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热门小说《孟静薇擎牧野》全文免费阅读(首富老公娇宠妻在线阅读)

小说:首富老公娇宠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静水流深

简介:送外卖途中,孟静薇随手救了一人,没承想这人竟然是澜城首富擎牧野。他亦是商界帝王般的存在,传闻他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亲情,孟静薇救他时,他许诺一个亿为酬金,可当那一亿元变成娶她的彩礼时,孟静薇恍然大悟:“我只想要一亿的酬金,不要你!”“你舍命相救,我擎牧野唯有以身相许才能报恩。”“凭什么?你娶我,问过我意见吗?”“那你愿意嫁给我吗?”“不愿意!”“那我也可以屈尊‘入赘’”...

角色:孟静薇,擎牧野

抖音热门小说《孟静薇擎牧野》全文免费阅读(首富老公娇宠妻在线阅读)

《首富老公娇宠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意外救了首富

澜城。
凌晨2点。
送外卖的孟静薇在路口等红路灯时,骤然看见路一辆轿跑被闯红灯的大货车撞飞数十米,四轮朝天的翻在地上。
轿车严重变形,车玻璃粉碎,隐约还能嗅到一股汽油味,随时可能爆炸。
惊魂未定的孟静薇不敢耽误片刻,扔下电瓶车直接跑过去救人。
趴在地上,伸手拍了拍驾驶座上满身是血的男人的脸,“喂,醒醒啊,车要爆炸了,快出来!”
见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孟静薇脑袋探进车内,伸手解开男人的安全带,拖着他出来,却发现他腿卡住了。
几番晃动下,昏迷的男人虚弱道:“救我~”
“我拽不动呀。

孟静薇使劲的拽着,奈何腿卡的很紧,任由她怎么拽都无济于事。
闻着汽油味越来越浓,危险系数飙升,孟静薇有些退缩的松开他,随口扯了个理由,“抱歉,我还有外卖要送,超时要……要扣钱的。

孟静薇真心想救人,但她也怕救人不成又搭进去一条命。
“救我。
给你……一个亿。

虽身处眩晕中,但男人求生的本能极强。
“一个亿?”
听见他提钱,孟静薇眼眸一亮,瞟了一眼轿车标,是法拉利。
他,确实是个有钱人。
承诺应该不会有假。
“后备箱有千斤顶。
”浑身是血的男人费力的睁开眼睛,想记住女人的模样,奈何血液淌入眼睛里,模糊了视线。
“好。

刻不容缓,孟静薇立马跑去打开后备箱找出千斤顶,将它顶在座椅和中控台之间,她这才将男人拖了出来。
两人刚走两三米,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轿车爆炸,气流冲击下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男人陷入昏迷。
孟静薇吓得小脸惨白无色,拍着胸口,“呼,好险啊……”
缓了片刻,便将他拖上了电瓶车,用绑外卖箱的绳子将他两人绑在一起,晃晃悠悠的骑着电瓶车去了医院。
缴费窗口,收费员问道:“叫什么名字?”
“我叫孟……”
她刚开口想要报出名字,却被收费员打断了,“呀,你是我们院长的女儿,叫黎允儿是吧。

黎允儿,她同卵双胞胎姐姐。
两人拥有如同复制般的一模一样面孔与身高。
但……命运截然不同。
因为她生下来就被抱走,几经周转卖给现在的养父母。
可一月前养父母意外出车祸,重伤住院,需要高额治疗费。
这时生父母突然出现,说可以给养父母治病,前提条件是孟静薇必须要给黎家得了白血病的小儿子做骨髓移植,并不能露出跟那张跟黎允儿一模一样的脸。
生母赵若兰说:“我们允儿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样样精通,更是澜城第一美人。
而你就是个乡野丫头,上不了台面,绝对不能因为你的存在毁了我允儿的好名声。

