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凡唐飞雪(叶不凡,唐飞雪)免费阅读全文_叶不凡唐飞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龙门医婿

作者:一起成功

主角:叶不凡,唐飞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龙门医婿》又名《太极医婿》主人公是(叶不凡唐飞雪李静)是来自一起成功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叶不凡是唐家的上门女婿,自从入赘之后,他一直被人嘲讽,妻子看不起他,丈母娘当众羞辱他,为了母亲的医药费,他只能放弃尊严,一次又一次的向唐家借钱。阴差阳错下,叶不凡成了医仙传人,得到了太极经和生死石,从此走上逆袭之路。有了医仙传承,他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医术救人,武道杀敌,成了都市中的最强者,从此逆天改命,睥睨天下……

叶不凡唐飞雪(叶不凡,唐飞雪)免费阅读全文_叶不凡唐飞雪全文免费阅读

《龙门医婿》免费阅读

第一章 欺人太甚

破晓时分,医院。
叶不凡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瘦弱的他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他拿着手中的诊断报告,双目无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天上浓重的乌云,将天穹压得低低的,如同一团庞大的阴影般,笼罩着整个城市,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轰隆的雷声响彻天际,也惊醒了叶不凡。

他患上了癌症。

晚期。

不过他已经不打算进行治疗了。

他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等死。

他想清楚了,反正也治不好,不如多留点钱给自己的养母。

叶不凡摸出手机,给妻子发了条语音。

“飞雪,我可能不行了。我的银行卡里有几万块钱,你帮我转交给我妈。”

这么早,妻子唐飞雪应该还没有起来吧?

叶不凡苦笑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还真是失败啊。

大学毕业后,入赘唐家一年,却连妻子的一根手指都没有碰过。

而他作为上门女婿,这些年蝇营狗苟,苦心经营,根本没有存下多少钱,让养母沈碧琴只能在菜市场卖菜为生......

自己得了绝症,就只能等死!

“不行,就算我死,也要留下一笔钱给母亲养老......”

当脑海里又出现沈碧琴寒冬腊月洗菜,一双手都是裂口的场景时,叶不凡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他来到医院外面,拨通了前女友李静的电话,

“喂,是李静吗?”

“叶不凡!这么早打电话过来,你脑子有病吗?”电话那头的李静尖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叶不凡连忙道歉,“我得了癌症,晚期,没几天好活了。我想问你,你上次说过的,有偿器官捐献的事情......”

李静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你得了癌症?在医院是吧,我马上到。”

李静是她的前女友,开了一家酒吧,不,这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李静实现梦想的。

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李静离开了叶不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

叶不凡也沦为了笑资。

好在李静还念旧情,给了叶不凡这最后的机会......

轰隆!

法拉利的轰鸣声呼啸而至!

“哈哈哈,叶不凡,听说你得了癌症要死了?”

黄东强搂着李静,狂笑着下车。

当他看到如今瘦弱不堪的叶不凡时,脸上的笑容更甚。

叶不凡也望向了黄东强和李静。

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怜悯的情绪。

李静上身穿低领背心,下半身则是一件热裤,白皙的肌肤和两条修长的腿,再加上漂亮的脸庞,很是吸引眼球。

不过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让人不敢对视。

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不凡,那淡漠感觉,就好像在街边看到乞丐一样。

“是......”叶不凡刚想开口,猛地重重咳了几声,这回他雪白的围巾染上了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

李静捂住鼻子,后退了一步,她的眼神嫌弃:“你离我远点。”

“怎么?你快撑不住了啊?”黄东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扔在地上一份合同,“室友一场,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赶紧签了吧。”

叶不凡捡起地上的合同,快速扫了一眼合同——本人叶不凡自愿捐献身体器官,受捐人某某某在手术后赠与叶不凡先生三十万元......

有了这三十万,养母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了吧......

叶不凡颤抖着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填下了养母的银行账号。

“很好!你可以滚了!”黄东强等着叶不凡签完名之后,猛地抢过了这份合同。

他甚至连客套一下的心思都奉欠,搂着李静直接大笑离开。

汽车的尾气刺鼻,叶不凡勾着头走到了角落,他习惯和妻子唐飞雪发语音,话到喉咙却发现声音哽咽,只好改为打字:

“飞雪,原谅我没有早点告诉你,我得了癌症快死了,我选择放弃了治疗......”

“我知道这入赘一年来,我懦弱,我无能,丢尽了唐家的脸。”

“等我死后,你再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吧,我会祝福你的......”

天知道叶不凡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打出这些字。

而发完这短短几行字,叶不凡就好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他失魂落魄的走着,勒紧了围巾,还是瑟瑟发抖,感觉好冷啊。

好像穿再多的衣服也无济于事。

他也不怪唐飞雪,毕竟自己从未告诉过她真正的病情。

他恨的是他自己的无能。

他还没有尽孝养父母,还没有牵过妻子的手,还没有享受过人生......

