐,请回答一下——”

应接不暇的问句一个接着一个,无数话筒和摄像机几乎怼到她脸上。

她眨眨眸,踉跄起身。

“你们在说什么?”她一脸茫然,粗略扫了一下各个记者的工作牌。

怎么连新闻实播的记者都来了?这么大阵仗?

纪芙脸色一白:“你们在说什么?”

什么厉爷?包Y?

都是胡说八道。

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角色就要进组了,这是有人要把她拉下水!?

>>>点此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


第4章 厉总口嫌体正直

纪芙的迷茫显然让记者更加不耐,看她孤身一人,有的人顿时来了底气。
“纪小姐,不用装了,勾搭上帝都厉爷就觉得自己是大牌了?我告诉你,我们都已经拍下一些证据了!”
说着,记者甩过来一张照片。
其实他们今晚的目的是纪氏集团总裁纪北川的花边新闻,没想到挖到个更大的!
还好没把纪芙追丢。
她表情僵硬,帝都厉爷四个字在耳边回荡,拿过照片一看,是厉景深从客房出来的画面。
“他,他是帝都厉爷?!”
“不然呢?”记者反问。
纪芙感觉被雷炸了,她睡了半年的男人竟然是帝都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她听过一些关于厉爷的传闻,毫不夸张的说,他掌管了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命脉。
是那种咳嗽一声,地面都会震三震的传奇人物!
只是鲜少有报道流出,更遑论是照片了。
纪芙还没在震惊中回神,不知谁推了一下她的肩膀。
“请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
她踉跄后退一步,许是冻到了,胃突然有些疼。
正是这一秒的抽痛,她步伐不稳,再次跌落雪地,全身冷得一个激灵。
车上,厉景深墨眸危险眯起,一个眼神甩给沈风。
沈风会意,快速拨打了一个电话。
雪堆处,纪芙胃部越发拧着劲的疼。
她脸色惨白,蜷曲身体。
记者们不是看不出她不舒服,但没人在乎她的感受,依旧往前逼。
几番前进后,他们几乎要踩到纪芙身上了。
被一群黑包围,她觉得空气都稀薄了。
谁,谁能来帮帮她!
“你们在干什么!”
蓦然间,一声大喊传出。
所有记者让出一条路,几个身穿警服的巡警赶来,厉声呵斥着。
周围疏散开,她连忙大口呼吸着。
一番对峙后,记者被警察赶走了,纪芙被扶起。
“小姑娘,没事吧?”其中一个老警察担忧出声。
纪芙惨淡一笑,捂着肚子艰难起身。
“我没事,谢谢你们。”
“他们走了,别怕哈。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
纪芙连忙推让,“不用,我自己打车就行了。”
不想麻烦他们,大晚上的,没必要折腾别人。
警察见状互相对视一眼,这时,老警察手机叮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行,那你路上小心!”
“嗯,再见。”
告别一众人,她站在路边,静静等候出租车。
按理说这个时间这个路段,她最少要等半个小时。
可不到五分钟,一辆车稳稳地刹在她面前。
纪芙几乎是谢天谢地,“师傅,去清苑,谢谢。”
“好的。”
车程十五分钟,她下了车,给出一张百元大钞。
“不用找了。”
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就是不心疼。
“谢谢您。”司机收下钞票,直到纪芙进了正门,他才收回视线。
他快速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助理沈风驱车全程跟在出租车后面,此刻正停在一个转弯口,看不到清苑的门口。
他接电话说了两句后,回头对厉景深禀报。
“厉总,纪小姐进清苑了。”
厉景深单手拄着车座,目光深沉地望向窗外。他喉间发音,十足低沉。
“嗯,把消息放出去,拍我可以。但要是敢泄露纪芙任何一张照片,后果自负。”
“是!”
——
纪芙在门口换了鞋,抖落雪花后,将外套搭在胳膊处。绕过玄关,很快到了正厅。
寂静深夜下,纪家夫妇并没休息。
纪父看到她,刚扬起一抹笑要关切一番,纪母率先开口。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鬼混了?”她眼底满是对纪芙的厌恶,现在盯着那张酷似某个女人的脸,更甚恨得牙根痒痒。
“我……”纪芙话没说完,纪母刻薄道:“你就跟你那个死妈一个德行,都是不要脸的贱人!”

