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泽和楚幽幽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秦泽,楚幽幽<我无敌了三千年>免费阅读

小说:我无敌了三千年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秦泽

简介:无敌了三千年的我,真的只想当个弱鸡,可你们他妈一个个都要我去装逼

角色:秦泽,楚幽幽

秦泽和楚幽幽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秦泽,楚幽幽<我无敌了三千年>免费阅读

《我无敌了三千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带小黑屋的古董店

南都,一家阴森的古董店内。

"美女,你看这个碗,是当年刘关张三人结义时候用的,当时我也在场。"

秦泽拉着几个历史系的女生,站在橱窗面前。

"你神经病啊!放我们回去!"

几个女生面带愠色地挣扎着想走,可奈何这男人力气太大,完全挣脱不开。

她们已经被这男人强拉了半个多小时了。

"别走啊!美女!你们不是来参观学习的嘛!我这里好多东西没给你们看呢!深入探讨一下嘛!快来!"

秦泽拽着这几个女生就要往黑乎乎的里屋走去。

"好东西都在里面呢,快跟我进去吧!"

一个女生害怕得哭了出来。

"我不要,放我走!"

秦泽看她哭了,这才放开了手。

好心带她们看看自己珍藏的稀世文物,哭什么啊。

另一个女生气愤地给了他一记耳光。

"去死!变态!就一个开假货店的!也敢对我们动手动脚!"

说完几人愤恨白了他一眼迅速离开。

只留下秦泽一人呆滞地站在了原地。

"里面这么多失传古书你们都不想看的嘛,特地搬出来的,老子三千年的好东西,多少人想看都看不到呢!"

他叹了口气,走进里屋,整理那些从几千年前就开始收集的稀世珍宝。

从赵国带走的和氏璧。

诸葛亮送他的同款羽扇。

李白送他的诗。

成吉思汗的马鞍。

西欧圣女贞德送给他的佩剑。

从宫本武藏那里赢下的刀。

秦泽嘀咕着把东西慢慢都放回去。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少女温柔冰冷的声音。

"请问,有人在吗?"

秦泽一听是个少女音,激动得赶忙跑了出来。

"有的有的!"

门口,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美女。

长相精致,身材纤细。

尤其是这冰冷还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

让秦泽想起了几千年前昭君出塞的场景。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坐在轮椅上。

可即便如此,秦泽还是看得不禁流下了口水。

"怎么,美女,是来参观学习的吗?"秦泽擦了擦口水问道。

"我来找人的,请问这家店的老板在吗?"

美女也看出了秦泽不怀好意的目光了,不过还是冷静地回答。

"嗯?找老板?"

秦泽一下子有点警觉了起来。

这家店的老板就是他。

他作为一个长生者,每隔一千年会有一段时间的进化过程,叫做天人五衰。

最近这六十年是他天人五衰的过渡期,身体和蜕壳的蝉一样会变得很脆弱,所以逃离了高手云集的京都,隐居在了南都。

见突然有人找上门来,也很是警惕。

"这是我的名片,我想见店老板。"

美女说着递上了一张名片。

楚幽幽,楚氏生物有限公司董事长。

这公司好像听说。

秦泽又看了她两眼,看她坐在轮椅上稍稍放下防备。

"你找老板有什么事情?不说出来我可不会让你见他。"

楚幽幽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张泛黄纸条。

"这是我父亲病逝前给我的,让我遇到困难就按照纸上的地址找这个人。"

楚幽幽说着,自己都没忍住苦笑了起来。

父亲过世前特地神神秘秘地说了这纸上的人能解决一切问题,也不知是真是假。

要不是家族强迫她嫁到李家,实在是无可奈何,她怎么也不可能到这里来。

竟然要把希望寄托在这二十年前的纸上。

也是可笑。

秦泽接过纸的一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他直接就想起来了,二十年前,一个姓楚的年轻人帮助他逃离了京都,为了表示感谢,秦泽给了他这张纸条,让他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自己解决。

"我就是老板。"秦泽说道。

楚幽幽听到秦泽这话,有点疑惑。

面前这个二十出头脑瓜看上去不正常的人就是这老板?

"那以前的老板呢?还健在吗?"

"没有什么以前的老板,这家店一直就是我开的,你刚说这是你父亲临终之前给你的?"

秦泽说着露出一丝惋惜的表情。

没想到当年姓楚那个小伙子已经病逝了。

楚幽幽看着秦泽这好像在为旧友哀悼的样子,更是莫名其妙。

"你认识我爸?"

"交情也有好多年了。"秦泽感慨道,"大概二十十年了啊。"

这人肯定脑子有病!

