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狂龙(凌霄沈画芷)-盖世狂龙免费阅读-热门小说最新目录

小说:盖世狂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沈画芷

简介:海洋,孤岛。这里与世隔绝,有一座闻名全球的监狱,里面的囚犯都是恶名远杨,随便拖一个出去,都能吓破人胆,造成社会恐慌。为了防止这些重犯逃脱,监狱是往地下造的,越往深层,....

角色:沈画芷,见一

盖世狂龙(凌霄沈画芷)-盖世狂龙免费阅读-热门小说最新目录

《盖世狂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还活着!

海洋,孤岛。

这里与世隔绝,有一座闻名全球的监狱,里面的囚犯都是恶名远杨,随便拖一个出去,都能吓破人胆,造成社会恐慌。

为了防止这些重犯逃脱,监狱是往地下造的,越往深层,越罪大恶极!

这里禁止探访,一旦被送来这里,基本和死了没有区别!

但今天,一辆绿色直升机缓缓降落孤岛。

绿潮般的战兵整齐列队后,从飞机上走下来两个人。

一老一少。

男的白发抖擞,不怒自威。

女的身姿卓绝,明媚动人,绝对是祸水级别。

“老首领好!”

包括所有狱守在内,数千人齐齐敬礼。

爷爷越是受万人敬仰,女子俏脸不悦的神色就越发浓重。

凭什么爷爷要见一个囚犯,竟要亲自前来?而不是直接提审?

爷爷可是万人之上的首领呀!

两人一直往监狱下方走,女子越来越心惊。

杀气好重!!

到达第四层,看到那些恐怖至极的囚犯,骄傲的女子忍不住香躯微颤,问道:“爷爷,这些人身上,究竟背负多少人命?”

白发老者闻言淡笑。

他身旁一位5星戎装男子替他回答:“小姐,至少100人!多的,上千!”

嘶!

女子倒吸凉气。

好久,她才盯着五星男子,小嘴惊张:“那最下面一层的囚犯,究竟背着多少人命?”

五星男子闻言,竟突然露出骄傲的笑容,只因第五层只有一个囚犯,正是昔日战无不胜的狼牙战尊。

老首领突然长叹一声:“七千人!”

轰隆!

少女竟一时再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整个人呆愣住了!

七千人!

尸山血海!

“但他救的人,比杀的人多,而且多无数倍!”

“他曾经救的人,如今遍布四海,有的富甲一方,有的权倾朝野!”

“他也是为了保卫10多亿人的疆土,还有为一个女子报仇,才做出那种疯狂的事……”

老首领又是一声唏嘘。

少女原本惊恐的目光,又渐渐变得崇拜。

英雄!

情痴!

她突然好期待见到这男人。

五星男子这才缓缓说道:“8年前,犯夏国边地的暗黑军团恶行累累,还炸死了他的女人,他一怒之下全灭黑暗军团七千人!”

“因事件过于震撼,也违背了战界规则,当时上千人联名也保他不住,他才被送到这里来!”

少女闻言,更迫不及待让人打开第5层大门。

光明竟突然渗透了黑暗。

里面,竟是一个悬崖底层,三面环海,和前面四层炼狱简直有天渊之别!

一个男人坐在那里,默默看着手中一个小汤勺,仿佛这就是他一切。

“你就是凌霄?”

说实话,看到这个男人,少女有点失望!

穿着囚服,手脚都被套上沉重的枷锁,留着些许胡渣,并不是特别英俊,眼神尽是沧桑,一看就知是有故事的男人。

男子听到有人喊他名字,微微抬眸,黯淡的眼神却有一股百兽之王之威!

“怎样?克服心魔了吗?”

老首领走过来问道,完全没有万人之上的架子。

“并没有!”

凌霄面无表情。

“5年了,你该出去了,现在有一个SSS级任务,除了你,这世界恐怕没有第二人能完成!”

老首领又语重心长说道。

凌霄却没有回应。

最爱的她都死了,什么任务?什么世界?对他而言,还有什么意义?

“大哥,你出去吧,外面世界还很精彩,还有很多人等着你的灵柩九针施救!”

五星男子曾是凌霄的好部下和好兄弟,不愿看大哥就此沉沦,也是给他劝说。

凌霄沉默,看着那小汤勺,不发一言。

“喂,你哑巴了?说话!”

他这姿态让女子很不爽,她真看不出这男子有传说中那么厉害么?

