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嫣闻恪小说《笑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计嫣闻恪(笑柄)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笑柄

作者:2鱼

主角:计嫣,闻恪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计嫣爱了闻恪八年,甚至不惜用婚姻套牢对方。结果他却为别人差点丢命。再后来,有人提到闻恪的名字,计嫣只笑笑,一切过眼云烟。

计嫣闻恪小说《笑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计嫣闻恪(笑柄)最新章节列表

《笑柄》在线试读

第一章

闻恪和计嫣一前一后从民政局出来,结婚证还热乎,两人都没笑脸。

太阳毒起来,计嫣站在阴凉处,闻恪的微信语音响起,显示“祝囡”二字。

计嫣知道这女的是谁,很自觉往旁边挪两步。

闻恪宠溺的口吻似乎在安慰:“最近太忙了,等过阵子飞去陪你,别不高兴,最晚圣诞节,我记得你不喜欢夏天,12月去瑞士滑雪,这个我可以保证。”

计嫣被一波波狗粮撑死,好像包里的红本假的一样。

她穿软底鞋,走路没声音,闻恪没发现她,一对新人路过。

老公对老婆宠溺说:“是是是,以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计嫣有一瞬鼻酸——

闻恪愿意养的,是电话那头的女人吧。

可她又不甘心,闻恪是她第一个男人,她是他第一个女人。

哪怕分手四年,她也没放下他。

而且他们结婚了。

是不是代表有机会复合?

“闻恪,”计嫣见他挂电话,轻轻点点对方手背,“我们谈谈好吗?”

闻恪看向她,眼底的柔情烟消云散,低头点根烟,语气冷冰冰:“就我们俩,别装可怜,五百万明天打入指定账户。”

随即,他讥诮看她一眼:“你爸有救了。”

闻恪腿长,大步往前走。

计嫣抿抿嘴,顾不上辩解,跟在后面,一路小跑,感激道:“这笔钱,不管几年,我一定还,借条我都写好了。”

“还?”闻恪突然顿住脚步,鄙夷问,“凭你?值五百万?”

计嫣恨不得起誓:“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闻恪冷笑:“省省吧,老头子供你读十年书,不多你这双筷子。”

计嫣神色黯然,除了自己一条命,什么都是闻家给的。

听说生孩子是闯鬼门关,她掏心掏肺:“叔叔想早点抱孙子,我可以多生几个。”

“计嫣,”闻恪终于给她正眼,一口烟喷她脸上,“几年不见,你为了坐稳闻太太的位置,脸都不要了。”

计嫣被二手烟呛得咳嗽,退后两步,表忠的话卡在喉咙里,很难堪。

半晌,她找回自己的声音,轻声说:“我替我爸道歉,我不知道他赌这么大,你家的恩情我记一辈子,叔叔要我俩今晚回家吃饭,我自作主张答应了。”

“我有饭局。”闻恪关上车门,轻飘飘拒绝,也不送她。

三伏天,街上四处热浪滚滚,计嫣汗流浃背撑着太阳伞等公交。

突然明白,闻恪的心真不在她身上了。

是她执迷不悟。

期间,微信响个不停。

计嫣揉揉发红的眼眶,拿出手机,她平时不发朋友圈,微信好友没几个。

打开才发现自己不知被谁拉进一个四人小群,她就认识闻恪的头像。

然后马上有人喊嫂子,同时艾特她和闻恪,问什么时候摆酒?

计嫣猜都是闻恪的好友,正想怎么回复合适,就看见自己被移除该群。

近四十度的艳阳天,心冷。

也是,以闻恪的家世才貌,娶她,会沦为笑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笑柄》<<<<


第二章

婚房是优质海景别墅,闻家早几年备好的。

计嫣没料到闻恪的饭局是叫一群人来婚房打牌。

她到时已经晚上10点多,站在玄关不知所措,而坐在麻将桌上的四人,以及围观的男男女女消音般看过来,只有开门的女孩问:“你找谁?”

“我……”

计嫣目光很快锁定闻恪,对方叼着烟,淡淡瞥她一眼,若无其事叩叩桌沿,叫上家出牌。

显然不会公开关系。

计嫣期待落空,心情沉下去,不想闹得太尴尬,只是静静看着闻恪,像无声抵抗。

在场都是圈子里的朋友,什么名场面没见过,计嫣不知道,闻家给她买的夏装,专柜同系列四位数起跳不打折,但闻恪不吭声,没人戳破。

总有傻子看不懂局面,一探究竟:“找闻哥?你谁啊,带大箱子做什么?”