楚幽幽忍着没说出来。

只是苦笑着叹了口气。

就说啊,就这张废纸,怎么能帮到什么忙呢。

脑子不正常的,应该是她才对。

她刚想离开,秦泽却拽住了她。

"你等等,你拿着这纸来找我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吗?你给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得上你呢。"

秦泽还是一个很讲情义的人,许下的这白纸黑字的承诺,必须要做到。

"你?"

楚幽幽又打量了他一遍。

长相一般,个子不高,脑子看上去还不好使,笑容猥琐。

这人不就是一纯粹的屌丝吗?

"你能帮什么忙?算了吧,打扰,告辞。"

她冷笑一声说完想离开。

可轮椅刚转过去。

店里就走来一个穿着昂贵皮草的中年女人,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明显是手下。

楚幽幽刚刚还冷笑着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眼神惶恐。

"叔……叔母……你怎么在这里?"

女人是楚幽幽的叔母,叫刘慧。

刘慧满眼不屑地打量了一下秦泽的古董店,又冷眼打量了一下秦泽。

"呵呵,楚幽幽,你什么时候对古董感兴趣了?说好今天跟李少爷两人去吃饭的,推脱掉就是为了来这里?"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难道?"楚幽幽看向了窗外,只见窗外有几个人正盯着着自己,她一下子气愤了起来,"你竟然让人监视我!"

"什么叫监视,多难听啊,我是担心你啊,你一个人双腿不便,派几个人跟着保护你不是很正常吗?"刘慧冷笑一声继续说道,"你说说你,竟然爽约一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

"我……"楚幽幽咬着嘴唇,想了想还是把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叔母!我真不喜欢那个李熙!不想和他吃饭?"

李熙?

是那个南都八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少爷吗?

即便是隐居着的秦泽也听说过这恶少的名字。

纨绔子孙,又浪又渣,可就是家里有钱,做什么都没人敢管他。

刘慧白了她一眼:"李家在生意上帮了你们楚家这么多,一起吃个饭表示下感谢不是应该的嘛!而且这可是你奶奶的命令!"

楚家为了能冲上一线家族,不惜和南都名门李家联姻,一帮亲戚见她势单力薄打算把她嫁过去。

这些楚幽幽也都明白,可要嫁给那样的人,她也是于心不甘。

她稳定了一下情绪。

指了指身后的秦泽。

"叔母,我以前就想说了,其实我有男朋友的,就是他,你突然让我单独和李公子吃饭去,我男朋友会生气的,他这方面超小气。"

楚幽幽说着给秦泽使了个眼色。

"啊?"秦泽一愣,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叔母好。"

刘慧再一次打量了秦泽一遍,一副衰样,忍不住切了一声。

"你?你是幽幽的男朋友?呵呵,小伙子,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势利的人,不过我们楚家再怎么样也是南都的名门,你觉得你和我这侄女门当户对吗?"

门当户对?

秦泽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一愣。

然后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要不是隐居在这里,以他的背景,一般女人都配不上他。

不过他的原则也很明确,只要是美女,来者不拒。

"哎呀,说什么门当户对呀,虽然在你们旁人看来,这小姑娘可能配不上我,但其实我本人还是很开明的,不是很在意这些。"

楚幽幽听完转头看着秦泽,眼神再一次疑惑了起来。

老娘配不上你?

你丫的……

这人不会真的脑子有问题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无敌了三千年》


第二章 都是你男朋友了

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认为。

楚家即便只是南都的二线世家,但比起这小小古董店的老板,地位还是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要是楚幽幽真的跟这么个普通人交往的话,楚家绝对会沦为整个南都的笑柄。

旁边的刘慧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可只是轻蔑一笑。

"算了,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她嘴上虽然说着不想管太多,内心却暗自不屑。

因为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只要把这事告诉李熙,他自然而然会动手解决掉面前这屌丝青年。

做掉他,还不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这侄女带到李家今晚的宴会上去。

于是她又瞥一眼楚幽幽,露出了央求为难的表情。

"楚幽幽,今晚的宴会求你别再出乱子了好不好!来的可都是南都的名人!你必须要去!而且得要好好向李公子道歉说明一下你中午为什么爽约,要是李家把这事放大了,不单单是你的信誉扫地,连我和你叔叔的面子都挂不住!更重要的,你也知道这些都是你奶奶的意志吧,违背了老太太,会有什么下场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吧。"

楚幽幽听到老太太三个字,表情明显变得惊恐起来了。

她从小最怕的人就是那老太太。

自从楚家老头子过世后,整个楚家都由老太太金莲凤说了算,其手段老辣狠毒堪比吕后,对于亲戚也是毫不心软。

刘慧看到侄女这表情,内心窃喜,她知道,今晚这楚幽幽跑不掉了。

不过还是装作痛心的样子叹了口气。

"算了,王岳,我们走,我得先去帮这侄女向李家道歉。"

"是,刘总。"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微微鞠了一躬,朝二人鄙夷一笑。

二人走了出去,坐上门口的黑色大奔,笑容再也忍不住了。

"成了!呵呵!这次可终于能把这蠢侄女给嫁过去了!我为楚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老太太可不得给我升职!等再过段时间,我一定要把整个楚家都拿到手!"刘慧笑着,一只手伸向王岳的腿部,抚摸着。

王岳即便知道刘慧的丈夫是自己的老板,可也丝毫没有犹豫,一把拥住了她。

"刘总,那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

……

秦泽津津有味地看完这出家族闹剧。

"幽幽啊,你怎么这么菜啊,被逼婚了都不敢反抗?"