而且,他太不将爷爷和五星战将当一回事了吧?

“星墨,不得无礼!快收起你那不尊重的眼神!”

老首领竟训斥女子,更让女子气坏了。

平时爷爷宠他上天,如今竟为一个囚犯训自己?

五星战将好笑,没有狼牙战尊,就没今天的震惊全球的狼牙殿,老首领当然待凌霄比亲儿子还亲!

“凌霄,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我今天也是有备而来的,你一定会有惊喜!”

老首领突然爽朗一笑,让人拿出一部手机,并拨打了一个电话。

凌霄微怔,不知他究竟要做什么。

打了好几次,电话才接通。

老首领对着那边说道:“你好,请问是沈画芷吗?”

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刚刚沉默不语的凌霄,竟瞬间绷紧,整个人像是着魔了一样!

沈画芷!

当年就因为她的死,他狂杀七千人!

难道,她竟还没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盖世狂龙》


第2章 女儿心中的大混蛋!

“喂!你就是害了我妈妈那个负心恶棍对吧?你叫凌霄!我看到妈妈的手机备注了!”

那边没传来凌霄熟悉的声音,却传来一个稚嫩且生气的声音:

“妈妈病了,我能照顾她!你这混蛋不要再回来了,以后也不要再找我们了!”

“既然你能抛弃我们母女8年不闻不问,以后我们这个家也不需要你这混蛋!!”

什么?!

凌霄的心突然好像裂开一样疼痛。

自己女人真还没死?

这是自己的女儿?

自己女儿还一口一声叫自己混蛋?!

凌霄嗖一声接过电话。

快如闪电!

星墨惊了,这男人的身手好厉害呀!

“喂,我才是凌霄,小女孩你到底是谁?”

“哼,你还管我是谁?他们都叫我小贱种,但比起这个称呼,更贱的是我的名字,我叫凌不悔!一个丑陋无比的姓氏和名字!!”

那边小女孩极其烦躁地回答,显然对辜负她妈妈八年的男人恨之入骨!

“不悔?你叫凌不悔?!”

原本眼神死灰的凌霄,瞳孔猛然睁大,思绪瞬间回到那一年。

当时他还是狼牙殿头号战尊,一骑当千镇守国门,退敌千里。

凯旋撤军时却惨遭暗算,被炸得血肉模糊,命悬一线。

以为要这样死去时,是她在鬼门关将他拖了回来!

她当时就是用他手上这个小汤勺喂他喝水、喝汤、喝药,悉心照顾他。

两人随后情愫暗生,终于在一夜里干柴烈火!

“你会后悔吗?”

事后,凌霄对着怀里的她问道。

她只是微微一笑:“烈士坟前无人问,戏子屁事天下知!但在我沈画芷心里,唯有保家卫国的战士才是真英雄!将一切奉献给你,我此生不悔!”

她叫沈画芷!

她女儿叫凌不悔!

她难道真是自己女儿?

凌霄狂喜!

凌霄愧疚!

复杂的情感,让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怪异。

“好了,我要挂电话了,你这混蛋以后不要再找我们了!滚吧!!”

那边冷冷挂掉电话。

再打过去,竟被拉黑了!

“不悔!我的女儿啊!!”

凌霄大叫,原本心如死灰的他,顿时变得激动万分。

他女人真的没死!

他还有个女儿!

可他亲女儿却恨他入骨。

一连串的爆炸信息,让这位狼牙战尊情绪几乎失控。

“凌霄,抱歉!8年了,我们才偶然查到沈画芷根本没死,她还有个女儿,根据出生年月,极大可能就是你的骨肉!”

“是我提前派人去告诉沈画芷,她男人马上就要回来了,让她等着,却没想到是你女儿接的电话。

老首领唏嘘道。

“你……你真没骗我?确定这不是你想我出山的小把戏?!”

凌霄抓住老首领摇晃。

“哈哈……”老首领笑了:“凌霄,我哪敢骗你啊?我不怕你一怒之下,把我的基地和我最喜欢那些飞机大炮给拆了啊?”

凌霄也知道老首领不敢,更不会骗他。

那自己真有一个女儿?!

欣喜若狂!

“去吧!她们就在夏国南洲花城,去把心魔解除了,狼牙殿最重要的SSS级任务,还等着你回来完成!”