为了给养父母治病,孟静薇忍辱答应。
而今天送外卖在深夜,她就懒得化妆,没想到会被认出来。
何况误进了生父的医院,她只能默认自己是‘黎允儿’,并以她的名字充值了5000块做手术费。
搞定一切之后,疲惫不堪的才她回到出租屋洗了个澡,顺手洗脏衣服时竟发现口袋里有一枚黑色菱形钻戒。
孟静薇没多想,将戒指放在桌子上便躺在床上想眯一会儿。
不知几时,外面响起叩门声。
“谁啊?”
她趿拉着拖鞋走到门口开门,却见黎允儿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
孟静薇一句话还没说完,迎面就被黎允儿甩了一巴掌,“孟静薇,你是不是犯贱,我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吗?”
身材高挑的黎允儿黑色长发披肩而垂,精致绝美的五官略施粉黛,气质绝佳,尽显高贵,卓然天成的美令人沦陷。
对比身穿廉价睡衣,趿拉着九块九一双拖鞋的孟静薇,两人云泥之别。
孟静薇气恼不已,反手一巴掌打在黎允儿脸上。
为救养父母,无奈受亲生父母刁难,但她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欺软怕硬之人。
伴着巴掌声脆响,黎允儿惨叫了一声,道:“孟静薇,你竟然敢打我?”
孟静薇力道比黎允儿大很多,一巴掌打的她脸颊微肿。
孟静薇甩了甩打疼的手,柳眉微蹙,“打你忍着!我又不是你妈,还幻想我会惯着你跋扈的性子吗。

“你深夜带着野男人去我爸医院看病,传出去我怎么做人?你还有理了!”
气的面红耳赤的黎允儿指着她,又道:“来澜城时就警告过你,不许顶着‘我的脸’四处招摇。
你养父母的命不想要了是吗?!”
如果不是今早有人跟她爹地说了,她只怕还被蒙在鼓里。
“你的脸……呵。

孟静薇自嘲一笑,眼神中充满哀伤。
瞧瞧这不公的命运,就连生的相同容貌,都不配以真颜示人。
此时,黎允儿手机铃声乍响。
她拿着手机走到一旁接电话,目光微撇之间,恰好看见了桌子上的那一枚黑色菱形钻戒。
这钻戒,似曾相识……
“妈咪,什么事儿?”她问道。
“天呐,闺女,你什么时候救过擎少?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不告诉妈咪。
刚才擎家来人了,说约你一周后见面。


第2章 做擎少恩人

电话那头,赵若兰欣喜若狂,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几分颤抖。
“擎少?”
黎允儿看着桌子上的戒指,恍然大悟的想起这枚戒指正是之前参加名媛聚会,他们发的擎少照片中就有这枚戒指。
擎家继承人祖传的钻戒。
联想孟静薇昨天在医院的事儿,黎允儿瞬间明白,原来昨天孟静薇去医院是救了擎牧野!
而正是因为孟静薇在医院报了她的名字,才让擎牧野以为是她救了他的。
她竟意外成为帝京擎少的‘救命恩人’!
这简直比从彩票还令人惊喜。
“妈咪,我现在有点事儿,回头再说。

黎允儿按捺住心中狂喜,趁孟静薇不注意,悄悄地顺走桌子上那枚戒指,走到孟静薇面前,理直气壮道:“如果再有下次,就等着给你养父母收尸吧。

她气呼呼的离开了。
孟静薇凌晨回来本想睡一会,没成想睡过头了。
此时的她没心思跟黎允儿计较,找了个口罩遮住脸,立马赶去医院找那个男人。
一个亿的报酬。
那可是她拿命换来的。
可天知道,当她到医院一问,护士竟然说那人夜里醒过来之后直接走了。
甚至都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骗子,王八蛋!”
孟静薇当场炸毛,气的跳脚,“那五千块钱是老娘两个月生活费呢!”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平白丢了五千块生活费,还因外卖送丢了被平台扣了一百多。
本就是兼职外卖,现在可倒好,休假两天挣得外卖费全赔给平台了。
孟静薇心在滴血。
社会险恶,她还是太年轻。
接下来几天,她每天愈发勤奋的上班,下班兼职跑外卖,给医院的养父母送饭。
夜色酒吧。
身着保安制服的孟静薇跟保安队的同事闲来无事坐在监控室,吐槽道:“要不是救了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我怎么可能这一周每天只吃两顿饭?都饿瘦了一圈。