可没走多远,刚到停车场,隐约间,两道熟悉的声音却是突兀传入他的耳中。他顿时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慢慢凑了过去。

“嘿,骗叶不凡签个字,就骗到了他家快拆迁的房子,李静,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啊!”

“事先说好的,这拆迁款的几百万都要给我当零花钱,我看中那款全球限量款的包包已经很久了!”

“这是当然!不过这叶不凡可真是个傻子,连癌症患者不能捐献器官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他要是不傻,也不会看不出来,这捐献合同底下还藏着一份卖房合同了......”

不能捐献......卖房合同......

后面的话,叶不凡听不见了。

此时此刻,他的双目一片通红,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愤怒给淹没了。

难怪......难怪李静会这么的好说话,二话不说就来到了医院!

原来这一切,只是为了骗走养母的房子!

叶不凡二话不说,就朝着法拉利狂奔而去!

那边,黄东强还在那儿一脸得意的跟李静炫耀着,可转眼间,便见叶不凡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冲了过来。

他猛地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听到叶不凡一声怒吼:“欺人太甚!”

话音刚落,叶不凡已经冲到了跟前,一拳打在了黄东强的面门之上!

“你敢骗走我家的房子,我和你拼了啊啊啊!!!”

充满无尽怒火的咆哮声中,叶不凡拉开车门,就要和黄东强拼了。

但叶不凡终究重病缠身,哪里是黄东强的对手。

黄东强愤怒下车,连续给了叶不凡几下重拳。

叶不凡很快就被打倒,只能凭着本能抱住脑袋。

“废物一个!”

“也敢来打我?!”

黄东强一脚踩在叶不凡头上。

“砰——”

叶不凡抱住头部的双手终于松了开来,整个人无力的倒在地上。

他昏迷了过去。

一篷鲜血从掌心流出,渗入古朴的太极玉……

“嗖——”

光芒一闪而逝。

“我乃太极医仙,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太极经和生死玉,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叶不凡感到自己处于一片飘渺虚空中,伴随着传承之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进了脑海。

武道医术,玄妙针法,修行法诀,不断冲击……

当一块生死玉涌入掌心时,叶不凡按捺不住尖叫一声:

“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第二章欺 负不起你吗?

当叶不凡醒了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在医院,全身伤痕累累。
他努力回想,记起自己被黄东强打晕,然后被丢在医院门口。

脑袋的疼痛也证实了这一点。

只是他还惊慌发现,梦境依然清晰:

“难道刚才的梦是真的?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叶不凡嘟囔一句,可是闭上眼睛,他却震惊不已。

他的脑海真有一部《太极经》。

“这梦会不会太真实了?”

叶不凡还是不相信,随后打开《太极经》,按照上面法子修炼起来。

只要修炼不出什么,那生死玉和《太极经》就是一个笑话。

但事实让叶不凡再度目瞪口呆。

半个小时不到,他就感觉到丹田中,涌现出一小股热流。

接着,热流游走四肢百骸。

所过之处,舒爽异常。

同时,他的左手掌心,隐约有一个太极图呈现……

生死玉。

白色为生,黑色为死。

每一面都有七片光芒,影子很淡,却层层分明。

叶不凡以为是不小心沾染了图案,用手腕在大腿上擦了几下,却发现太极图依然存在。

而且还转动了起来。

下一秒,叶不凡脑海忽然浮现一股信息:

状态:癌症晚期,擦伤十三处,头颅轻微脑震荡......

病因:癌症,被人暴力殴打导致。

修复或毁灭?

叶不凡愣在当场,这是什么玩意?

他下意识发出一个修复指令,只见生死玉转动起来,随后一片白光没入叶不凡体内。

“啪——”

接着,身体出现了异常变化。

血管不受控制发热,继而周身滚烫,叶不凡感觉全身细胞都在奔跑,它们成群结队地在体内狂奔。

骨骼也噼噼啪啪作响。

没有多久,叶不凡身躯猛地一震,全身疼痛彻底消散,手臂和脸上擦伤也都愈合。

同时,太极图上面的白光黯淡了一分。

“这是修复妙手啊。”

叶不凡激动了起来,人家修复的都是古玩字画,他的生死玉却能修复身体疾病。

看来梦中一切都是真的。

这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

叶不凡看着手机上唐飞雪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心中一紧,准备回唐家一趟。

刚走到医院门口,耳边就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叶不凡瞥眼一看。

可不就是李静和黄东强吗?

真是冤家路窄!

此时黄东强也看到了叶不凡,先是一愣,而后眼神一寒:“哟,是叶不凡啊?小子,挺耐打啊?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活动了下手腕关节,皮笑肉不笑走向叶不凡:“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反正你也没几天好活了,不如让我再打你一顿出出气。”

“哦,对了,看在你家房子的份上,这次我下手会轻点的!”