楚幽幽瞪了他一眼。

"你管我……不对!等等!谁允许你叫我幽幽的!"

她说着,脸上露出了厌烦厌恶的表情。

把刚刚的气全洒在秦泽身上。

不过更让她厌烦的,是刘慧那个女人以及家里的老太太。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秦泽猥琐地笑着凑了上去,"都是你男朋友了,叫你幽幽不是很正常吗?"

"你离我远点!"

楚幽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想赶紧离开。

可秦泽依然抓着她的轮椅不肯放手。

"明明是你过来找我帮忙的,怎么还叫我离你远点呢,不要急,你说说看具体要我怎么帮你。"

楚幽幽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非要缠着自己。

"你这人真是……算了,算我错了行不?我就不该来!实话告诉你吧,南都李家的混蛋少爷看上我了!你有本事让他不要缠着我吗?没有吧!你什么都帮不到!所以让我走好不好!"

楚幽幽气愤苦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虽然不甘,但也只有屈服。

秦泽看她咬着嘴唇流泪的样子竟觉得有点动心。

"你是不是有点小看我了?其实我可厉害了!"秦泽把一旁的抽纸拿给了她说道。

"小看你?我……我说这么多都没用吗?先不说李家,我们家老太太多可怕你知道吗?你可厉害了?那你倒是说说你会些什么啊!"

楚幽幽皱起眉头看着秦泽。

满嘴跑火车,还敢一副不把李家放在眼里的样子,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会些什么?你看你这问题问的,我会的太多了,这怎么可能说得完呐,就比如说我的医术,可以轻松治疗你这瘫痪的双腿。"

"医术?呵呵。"楚幽幽根本不屑一听,这种谎也撒得出来。

"不信?那失礼了。"

秦泽说着蹲了下来,伸手就去掀她的长裙。

一双修长纤细的腿出现在他的面前。

即便是阅女无数的秦泽,看到这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下。

"这腿我能玩一年啊!"他故意坏笑道。

楚幽幽愣了一秒,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裙子被掀开了。

这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愤怒和羞耻油然而生。

"快放开!你这变态!"

她害怕地挣扎着,双手使劲地想推开他,可完全推不开。

此时,她对已经逝去的父亲充满了怨恨。

没想到,自己竟被亲爹送入了虎口。

可看着这双美腿刚刚还在感叹的秦泽,猥琐的表情一瞬间犹豫和严肃了起来,然后慢慢抬起头。

楚幽幽也趁机赶紧把裙子拉下,羞愤得就差给他个耳光了。

没等她骂人,秦泽就发话了。

"你这腿,是不是最近一两年才站不起来的?而且还很突然的那种,明明没遇上什么事故就突然这样了?"

秦泽突然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

样子和刚刚判若两人。

"哎?"

楚幽幽一愣,差点骂人的表情僵住了。

因为被他说中了。

一年多前的某天,她的双腿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瘫痪了。

知道细节的只有他们楚家的人,为什么这个从未谋面过的人会知道?

她一下子也有点惊讶。

"你怎么知道?"

秦泽站了起来,继续问道:"是不是还去医院检查了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哎?嗯……"

楚幽幽更加不可思议了,为什么连这种程度也知道了。

各大医院她也去过不少了,可所有医生都跟她说,对不起,不知道怎么治。

她现在不禁有些动摇了,难道这个人真的有什么本事?

"后背也给我看一下。"秦泽严肃地说道。

"啊?"

她还没反应过来,秦泽已经把她的身体朝前轻轻一推,把她的衣服也稍微向上一撩,手指顺着她的尾巴骨向上划了十厘米左右用力一按。

这里正好是她的敏感带,整个人浑身一颤,发出一声娇喘。

"你变态!"楚幽幽赶紧拍开了秦泽手,脸羞得通红。

秦泽只是皱起了眉头。

"还好你来得早,再晚半年命都没了。"

"听你瞎扯!你摸了腿还不够还摸我腰!今天要是说不出来是什么问题我就报警!"

秦泽看着她的眼睛:"你被人下了蛊。"

"我信你个鬼哦!真当我白痴?"