“你问他。”计嫣嘴角下沉,紧紧握住拉杆,心里满满委屈。

闻恪还是不吭声。

有人看出门道,别有深意说:“把箱子丢外面,屋里橡木地板,划坏你赔不起。”

转头,又对闻恪恶劣笑:“可以啊,仗着祝囡天高皇帝远开荤哈,没想到你好这口,瞧那小身板,晚上悠着点。”

男人间开黄腔很正常。

闻恪看向计嫣,嗤笑一声:“她?野得很。”

这话两人心知肚明。

以前闻恪很迷恋她,三不五时开车带她兜风,找个山清水秀人烟稀少的地方疯狂,花样越玩越多。

计嫣涨红脸躲进卫生间,听见有人问,闻恪是不是老客户?下次多带几个女孩来,玩双飞。

闻恪笑,说好。

计嫣眼泪一下没忍住。

哪怕再心碎,计嫣也没勇气公布自己身份。

她明白,今晚说了,两人关系结束。

她很爱闻恪,从情窦初开就暗恋他,到今年整八年。

一个女人有几年青春,几个八年耗在一份感情上……

还有那笔高利贷。

明天是最后期限,借贷公司说不还钱,就把老赌鬼扔海里喂鱼。

她爸已经被剁两根手指,计嫣太害怕了,呆呆坐在马桶盖上,眼泪流了干,干了流。

-

客厅的麻将声和尖笑连绵。

闻恪一直在输,烟一根接一根,烟灰缸又快满了。

“有烦心事?”之前说话的哥们朝洗手间方向瞥一眼,念念不忘,“我说你怎么今晚开荤,不过那女的和祝囡不同款啊……”

闻恪突然冷脸打断:“不想打牌就滚。”

所有人噤声。

“好晚了,我们下次来吧,我家有门禁。”有人打圆场。

有人顺话下台阶:“我也要走了,不然我爸又要骂人。”

众人哄笑,准备离开。

“刚来的是嫂子吧,”留下来的男人是微信四人小群里的,单独和闻恪在前院抽烟,“你放心,那二百五我们教训过,不会乱来了。”

“江群,你跟他们两人说,下次一起喝酒算我的。”闻恪拍拍对方肩膀。

江群有点不解:“我看不像世故女人,那胆子也不像敢吃里扒外的。闻叔不知道吗,还逼你们结婚?”

“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想,”毕竟闻家发家史不怎么光彩,闻恪皱眉,也不愿多谈计嫣,“就当被自己养的狗咬一口。”

江群不好插嘴兄弟家事,闻恪是个优越感很强的人,各方面优秀,聪明也骄傲,做出决定不管好的坏的,不轻易改,也不听劝。

他只说:“闻叔不糊涂,不会害你。”

闻恪:“我知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笑柄》<<<<


第三章

江群走后,闻恪进屋用钥匙打开洗手间反锁的门。

计嫣听到动静,胡乱擦擦脸,慌忙起身,哑着嗓子说:“都走了吗?我去打扫。”

闻恪手里夹着烟,头发有些凌乱,白衬衣敞开两颗扣子,配上精致五官,锋利气场不减,白日职场精英变成夜间情场浪子,又欲又A。

计嫣多少委屈在四目相对下化成一团青烟。

她期待他说两句安慰。

闻恪却凉凉问:“谁让你来的?”

计嫣张目结舌,满眼失望低下头,轻声说:“我以为这边没人。”

“没人就来?”闻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一手撑在洗手台上,笼罩她头顶的光,眯了眯眼,“占着老宅不够,还想占新房?计嫣,婚前财产跟你没关系,懂不懂?”

“我没想占你家钱。”计嫣忽然觉得心口痛,眼眶又红了,赌气道,“我找到房子就搬,老宅问起来,我不会帮你掩护。”

闻恪身子前倾,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你威胁我?”

“我没威胁你,是你太过分了。”计嫣别开脸,说着说着开始哭,“你不愿意结婚,可以离,我以为你会念点过去情分,在外人面前演演戏,可你们合伙侮辱我。”

“计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和你结婚?”闻恪直起身子,居高临下说,“你从前就爱哭,大小事除了哭,矫情,屁用没有。”

计嫣怔忪抬起眼,眼泪挂在下巴上忘了擦,半晌喃喃:“原来你这么看我,你早就厌恶我了。”

闻恪不耐烦开口:“屋里就我们两人,不用装乖,洗把脸,过来签字。”

她脸都不要了,洗什么呢?

计嫣淡淡的绝望,跟出来:“签什么?”

闻恪从抽屉里拿出几页订好的纸,排头“婚内协议”四个字赫然醒目。

计嫣懵了:“这是什么?”