说完,黄东强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有着不屑和戏弄。

李静一如既往高冷,看到叶不凡更是多了一丝嫌弃。

叶不凡都快死了,她可不想沾上叶不凡身上的晦气。

叶不凡声音一沉:“黄东强,把我家的房子还给我!不然,你这是在找死!”

“找死?你算什么东西?”

黄东强皮鞋敲地,气焰很是嚣张:“谁给你勇气叫板我的?”

“刚才挨打还不够是不是?”

“跪下,磕头,道歉。”

黄东强手指点着叶不凡:“我当这事没发生过,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送太平间。”

叶不凡闻言眼神一寒:“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黄东强冷笑一声:“欺人太甚怎么了?老子欺负不起你吗?”

“嗖!”

就在这时,叶不凡身影一闪。

黄东强还没看清,就感觉脖子一紧。

叶不凡掐住黄东强脖颈,再以快到所有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对着一辆豪车的车窗猛地一磕。

“砰!”

触目惊心的撞击,车窗瞬间爆裂,黄东强的脑袋也溅起血水。

力道骇人。

这还没完,叶不凡甩手将晕头转向的黄东强扔地上,对着他的手臂就是毫不留情一脚。

“咔嚓!”

一声脆响,黄东强左手瞬间骨折。

“混蛋,你敢动我?”

黄东强喷出一口鲜血,但依然气势汹汹:“你知道,动我有什么后果吗?”

没等后者说完话,叶不凡一个耳光扇过去。

黄东强两颗牙齿跌落,满嘴是血。

接着,叶不凡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告诉我,什么后果?”

“叶不凡,够了!”

李静愤怒站出来:“你已经闯祸了,再不住手,你会后悔……”

“啪——”

叶不凡又是一巴掌打在黄东强脸上:“闯什么祸了?”

黄东强怒吼一声:“你会死的,你会死的,你没资格动我!”

“我要杀了你,还有你父母,我要杀你全家……”

“不服?”

叶不凡又一大耳光过去。

黄东强捂着脸颊,满脸怨毒,却不敢还嘴。

李静也气死:“你——”

在她眼里,只有黄东强能教训叶不凡,叶不凡没资格肆虐黄东强。

叶不凡轻轻拍着黄东强的脸:“告诉我,什么后果,什么祸?”

黄东强很是憋屈,但最终咬着牙:

“今天我认栽了,你究竟想怎样?”

叶不凡稳如泰山扣着他的咽喉:

“把卖房合同还给我!再自扇十个耳光,向我道歉,赔偿,不然我废了你。”

黄东强看着叶不凡的眼神,莫名的感到恐惧。

他虽然感觉今天被叶不凡欺负实在是羞辱,但他相信叶不凡说得出做得到。

因为他感觉叶不凡已经变了个人,不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废人了。

可凭什么啊!

叶不凡不是癌症晚期,都快死了吗?!

黄东强甚至能够感受到叶不凡手指的寒气。

再叫板只会被踩的更惨,今天先忍一忍,就算叶不凡过几天死了,再想法弄死他妈,也能够出这一口恶气,黄东强脑海转动着念头。

于是他向叶不凡艰难低头:

“对不起......”

接着他又撕掉怀中合同,给了自己十个大耳光,还掏出几千块钱赔偿。

叶不凡居高临下俯视着黄东强,眼中带着快意。

黄东强踉跄起身,眼眸中流露出深切恨意。

叶不凡知道黄东强迟早会报复。

他念头一转,生死玉一亮。

与此同时,一行信息涌现叶不凡脑海:

状态:肝癌初期,梅花病,手臂骨折。

病因:酒色过度,吸食禁品,被人殴打……

修复或毁灭?

叶不凡毫不犹豫闪过毁灭念头,他知道,那是加重病情的意思。

一片黑色光芒注入黄东强体内。

“啊——”

黄东强莫名惨叫一声,随后从叶不凡手底滑落在地。

肝癌晚期。

叶不凡喝出一声:“滚——”

黄东强带着李静他们怨毒离去。

看着黄东强的狼狈背影,叶不凡闪过一抹光芒。

这是一个死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第三章 我要离婚

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叶不凡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

“叶不凡,你到底怎么了?”

“你要死了?现在在哪家医院?”

“你是我唐飞雪的丈夫,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唐飞雪。

叶不凡本来想说出自己癌症治愈的事情,但这话一说出口,唐飞雪必然会更加的嗤之以鼻。

于是他出声解释道:“没有,是医院误诊了,我并没有得癌症......”