老首领又是拍拍凌霄肩膀。

哪想到第一下拍完,第二下还没拍到,凌霄就在原地不见了。

“喂,你不先解开枷锁?”

星墨惊了,他还想这么出去啊?

孤岛监狱的枷锁可是重逾千斤,没有钥匙无人能解,他这么能出去?

只是她话音刚落,那枷锁就哐当落地,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

这就是狼牙战尊的实力!

真让人仰望不及呀!

至于凌霄,已经瞬间冲上了最上层,抢到老首领的飞机就直接开走了!

“画芷、不悔,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是我让你们受苦了!”

“等着我!等着爸爸!爸爸发誓,以后要好好保护你们……一生一世!!”

凌霄将飞机开到300,心急如焚。

不知道沈画芷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她现在病得是否严重?

她为什么连电话都不接?

脑海满是疑问。

想着想着,硬汉坚毅的脸庞,滚烫的泪水就突然滑落。

翌日,夏国南洲,花城医院!

一女子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双眸紧闭,气息奄奄,还接受着静脉注射!

她很美丽,哪怕快要死了,身上仿佛还萦绕淡淡仙气。

一小七岁的小女孩在她病床前,苦苦哀求着一个年轻女子:

“小姨,你不是花大价钱请了神医来给妈妈看病吗?他什么时候到呀?”

年轻女子不堪催促,不耐烦地狠狠掐了小女孩一下,怒骂:

“凌不悔,你这小贱人烦不烦呀?你妈妈执迷不悟,你又一点都不圆滑,一点都不可爱!活该你们都被沈家赶出来自生自灭了!”

小女孩穿着破烂,被小姨训斥却不敢吭声。

小姨虽然是刀子嘴,但已经是沈家对她和妈妈最好的人了。

妈妈病倒,沈家的人不闻不问,就剩下小姨沈飘飘还花钱给她治病。

所以小姨怎么虐自己,她都不恨小姨,她恨的是沈家那些无情的人,但恨之入骨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8年素未谋面的爸爸,凌霄!!

那男人是她和妈妈受苦受难的根源!

“画芷,不悔!”

此时,凌霄终于找到来病房门外了。

透过玻璃窗看到病入膏肓的爱人,还有长得和自己小时一模一样的寒酸女儿,他心如刀割!

“画芷!不悔!我回来了,从现在起,我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凌霄正要推开门,却看见病房里沈飘飘突然喜色一现,然后就朝着门外走出来了。

“神医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盖世狂龙》


第3章 插入爸爸的心脏!

沈飘飘突然喊了这么一句,让凌霄很意外。

这女人是谁?怎么知道自己是神医?

只是下一秒,凌霄就知自作多情了!

沈飘飘压根不认识他,直接忽略站在门口的他,往后面走出。

走廊那头,一个白袍老者带着几个助理匆匆赶了进来。

病房里,凌不悔也没注意到凌霄,或者说根本认不出他来,此时她也露出兴奋的笑容:“太好了,关神医来了,妈妈有救了!”

这就有救了?

听到女儿激动声音,凌霄却带着怀疑的神色。

他医术通天,自然看出沈画芷是什么原因昏迷不醒。

他不相信普通医生能让她起死回生。

“那当然了!在南洲花城,关神医治好的病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能请得他出手,病人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康复了!”

沈飘飘此时已带着关神医进来,得意洋洋在侄女面前邀功。

凌霄不屑一笑,要这关神医知道自己是灵柩九针的传人,不知他是否还有勇气称神医?

只是骄傲的不是关神医本人,他要能治好沈画芷,凌霄倒也省了功夫!

所以他一直站在门外,暂且没进去打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关神医眉头却越皱越紧!

看到这一幕,凌霄终于心急如焚了走了进来:“还神医呢?就中毒这么简单也治不好吗?”

中毒?!

病房里的人通通大惊!

“喂,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沈飘飘冷梅盯着凌霄。

“是……是你?!”

凌不悔总算认出凌霄了,这不是妈妈每晚都捧着他照片惦记着的那大恶人吗?

“凌霄,你这坏蛋快走!这里不欢迎你!”

被亲女儿驱逐,凌霄既无奈又伤心。

但他不能走,只能苦笑道:“不悔,爸爸是回来救妈妈的!”

一句话,让凌不悔全身颤抖不停,下一刻更是瞬间泪流满面。

这负心男人,竟还有脸说这种话?