车祸后,养父至今昏迷不醒,养母每天在医院陪着养父。
虽然黎允儿爸妈出医疗费,但孟静薇每天仍需要支出不小的日常开销。
她把最后5000块给那个混蛋做手术费,早已捉襟见肘。
“薇姐,光听你说那个人,你都不知道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吗?”
同事陈卓问道。
孟静薇摇了摇头,“记得模样,但他人当时昏迷,我怎么知道他叫什……那那那……看见没……”
正说话的孟静薇忽然指监控视频里的一人,“就他,就是他!”
说着,她一拍桌子,怒道:“混蛋,终于让老娘找到你了。
”起身便朝着外面走去。
“薇姐,等等。

赵卓一把抓住孟静薇的手腕,不可思议的指着监控器里的那个人,“你确定是他?”
“这狗男人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孟静薇转身要走,赵卓立马起身挡在她的面前,“薇姐冷静点。
他叫擎牧野,澜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擎家继承者。
他为人冷酷狠辣,手上可是染过血的人。

“擎牧野?”
孟静薇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她所在的会所是澜城首屈一指的消金窟,来的都是商贾名流,所以她对擎牧野的名字并不陌生。
“他是何等人物?如果想找你报恩,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既然不找你,就是不想给你钱。
薇姐,保命要紧,不就是五千块钱吗,咱就当是喂狗了。

“我……”
孟静薇一时语塞,觉得陈卓的话很有道理。
但她,还是不甘心。
出了监控室,询问了其他同时才得知擎牧野在908包厢。
孟静薇守株待兔,等到凌晨1点,才见到身着黑色衬衣的擎牧野走出包厢,进了电梯。
她健步上前,跟着进去了。
夜色会所底下八层是酒吧,上面便是酒店套房。
电梯里,孟静薇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比她高了半个头的擎牧野,只见他浑身酒气,俊美无俦的面庞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时不时修长手指扯了扯脖颈的领带,似有几分醉酒后的燥热状态。
“你去几楼?”
蓦然,男人冷声问了一句。
孟静薇看了一眼数字键亮着的那个数字,说道:“38层。

话音落下,擎牧野什么也没说。
叮——
38层,电梯打开。
男人走了出去,她紧随其后。
可没走几步的擎牧野忽然停了下来,孟静薇一个不小心直接撞在了他的背后上,“哎呀,对不……唔……”
她道歉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男人忽然转身,大掌直接掐住她的脖颈,冷声道:“说,你到底是谁?”
“疼……”
无法呼吸的孟静薇大脑缺氧,拍打着擎牧野的手,“放开我,我……我喘不上气……”
闻声,擎牧野眉心微蹙,一把拂掉她戴着的保安帽,“你是女人?”
因为孟静薇在会所工作,为了避免被揩油,她都是用男声说话伪装,包括脸也是经过扮装的。
除了经理和保安部的,没几个人知道她是女人。
“嗯,嗯。

“说,谁派你来的?”
“我……我就是想……”
不等孟静薇一句话说完,擎牧野便打断了她的话,“想做我的女人?”
他一早就发现面前的小保安鬼鬼祟祟,而今天的酒亦是被加了料的。
果然,又是一个对他心怀不轨的女人。
孟静薇被掐的快要断气。
狗男人,恩将仇报!
她怒骂道:“做……做你……”一个‘妹’字还没说完,男人便松开她的脖颈。
孟静薇身子一软跌倒在地,手撑着地面大口喘息着,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38层一整层都是私人住房。
银灰色的冷色系装修设计,尽显奢华,高档。
看来,擎牧野早就发现她不对劲了。
“知道我擎牧野最厌恶什么吗?”男人双眸泛着红血丝,说话都喘着粗气。
“咳咳咳……”
孟静薇被掐的嗓子疼,除了咳嗽,什么也说不出来。
“既然找死,我成全你。