听到这话,隐约听到电话那头长松了一口气,而后唐飞雪声音缓和了少许:“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马上回去了。”叶不凡说道。

“好,那我和爸出去晨跑了,你早点回来。”唐飞雪挂断了电话。

很快,叶不凡回到了唐家。

他在自己房间,花了半个小时练习《太极经》。

练完《太极经》之后,叶不凡感觉整个人又变化不少。

他还发现身上多了一层油腻的污垢,粘乎乎的,非常难受。

他连忙去冲了个澡,发现被狗咬过的伤疤消失不见,皮肤变得白了。

就连力气也变大了许多,在浴室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块瓷砖砸坏了。

“啊——”

叶不凡刚洗澡出来,就听到二楼健身房传来岳母林秋玲尖叫,声音无比痛苦。

入赘唐家一年来,丈母娘对叶不凡的态度很不好,叶不凡本来不想过去。

但听到林秋玲很是凄厉,而且唐三国和唐飞雪出去晨跑了。

所以他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楼:

“妈,怎么了?”

视野中,健身房的瑜珈垫上,林秋玲光着脚丫站立,双手合十高举,保持着瑜伽的动作。

凹凸有致的丰韵身体,包裹在紧身衣里。

从高挺的傲然到纤细的柳腰,从光滑后背到翘起的后背,再从修长的美腿到裸着的脚弓……

无一不展现着成熟和曲线美。

叶不凡不得不承认,岳母大人风韵犹存。

“滚!”

看到叶不凡出现,林秋玲嫌弃喝道:“你这废物帮不了忙,快叫飞雪他们来。”

叶不凡皱起眉头:“爸和飞雪去跑步了,估计要等一会才回来……”

“啊——”

没等叶不凡说完,林秋玲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后就向地板摔过去。

叶不凡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要摔倒的林秋玲:

“妈,你怎么了?”

同时,他发现林秋玲姿势怪异,双手合十高举半空,很是僵硬。

叶不凡一压她的双手。

“啊——”

不碰还好,一压,林秋玲又是一声尖叫:

“痛,痛,痛。”

叶不凡感受到林秋玲的疼痛,于是连忙松开往下压的手。

他一转掌心生死玉,脑海涌现一抹信息:

状态:筋脉错位,气血逆行,必须及时救治,否则将会扭伤断裂……

病因:练习瑜伽过度导致……

能量不足修复,可用《太极手》捏骨……

叶不凡让林秋玲重新站好:“妈,你练瑜伽拉到筋脉了……”

林秋玲怒骂一声:“废话,快叫你爸和飞雪送我去医院……”

“快点,快点,太难受,太痛苦了。”

她感觉筋脉越来越绷紧,身体也越来越痛了。

来不及了。

“妈,这病,我能治,捏几个骨头就好。”

看到林秋玲脸色越来越红,叶不凡扫视着她几大穴位道:

“我恰好看过一个类似的养生节目。”

“滚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捣乱?”

“你连我诊所扫地的都不如,你会治什么病?”

林秋玲板起脸喝斥:“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我面前添乱,看到你就烦。”

“妈,来不及了,再耽误,你的双臂筋脉就可能断裂——”

叶不凡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去抓林秋玲的手臂。

他内心是不想搭理林秋玲,可想到林秋玲残疾了,势必让唐飞雪日子难过,他又只好援手一把。

“流氓——”

看到叶不凡浑身热气压过来,林秋玲大惊失色,这是要非礼自己啊?

她一边怒吼不已,一边向后退了几步。

“叶不凡,你干什么啊?”

“禽兽!”

“我是你丈母娘啊。”

她本能向后退却,叶不凡却已经到了她面前,双手触碰到林秋玲的手臂。

肌肤滑嫩。

“啪啪——”

叶不凡手指一捏阳池、曲池和天井三穴,让林秋玲的气血正常运行。

接着,叶不凡手指往下一移。

“啪啪——”

手指落在肩贞和肩井两穴,用力一捏,又是两声脆响,林秋玲的筋脉顺利原位。

只是手臂恢复正常,林秋玲却依然高举,初始的疼痛,让她神经高度紧张。

她已经痛怕了。

“嗖——”

这点没有难住叶不凡,叶不凡双手一滑,落在林秋玲的裤子上。

他作势要往下一拽。

“畜生!”

林秋玲愤怒一吼,双手猛地落下,死死拽住自己的裤子。

为了毫无束缚地练瑜伽,她只穿了一条最薄的紧身裤。

怎能让叶不凡扒掉呢?

“嗖——”

趁着林秋玲双手落下拉着裤子,叶不凡又在她太行和腹结两穴捏了过去。

林秋玲身躯一震,全身酸痛瞬间消散。

“叶不凡,你干什么?”

这时,唐三国和唐飞雪在门口出现,他们齐齐冲到叶不凡和林秋玲面前。

“啪——”

唐飞雪一把推开叶不凡怒道:“你敢非礼我妈?”