这种都市传说一样的东西,她是从来不信,这人肯定是趁机揩油!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报警!"楚幽幽说着点着轮椅上的遥控器想要离开。

可秦泽还是死死地抓着她的轮椅不放手。

"等一下,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着急,命都不要了吗?跟我过来,还有救。"

秦泽说着又推着她的轮椅往里屋走去。

楚幽幽反应过来这人正把自己带进一间小黑屋,一下子慌了。

"别别别!我不报警了行不行!求你放了我!"

她紧张了起来,心凉了半截。

变态,小黑屋。

成年人都知道是什么剧情。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可就在被推进小黑屋的时候。

门口冲进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女生,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

"哥!哥!不得了了!我闯大祸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无敌了三千年》


第三章 妹妹

那女生是十几年前秦泽从京都逃亡时顺手"拐"过来的妹妹。

名字叫秦诗语,也是少有的知道秦泽真实身份的人。

楚幽幽则趁着秦泽愣住的时候,慌乱逃跑。

虽然她不知道那看上去挺可人的小女生和那店老板是什么关系。

但她知道,那个小黑屋,肯定很变态。

秦泽也没追上去,有她的名片,随时可以找过去。

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妹妹说的闯祸是什么意思。

"什么!你把我八块钱原料做的花瓶,八万块卖掉的了?"秦泽震惊不已。

"对啊,哥,那个花瓶今晚会在李家的宴会上展出,到时候还有好多专家教授要来,万一被发现是假货,查到我身上来,那我可要被退学了!"

秦诗语双手揉着眼睛,眼里却没一滴眼泪,还偷瞄了两眼秦泽。

"卧槽……翻了一万倍,你卖给谁了啊?谁这么傻?"秦泽有点好奇。

"一个叫楚清的人,他非说那是什么南宋瓷器,我看他人傻钱多就……"秦诗雨说着故意呜咽了两声。

"你怎么能看人家傻就……"秦泽也有点惊慌。

仅仅是秦诗语退学还好办。

最可怕的是他在花瓶上留下了自己特有的标记,虽然普通人不会在意,但京都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标记是他的。

万一顺着这个线索找了过来,那他这么久的隐忍可就都白费了。

秦泽沉默了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看了妹妹一眼叹了口气。

"尽给我惹祸……算了,正好我今晚也要去一趟你说的那宴会解决点事情。"

秦泽换了套衣服,立马帅了不少,从内到外有种自带的阴郁气息。

"诗语,备车,去何家的别墅。"

秦诗语听完,立马推出小电驴。

南都势力最大的家族一线家族共有两个。

一个是李家。

另一个就是何家。

家主何业是秦泽的弟子,当年秦泽能成功逃离京都的包围网,能在这里藏这么些年,也多亏了这何业的帮助。

越靠近这南都最高级的别墅区,环境越是有没,路上的车也越高级,几乎没有百万以下的。

骑着小电驴的二人格外显眼,甚至可以用破坏气氛来形容。

这时,一辆玛莎拉蒂经过二人身边。

副驾驶座上,一个性感女郎,斜着那双绝美的腿,嗤笑着指着窗外。

"亲爱的,你快看那里!竟然有骑电瓶车的诶!我们这里也住着这么穷的人吗?原来这地方也没多高级啊。"

驾驶座上,一个嚼着口香糖的年轻男人,朝女人指着的方向一瞥。

"卧槽!不应该啊!我们这里怎么可能有这种骑电瓶车的穷逼呢!"

"可不就在有吗?"

"估计是哪个乡下来的土鳖,过来拍照发朋友圈的吧!妈的,我们这地方是他能来的嘛!真不知道保安是干嘛的!"

男人不屑地哼了一声。

之前也有过,一些网红和一些小情侣,为了在朋友圈里装逼,特地跑到这里拍照,有时候还会趴到路边的豪车上。

可这里住着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很是反感这些硬装逼的人,去年花大资金去年加强了安保后,来拍照的几乎绝迹。

可不知怎的还是混进来了两个人。

男人不爽舔了下嘴唇。

"妈的,看老子给他们点教训,还敢来拍照!"

"哎?这样不好吧,也不能看他们穷就欺负他们啊,人家又没惹到你。"

旁边的女人笑道,言外之意是跟这帮低等的人说话都是在浪费时间。

"有什么!就是看他们不爽!我堂堂盛鼎集团的总经理赖盛岂会怕这种小角色!就是该给他们点教训才行!"

他哼了一声,故意放慢速度跟在秦诗语后面使劲地按着喇叭。

一开始秦诗语以为自己挡了人家的道,从自行车道转到了机动车道,可对方还紧跟着,疯狂地催促。

玛莎拉蒂上的两人乐开了花。

"亲爱的,你快看,他们好慌的样子哦!"

