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鸢羲沅全文免费阅读_深情不敌你一眼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深情不敌你一眼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香香公主

角色:紫鸢,羲沅

简介:九重天上。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羲沅帝君,守护三界,是他的职责。她是掌管花界的司花之神,亦和羲沅有着天定姻缘。未料一场变故,让他们良缘变孽缘。她盼了千年,念了千年,换来的却是灰飞烟灭的下场。“羲沅,碧落黄泉,永生永世,愿不遇君……”

紫鸢羲沅全文免费阅读_深情不敌你一眼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深情不敌你一眼》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帝后一位物归原主

揽月宫,仙雾缭绕。
紫鸢看着手腕处由紫发青的三瓣鸢尾花,神情有些恍惚。
“如果这鸢尾花变成黑色,你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了……”
三日前师父亭羡说过的话,还在她耳边萦绕。
想起那个忙碌于三界却与她仿若形同陌路的男人,她眸底闪过一抹痛色。
紫鸢犹豫了片刻,在指尖幻出一个传音鹤。
“阿羲,你今天会回来吗?”
片刻后,寂静的传音鹤有了回应。
“有事说事,本君忙。

好听而又寡冷的声音,让紫鸢的心微微有些刺痛。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听到传音鹤内传来女子的低吟。
紫鸢的手一抖,传音鹤差点碎裂。
“打扰了……”她呼吸有些凌乱。
传音鹤溃不成形,化作星辰随风消散。
紫鸢坐在窗前,久久没有挪动身子。
手腕处的鸢尾花有些烧灼的疼痛,颜色似乎又深了几分。
她拽着纱袖挡住痕迹,眼底的荒芜随着泪水落下。
她的阿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管三界的羲沅帝君,也是她爱了数千年终得嫁的如意郎君。
只可惜,成婚三百年,羲沅从未在紫鸢的揽月宫留宿过。
外头的风言风语从未断过,但她却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紫鸢不是不敢拆穿,而是不想让自己耗费千年换来的姻缘就这般断了。
更何况,如今的她时日已不多……
无忧斋。
紫鸢将三千青丝用紫色发带缠至脑后,亲力亲为地准备着羲沅最爱吃的桃花糕。
那个男人自从在凡间历劫后,对天界的玉露琼浆没了兴致,时不时想吃些人间美味。
紫鸢便隔三差五亲手精心准备佳肴,再让仙娥送过去。
做好糕点后,紫鸢飞回揽月宫,正要将食盒交给仙娥送去羲沅所住的重华宫,却看到一抹熟悉的玄色身影站在宫门口。
“阿羲?”紫鸢嗓音中带着愉悦,径直朝他飞了过去。
她落地尚未挺稳,羲沅猛地拽着她的手臂拽到了怀中。
男人冷峻的脸近在咫尺,墨黑的眉,锐利的眸,硬挺的鼻,处处都是她爱着的模样。
“阿羲,你饮酒了……”紫鸢闻到了他身上浓郁的酒味。
但下一瞬,男人冰凉的唇已经覆盖而来,堵住了她未尽的话。
身影瞬移,紫鸢被羲沅带进了揽月宫的寝殿,食盒打翻到了地上,糕点散落一地。
薄凉的吻从上往下,没有柔情只有宣泄。
紫鸢浑身打着寒颤,想推开身上男人的酷刑却又不想拂了他的靠近。
“羲沅,不要……”
她没法接受他碰过别人后再来碰自己。
“不要?”羲沅神情中闪过讥诮,力道加重,“紫鸢仙子当年用花毒魅惑本君时,怎不见这般矜持?”
紫鸢胸口一阵悸痛,双手紧攥着床单,未再开口求饶。
餍足结束,羲沅毫不留恋地松手起身,就好像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若不饮些烈酒,本君对你还真提不起兴致。
”他整理着衣袍,说出的话如利刃割肤。
紫鸢的脸色唰地一下变白,她还没从刚才的疼痛中缓过劲来,被自己夫君的话再次中伤。
“羲沅,我们已成婚三百年,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般绝情……”她嗓音哽咽。
“因果有序,如今这一切不过是你作茧自缚。
”羲沅冷冷从袖中拂出一物,直直甩到了紫鸢身上。
被灵力束缚的卷轴打开,醒目的两个金色大字落入她眼中。
“休……妻?”紫鸢呼吸一滞。
纵使他对自己没有感情,但两人的婚事是天帝御赐,他竟然要休了自己?
“这帝后一位置你霸占了三百年,如今该物归原主了。


