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红《望眼欲穿》免费阅读_宋宁昭,陈婉卿免费阅读

小说:望眼欲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宇宙第一红

简介:宋宁昭有件肮脏又阴暗的心事,从未和任何人说过——八年,他总是做着同一个旖旎激情的梦,而梦的女主角,是他亲哥的女朋友,后来,宋宁昭耐不住了,即使兄弟反目,也要将她抢过来占为己有。-八年,我看着你与别人恩爱缠绵,日日夜夜对你望眼欲穿
-Tips:【风情万种酒吧老板×病娇偏执狂小少爷;姐弟恋;男主无节操式强取豪夺\/三观碎裂\/万年老梗,雷者慎入;暗黑系\/无逻辑\/非现实向童话故事】

角色:宋宁昭,陈婉卿

宇宙第一红《望眼欲穿》免费阅读_宋宁昭,陈婉卿免费阅读

《望眼欲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3:让她留下

  宋炎成临时接到电话回到了公司,陈婉卿一个人回到了宋家老宅。

  回去之前,陈婉卿特意在外面待了一会儿,把自己整理得整整齐齐之后才回去。

  陈婉卿在宋家一向谨小慎微、行事小心。

  进门时,她尽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陈婉卿低着头走进了客厅,宋宁昭当即就用余光瞥见了她那副巴不得化身隐形人的样子。

  宋宁昭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又想起了陈婉卿刚刚在外面跟宋炎成亲热的画面。

  她好像一直是这样,在宋炎成面前就会变成妖精,可要是面对的是宋家的其他人,说她是块儿榆木疙瘩都不过分。

  这个“其他人”里,自然也包括宋宁昭。

  宋宁昭抬起手来摸了摸眼镜框,将视线从陈婉卿身上收了回来。

  他看向宋老爷子,说:“爷爷,我头有点儿晕。”

  “怎么了?!”宋老爷子一听宋宁昭不舒服,神情马上紧张了起来,他对管家说:“赶紧的,让司机备车,送小少爷去医院!”

  管家一听也慌了,赶紧飞奔去找司机。

  谁不知道宋小少爷是宋家全家上下的宝贝疙瘩,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陈婉卿刚要上楼就听见了宋老爷子的声音,她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朝着宋宁昭的方向看了过去——他身体不舒服了?

  陈婉卿对宋宁昭的身体健康状况十分关注,或许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毕竟她当初被带来宋家,就是作为宋宁昭的移动血库。

  她过来宋家的第一天,宋老爷子就把话跟她说得很明白了,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宋宁昭活下去。

  早年间,她几乎每个月都要给宋宁昭输一次血。

  “婉卿,你跟着一起走!”陈婉卿刚看过去,就听见了宋老爷子的命令。

  这个结果陈婉卿早就想到了,她微微颔首,听话地走了过去。

  陈婉卿走到沙发前,弯腰去扶宋宁昭,“小少爷,我扶你走。”

  宋宁昭抬头看了陈婉卿一眼,朝着她抬起了一条胳膊。

  陈婉卿双臂缠上去扶住了他,宋宁昭好像是真的头晕,起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手臂挤到了陈婉卿。

  宋宁昭低头看了一眼,喉咙里头一阵燥热。

  他妈的,就是个妖精。

  陈婉卿倒是没注意到这点,她更担心宋宁昭的情况:“小少爷你还好吗?”