闻恪把协议推她面前,又拿来一盒红印油:“铅笔打圈的地方是重点,看完签字盖手印。”

计嫣不明所以,扫眼桌上的协议,看到第一个圈“婚姻期限一年”,立刻拒绝:“我不签。”

闻恪料准了:“计嫣,一年五百万,很多高级经理人都拿不到这个数,刚才你说我不念旧情,行,再给你一套市区公寓,明天过户,你可以搬那住。”

计嫣板起脸:“你给多少钱,我都不签,除非叔叔看过,他要我签我就签。”

见闻恪脸色越来越冷,她鼻子发酸,哀求:“你不喜欢我哭,觉得我没用,我改,不签行不行?”

“不行。”闻恪把笔甩她面前,“签吧。”

“闻恪……”计嫣看到第二个画圈,要求女方净身出户,她忍不住,手背抵在眼睛上,声音微微发颤,“我没图过钱,我喜欢你好多年,以为你知道。”

“知道。”闻恪按灭半截烟,又点一根,“过去了,没意义。”

“我现在也没图。”计嫣吸了吸鼻子,声线都不稳了,“闻恪,我愿意等,以后你的事我绝不过问,只要别让我离开。”

“何必?”闻恪淡漠抽着烟,“该补偿你的一分不少。”

计嫣眼泪憋在眼眶里,努力保持镇定:“我不要补偿,我想有个家,正常的家,像闻叔乔姨那样,十年如一日的恩爱。”

“那你找错人。”闻恪没再隐瞒,“祝囡迟早回国,她不会想见你。”

提到祝囡,计嫣没辙了。

她颓然趴在桌上,声音闷闷的:“我一点机会没有吗?”

说着,不知哪来的孤勇,坐直身子,把协议推开,直视闻恪说:“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不好。”闻恪耐心告罄,站起身,椅子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抓起协议啪一声摔在计嫣面前。

而后绕到计嫣背后,抓住她的手,强行塞进笔,用力捏紧,另一只胳膊抱紧她的肩膀,固定在怀里。

闻恪常年健身,别说女人,一般男的很少比得过他。

计嫣动弹不得,只剩尖叫:“我不签!我不签!我不签!”

闻恪沉下脸,压紧雪白的手指,笔尖戳破纸张,力透纸背签下“计嫣”,又强迫盖下半个鲜红指纹。

计嫣的手被捏麻了,心也麻了。

她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爆哭,说:“这对我不公平!”

可感情最不能谈公平,先付出的总会吃亏。

闻恪收好协议,冷脸上楼关门,任由计嫣歇斯底里。

计嫣感觉心脏像被捏住,疼痛从胸口蔓延四肢,她浑身发冷,像泡在冰水里,咬牙掏出手机拨通闻有峰的电话,边抖边说:“叔叔,闻恪不要我了,我好难受……”

说完失去意识,而电话那头才被人接起来,喂喂好半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笑柄》<<<<


第四章

计嫣醒来是在单人病房,蓬头垢面窝在毯子里,恹恹不出声。

闻有峰知道她醒了,坐到床边,低声哄:“小嫣,快中午了,起来吃点东西,我要闻恪过来道歉。”

闻恪不会来的,计嫣也不想撕破脸:“叔叔,我没胃口,闻恪忙,我自己能行。”

闻有峰知道她能忍,止不住叹气:“那你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什么?叔叔给你撑腰。”

计嫣又不说话了。

如果真复合不了,一年婚期当缓冲,她劝自己,给彼此留点好印象——

主要,想给闻恪留个念头,兴许他想起她的好,不离婚了。

再不济,做不成夫妻做朋友。

闻有峰不勉强,只说:“要不我给闻恪放个假,现在不是流行什么旅行结婚,你们找喜欢的地方,国内外都行。”

“叔叔,不麻烦了。”计嫣冷静下来,反思,“昨天是我小题大做,闻恪压力大,我还给他添堵,是我不好。”

闻有峰见劝不动就不劝了,叫医生来复诊。

医生拿了两张片子,表示心血管内科主任看了CT结果,没问题,倒是右脚脚踝有个陈旧伤,畸形愈合,问需不需要矫正?

不矫正穿不了高跟鞋,矫正需要开刀。

计嫣毫不犹豫摇摇头,反正她穿平底鞋穿惯了,闻恪也不在乎她穿什么。

医生说完该说的,又给闻有峰使个眼色。

计嫣没注意,吃了小半碗海鲜粥又睡了。

迷糊间,她听见闻有峰很大声,似乎在和谁发脾气。

在骂闻恪?

她叹气,他又要记她一笔。

-

再醒来,计嫣有些意外,闻恪来了。

只是常用的平板扔在沙发上,不见人。

计嫣听见小客厅有动静,故意没出声。

“有钱就是好啊,住院都这么享受。”没想到进来的是计守业,“小嫣,你嫁到闻家一点不亏,爸爸以后全靠你了。”

计嫣坐起来,看见他缠满绷带的手,心堵:“爸,戒赌,行吗?”