第2章 不负三界不负卿

羲沅的话,字字如刀刃,狠狠划过紫鸢的心尖。
一千多年前,紫鸢是掌管花界的司花之神,常在羲沅舞剑修炼时以繁花簇拥相伴左右。
在仙魔大战中,她为了救身负重伤的羲沅,陨了真身差点灰飞烟灭。
是师父亭羡耗尽半生修为将她的元神附于鸢尾花上,助她修炼千年才再次化成人形。
一千年时间,对紫鸢来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心中有所念,她便所有盼。
只是没想到,这一千年羲沅早忘了她,忘了曾经的朝夕相处,而是另有所爱之人。
可那个女人已经另嫁他人……
“楉芜为了巩固天界与魔域之和平,已嫁给魔域左使为妃,你要我如何物归原主?”紫鸢苍凉问道。
羲沅神情一顿,眼神稍稍变得柔软了几分。
“我已向天帝请命,带她回来了。

紫鸢胸口一窒,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楉芜回来了——
“她回来了,所以你要休了我?”紫鸢看向羲沅,眼底的悲凉怎么也藏不住。
羲沅看着她眼底的水雾,有些幽暗地移开了视线。
“这是我欠她的。

紫鸢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
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千年前我曾为你魂飞魄散,你却忘得一干二净,你欠我的又如何还?!
“只要你离开帝君府,我会许你一世无忧。
”羲沅说道。
紫鸢的心揪到了一起,她看看男人眼底的决绝,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衣袖。
“我可以走,但在那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羲沅挑了挑眉。
“从现在开始,到我明年生辰日……你要好好待我,疼我,惜我,爱我,真真切切把我当帝后对待……”
“明年生辰一过,我会离帝君府远远的,离你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最后一句话,紫鸢说的很轻,轻到随风而逝。
羲沅原本还认真听着,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荒唐!”他怒斥道,“三百年前本君就告诫过你,这辈子本君都不可能会爱你分毫!”
这辈子,都不会爱你分毫——
羲沅拂袖离开,再也没有回头去看榻上,那个被自己摧残得满是伤痕的女人。
紫鸢闭上眼,任泪水双流……
羲沅,你可知,你曾对我亲口许诺过,不负三界不负卿。
为何,你就忘了呢?
……
彻夜未眠,紫鸢坐在床笫看着天亮。
一阵透着青草气息的凉风拂动,她感受到了师父的气息。
紫鸢将手腕发青的鸢尾花用衣袖掩盖好,施展灵力顺着气息飞了过去。
桃花林,一袭白衣的亭羡负手而立。
“师父。

紫鸢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身体无恙,但苍白的脸色依旧逃不过亭羡的眸子。
“你放手整个花界不闻不问,换来的便是这样一段薄凉孽缘?”亭羡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紫鸢低着头,神情无措又透着无力。
“我仙陨后,花界便能顺理成章交到他手中了。

亭羡下颚角的线条绷紧了几分:“你当真要把整个花界交给那个男人?”
“他掌管三界,本就是最适合统领花界之人。
”紫鸢轻声说道。
亭羡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第3章 谁弄疼了你?

紫鸢心底一颤,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她自手中幻出一块花符,交给了亭羡。
“还请师父收好这块花符令,待有朝一日帮我……”
亭羡打断了她的话:“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先随我去玄冰潭打坐修炼,我给你渡些灵气护身。

“我无碍……”
“紫鸢!你若不惜命我便懒得管你!”亭羡语气坚定,甚至有些恼意。
两人虽是师徒关系,但紫鸢毕竟是司花之神,亭羡名义上是教她修行师父,实则像兄长一样在守护着她。
紫鸢鲜少见亭羡生气的模样,这会儿见他动了真格也只好作罢。
玄冰潭。
亭羡给紫鸢渡了灵气,发现她丹田之处的气息依旧混乱。
再一看她手腕的鸢尾花,已全变成了青色。
假以时日,便会彻底发黑……
“千年前你的元神染了魔域的地煞之气,至今依旧无法净化……我问过南极仙翁,羲沅帝君体内的纯质阳炎可以克制煞气,你当真不愿让他帮你?”亭羡沉声问道。
紫鸢摇了摇头。
纯质阳炎是羲沅的本源之力,他若为自己净化煞气,定有性命之忧。
更何况,就算她想要,那个男人也不会帮她。
这个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你放心,不管是上九天还是下九州,我定要帮你寻到除净之法。
”亭羡叹了口气,扶着紫鸢从玄冰潭走出。
临到洞门,一抹熟悉的玄衣身影飞至古树的清池中。
紫鸢刚要开口,却在看到他怀中搂着的一个青衣女子后骤然咽回了声。
那个女人,是楉梧。
“今夜仙游清池不得有任何人打扰!”
羲沅设下结界,传声告诫了清池周围仙灵。
紫鸢心头窒痛,却什么都没说转身朝另一侧飞走。
亭羡又气又急,但他更担忧紫鸢的安危,只好跟了过去。
“小鸢,随我回花界吧,这揽月宫太冷清,不适合你。