他要是心里有妈妈,怎么会8年对自己母女不闻不问?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也嗤之以鼻。

“姐姐就是体寒虚弱昏迷而已,你这野男人是神经失常吧?居然说她是中毒?”

沈飘飘上下打量了凌霄一眼,发现他身上穿着的好像还是囚服,不由得更是厌恶和鄙夷:“快来人,将这囚犯赶回去坐牢吧!”

一群助理正要行动,关神医却突然抬头,惊讶问道:“你怎知道她是中毒?”

此话一出,现场当即鸦雀无声!

这囚犯难道真懂医术?

“没错,画芷就是中毒进入假死状态,只要给她解毒就可以让她醒来!”

凌霄直接说道。

瞧他说得这么轻松,关神医的助理和徒弟们就不乐意了!

关老是他们的师父,更是他们的偶像,连关老也觉得棘手的病,他居然说得好像是小病,这不当众拆关老的招牌吗?

“哼,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真以为解毒是靠嘴皮子说说就能解呢?”

“就是,你行你上啊!”

一群人原本是想嘲笑凌霄。

怎想凌霄竟直接说道:“好,那我来!”

众人再次大惊,连关神医都治不好的病,这傻子竟真想亲自上?

“我不准你碰我妈妈,你给我滚!”

凌不悔最清楚自己的爸爸是什么人了,一个负心汉,当年自己一身病痛,还是妈妈照顾他,他会什么医术?

就算会,他还能比关神医更厉害?

“关神医,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凌不悔又回头恳求关神医,

关神医却直接站起来,走到凌霄身前。

大家都以为,关老肯定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外行做人了。

哪想到关老没有发飙,反而认真问道:“这位先生,你真懂医术?”

凌霄也认真回答:“嗯,以前我兄弟的病,都是我治好的!画芷的病难点在于毒素扩散全身了,想要清除必须用活血汽化排毒!”

这话一落,大家又笑了!

“什么鬼?以前就专门拿自己兄弟开刀啊?”

“活血汽化排毒?说得好高深呢,这家伙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哈哈,大家都是腰间盘,凭什么你这秀儿辣么突出?”

唯有关老一脸严肃说道:“如果你有把握,那还是你出手吧,这症状我是束手无策了啊!”

这话一落,还在嘲笑凌霄的瓜众,神色又瞬间凝固了。

什么鬼?

关老认真的啊?

他都治不好的病,难道他还觉得别人能治好?

唯有关老神色平静,人老成精,他不仅看病厉害,看人也十分老道的。

身为老医生,他最清楚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

凌霄连把脉都不用,一眼就看穿了救治病人的关键所在,怎能不让他震惊?

“好,那你让开!”

凌霄直接要上了。

“等等!”

关老相信凌霄,凌不悔却不相信!

“我说过,不准你再碰妈妈!就是因为你这负心的男人,妈妈才会受苦受难8年,落到今天这地步的!你滚!你快滚呀!!”

啪!

听到女儿的叫喊,凌霄直接将关老带来的手术刀拍在桌子上,眼神射出火焰道:

“不悔,你听着!爸爸从来没辜负妈妈,那都是误会!”

“你妈妈的命,比我的命还重要,如果我救不活她,你就用这把刀插入爸爸的心脏!爸爸和你妈妈一起死!!”

话语铿锵,掷地有声。

小女儿完完全全被他震慑了!

沈飘飘也懵了,这真是糟蹋了姐姐那个负心汉吗?他怎能拥有这么迷人的眼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盖世狂龙》


第4章 以气御针

下一刻,凌霄就从身上掏出银针,一看就是非凡之物,竟泛着让人惊叹的寒冷光华!

“这……这竟是星濯银针!”

关老神色震惊,他专研医术多年,自然知道这是传说中灵柩九针传人的佩针啊!

这年轻人竟能拥有它?

他究竟是什么人?

其他人虽没关神医了解多,却也猜到这银针肯定蕴含什么惊天故事!

刚刚嘲笑凌霄的人,再发不出一丝声音。

凌霄却不理会所有人,双手一挥,两根银针就落在沈画芷身上。

穴道之快,之准,之稳,让关神医叹为观止!

周围弟子羞愧得脸颊发烫,他们苦练多年,针灸手法也及不上人家分毫啊!

好戏还在后头,凌霄一连串落针,深深浅浅,进进出出,竟没有半点停滞,行云流水。

沈飘飘震惊了!