言罢,擎牧野拽着她的胳膊,拎小鸡似的将她拎到卧室,甩在了床上。


第3章 帮擎家生孩子

言罢,擎牧野拽着她的胳膊,拎小鸡似的将她拎到卧室,甩在了床上。

“喂,你……你想干什么?”
孟静薇吓了一跳,面对擎牧野着实有些惧怕。
只见男人一手拽下领带,一手握着遥控器摁了一下,卧室内窗帘合上,瞬间变得漆黑无光。
黑暗中只听见嗤啦一声,孟静薇的衣服便已被擎牧野摧毁。
“混蛋,你放开我!”
身为跆拳道黑带九段的她与擎牧野反抗着,可此时面对擎牧野却毫无招架之力。
“敢算计我,现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就是来……要钱的。

孟静薇反抗着,但当她青葱玉指触碰到擎牧野肌肤时才发现他身上灼烫的吓人。
加料?
她后知后觉,瞬间明白什么情况,可当她起身想跑却为时已晚。
被男人掣肘着,最后嫌她哭的烦躁,直接拿领带塞在她的嘴巴里,“聒噪。

这一夜,男人疯了似的强取豪夺,最后折腾的孟静薇几度昏睡过去,又哭着醒来。
玛德。
到底是擎牧野体力太好,还是这鬼药太霸道?
孟静薇心里把擎牧野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个遍。
……
次日。
孟静薇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中午了。
躺在被窝里,她动了动身子,才发现浑身酸痛的厉害,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顿似的,身上更是黏腻到让她崩溃。
孟静薇坐了起来,打量着卧室,早已没了擎牧野的人影,而床头是摆放好的干净衣服。
起身去浴室快速冲洗一番,来不及卸妆便走出卧室,想去找擎牧野讨个说法。
走出卧室,才发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名陌生男子。
“我叫宋辞,是擎爷的特助。

不等孟静薇开口,宋辞便自我介绍着。
“擎牧野那个狗男人呢?要了老娘拍屁股走人,不认账了是吗。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孟静薇怒骂着。
狗男人?
宋辞大跌眼镜。
无知者无畏。
他也不与她计较,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盒药,说道:“boss吩咐,要么喝了避Y药,滚出澜城;要么,死!孟小姐,自己选吧。

他已经知道她的名字,想必是做了调查。
孟静薇心脏咯噔一下子,感受到擎牧野的狠辣无情,不由得胆战心惊。
顿时,嚣张气焰瞬间熄灭。
她抿了抿唇,“那个……我……我要见擎牧野,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呢,他怎么能恩将仇报。

闻言,宋辞轻蔑一笑,“这种拙劣谎言我都听腻了,你觉得boss会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天……”
“孟小姐!”
宋辞耐心磨尽,“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别怪我不客气。

叮——
此时,电梯门打开了。
孟静薇本以为会是擎牧野,可谁知道电梯里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位满头白发,却尽显雍容华贵的老夫人,身后跟着两名随从。
宋辞躬身一礼,“擎老夫人。

擎老夫人走了进来,瞪了一眼宋辞,“你在干什么?”
“回老夫人的话,属下只是替boss处理点私事。

宋辞老实回答。
擎老夫人指着桌子上的那一盒避Y药,“你所谓的私事就是要除掉我擎家的重孙?”
孟静薇瞠目乍舌,什么重孙?
她顺着老夫人的视线看着那一盒药,不免疑惑,莫非擎老夫人口中的‘重孙’就是她肚子里……
不,就是昨天那狗男人留在她体内的东西?
“这是boss的意思。

“哼,有什么事就让那个兔崽子来找我。

擎老夫人转身走向孟静薇,一脸严肃的脸瞬间化为慈祥和蔼的笑容,“你就是孟静薇?”
孟静薇对擎牧野不喜,对擎老夫人也无感,但出于礼貌,还是问道:“奶奶找我什么事?”
“你这丫头长的虽然一般般,但小嘴挺甜。
”一声‘奶奶’,叫的擎老夫人喜笑颜开。
因为孟静薇天生肌肤白皙,所以特意把肤色抹黑,眉画的很粗,脸上也点了很多斑点,乍一看,确实挺一般。
擎老夫人亲昵的拉着她的手,“丫头啊,老婆子我人老了,就想抱个重孙而已。
我调查过你,知道你父母住院,而你下班之余兼职挣钱养家,是个不错的孩子,只要你愿意帮我擎家生下孩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孟静薇瞳眸瞪大,触电似的甩开擎老夫人的手,“不不不,奶奶,我知道你想抱你擎家重孙,但这是你们家事,跟我可没关系。

开什么国际玩笑,总不能因为她跟擎牧野发生了关系就要给擎家生孩子吧。
拿她当什么人了。
未免太草率!