紫鸢笑了笑,身子削瘦得好像随时都能被风刮走。
“万事有始有终,我跟他良缘也好,孽缘也罢,只有终了我才能心甘……”
……
是夜。
紫鸢躺在床榻上,手腕鸢尾花的灼烧感顺着脉络传至心肺,痛得她整个人都蜷缩抱团。
房门大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寒气走了进来。
紫鸢觉察到了熟悉的气息,刚要出声,男人健硕的身躯已经沉沉压了下来。
“今日,你和亭羡去玄冰潭作甚?”羲沅的语气带着不悦的质问。
紫鸢一怔,她以为白日匆匆一撇,那个男人没有看到自己。
“那你又因何去清池?”她反问道。
羲沅狭长眼眸一眯,未再说话而是将常年握剑的大掌伸进了薄纱之内。
紫鸢打了个激灵。
“别碰我……”
她眼睁睁看着他带着别的女人在温泉仙游,如今怎能任由他这般对自己?
“欲擒故纵?紫鸢,你的把戏还真多!”羲沅不理会她柔弱的抗拒,直接拽住她的手腕掰至头顶。
手腕的疼意瞬间扩散,紫鸢痛到低吟。
“羲沅,我疼……”
“哪里疼?可是刚才那亭羡仙君弄疼了你?”羲沅眼底满是嘲讽。
紫鸢脸色一白,她怎么都料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这样误会自己。
“亭羡是我师父……”
只是她的话才刚出口,男人毫不留情的惩戒也接踵而来。
紫鸢觉得自己浑身都痛得快要散架,尤其是这般被羲沅翻来覆去的折磨,痛到仿佛被活生生撕裂。
事毕,羲沅看着床榻上如同死鱼般的女人,兴致怏怏。
“记住,在你我尚未和离前,莫在外勾三搭四坏了名声。

接着,他如往常一样离开了揽月宫,徒留一室清冷的奢靡。
紫鸢在床上足足躺了三日,腿心的涩痛才勉强散去。
庭院内的桃树萧条了几分,原本百年开着的桃花也瓣瓣凋零,像是在昭示着什么一般。
清早,一阵清脆铃铛声由远及近。
楉梧摇摆着身子,脚踝上的银狐铃铛随着律动摇晃。
“姐姐一人在这揽月宫倒是过得潇洒,但若不是你当年横插一脚,这揽月宫的女主人便是我。


第4章 要我以死谢罪吗

她毫不客气的在矮榻上坐了下来,身姿妖娆。
紫鸢看着她明媚精致的模样,再想起自己苍白寡淡的面容,心底五味具杂。
纵使楉梧在魔域不好过,但依旧过得比她好。
“本宫与羲沅帝君乃天赐良缘,不是你一只狐狸可以随意定义的。
”紫鸢淡声说道。
楉梧听到她的话,嗤笑出声:“良缘?紫鸢,你自欺欺人也要有个度好吗?你们成婚三百年,帝君满心念了我三百年,强扭的瓜有多苦你还没体会够吗?”
紫鸢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淡漠扫向面前嚣张的女人。
“那又如何?只要本宫不退位,你终究不能名正言顺入这帝君府。
”她一字一句说道,语气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威慑力。
楉梧被震到,一时间僵住了神色。
明明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没有任何攻击性,她却有种背脊发凉的错觉。
“哼!帝君哥哥说了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委屈我,你识相点就赶紧滚,不然有你后悔的!”
楉梧呛声说着,趾高气昂地离开。
紫鸢没有理会楉梧,但那个女人说过的话却根刺一样卡在了她心尖上。
委屈?呵,她受过的委屈何其之多,何人可知?他又可知?
三日后,帝君府发生了一件大事。
楉芜在清池遭人暗算,心脉受损,性命堪忧。
羲沅找到残留现场的痕迹,发现是花界独有的冰霜毒,入水无色无味,害人于无形。
羲沅差仙使唤紫鸢前去重华宫,她才得知情况。
冰霜毒长于南禺山雪莲之上,只有神职者才有强大修为取之,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
怕是有心之人以假乱真,蒙蔽了仙医来嫁祸自己。
紫鸢在去重华宫前先去了趟清池,发现早已寻不到任何证据,她只得作罢。
寝殿内。
紫鸢还没走进去,便听到楉芜激动的声音。
“帝君哥哥,一定是她,是紫鸢仙子!这硕大的帝君府只有她一人来自花界!并且我从魔域回来的事只有你和她知晓,况且除了她没人跟我有仇!帝君哥哥,一定是她嫉妒你宠我爱我,所以想要杀了我!”
羲沅轻声哄着她:“别胡思乱想,先养好身体要紧……我会亲自调查这件事,如若真的是她,我会让她给你下跪道歉。