她们沈家上下,一直以为凌霄是个没用的负心汉,才放着貌美如花的老婆都不敢回来,哪想到他医术竟这么厉害的呀?

凌不悔更是心情复杂,她最恨的人,如今正在大显身手,拯救她最爱的妈妈!

下一刻,随着凌霄尾指轻轻一弹,银针开始汇出紫黑的液体。

不仅那些被打脸的弟子,就连关神医也是差点五体投地,连连惊叹:

“神奇!太神奇了!我过去几十年白活了,今天总算让我看见以气御针的夏医神术啊!”

嘶。

众人倒吸凉气。

这男人的医术,竟让关神医激动得老泪纵横。

很多人都知道,关老就是一个纯粹的医者,一生都在追求提升医术。

俗话说,朝闻道,夕可死!

关老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顷刻之间,凌霄就完成了解毒,沈画芷的生命气息瞬间恢复不少。

“太好了,病人已经渡过危险期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能醒过来!”

随着关神医话落,在场的人看着凌霄的目光,极度不可思议!

他医术竟比关神医还厉害??

“原来你医术这么好的呀?”

沈飘飘也是主动对凌霄搭讪,对这个姐夫的感觉,好像没以前差了。

凌霄只是淡然一笑,目光就转向女儿。

“哼,就算你救醒妈妈,我依旧恨你!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小女孩嘶声力竭。

凌霄无奈叹气,知道要女儿原谅自己还需要点时间,所以暂且离开病房,在外面抽根烟平复心情。

很快,沈飘飘就来到他面前。

凌霄目光不停上移,顺着她的恨天高到光洁修长的小腿,再到蛮腰,最后落在她那张精心粉饰过的俏脸上。

90分的女人!

“凌霄,你不能怪你女儿会这样对你,你知道她们这八年怎么过来的吗?”

“姐姐为了你未婚先孕,失去了名气、失去了工作,最后因为拒绝嫁入豪门石家惹怒了爷爷,被沈家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

“你女儿天天被其他小孩子欺负,被其他大人揍,她以前每天都在问自己为什么没爸爸?为什么没有男人保护她们母女……”

“姐姐一病就是不起,你女儿前段时间甚至上过街头行乞……”

沈飘飘说着,眼眶都红了。

她自认不是善良的人,但姐姐和外甥女的遭遇实在太惨了,她都不忍心不理她们。

凌霄更是心如刀割,猛吸了一口烟。

“凌霄,过去8年你哪去了?为何不回来?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沈飘飘突然激动问道,真想替姐姐扇这负心男人一巴掌。

“我……在坐牢。

凌霄也没有隐瞒:“我以为画芷死了,那都是一场误会!我一定会补偿她们母女的,一生一世!!”

饶是他说得信誓旦旦,沈飘飘依旧满脸鄙夷!

坐牢!

他果然是个牢犯,怪不得8年杳无音信!

“迟了,凌霄!”

沈飘飘突然怒骂:“有些事是无法补偿的!姐姐当年因为你失去了娱乐圈星光新人的称号,如今她都27岁了,她的星途已经结束了,她没机会重来了!”

“还有,即使你想娶姐姐,爷爷都不会让你这牢犯娶她的,就算姐姐不愿意,他也要强迫她嫁入石家!!”

凌霄拳头忍不住握了起来。

他正要说绝对不会让自己女人嫁给别人,却突然听见医院走廊传来女儿的惊呼!

“啊!你们干什么?快放下我妈妈!”

“我妈妈说了,她不要嫁给石磊!”

“啊——”

女儿一声惨叫,让凌霄神经都绷紧了。

冲到医院走廊上,才发现只有女儿一个人坐在那里,嘴角有血丝,显然被人揍了。

“不悔!不悔!发生什么事?你妈妈怎么了?”

凌霄急问。

凌不悔虽然不想理他,却还是咬牙道:“刚刚石磊来了,他让人强行带走了妈妈!”

沈飘飘也是担心万分:“惨了,那石磊就是个变-tai,他喜欢姐姐好多年,早就想染指她了,现在姐姐还没醒来,那变-tai肯定会乱来的!”

凌霄一听,当即抱着女儿就飞奔出去。

“好……好快!”

沈飘飘惊讶万分,这男人是坐牢练出来的力量和速度吗?怎么抱着个小女孩还跑得比短跑冠军要快?

凌霄出了医院,看到几个男人将昏迷的沈画芷带了上车!