第4章 假装擎少女友

与此同时,希尔顿西餐厅。
黎允儿到西餐厅半小时后,擎牧野方才出现。
“抱歉,让你久等了。

身着银灰色浅白纹西装,内搭黑色衬衣的擎牧野走了进来,五官绝美的他只是薄唇微勾的浅笑,便散发勾人的魅力,令黎允儿目光微怔,小鹿乱撞。
黎允儿在电视上见过擎牧野,但此刻却觉得身材修长,宽肩窄腰的他浑身散发着贵族王子般的矜贵气息,又有着‘生人勿进’的冷酷。
她克制着怦怦跳的心,站了起来,温婉礼貌的点了点头,“擎少很准时,是我来早了。

擎牧野坐在她对面,看了一眼黎允儿便收回了目光,“想吃点什么?”
今天的她略施粉黛,佩戴着古驰限量款钻石耳坠和项链,迪奥新款裙子,虽然很美,但这种‘金钱包装’的美,却让见惯了美女的擎牧野觉得庸俗。
“擎少随意,我什么都可以。

“嗯。

擎牧野摁了桌子上的‘呼叫铃’,服务员立马进了包厢,他点了餐厅最贵的两份单人餐和一瓶红酒。
“你既然是富安集团的千金,那日怎么会出现在郊外?”
擎牧野倚靠在卡坐上,双腿交叠,利眸看向黎允儿,问道。
他回公司后,对黎允儿也做了调查,了解了她的背景。
黎允儿心猛地一揪,双手不安的攥紧几分,苦涩一笑,“实不相瞒,做外卖员其实是爹地为了历练我,看我是否吃得了苦,才好做决定让不让我接管公司。

这些话,黎允儿早已烂熟于心。
当擎牧野约她一周后见面时,她就把情况告诉了爸妈,他们早已料到擎牧野会这么问。
所以特意派人调看那天孟静薇救擎牧野去医院路线的监控,才知道事发地点和孟静薇在做什么。
为了不让擎牧野怀疑,黎允儿真真的送了一周外卖,别提这一周她受了多少委屈。
“你父亲想法不错,历练历练是好事。

擎牧野颇为赞同黎富安的做法。
“是呢,我也觉得我爸爸做法很棒。

“把你账号给我,明天我会让财务部给你转一个亿。

“什么?”
黎允儿没明白他突然提钱什么意思。
“那天你冒死救我,这钱是你的报酬。

“不……不用。

一个亿的报酬固然吸引人,但黎允儿看中的却是擎牧野!
她摇头拒绝,温婉一笑,“那天身处危险中的就算是别人,我也会救的。
而且那种情况,换做别人也不会见死不救。

“如果不要报酬,也可以让你父亲直接联系我特助,在公司项目上,我会优先考虑富安集团。

富安集团便是黎允儿父亲的公司。
黎允儿画着淡妆的精致脸颊上洋溢着客套的微笑,“谢谢擎少的好意,但真的不用。

她话音落下,擎牧野手机铃声乍然响起。
“抱歉,我接个电话。

擎牧野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是特助宋辞的电话,问道:“什么事?”
“boss,属下无能,你交代的事情没能完成。
孟小姐被擎老夫人带回老宅了。

宋辞在电话里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擎牧野。
“奶奶怎么会突然过去?”
“我也不清楚。

宋辞也很疑惑,擎老夫人怎么会消息那么灵通。
想到这儿,宋辞立马又道:“不过听擎老夫人的意思,是想要你娶了孟小姐。

闻言,擎牧野眉心紧蹙,冷声道:“痴心妄想。

他挂断电话,看着手机屏幕若有所思。
对面坐着的黎允儿看着擎牧野俊美容颜,止不住心跳加速,悸动的心久久难以平复。
来此之前妈妈就再三叮嘱,让她对擎少‘欲情故纵’,才能吸引他的兴致。
黎允儿牢记妈妈的话,借机对擎牧野说道:“见到擎少平安无恙我就满足了。