唐三国也青筋凸出:“小畜生,光天化日,非礼丈母娘?我打死你。”

他一拳打在叶不凡肩膀。

两人刚刚晨跑回来,听到林秋玲喊叫就冲上来,发现林秋玲一副羞愤样子,而叶不凡扯着林秋玲裤子,

画面不堪入目。

他们下意识认定叶不凡非礼林秋玲。

叶不凡身子晃动一下,随后抽回捏骨的双手。

林秋玲气势汹汹:“快,快,打电话报警,送这混蛋去坐牢。”

唐飞雪满脸厌恶:“叶不凡,你就是一个畜生。”

叶不凡平日里窝囊也就算了,好歹品行也算端正。

可她万万没想到,叶不凡居然是个这样的变态!

非礼母亲?

她太心痛了!

叶不凡面色平静,冷眼看着林秋玲:“妈,你应该还我一个清白!”

林秋玲一怔,随后看看灵活的双手,很快意识到,叶不凡刚才不是非礼自己,而是给自己治病。

只是她没有向唐三国和唐飞雪解释:

“清白?什么清白?”

她冷笑一声:“自己做什么事,心里没点数吗?”

她在借故发挥。

林秋玲早就对叶不凡不满了,始终惦记着要让叶不凡和唐飞雪离婚的事情。

“非礼丈母娘,被我们抓个正着,还要什么解释?”

唐三国指着叶不凡破口大骂:“滚,给我滚出去。”

他想要报警,又怕家丑外扬。

叶不凡盯着林秋玲:“妈,你真不还我清白?”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唐飞雪咬牙切齿的看着叶不凡说道:

“欺负我妈,还威胁我妈还你清白,当我们都是死的吗?”

脸上火辣辣的疼,叶不凡脸上多出了五道指印。

叶不凡猛然间握紧了拳头,可是看着唐飞雪惨白的俏脸,他又松了开来。

他上前一步,嘶哑出声:“我要跟飞雪离婚。”

“好啊……”

林秋玲下意识接话:“离就离……”

话到一半,她打了一个激灵:

“你说什么?”

叶不凡重复一遍:“我要跟飞雪离婚。”

离婚?

全家一片死寂。

林秋玲他们目瞪口呆看着叶不凡。

谁都没有想到,叶不凡会说出这样一句。

按照林秋玲她们的设想,叶不凡此时应该跪下来,痛哭流涕求原谅,求着不要报警。

结果,他却敢提出要跟唐飞雪离婚?他不怕被抓去坐牢吗?

唐飞雪俏脸呆滞:“你……要和我离婚?”

“好聚好散。”

叶不凡淡淡出声:“既然我们之间连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了,留下来只会碍着你们眼。”

“飞雪,明天带上户口簿,咱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唐飞雪刚才的态度,让他对于两人最后一丝幻想也没了。

她从来都没将自己当成过丈夫,从来没有选择相信过自己,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脑中,十八年前初识的印象又出现。

只是人是会变的,当初那个虽有脾气却恩怨分明的小姑娘,早就没了……

“离婚?”

林秋玲也反应了过来,气极而笑:

“一个吃软饭的也敢甩脸离婚?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啊?”

这几个月,她不止一次要唐飞雪跟叶不凡离婚,可每次总是有各种意外不成功。

林秋玲心里巴不得叶不凡早点滚出唐家。

只不过现在她却不那么想了。

这样不仅仅她的女儿,就是她和唐家,也觉得没面子。

“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

林秋玲手指点着叶不凡怒道:

“没有唐家,你这个废物出去,不用两天就会饿死。”

叶不凡目光平和:“离婚吧,我不想跟唐家有半点牵扯。”

不想跟唐家有牵扯?

林秋玲气极而笑:“行啊,离婚,要离婚也可以。”

“当初给你的五十万彩礼就不提了。”

“这一年,你吃唐家,喝唐家,还住唐家,你欠我们一个天大人情。”

她声音忽地拔高:“要想离婚,可以,先把这笔账还了。”

叶不凡平静开口:“怎么还?”

“四海商会欠我春风诊所两百万货款。”

林秋玲冷笑一声:

“你这么有能耐这么有魄力,你现在去把这笔钱给我讨回来啊。”

“讨回来了,我马上让飞雪跟你离婚。”

她把叶不凡往死里逼:

“不然你就是去搬砖,去卖血,做鸭做狗,还唐家这笔账。”

唐飞雪俏脸一变:“妈……”

“闭嘴!”

林秋玲打断唐飞雪的话,盯着叶不凡冷冷出声:“有没有问题?”

叶不凡点点头:“没问题。”

他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唐飞雪还想再说几句,却又瞧见叶不凡落寞的身影,她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的那个耳光,似乎又让两人的距离相隔得更远了一些。

接着,她目光一挑,看到角落的摄影机。

唐飞雪走过去打开视频重放。

很快,她脸色巨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第四章 准备好了吗?