  宋宁昭摇了摇头,陈婉卿也不知道他是好还是不好。

  **

  半个小时以后,宋宁昭在医院做完了检查。

  宋宁昭的病这些年一直都是同一个医生负责的,医生对宋宁昭的身体情况了如指掌。

  这次检查完,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之处。

  于是,医生说:“小少爷可能是最近学习压力大了,没休息好,所以头晕。也可能是有点儿轻微中暑,最近天气热,注意一下防暑。”

  宋老爷子和宋裕和都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不过还是住院观察一下吧。”宋老爷子还是不放心,“宁昭,你这几天先别去学校了,我安排家里的保姆过来照顾你。”

  “爷爷,不用麻烦了。”宋宁昭看了一眼陈婉卿,说:“让她留下来就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望眼欲穿》


004:黑的

  “也好。”宋老爷子对宋宁昭可谓是百依百顺,而且他也没觉得让陈婉卿留下来有什么不合适的。毕竟陈婉卿在他们宋家的角色跟保姆没什么区别。

  宋老爷子对陈婉卿说:“婉卿,你这几天就别去工作了,留在医院照顾宁昭。”

  **

  宋老爷子一句话,陈婉卿就被安排在医院给宋宁昭陪床了。

  宋家的人离开以后,病房里就剩下了陈婉卿和宋宁昭两个人。

  宋宁昭从小就性格古怪,陈婉卿虽然经常给他输血,但他们两个人其实……不算熟。

  至少在陈婉卿看来是这样的。

  宋宁昭对谁都是爱答不理的,也没怎么正眼瞧过她。

  陈婉卿觉得,宋宁昭应该是看不上她的。

  陈婉卿也不是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所以她很很少主动跟宋宁昭说话。

  两个人呆在一起,自然而然地就冷场了。

  陈婉卿安静地坐在了病床的沙发上,一句话都不说。

  一片寂静。

  后来,宋宁昭冷不丁地开口吩咐她:“倒杯水。”

  陈婉卿回过神来,赶忙站起来,“好的,小少爷你要热水还是冷水?”

  陈婉卿从来没叫过宋宁昭的名字,虽然她比他大了八岁,但她一直都跟宋家的下人一样喊他“小少爷”。

  但她从来不会这么客气地喊宋炎成。

  面对宋炎成的时候,她就跟个小野猫一样,勾人心魄地喊他——炎成。

  对比不要太惨烈。

  宋宁昭想到陈婉卿喊宋炎成时那个软绵绵的声音,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陈婉卿的嘴唇。

  这张嘴不用来做点儿别的事情,真是可惜了。

  “小少爷?”陈婉卿半天没等到宋宁昭回答,又问了一遍:“热水还是凉水?”

  宋宁昭摘下了眼镜,随意掀了掀嘴唇:“凉水。”

  陈婉卿很快就从病房的直饮水机接了一杯凉水出来,送到了宋宁昭的手上。

  宋宁昭接过来水杯喝了两口,将杯子递向了陈婉卿。

  陈婉卿走上前去接杯子,谁知道她还没动手,宋宁昭的手突然一抖,剩下的半杯水都浇在了她的胸口。

  陈婉卿今天穿的裸色的衬衫,现在胸口湿透了,衬衫紧紧地向内贴合着,宋宁昭一抬头就看到了她内衣的颜色。

  黑的。

  宋宁昭不是第一次见陈婉卿穿这个颜色的内衣了,她好像很喜欢穿黑色。

  “没戴眼镜,看不清。”宋宁昭淡淡来了一句,算是解释刚才的那场意外。

  陈婉卿其实不是什么好脾气,但她也不能跟宋宁昭发作,只能硬着头皮说:“没关系的,小少爷。”

  宋宁昭:“去换一下吧,换好了去给我买晚饭,我要吃网站焖饭。”

  陈婉卿:“……哦,知道了。”

  因为要陪床,刚才家里的保姆已经给他们送来了换洗的衣服。

  陈婉卿去洗手间换了衣服,将换下来的衬衫扔到了一边,就匆匆去给宋宁昭买晚饭了。

  陈婉卿离开之后,宋宁昭戴上眼镜走到了洗手间。

  他从旁边的衣服架子上找到了陈婉卿换下来的衬衫和内衣。

  宋宁昭一根手指头钩住了那件黑色蕾丝内衣的肩带,将它送到了眼前,歪着头看着。

  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宋宁昭将手心贴了上去,再低头,深深地嗅了一下。

  她身上熟悉的体香钻入了鼻腔,宋宁昭的脑袋里顿时浮现起了梦里那些旖旎的画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望眼欲穿》