“满足?”
“对啊。

黎允儿微微颌首,‘演绎’出少女的单纯无邪,“其实每次助人为乐后,我都会有一种小满足感。

听她的意思,平素里必然没少帮助人。
在澜城的上流圈子里,黎允儿是人人夸赞的才貌双全的第一美女。
哪怕黎家处于澜城商贾名流排行榜之末,却也因为黎允儿的个人魅力给黎家带来了不少的生意。
这时,服务员敲了敲门,开始上菜。
“擎少,我们用餐吧。
真不好意思,我一点半要去城郊那边的福利院,如果去晚了,那群孩子们会不开心的。

天知道黎家为了给黎允儿树立极好的形象,不仅早早的逼着她练习琴棋书画,更是让她多做慈善,以便于塑造个人的完美形象。
然而,这一次黎允儿就是为了在擎牧野面前表现自己的‘优点’,又为了玩一把‘欲情故纵’,才说要去福利院的。
不得不说,黎允儿很‘优秀’,可擎牧野总觉得面前的女人不简单。
他忽然想起方才宋辞的话,直接问道:“既然黎小姐这么善于助人,不知能否再帮我擎某人一个忙?”
“嗯,什么?”
“假装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
黎允儿心脏狂跳,只觉得惊喜来得太过于突然。
看来妈咪的那一套欲擒故纵的法子果然奏效。
她咽了咽口水,素白的手握着筷子,缓了几秒钟便放下筷子,嗔怪道:“擎少这是什么意思?”
“我家里给我安排了一桩婚事,我并不满意,所以想请黎小姐假装一下我女朋友。
事成之后,条件任你提。

“为什么是我?”
黎允儿按捺住激动心情,故作平静的问道。
“黎小姐也可以拒绝。

男人淡漠的眸瞟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我……”
黎允儿犹豫了,她终归不够沉稳,“擎少既然开口了,我怎么好拒绝。

她做梦都想做擎牧野的女人。
现在有机会能站在他的身边,若是拒绝,只怕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
殊不知,在她应下擎牧野的那一刻,男人菲薄的唇便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果然,她跟那些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甚至于,擎牧野都在怀疑黎允儿救他到底是巧合,还是精心布局的阴谋。


第5章 给擎牧野生孩子

擎家老宅,客厅。
“奶奶,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医院给我爸妈送饭的。

被强行带到擎家老宅的孟静薇寻了个理由要走。
擎老夫人慈祥和蔼的说道:“我已经派人把你爸妈接到我擎家的私立医院,有专人伺候照顾,你放心吧。

闻言,孟静薇柳眉微蹙,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质问道:“奶奶不经允许接走我爸妈,这是想要挟我?”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

擎老夫人不怒反笑,“说来这是你跟我孙儿的缘分。
你也知道我牧野那死小子老大不小了,身边一直没个女人,所以我只能不择手段给他下了药。
原本打算成全舒家小姐和牧野,谁知道阴差阳错竟成了你。
好在你这丫头也还不错。

听了擎老夫人的话,孟静薇终于明白擎牧野为什么会中了药。
合着,是她跟那个狗男人上辈子结下了孽缘!
“我……”
孟静薇正欲说些什么,一位满头银发的老管家走了进来,“老夫人,少爷来了。

“让那死小子给我滚进来。

“是,老夫人。
”管家转身走了出去。
随后,身着银灰色西装的擎牧野走了进来。
他目光直射向孟静薇,而后看向擎老夫人,“奶奶。

“还知道回来?”
擎老夫人没好气儿的揶揄了一句,然后指了指孟静薇,“正好我给你介绍个人……”
她话说到一半却被擎牧野打断了,“奶奶,不急。
还是让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
擎老夫人怔了怔,颇显意外。
孟静薇更是惊诧,天知道她心里有多委屈。
但凡擎老夫人多了解一点自家孙子的事儿,她也不至于失了清白!
“进来。