“行,行,当然行。”计守业四处张望,点头,“你弟想找市里女孩,得买房,爸爸没办法又不能找你开口。”

不开口为什么说出来呢?

计嫣烦躁:“这次五百万算借的,我一人承担,其他事帮不了。”

““你不帮,谁帮?”计守业抬起受伤的手,哭丧着脸,“医生说指头接回来也废了,你妈死得早,我好不容易把你们姐弟俩拉扯大,你现在成阔太太,巴不得跟我糟老头子划清界限。”

计嫣刚恢复点精神,不想吵:“爸,你清醒点,我跟闻恪长不了。”

“你放屁!”计守业正要骂人,突然蔫了,朝门口笑,“阿恪来了。”

闻恪不动声色略微点头,提着礼品盒进来。

计嫣蹙眉,不知他听到多少。

计守业心虚,赔笑:“小嫣生病脾气不好,净瞎扯,你们聊,我走了。”

闻恪嗯一声,坐在沙发上拿起平板看股市。

偌大房间安静下来。

计嫣看眼礼品盒水果是她爱吃的,心情缓和不少:“我明天出院,你不必破费。”

闻恪没和她假客气,皱眉问:“你脚伤怎么回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笑柄》<<<<


第五章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计嫣无所适从:“就四年前……”

说到四年前,像两人间禁忌。

闻恪心烦想抽烟,拿出烟盒想起在医院,又放回去:“你说。”

计嫣回忆从老家院墙翻出来刹那,依旧恍惚:“摔的,当时紧张没感觉,后来走到高速上被交警送回市里。”

她省略所有细节,怕闻恪没耐心听:“回来后发现脚肿了。”

闻恪半信半疑:“老头子没带你去医院?”

“去了。”计嫣老实回答,“那时我想攒机票去找你,偷偷打工,把夹板拆了。”

“胆子不小。”闻恪想起什么不快的经历,面带愠色,“走高速,你不怕死还是做苦肉计给我爸看?”

“你为什么这么想我?”计嫣刚刚的温情凉下去,“我被关在乡下,趁我弟睡觉用他手机给叔叔打电话,才知道你要出国,我……”

闻恪的微信响起,打破烦闷的气氛。

他起身快速走出去,关门的瞬间,祝囡撒娇声从视频传来:“我难得早下排练,有没有想我?”

计嫣有点想哭。

如果不是计守业撞破他俩情事,导致闻恪一声不吭离开,继而在国外认识学芭蕾的祝囡,他们不会分手,或许还能好很久……

-

闻恪回到病房时,计嫣掩在被子里,留个侧影。

他坐了会,先开口:“医生建议你去精神心理科看看,我认识不错的心理医生可以介绍你。”

“我没病。”

计嫣有预感,她的病灶真是精神原因造成,那份“协议”期限很可能改到“一个月”甚至更短。

没谁愿意娶个疯子。

她强调:“我可能气狠了才不舒服,以后注意,但我心理、精神都很健康。”

闻恪皱眉看着她,正要说话,微信又响起来。

他看眼来电,没接。

以计嫣的了解,闻恪不会不管公事,只能是私事。

“接吧。”她劝,“说不定找你急事。”

其实她希望他留下来。

微信紧接着第二遍响起来,闻恪犹豫下,说句“你好好休息”,拿着手机离开。

计嫣闭了闭眼,不用想也知道谁打来的。

她在闻恪朋友圈见过一张女生背影照,扎马尾,身形气质很好,是祝囡。

而祝家是隐形富豪,有背景,媒体不敢惹。

计嫣把自己蜷缩起来,自卑和恐慌翻来覆去啃噬心脏。

女人只有在极度没有安全感时候,才想用婚姻套牢对方。

“小嫣,你说长不了什么意思?”计守业看见闻恪驱车离开,又窜回病房,“你不能做傻事啊,闻家这么有钱,你离婚还能找好的么?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弟弟想啊。”

“爸,”计嫣看着对方焦急的眼神,替自己悲哀,“你关心过我么?你怕失去闻家这棵大树,连我死活都不顾了。”

这话戳到计守业痛点,发火道:“我怎么不顾你死活!你以为在闻家住十年,真成大小姐?!被人睡烂了,离了,哪个好人家要你?”

“睡烂了”三个字砸得计嫣头晕,甚至比闻恪那句“野得很”,更不堪。

她忍无可忍:“闻家还不知道我不是第一次发病,现在闻恪要我去看精神科,还说找最好的医生,你只管闹,我真疯了,你养我一辈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笑柄》<<<<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