005:夺命的腰

  宋宁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然后折回去关掉了洗手间的门。

  关门之后,宋宁昭随手解开了运动裤的抽绳。

  ………

  陈婉卿在医院附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宋宁昭要的网站焖饭。

  宋宁昭这个人从小就口味挑剔,这不吃那不吃的,但是却唯独钟情于网站。

  只要是带了网站的菜,他都吃得下去。

  当然了,最喜欢的还是网站焖饭。但是这玩意儿,不太好找。

  陈婉卿把晚饭买回来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了,八月份的天儿跟蒸笼似的。

  还好病房里开了空调。陈婉卿拎买好的饭回来的时候,宋宁昭却不在病房。

  病房空空如也,陈婉卿心里“咯噔”了一下——

  “小少爷?”陈婉卿放下手里的袋子,在病房里四处张望着,试探性地喊着宋宁昭。

  陈婉卿:“小少爷,你在吗?晚饭买回来了。”

  咔哒。

  陈婉卿这句话说完,洗手间原本紧闭着的门被打开了。

  病房里原本很安静,开门的动静有点儿大,陈婉卿吓得一个激灵。

  宋宁昭洗完澡开门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陈婉卿颤抖的背影。

  他没戴眼镜,看过去的时候有些模糊,她的腰原本就细得不行,这样一看更是勾人了。

  宋宁昭只想上去掐住她的腰……

  陈婉卿转过身就看见了刚洗完澡的宋宁昭。

  他换上了病号服,头发还在滴水,也没戴眼镜。

  可能是因为浴室里蒸汽的缘故,他那张白皙的脸上隐约泛起了红晕,看起来像是害羞了一样。

  不过陈婉卿下一秒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宋宁昭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她就认识他了,还真没见他害羞过。

  陈婉卿走到桌子前把买好的晚饭拿出来,对宋宁昭说:“小少爷,趁热吃吧。”

  宋宁昭只是看了一眼,也没往那边走,爱答不理的样子。

  陈婉卿早就习惯了,自顾自地说:“小少爷你吃饭,我去洗衣服。”

  刚才她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其中还有贴身内衣,放在洗手间里头挺不好的。

  “不用洗了。”宋宁昭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我进去洗澡前让保洁打扫了洗手间,脏东西都扔了。”

  陈婉卿:“……”只差一点儿,她就要发脾气了。

  陈婉卿只能告诉自己,忍,不能跟宋宁昭计较。

  她竟然忘记了宋宁昭是个死洁癖。

  冷静了一会儿,陈婉卿挤出一抹笑:“实在是抱歉了,小少爷,给你添麻烦了。”

  宋宁昭走到病床前,弯腰将眼镜拿起来戴好,之后又看向了陈婉卿。

  她脸上挂着温柔大方的微笑,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随时待命的样子像极了家里的保姆。

  在宋炎成面前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

  宋宁昭无声地呵呵,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书包,抽出了一摞雅思卷子,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

  陈婉卿看懵了,他这是又要写作业了?

  “我刷题,空不出手来吃饭,你喂我。”宋宁昭坐下来以后,理所应当地命令了一句。

  陈婉卿:“……”

  其实她已经有点儿想骂人了,宋宁昭真的是在宋家被伺候惯了,想一出是一出。

  如果说宋炎成是天使,那宋宁昭绝对是折磨人的小恶魔。

  可小恶魔是全家受宠的小少爷,陈婉卿没办法,只能喂他吃饭。

  她宽慰自己没关系,反正以前也不是没喂过。

  陈婉卿在宋宁昭身边坐了下来,闻到了他身上沐浴乳的味道。

  她拿起勺子来将米饭和汤汁拌在一起,送到了宋宁昭嘴边。

  宋宁昭一边刷题一边漫不经心地张嘴吃着饭。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很近,陈婉卿看到了宋宁昭脸上的细绒毛。

  他的皮肤很白很光滑,毛孔细致得跟婴儿似的。

  啧,比女孩子还要娇。

  “看什么?”宋宁昭余光瞥见了陈婉卿盯着他看。

  陈婉卿“啊”了一声,顺嘴就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小少爷你皮肤比女孩子还要好。”

  宋宁昭:“比我哥还好?”