>>>点此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


第5章 她必须努力活下去

纪芙身体一僵,这话不是她第一次听,但今天的感觉不一样。
她在厉景深那儿憋了一肚子的气,此刻实在忍不住了。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妈妈!”她一声怒吼,怒火在眼底灼烧。
纪母一愣,这是二十年多年来,小丫头片子第一次反抗。
两秒钟后,纪母一双眼快要瞪出去了,直喷吐沫星子。
“你个小贱蹄子,敢这样跟我说话?你别忘了,是我们家养了你这么多年!”
她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杯,用力扔过去。
砰,纪芙被砸了胳膊,疼痛令她瞬间拧眉。
碎片跌落一地,纪母还在咆哮。
“现在立刻给我道歉,不然就滚出这个家!”
纪父赶忙劝道:“你这是干什么,孩子刚回来……”
纪母听丈夫护着纪芙,怒火更浓了。
“怎么着,你还对她那个死妈余情未了,还护上她女儿了?”
“我……”纪父似乎想起了往昔的过去,一脸痛苦。
纪芙一下子攥紧了手,浑身颤抖着,“死”这个字眼,太戳她了。
在她只有两三岁的时候,父母遭遇了一场车祸,意外去世。
他们用生命保护了她。
从那辆变形的车里被救出来的时候,她只受了一点皮外伤,哇哇大哭着,什么也不知道。
然后,她就被纪家领养了。
每一次听见纪母尖酸刻薄的嘲讽,她也能隐约察觉到,纪父和自己母亲之间,曾经,也是有过故事的。
十几年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纪芙低垂着脑袋,忍不住红了眼眶。
够了,真的够了……
这些年,她为了纪家的养育之恩,处处忍让,甚至牺牲掉……
但她也是人啊!而纪家从来只把她当成打骂随意的畜生!
她手掌缓缓攥起,猛然抬头间,绝望的寒在眼底升腾。
“我不会道歉,该道歉的人是你。”她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纪母一张脸气成烤猪色,猛然站起,要动手。
纪芙迅速拦住,推开,冷声道:“你——好自为之!”
她留下这句话,转身上楼。
纪母被推得老腰生疼,还想要追上去大骂,纪父赶忙上前,扶着她也是拦住她。
“好了,先坐下。”
纪母气得直跺脚,仰头对楼梯口大喊:“小贱人我告诉你,你连纪家的一条狗都不如!还有,你要是再打北川的主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纪芙到转弯口时,听到了这声咒骂。
隐约还有一句。
“她那个爹那个妈死得那么蹊跷,尸体都捞不到,说不定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你当初就不该把这个丧门星带回来!”
这些话,她听过很多遍。
可她偷偷问纪父,纪父都说是纪母胡说的,不要信她。
进了房间,背靠着房门,她轻舒一口气,满脸疲态。
洗了澡,将厉景深给的钱收好,这些她别有用处。
她从床下拿出一个精致的收纳盒。里面有几个琉璃珠子,还有一条四叶草手链。
她取出那条手链,放在掌心。
这是纪北川送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是该放下了……
她正要将手链丢进垃圾桶,这时,突然感觉鼻腔一股热流,伴随酸疼感。
一摸,鲜血淋淋。
短暂的怔愣后,她娴熟抽过纸巾塞住。
一张不够,两张也不够。
足足捂了整包纸巾,鲜血终于停下,满地带血的纸团。
这一幕,并不陌生,近半年,她总是流鼻血。
病症中期,还不算太晚。
父母的死因她还没有查清,为了这个,她也必须得努力活下去!
她已经有了方向,父母当年,似乎和娱乐圈有些瓜葛。
而她也做好了准备,一边拍戏,一边调查。
第二天,纪芙起得很早,随便在厨房对付了一口冷面包,快速上楼。
纪家没人叫她吃早饭,这倒省心应付他们。
一上午的时间,她匆匆读完演技教学书籍,享受了难得的清净。
中午,她不得不下楼用餐。
然而刚从楼梯口走,一阵脚步声在门口响起。
她转头看去,措不及防撞进一双如玉般温润的眼眸。
纪北川……回来了。

>>>点此阅读《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