呵——
紫鸢在心底嘲讽一笑。
一千年前他为这个男人付出了全部,一千年后他却要自己对别的女人下跪道歉?
凭什么?
是他忘了她曾是高贵的司花之神,还是她几百年来在他面前习惯了示弱,以至于让他觉得任何人都能欺负她?
紫鸢攥紧手中的帕子,面色无彷地走了进去。
床榻上的楉芜看到紫鸢,虚弱神情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恐慌和忌惮。
“姐姐,对不起……楉芜不该顶撞您……”
紫鸢未接话。
羲沅面色低沉看着她:“为何要伤芜儿?”
紫鸢看着他冰冷的双眸,扯了扯嘴角:“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信吗?”
羲沅的沉默,让紫鸢自嘲笑出了声。
她刚刚自讨没趣问了什么?
真是越活越没自知之明了……
既然在他心中,自己总是这般恶毒,那便依了他吧。
紫鸢无惧地迎上他审视的目光,淡凉一笑:“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帝君可要我以死谢罪?”


第5章 我怕你终有一天后悔

羲沅被她怔住,随即一把将她拽出寝宫。
“你到底想要怎样!”
紫鸢被他拽得一个趔趄,后背撞到了玉柱上,疼得她脸色苍白。
“我想要怎样?”
我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你罢了!
“眼不见为净,我……”她话还没说完,一道龙吟骤然响起,随即一个身穿黄袍的伟岸男人出现在了重华宫。
“羲沅帝君,你这般对你的帝后,又是作甚?!”天帝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
羲沅松了手,狠狠剜了紫鸢一眼,好似是在怪她不该叫天帝前来掺和他们的家事。
可天帝为何会来,紫鸢根本就不知情。
她扶着玉柱勉强站稳,对着天帝虚行了礼。
“紫鸢见过帝尊……”
天帝拂了拂衣袖,让旁边两个仙娥扶住她。
“紫鸢,你和羲沅的婚事是天后亲赐,日后受了委屈莫憋心底,本尊和天后都会替你讨回公道。

紫鸢听着天帝的话,鼻尖微微泛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帝叹了口气,幻出太极镜给羲沅看,镜中画面是楉芜自导自演假装中毒的前后内幕。
“你的私事我本不该插手,但你若一直鱼目混珠,我怕你终有一天会后悔。
”天帝语重心长说道。
羲沅沉默了半响才挤出一句话:“我心中自有数。

紫鸢瞧着羲沅的神态,心底的荒凉又重了几分。
他一直都是个聪明人,很多事不用别人来说他自己也能调查清楚。
楉芜制造了冰霜毒的假象,羲沅不可能全然不知,但他没有戳破,甚至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替她讨回公道。
不过是纵容和宠爱罢了,可笑的是她还想还自己一个清白。
甚至破罐子破摔受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天帝离开后,羲沅未再多看紫鸢一眼,而是直接进了寝殿陪伴卧床的楉芜。
紫鸢心底涩涩的,她仓皇转身,浑浑噩噩地往外走。
这重华宫,一刻都呆不得……
羲沅守在重华宫照顾了楉芜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整个天界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议论纷纷历来遵守天规的羲沅帝君会破天规纳侧妃。
羲沅没有反驳那些谣言,依旧尽心尽力陪着楉芜,用最好的灵丹妙药治愈她受损的心脉。
另一边,紫鸢也只能选择充耳不闻。
手腕上的鸢尾花已经黑了一半,她的灵力一日比一日消散得厉害,根本无暇顾及那些流言蜚语。
鸢尾花的本源树干一直由亭羡守护,他感应到了紫鸢生命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再次赶来了揽月宫。
当他看到那个曾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丫头卑微地缩在阴暗的角落,抱着空酒壶啜泣的样子,又气又心疼。
“小鸢!”亭羡恨自己不能分担她的痛苦。
紫鸢眼神有些浑噩迷离,她看不清眼前男人的模样,只能微微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
“阿羲,是你回来了吗?”
微醺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犹如被人遗弃的小猫。
“你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了……我等了你一千年,你却和别的女人恩爱了一千年,现在还要折磨我,为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哭不闹,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地折磨我?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时日无多了,为什么连最后一点好的念想都不愿留给我呢……”
紫鸢低低说着,这些年来羲沅带给她的苦和涩已经根深蒂固地钻进了她的血肉中,犹如倒刺无法拔出。
纵使煞气发作痛到让她死去活来,可那个男人带给她的痛却让她万念俱灰啊。
亭羡不敢再听她碎碎说下去,他情绪失控地小心轻柔将她搂在了怀中。
“傻丫头,你会好起来的……只要师父一息尚存,一定会让你平安无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深情不敌你一眼》<<<<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