  陈婉卿:“炎……大少爷皮肤好像一般般。”

  宋宁昭突然就很开心地笑了,笑得前所未有地灿烂。

  陈婉卿看见他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

  小少爷是真不好伺候,陈婉卿被宋宁昭差遣到了十一点半,小少爷终于累得睡过去了。

  陈婉卿看着病床上熟睡的宋宁昭,松了一口气,去洗了个澡。

  冲完热水澡特别舒服,陈婉卿伸了个懒腰,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陈婉卿边伸懒腰边往外走,刚刚打开洗手间的门,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还没反应过来,一股灼热的气息已经包裹了她,炙热的吻急切地落在了她的嘴唇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望眼欲穿》


006:嫂子

  陈婉卿有过几秒钟的紧张,可是紧张过后,便是熟悉的气息在鼻腔内弥散开来。

  她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体完全放松,朝着男人贴了上去,甚至还主动缠上了他的脖子。

  “炎成……你怎么过来了?”怕吵醒宋宁昭,陈婉卿是用气声说话的。

  气声说话,本来就会比正常的声线多出来几分暧昧。

  更何况,陈婉卿说话的时候,嘴唇还贴在宋炎成的耳边。

  宋炎成被她撩拨得心痒痒。

  “爷爷说宁昭住院了,你在陪床,我来看看。”说到这里,宋炎成朝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灯,不过他还是能借着灯光看到宋宁昭在熟睡。

  宋炎成很快收回了视线,他抵着陈婉卿的额头,心疼地说:“辛苦你了。”

  陈婉卿摇了摇头,“这有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了。”

  “以后不会了。”宋炎成将陈婉卿抵在墙壁上,一边吻她一边笑着说:“以后你就是他嫂子了,哪有让嫂子给小叔子陪护的道理。”

  宋炎成对陈婉卿一向没什么抵抗力,这会儿她刚洗完澡,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娇花一样,等着人去摘取。

  抱着她亲热了一会儿,宋炎成已经有些耐不住了。

  宋炎成掐住陈婉卿的腰,紧紧地贴住了她的身体,哑声说:“婉卿……我好像忍不住了,我们去洗手间……嗯?”

  “别……”陈婉卿朝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被宋炎成这样撩拨着,陈婉卿的气息早就不稳了,连带着声音也软乎乎的,“小少爷还在,万一他被吵醒了……丢死人了。”

  在陈婉卿心里,宋宁昭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做这种事儿,肯定得避讳着孩子的。

  “不会的,你一会儿叫小声一点儿。”宋炎成咬着陈婉卿的耳朵,“一个多月没有过了,再憋下去我要疯了……乖。”

  是啊,一个多月没有过了。

  对于热恋中的男女来说,这时间确实有些长了。

  宋炎成没给陈婉卿拒绝的机会,说完之后便低头去吻她。

  吻的时候,手也没停着。

  陈婉卿没多久就喘着瘫软在宋炎成怀里了。

  陈婉卿害怕动静太大吵醒宋宁昭,她靠在宋炎成的怀里,朝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还好,病床上的宋宁昭还在熟睡,一动不动的,看着睡得很沉。

  宋炎成件陈婉卿不专心,又看宋宁昭那边,有些吃醋,把她的脸蛋扭过来狠狠亲了一口。

  昏暗的灯光下,宋炎成看到了陈婉卿脸上的红晕,还有她湿漉漉的双眸和被他亲吻得有些肿胀的红唇。

  每次看到她这样子,宋炎成就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他低头凑到了她的耳边,说:“惩罚你的不专心。”