"这帮傻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看老子今天不玩死他们!"赖盛笑道。

秦诗语也看出对方是故意找事了,从小到大,她受了气,必定得十倍奉还,这次也不例外。

她冷冷对说了一句。

"哥,准备跳车。"

"啊?"

没等秦泽反应过来,秦诗语已经放开了车把手,朝边上飞身一跃。

电瓶车倾斜了。

秦泽这才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说了句"卧槽"也赶紧跳车。

电瓶车被直接卷入了车底,玛莎拉蒂失去了控制,一把栽在了路边的树上。

"草拟吗!"

赖盛骂骂咧咧地下了车,赶紧跑到车前一看。

车头瘪了,电瓶车卡在了车底,不用看都知道,车底肯定严重受损。

"你们他妈眼睛瞎了!把老子的车弄成这样!"

赖盛心疼得不得了,大声骂道。

那美女也下了车,不知所措。

她也没想到前面这两人竟然会跳车,赶紧帮着男人骂了一句:"你们两个神经病吧!赔的起吗!"

秦诗语握紧拳头走上前,冷漠地朝旁边一瞥。

"赔?不应该是你赔我吗?明明是你们撞上来的。"

赖盛这才看清楚秦诗语的脸,虽是素颜,穿着普通的运动服,可竟比旁边这女人更加美丽,还多了一丝清纯。

气愤的眼睛中立马带上了一丝笑意。

"不是你们两个神经病突然跳车,会这样嘛!"女人不服气地回怼。

"哥!你来说说看!"秦诗语按捺住心中的愤怒说道。

秦泽走了上来,眼睛却死死盯着那女人的腿,口水差点都要流出来了,要不是妹妹叫他,他打算就这么一直暗中观察。

"是……是啊,你们自己撞上来的,明明就是你们的错。"秦泽稳住情绪说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说了有什么用?草!你看哪里呢!老子女人也是你能YY的?"赖盛注意到秦泽的眼神,骂道。

"不是,我就看看……"秦泽也不想惹麻烦,挥了挥手。

秦诗语看着秦泽这么"温柔"的样子叹了口气。

她知道,即便秦泽正处在天人五衰的时期,可也有足够的能力在这两人反应过来前就送他们到另一个世界去。

之所以这么温柔的原因就是不想引起京都那帮人的注意。

不忍看他再丢人,秦诗语把他拉到了身后,不服气地回怼。

"反正都是你们的错!你的车变成这样,不关我们的事情!"

赖盛看秦泽都快不敢说话的样子,心中窃喜。

果然只是个弱鸡,就这女的有点凶的样子,稍微吓一吓肯定就服服帖帖了!看不把你变成老子的宠物!

"我的错?呵呵,告诉你吧!你们这些普通人,只是出现在这里就是罪了!我可是盛鼎集团的总经理!今天惹到了我,我有能力会让你们在南都混不下去!"

赖盛说着笑了起来。

"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冷酷的人,你们今天只要把这修理费出了就行了,我想想,大概四五十万就可以了。可看你们也赔不起的样子。这样吧小姑娘,给你个赎罪的机会,只要你跟我来一下谈谈心的话,我也可以就这么算了。"

旁边的女人停了也没说什么,毕竟她也知道自己只是赖盛的一个玩物而已。

"我谈你个锤子!"

秦诗语暴怒,一股霸气流了出来。

山顶最豪华的别墅里,何家家主何业也感知到了这股霸气,他打了个寒颤,手上的咖啡顺直掉落在地。

"爷爷?怎么了?"

旁边的何家豪看到爷爷突然惊恐的样子有些好奇。

"武者……有武者在附近。"何业慌张说道。

"武者?爷爷,您不也是武者吗?而且我们家还有好几个武者保镖呢,有什么好怕的?"

何家豪有点不明白。

"这霸气……这武者的等级,远超过老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无敌了三千年》


第四章 给过你机会了

所谓武者。

是世上极为特殊的一群人,他们通过修炼使自身能力远超常人。

武者分为九个阶段,单是一阶武者,就足以以一当百。

可想再升阶却是极度之难。

有些后天觉醒的人,修炼了一辈子也不过只有三四阶。

就比如何家的老爷子,不过虽然他只是三阶,但这武力也足以让他成为南都一线家族的家主。

也少有先天觉醒的,经过优秀的导师指点后可在二十岁就达到五六阶的程度。

就比如秦诗语,继承了京都武者名门秦家的优秀血脉,再经过秦泽的指导,才不过二十岁,就已是六阶了。

以她的实力,足以瞬间把面前这两人连人带车轰成灰烬。

可秦泽死死地拉住了她,不让她动手。

"别别别,在这里动手肯定会被京都的人察觉的,就别跟这煞笔较劲了,我重新买辆电瓶车给你。"

秦泽说着赶紧说道。

"啊?你他妈骂谁煞笔?"