“妈,叶不凡不是非礼你,是你练瑜伽卡住了手臂,他帮你放下来。”
唐飞雪把摄影机往唐三国和林秋玲面前一放。

唐三国探头一看,老脸也变了。

他刚才被愤怒控制住了理智,现在一看视频马上发现破绽。

如果林秋玲真被叶不凡非礼了,林秋玲早把叶不凡往死里整,哪会这样轻描淡写让他滚蛋?

“是,是我练瑜伽卡住了双手,他用蹩脚医术帮我解决问题。”

林秋玲气势汹汹一把推开丈夫:“但那又怎么样?我有什么义务给他解释?”

“你们要抱打不平吗?你们难道要打我吗?来吧,打死我吧,打死你亲妈吧。”

她一副撒泼无赖的样子,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你……”

唐三国气得头皮发麻,冤枉了叶不凡不要紧,可他还不讲道理的打了叶不凡一拳。

这要他怎么办才好?

而且林秋玲推波助澜看着这件事发生,竟然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解释,这不是陷他不义吗?

“我怎么样,我怎么样?”

林秋玲吼出一声:“唐家养了他一年,我还不能给他受点委屈了?”

唐三国感觉老脸都被林秋玲丢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唐飞雪头痛欲裂:“爸妈,你们必须给叶不凡道歉。”

“放屁,我为什么要给白眼狼道歉?”

林秋玲不置可否:“我给他道歉,他受得起吗?不怕被雷劈吗?”

唐飞雪转身离开了唐家别墅……

......

唐家别墅外。

叶不凡等着出租车,林秋玲所为让他心寒,只是清白不重要了,他只要把两百万债讨回来,他就可以远离唐家了。

“嘎——”

叶不凡等了五分钟不到,一辆红色宝马就停在旁边。

车窗落下,露出唐飞雪清冷的俏脸:“去哪?”

叶不凡淡淡出声:“去讨债,你放心,今天我会把债讨回来的。”

唐飞雪听到叶不凡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四海商会那是四海集团旗下一个组织,也是杜天虎的黑暗势力之一。

它打着商会的幌子,干着各种擦边球的勾当,手上染着不少鲜血。

叶不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拿什么跟他们斗?

非要逞强?

唐飞雪眼眸中闪过一丝轻蔑,不过还是冷冷冷开口:“上车!我送你回家!”

叶不凡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唐飞雪,只要她说句对不起,他就会妥协。

唐飞雪强势喝道:“有完没完?大男人,斤斤计较有意思吗?”

叶不凡还是没有说话。

“爱上不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就在此时,一个紧急电话打来,让她必须马上回公司开会。

“不准讨债!”唐飞雪严厉告诫了叶不凡几句,随手对叶不凡丢出一个纸袋,随后一踩油门离开。

啪——”

叶不凡一把接住纸袋,打开,发现是一袋牛奶和一笼叉烧包。

他精神微微恍惚,似乎回到了当年流露街头的时光……

“呜——”

下午三点半,叶不凡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四海商会。

出租车上,叶不凡抓紧时间重温以前练过的几套拳法。

车子出现在南山区长乐街道的尽头。

这里屹立着一栋七层小楼。

小楼有些年代,但看起来很是坚固,门口有一大片开阔地,两侧还有不少小商铺。

小楼入口,悬挂着四海商会四个字,张牙舞爪,很有气势。

主事人是杜天虎干将,黄震东。

当然,说是干将和会长,其实就等于一个大堂主。

因为经常有人打架斗殴受伤,所以四海商会固定在春风诊所救治,每个月还从春风诊所购入大批消炎药。

林秋玲虽然不愿跟这些人有往来,可诊所没有拒绝病人的权力,而且也担心得罪四海商会被报复。

所以这几年一直客客气气合作。

四海商会对春风诊所也算敬重,每隔六十天结一次账,欠额始终维持在一百万左右。

不多欠,但也不还清,让春风诊所不得不一直合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超过了六十天也没结账,前几天更是赊走了五十多万药品。

春风诊所库存的消炎药止血药全部被扫空。

这让林秋玲感受到巨大压力,也感受到了不安,让人催促了好几次,黄震东都说过几天再说。

明眼人都看得出黄震东赖账。

两百万,对于林秋玲不是小数目,一年利润也就百来万,拖欠两百万,林秋玲睡觉都心疼。

只是她又无法跟黄震东撕破脸皮,毕竟黄震东背后还有杜天虎。

所以叶不凡喊着要跟唐飞雪离婚,林秋玲就趁机把难题甩给叶不凡。

她想要看叶不凡笑话。

“哗啦——”

叶不凡刚从出租车钻出来,几个在门口聊天的混混就靠了过来。

司机见状一溜烟跑了。

叶不凡坦然走向几个混混。

一个黄毛青年厉喝一声:“什么人?干什么的?”