  “你个混蛋。”陈婉卿抬起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别太过分啊……万一把人吵醒了,我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

  宋炎成在陈婉卿嘴上亲了一口,笑道:“那你控制好了,声音别太大。”

  说完,宋炎成便抱着陈婉卿进了洗手间。

  咔哒一声,洗手间的门被关上,接着是一阵反锁的声音。

  随后,便有细微暧昧的声音响起。

  尽管里面的两个人已经足够小声,但在静谧无比的病房内,这暧昧的声音还是格外地清楚。

  就在这时,病床上原本熟睡的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底一片清明,目光冷冽,哪里像是刚刚醒来的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望眼欲穿》


007:咬一口

  宋宁昭翻了个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过去。

  洗手间的门缝里隐隐透出了光,不断有男女声音传来。

  “混蛋,你干什么,我的腰——”

  “还说不喜欢?嘴硬。”

  宋宁昭听着他们的对话,已经能想象出来了。

  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听了。

  在此之前,他看都看了无数次。

  陈婉卿在床上的那些小习惯,他可能记得比宋炎成还要清楚。

  唯一可惜的是,现在那个人不是他。

  宋宁昭面无表情地掏出了手机,从微信打开了一个聊天窗口,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我在医院,明天过来一趟,带电脑和移动硬盘。】

  发完消息,宋宁昭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儿。

  他闭上眼睛,继续听着洗手间里那对男女的动静。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消停了。

  宋炎成饿了一个多月,陈婉卿被他折腾得够呛,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腿软得快走不了了。

  宋炎成搂着陈婉卿走出来,依依不舍地在她嘴唇上亲吻着。

  宋宁昭再次睁开了眼睛,他没戴眼镜,病房内光线昏暗,他隐约只能看到两人重合在一起的身体。

  “别闹了……快回去吧。”陈婉卿推了一把宋炎成的肩膀,“一会儿真的要把人吵醒了。”

  “那我明天再来。”宋炎成终于松开了陈婉卿,“过几天家宴我就跟爷爷坦白。”

  送走宋炎成以后,陈婉卿朝着病床上的宋宁昭看了一眼。

  然后,她长吁了一口气。

  还好宋宁昭没醒。

  刚才真是胡闹得的太过了。

  陈婉卿很累了,关了灯躺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

  **

  病房的沙发睡起来并不舒服,翌日一早,陈婉卿就醒来了。

  一是因为睡不着了,二是因为要伺候那位小少爷起床吃饭。

  陈婉卿洗漱完就出去给宋宁昭准备早饭了,买好早饭回来,宋宁昭刚好起床。

  “小少爷,吃早饭了。”陈婉卿把买好的早饭放到了桌上,“网站蛋花汤和素三鲜包子。”

  宋宁昭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坐下来直接吃饭。

  宋宁昭能这样,陈婉卿已经很知足了,最起码小少爷今天早上大发慈悲没有为难她。

  陈婉卿自己买了豆浆和煎饼,她坐在宋宁昭身边啃了起来。

  昨天晚上累到了,陈婉卿胃口特别好,一个煎饼吃得特别香。

  宋宁昭看了一眼,冷不丁地问她:“你吃什么?”

  陈婉卿:“煎饼果子。”

  宋宁昭:“好吃吗。”

  陈婉卿:“……挺好吃的。”

  宋宁昭直接动手抢走了陈婉卿吃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煎饼果子,动作干脆利落。

  陈婉卿还没说什么,宋宁昭已经在上面咬了一口。

  他仔细品尝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难吃。”说完,宋宁昭又把煎饼果子丢给了陈婉卿。

  陈婉卿差点儿就骂他幼稚小屁孩儿了,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说:“小少爷可能是吃不惯。”

  陈婉卿挺喜欢吃煎饼的,她也没介意刚才宋宁昭咬的那一口,拿起来就继续吃了。

  宋宁昭用余光瞥见了这一幕,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他端起了手边的网站蛋花汤,喝了个精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望眼欲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