赖盛完全不知道秦泽的好意,只在意他说自己是煞笔。

没想到这弱鸡还敢回嘴。

而且旁边的妹妹也很嚣张!

简直是在瞧不起他!

看来有必要两个底层社会的人见识一下绝对的力量。

赖盛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拿出了电话。

一边的女人看出来了赖盛想要做什么,冷笑了两声。

"你们两个还不快点跪下来道歉?在这里惹事,可不只是惹了赖总,还是对这别墅区的主人何家的不敬,他们的保安马上来了,你们可死定咯。"

秦泽叹了口气。

怎么就偏偏遇上这种事情了,这两人为什么要偏偏找死啊。

旁边这女人,虽然她态度很恶劣,但毕竟是个美女,秦泽也不想看着她香消玉殒。

"美女,你们最好别通知什么保安,我劝你们早点走吧,今天这个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秦泽为他们担心地说道。

"你当做没发生过?"赖盛一愣,然后没忍住笑了起来,"我可去你妈的,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实话告诉你,你说的那什么何家,恐怕见了我也得敬我个八九分,所以我劝你们……"

秦泽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

"给老子闭嘴吧!这种牛逼也真敢吹出来!一会就让人打得你跪下来!"赖盛蔑视一笑。

旁边的女人也一脸期待,等着看秦泽被打脸。

不过,赖盛叫的保安还没到。

两辆长林肯顺着坡慢慢地开了下来。

车牌号码一个是"8888",一个是"6666"。

"亲爱的,那两辆车是?"

女人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车上的人肯定不是小人物,要是能勾搭到这样的人的话……

她想着,故意侧过身,希望车里的人能看到她S型的顶级身材。

"嗯?何……何家的车!而且是老爷子何业的座驾!"

赖盛大惊,不由得往边上靠了靠。

即便是他,也很少看到何家老爷子的两辆座驾一起出现!

何业坐在车里一脸阴郁,车上还有另外四五个武者,同样是一脸黑的样子。

刚刚那股惊人的霸气,他们也感觉到了,并且深知不是对方的对手。

面对如此恐怖的人,何业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主动找到对方臣服。

"就是这里,停车!"

何业慌得声音都在颤抖,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

一旁的何家豪第一次看到爷爷如此慌张的样子,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说话。

车,停了下来。

赖盛有点懵。

怎么回事?为什么何家的车停在自己身边了?

对了,我家的盛鼎集团最近和何家有了点合作,难道……难道是特地来找我的?

对!肯定是来找我的!

赖盛惊喜不已。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成了被何业看中的男人?以后肯定是飞黄腾达啊!

旁边的女人同样是一脸惊喜,更加卖力地搔首弄姿起来了。

她已经看到了何家继承人何家豪从车上走了下来,虽然这何家豪已婚,可像他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外面没有情妇呢?

只要搭上了他,那还不得荣华富贵?

"哎哟,何老!还有何先生!您们怎么来了!"赖盛态度立马变得卑躬屈膝了起来,脸上也带着讨好的笑容。

何业有些惶恐,朝赖盛一看。

"难道……是你?"

赖盛也是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想了想估计是在问盛鼎集团的事情吧,于是赶忙笑着回答。

"是我!是我!就是我!"

秦诗语看他突然变了副哈巴狗的样子,也是鄙夷地"哼"了一声。

几人朝她那里看了过去。

"你个女人!在何老面前也敢这种态度!"赖盛是赶紧骂道,生怕这何业会以为这无礼之徒和自己有关系。

何业朝那里一看。

老头一瞬间呆住了,双手不停地颤抖起来。

眼眶甚至都湿润了。

眼里满是惶恐,感动以及激动。

那熟悉的身影,千年不变的容颜,是那个人,没错,他回来了!

他终生不敢忘记这个人。

秦泽对何业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小何,好久不见,又老了好多啊。"

"拜……拜见祖师爷!"

何业直接跪下来,已经泣不成声,话都说不清楚了。

周围的人都大惊。

何家老爷子,被称为南都最恐怖的人的何业,竟然跪了下来。

怎么可能?

肯定是身体不舒服!

赖盛也这么觉得,马上走上前帮忙想把老头子搀扶起来。

"老爷子,您身体不舒服啊!都是看到这种人气的是不,我跟这两个人可没什么关系,他们刚刚还把我的车祸害成这样,我已经叫了保安准了,您放心!肯定收拾他们!"

何家豪一愣,总觉得面前这男的有点面熟。

"哈?什么叫我们把你车祸害成这样?你还要点脸吗!"

要不是秦泽拦着,秦诗语真想亲手做了他,简直厚颜无耻!

"要点脸?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挨收拾……"

没等赖盛话说完。

何业一掌拍在了赖盛胸口,他直接飞了出去,撞上了旁边的树,痛得是龇牙咧嘴。

"何……何老……为什么?"