叶不凡彬彬有礼:“你好,我是春风诊所的,我叫叶不凡,我来找黄先生结尾款的。”

“叶不凡?春风诊所?唐家上门女婿叶不凡?”

听到讨尾款和春风诊所,黄毛青年眼神玩味:“你就是唐家那个出名废物?”

下一秒,他马上吹出一个口哨。

只听哗啦一声,四海商会涌出十几号混混,手里不是拿着棒球棍就是钢管。

没多久,一个光头男子把玩着佛珠出现。

面目粗犷,凶意流淌。

正是四海商会负责人,黄震东。

他盯着叶不凡狞笑:“春风诊所的,来要债啊?”

“我是春风诊所的叶不凡。”

叶不凡眉头一皱,还是点头说道:“什么意思,这钱你们不打算给了?”

黄震东得意一笑:“这事情你解决不了!”

“说实在话,这钱我们还真不打算给了。”

“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听说啊,唐家母女都是美人?这样吧,让你丈母娘再带上你老婆,来陪杜先生睡上一晚,这钱我就还给你们。”

他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得意和猖狂。

他身后的一众小弟也都哄笑不已。

他上前轻轻拍着叶不凡肩膀:“有没有意见?”

“啪——”

叶不凡一把抓住黄震东的手,脸色一沉:“黄先生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

黄震东挣脱叶不凡的手,退后一步笑道:“你太弱了,就该被欺负。”

叶不凡眯起双眼:“这么霸道的吗?”

“当然!”黄震东摸出一根香烟,啪嗒一声点燃,浓浓的烟雾喷向叶不凡的脸:“另外,我不喜欢别人站着和我说话。”

他脑袋一撇:“黑虎,拿下他,送回春风诊所,让这废物把话带回去。”

“是!”

黄震东身后那魁梧男子点点头站了出来。

看到黑虎要出手,黄毛混混顿时一阵激动,似乎已经看到了叶不凡血溅当场的画面。

黑虎是黄震东手下的第一猛将。

但凡他出手,对方断手断脚都是轻的,从来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人。

“小子,接我一拳!不死,断你四肢!”

好狂妄的口气。

仿佛断四肢都已经是一种施舍。

黑虎扭了扭脖子,狞笑道:“准备好了吗?”

“准备你大爷!”

叶不凡直接一脚把人踹飞了出去……

第五章 叫最牛叉的人

“嗖——”

伴随着黑虎的身子倒飞出去五六米远,

叶不凡突然就冲了出去,一大耳光扇翻了黄震东。

接着他一个转身,一拳打中黄毛混混的下巴。

“砰——”

没等黄发混混发出惨叫,叶不凡的左脚又踢中另一人小腿。

后者刚刚倒地,叶不凡又来了一个贴身靠,撞飞第三人。

下一秒,叶不凡一记左勾拳,打中第四人的脖子。

第四人宛如面条软绵绵倒地,叶不凡又踩中了第五人的膝盖……

转眼间,围着叶不凡的十五个人,全部哀嚎着倒在地上,毫无战斗能力……

快,实在是太快了。

八极拳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看到这个阵势,刚刚爬起来的黑虎瞬间傻眼了。

“我靠……“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日了狗的模样。

这十五人可不是纨绔子弟,全是身经百战的街头霸王啊,怎么一个照面就被干趴了?

黄震东同样难于置信。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叶不凡缓缓走到黄震东面前。

脸颊发肿的黄震东眼神一冷,反手拔出一刀,对着叶不凡大腿扎过去。

“啪——”

匕首刺到一半就停住了,不是黄震东善心大发,而是他的手被叶不凡刁住了。

稳如泰山。

下一秒,

只听得“咔嚓”一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瞬间在这里炸响!

围观的众人,脸色巨变。

叶不凡把黄震东手腕硬生生折断。

“啊——”

黄震东发出一声惨叫,痛的满头大汗。

“你要战,我便战——”

叶不凡一脚踹飞黄震东。

“我是四海商会负责人,你今天伤了我,伤了我的兄弟……”

黄震东握着断手满脸痛苦,艰难挤出一句撑场面的话:

“四海兄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四海商会这几个字在中海是金字招牌,抬出来绝对能够吓住很多人。

可谁知话音落下后,叶不凡冷笑着大步走到黄震东面前,在众人注视下甩动手臂,扇出一记响亮耳光。

“啪!”

黄震东脸上又多了五道红印。

脑袋嗡嗡作响的黄震东,听到叶不凡的一声冷哼:

“话就不要多说了,现在,给我打电话叫人,叫最强的来,最牛逼的来!”