擎牧野对门外说了一句。
几人的目光纷纷注视着外面,遂即便见到一位身着水蓝色掐腰百褶裙的女人踩着高跟鞋,低头走了进来。
只是那身形,怎么那么熟悉?
“她就是我女朋友,黎允儿。
”擎牧野对擎老夫人介绍道。
听见‘黎允儿’的名字,孟静薇脑子嗡地一下子,愣住了。
她注视着黎允儿时,黎允儿也抬起了头看向了她。
两姐妹四目相对,难掩瞳孔中的诧异,心中抱有同样的疑惑。
怎么是她?
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不是澜城才貌双全的才女,黎家小姐,黎允儿吗。
你又用什么法子说服人家姑娘来冒充你女朋友的?”
姜还是老的辣。
擎老夫人一语中的。
“擎奶奶好。
”黎允儿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一周前我出了车祸,就是允儿救了我。
她把我从车上救下来时,我把擎家祖传的戒指给了她。
奶奶,应该知道这枚戒指代表着什么。

擎牧野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左手,示意着手上戴着的那枚戒指。
孟静薇看向黑色菱形戒指,一瞬间想了起来,怪不得那天救了擎牧野之后口袋多了一枚戒指。
原来是擎牧野被救时塞进她口袋的。
可次日,在黎允儿出现之后戒指就消失了。
她当时还纳闷戒指跑哪儿去了,现在看来,只怕是黎允儿早就知道戒指的正主是擎牧野,才偷走的!
孟静薇站了起来,“那枚戒指是……”
“静薇,怎么是你?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

黎允儿压抑住心底极大的震惊,一把挽住擎牧野的手腕,反应极快的打断了孟静薇的话,说道:“静薇,他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那个我‘冒死’救回来的人。

说着,又对擎牧野介绍道:“牧野哥,她叫孟静薇,是我送外卖体验生活时认识的朋友。

她一番‘不要脸’的胡说八道,着实恶心到了孟静薇。
甚至有那么一刻,孟静薇很想站出来撕破黎允儿那张虚伪到让人作呕的‘丑陋面具’,但仔细一想,她还是忍住了。
唯一能证明她救了擎牧野的只有那枚戒指,以及在医院留下的名字和监控视频。
可黎允儿能不着声色的偷走戒指,并骗过擎牧野,必然是调查过监控视频,做了万全的准备。
只怕监控视频也早被黎家人给销毁了。
若她此时站出来指认黎允儿,便是卸了妆,只怕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自己救了擎牧野,反倒会惹了一身骚。
倒不如静观其变。
“是吗。

擎牧野狭长利眸打量着孟静薇,眸光愈发的深邃。
“静薇,真是好巧呢,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你。
你也认识牧野哥吗?”
黎允儿记得擎牧野说他奶奶给他安排了一桩亲事。
莫非介绍对象就是孟静薇?
可她怎么会认识擎家人?
黎允儿内心惴惴不安。
孟静薇懒得搭理演戏上瘾的黎允儿,而是对擎老夫人说道:“奶奶,擎少已经有了女朋友,这儿没我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她在试探擎老夫人的态度,才好做下一步打算。
面对实力强劲,又为人狠辣的擎牧野,以及时时刻刻会拿她养父母做为威胁的黎家,孟静薇必须谨小慎微。
见她转身要走,擎老夫人起身,一把拽住孟静薇的手,“丫头别冲动,你先坐会儿。

她拉着孟静薇坐在椅子上,而后对擎牧野厉声道:“你个混小子,跟我过来!”
“是,奶奶。

擎牧野应了一声,跟着擎老夫人去了内室,却不忘给孟静薇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
吱呀一声,内室门关上。
黎允儿再也按捺不住愤怒,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小声道:“孟静薇你个贱……”
啪、啪——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孟静薇扬手就给了黎允儿两个耳光,“你除了天天‘华山论贱’之外,还会点什么?哦,对了,你还会抢功劳,装白莲。
你说对吗,姐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首富老公娇宠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