"竟敢对老朽的祖师无礼!"何业大怒。

"什么……意思……"赖盛爬了起来,嘴角流着血,一脸痛苦,"这两个人,刚刚还在侮辱何家,可为什么要打我?"

他想不清楚,老头这一掌为什么这么厉害,更想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帮着这两个骑电瓶车的人?

秦泽无奈地叹了口气。

"何苦呢?我刚刚都说了,何家看到我,都要敬我八九分,这都是你自找的,还有你小何,站起来吧,年纪大了不用一直跪着。"

何业这才站起了身,蹒跚走上前,老泪纵横。

"没想到……没想到老朽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师祖大人复出啊!"

赖盛这下稍微明白过来了,几近绝望的状态。

尼玛,到底什么情况啊!

这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敢跟何老这么说话!

难道,他很牛逼?

不,他肯定很牛逼啊!

自己刚刚竟惹了如此牛逼的人。

他傻住了,不敢说话,旁边的女人也是同样的状态。

"先别说什么复出的事情!连这两个人都解决不了!还复出个锤子啊!"

秦诗语对刚刚秦泽不作为的行为很是生气。

被欺负了,就要十倍奉还,这是她的原则,绝对不存在什么心软。

"不是,美女,你等下……"赖盛慌忙说道。

旁边的女人也赶紧摇了摇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

秦泽又无奈地叹了口气,给何业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报复心理极强。"

"本来就是他们的错!为自己的错负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什么叫我报复心理强!"秦诗语瞪了秦泽一眼。

何业了解了她的意思了。

既然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那么,付出相应的代价也是应该的,哪怕是生命的代价。

同时也是为了给这祖师爷表明一下忠心。

何业朝前走了一步。

那女人哪见过这种场景,立马被何业这冰冷的眼神吓住了。

"何……何先生……您等下……我有事情要告诉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无敌了三千年》


第五章 我有事情要说

"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秦泽有点好奇地看着这女人,若是她好好求饶的话,也不是不能饶了她,毕竟身材还是有点东西的。

"有件事情,关于你们何家和盛鼎集团还有李家的事情,我全说出来,求千万饶我一命!"女人慌忙说道。

赖盛一听,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

"嗯?你他妈难道……"

何业听到"李家"二字也是一愣,他有些好奇,但是又不想违背秦泽和他妹妹二人。

秦泽也看出来他在犹豫了,挥了挥手。

"无妨,饶这女人一命吧。"

"谢谢……"女人赶紧抹了一把眼泪。

旁边的赖盛一下子慌张了。

"你住口!你这贱女人想胡说什么!"

"让你说话了?"何业怒斥道。

"不是,何老,这女人就会胡说八道……您可千万不要理她!"赖盛汗流浃背,手都在颤抖。

"我那天都偷偷听到了……"女人为了保护自己也是毫不犹豫地打算抛弃对方。

"你他妈闭嘴!"

赖盛拼命地冲上前想阻止她,可被何业一脚踹到一边。

"你好好说出来,我保证不伤你。"

"其实他们盛鼎集团,早就和李家联手了……最近跟你们签下的订单其实都是为了坑你们。"女人说了出来。

赖盛的脸色一下子惨白。

"不是!都是这女人瞎编的!我没有!你为什么要害我!"

他喊着挥着拳头想要揍那女人让她闭嘴。

"什么!"在一旁的何家豪快步走上了前,一把拉住赖盛的衣领,按住了他,满脸愤恨,"什么意思?我跟你爸谈的那些事情都是为了坑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好好说出来!"

何家豪上个月刚和赖盛的父亲赖坤谈了海外供货的事情。

"其实他们家也就是鼎盛集团根本就没什么海外分公司,都是为了坑你们把货做出来,然后他们想方设法拒收,让你们蒙受损失……"女人赶紧说道。

"你们!那几十亿的订单他妈是假的?"何家豪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何业也很是震惊:"家豪!你签下订单的时候没有去实地考察一下吗!"

"对不起爷爷……我没想到盛鼎集团会做这种事情……"

何家豪赶紧道歉然后又恶狠狠地朝赖盛瞪了一眼。

赖盛知道完了,都完蛋了。

这情况,对方不可能听他狡辩的了。

"都是李家!全是李家的人让我们干的,我们怎么可能敢对你们做这种事情呢……真的,都是李家的人!"赖盛直接跪了下来,"而且跟李家联手的不只有我们家,那楚家也是!我都说出来了,也饶我一命吧!"

"那帮姓楚的也!"何家豪大惊,额头上不停的有汗珠渗出。

"何家豪!公司交给你!你就是这么打理的吗!"何业痛斥道。

"是我太大意了,对不起,爷爷。"何家豪握紧拳头。

岂有此理!给了楚家这么多好处!竟然还背叛自己!