“我想知道,四海商会怎么不放过我……”

去叫人?黄震东满脸悲愤,今天真是被人欺负到家了。

他心里头非常的难受和憋屈。

可他又清楚,再说废话更是丢面子。

于是黄震东忍着疼痛拿出电话喝道:“小子,等着。”

他要去叫人,他要讨回这个公道。

在场的混混们震惊之余,也看傻叉一样看叶不凡。

不见好就收或者趁机跑路,还继续叫板四海商会,实在是脑子进水。

叶不凡再能打,能打赢十五个,还能打赢五十个?五百个?

叶不凡没有理会黄震东他们,只是站在原地不断运转《太极经》。

除了他要尽快恢复精力和体力外,还有就是发泄心中的憋屈与不满!

入赘一年,他受够了被冷眼相待的日子,这团火,他要狠狠地发泄出来!

“呜——”

在叶不凡念头转动中,四海大楼再度沸腾起来,二十几号猛男拖着钢管冲出来。

接着,街道也开来了八辆面包车。

黄震东把外面干活的骨干也都叫了回来。

车门打开,钻出七十多名四海打手,不算膀大腰圆,但满脸戾气,一看就是逞凶斗狠之徒。

他们一言不发,拿出手套和口罩戴上。

接着,他们又从车厢拖出几个大箱子,丢在地上,打开,全是钛合金的甩棍。

一人一根,在掌心一拍,啪啪作响。

专业,狠戾。

小商小贩匆忙关门,胆子大点的敢偷偷瞟一瞟这帮狠人,胆子小点的干脆躲起来,深怕殃及池鱼。

黄震东见到援兵来了,马上底气十足,手指一点叶不凡吼道:“兄弟们,废了这小子……”

一百多人向叶不凡包围过去。

“嗖——”

叶不凡根本没有废话,身子像炮弹一样撞出去,瞬间掀翻指手画脚的黄震东。

“哎哟——”

黄震东直接跌飞出去,撞翻十几人倒地,说不出的狼狈。

几十名打手先是一滞,随后同时怒吼一声。

“杀——”

他们挥舞甩棍冲向叶不凡。

叶不凡反扑了过去。

虽然对方有几十号人,但叶不凡却浑然无惧,运转的《太极经》,战力生生不息。

以一当十。

几名冲在前面的打手,甩棍还没碰到叶不凡的身子,便发现自己飞上半空,接着才是巨大的痛疼。

轰然落地!

肋骨折断。

叶不凡速度极快,十几米距离,转瞬即至。

短兵相接。

叶不凡夺下一棍,如同流星挥舞。

风声雀起,快如闪电。

“砰砰砰——”

六名打手脑袋一痛,惨叫着摔倒在地。

额头流出鲜血。

叶不凡没有停滞,身子一转,对着十几人扫了过去。

又快又狠。

“啊——”

周围又是一串惨叫。

十几名打手捂着断手后退,甩棍全部掉落在地。

眨眼功夫,废掉二十多人,尽显叶不凡的彪悍。

黄震东精神恍惚,人在现场,愣是没看清人家怎么出手。

他开始感觉叶不凡有点邪门。

黄震东原本以为叶不凡会被淹没,就是不死也会脱层皮。

可没想到,叶不凡生猛如斯,几棍就把冲锋的打手撂翻。

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几十号猛人,依然压不住一人。

冲上去的二十多名打手,再度被叶不凡打翻在地。

一个个不是手断脚断就是脑袋开花。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把叶不凡身躯拉出一道美丽弧线。

黄震东的眼神呆滞,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的能打啊……

“当——”

此时,甩棍往前一伸,架住七把砸下的钢管,叶不凡随后一脚旋出。

“砰!”

八人轰然跌飞空地!

无可匹敌!

叶不凡看着剩下的打手,冷笑一声:“继续!”

冷漠没有人情味的话音,狠狠撞击着黄震东他们的心房。

横行霸道多年的他们此刻生出了崩溃之意。

黄震东牙齿一咬:“上!”

五十多人吼叫着冲锋。

叶不凡迎接了上去,甩棍如破浪之梭,所过之处,波翻浪消。

惨叫间不停歇。

转眼之间,叶不凡便穿过五十多人的阵营。

他的身后,是鼻青脸肿断手断脚的四海战将。

惨叫一片,受伤一片,惊呆一片,以一敌百,竟然不是神话。

叶不凡踹飞最后一名打手后,缓缓走向脸色难看的黄震东:“继续……”

听到这两个字,黄震东他们瞬间崩溃。

“上,上……别过来。”

黄震东一边喝斥打手起来继续冲锋,一边颤抖着身子往后退,同时还向叶不凡发出警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黄震东此时四分畏惧、三分委屈、三分痛苦,没有一分不服。

没有人挣扎起来保护黄震东,除了很多人确实失去战斗力外,最重要的是,叶不凡简直就是魔鬼……

这小子,实在……实在太可怕了。

“别废话,叫人,继续叫人。”

此时,叶不凡走到黄震东面前:“叫最厉害的,最牛叉的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