"爷爷,给我次机会吧!我一定让他们知道,背叛了我们何家是什么后果!"何家豪恨不得立马把这赖盛碾成碎片。

何业沉默了一会儿瞪了他一眼:"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是!"

何家豪挥了挥手,立马上来了三五个人,把这赖盛按住拉上了车。

"何先生!何老!饶了我吧!不管我的事情啊!都是我爸干的!"赖盛的裤子都已经湿掉了。

"就应该打死你!"秦诗语嘴角微微上扬。

何家豪也没理他,转而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一沓钞票,扔在那女人面前。

"买张飞机票,从南都消失,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是!"女人慌忙拿过钱,小跑着离开。

何家豪转而朝向了秦泽和秦诗语二人。

"二位,这件事可以交给我来解决吗?我保证这赖盛生不如死。"

"切,随你们吧,我去修电瓶车了。"

秦诗语仍然有些不满,可也不想再说什么。

于是当着这帮人的面,硬是单手掀开了汽车,把电瓶车给拖了出来。

旁边的人都张大了嘴巴。

这一吨多的汽车,在这小姑娘面前,好像是充气的一样。。

难道刚刚那恐怖的霸气就是这个女孩发出的?

一帮人立马羞愧了起来。

修炼了大半辈子,连个小女孩都不如。

何业将秦泽请到了自家别墅里。

"祖师爷,您这次复出,需要老朽做什么吗?"何业激动的问道,已经等不及要重新出去称霸天下了。

"复出……还没复出呢,只是有点事情想麻烦一下你……"

"您说,老朽虽年纪大了,但武力依然不输当年。"

秦泽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个可能暴露我行踪的东西被那什么楚家的人给拿走了,好像叫楚清我记得,今晚要在那什么李家的宴会上展出,万一有人发现是出自我的手,那……"

"明白了!我现在就通知楚家让他们送回来!"何业说道。

"不,这样做太刻意了,而且这楚家不还跟李家联手准备对付你们吗,还是别这样了。"秦泽拦住了他。

"那您的意思是?"

"想办法让我混进去。"秦泽说道,"我自己去把东西偷出来,顺带着也要解决点别的事情。"

"这个好办,李家也邀请了我们,只要跟着我们就可以了。"

"这样,那可太好了。"秦泽满意地点了点头,"就知道小何你可靠啊!"

"这是理应做的事情。"

何业说完顿了一下。

"不过祖师大人,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

"嗯?你说。"

"李家家主李秀成喜欢古董,其实这次宴会,也是南都各大家族进献古董讨好李家的机会。"何业说着又顿了一下。

"怎么?你也想向他们进贡?"秦泽听完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说实话,本来是想屈服的……"何业叹了口气,从保险柜里捧出一尊翡翠玉佛,"其实我们何家这几年状况也一直不好,虽说还是南都一线家族,但比李家,已经明显处在弱势了,本来是想借着这次机会献上这尊佛像讨好一下的。"

"你啊!"秦泽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就算我李家堕落成普通家族,也绝对不敢打扰到您天人五衰的恢复期啊!"何业说道,"您刚刚也看到了,即便是我何家想主动示好,他们还联合那些其他家族想针对我们!这次,老朽也看清了,何家和李家,只能存一个!所以我想请祖师大人当我们何家的后盾!"

"只能存一个,这话说得,我也不是让你去跟他们干架……"

秦泽有点想笑,这老头子都七八十的人了,做事还那么激进。

"不过你都这么请求了,我也会去做……所以,你今晚打算干啥?"

何业听到秦泽答应了,按捺住内心的兴奋。

"我想秀那李秀成一脸!"何业说道。

"啊?"

"今晚李家的主场,李留成也会展示自己珍藏的古董,要是我老何能拿出比他那个更珍贵的,就能打那李秀成的脸了!"何业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就凭你这翡翠佛像,有点悬啊……"秦泽拿过佛像端详了一会儿。

确实是好东西,只是并不能算是顶级藏品。

"所以我想请师祖大人借我一件……"

"你真是打肿脸装胖子,算了,你要什么?和氏璧?还是汉武帝的龙袍?"秦泽笑了一下问道。

"不不不,这些太顶级了,再普通一点就行。"何业赶紧挥了挥手。

"行吧,我回去给你找找,我们宴会地点门口见。"秦泽说着站起了身,朝门口走去。

"我送您?"何业也慌忙站起了身。

"不用了,哦,对了,老何,我记得你以前会蛊术的是吧。"

"哎?嗯……是的。"

"我有个朋友中了蛊毒,下半身瘫痪,应该不是你干的吧。"

秦泽说着微微转过了头,眼里流出一道凶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无敌了三千年》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