“妈妈!快去救妈妈!”

凌不悔害怕得哭泣。

“放心,爸爸一定会救妈妈的!”

凌霄咬牙保证,随手强拆了医院门前一辆电瓶车的锁头,就飙车赶了上去。

一路追逐,来到一栋独立的别墅门前。

凌霄放倒两个守门的,带着女儿就闯了进来,只是别墅很大,好像迷宫一样。

“不悔,你在这房间不要乱走,我去找你妈妈!”

凌霄将女儿放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转身就走。

可没想到,他兜了一圈并没找到沈画芷,回头女儿竟自己走出去了。

“不悔!你别乱来呀!”

凌霄顿时心急如焚,发疯一样在别墅找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盖世狂龙》


第5章 魔鬼降临!

别墅的豪华密室里,石磊知道有人追踪他们,却完全不当回事。

石家是花城豪门,他这石家少爷向来横行霸道,根本无所畏惧。

“我的女神病恹恹的一样那么美啊!今天,我终于要得到你了,哈哈哈……”

石磊面目张狂,手指顺着沈画芷凝脂白玉般小脚丫往上抚,仿佛摸到天下最爽滑的丝绸,神经已一根根兴奋起来。

“死变-tai,不准碰我妈妈!”

身后,凌不悔的一声厉喝,让他如同触电,不得已停下来。

“见鬼!这小贱种怎么进来的?”

石磊咬牙怒目,恶狠狠剐着心爱女人和野男人生下的贱种!

他的一群贴身保镖,也闻声纷纷赶了进来,不得不感叹这小贱种的勇气和顽强。

他们以前就虐过她很多次,还扇得她满嘴是血,甚至刚刚在医院才将她脸都打肿了。

正常情况,这小女孩应该对他们惧得深入骨髓才对,哪想到她竟还敢闯进来石少的别墅,要坏石少的好事!

“死变-tai,你们快放了我妈妈,否则……否则我爸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女孩眼神有畏惧,有愤怒,也有犹豫。

她虽然恨凌霄,但这句话也是脱口而出。

“哈哈,你爸爸?你这野种哪来的爸爸?”

“你妈妈马上要成我的女人了,我以后就是你后爸,我现在就要行使当你爸的权利,哈哈……”

石磊笑容狰狞且龌龊。

凌不悔咬牙切齿怒叫:“不,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就在外面,他马上会来保护妈妈的……”

即便恨之入骨,爸爸依然是女儿最后的依靠!

“什么?你爸爸真的来了?”

石磊猛地一怔,原来跟踪而来的,竟就是当年上了他女神的野男人?

“啊、啊——!!沈画芷,你这不识好歹的女人!我石磊到底有什么比不上那抛弃你的野男人?”

“你嫁给我不仅能锦衣玉食,还能参加星光宴会,继续走你的星光之途!”

“偏偏你宁可放弃一切,也要默默等着一个废物、一条蛆虫、一个负心的野人?!”

“啊!我不能接受!我不接受!”

石磊愤怒失控,面目越发狰狞,如同一头饿狼要撕烂沈画芷的衣服。

可怜的过气女星,依旧脸色苍白,昏迷不醒,连维护自己尊严的能力都没有。

“啊——!!”

石磊正要犯罪,小腿突然吃疼。

凌不悔死死咬着他的腿,像一只勇敢的小狗。

她习惯了爸爸不在,她要用自己弱小的身躯保护妈妈!

“小贱种,松口!”

啪!

石磊拼命轰打她的脑袋,一拳又一拳。

凌不悔死咬不放,哪怕七窍已被打出血!

没有爸爸,她就是妈妈最后的保护者,她习惯了用生命去保护体弱多病的妈妈!

但终究,她还是被一脚踹飞。

“妈的!你们将这小贱种的牙,给本少一颗一颗拔下来!”

石磊一字一顿怒吼:“你这小贱种不是像条狗吗?我就让你当一条没牙的狗,看你还能怎么保护你妈妈?”

两名保镖饿狼般扑上来,一个跪在小女孩身下,一个残忍地将她的牙齿一颗颗撬下。

耀武扬威,浑然不觉脚下只是一个7岁的小女孩。

凌不悔满嘴是血,痛得快要失去意识。

妈妈,对不起!我太弱了,我保护不了你!

“不悔!!”

在她即将闭眼时,大门外终于传来一声怒喝。

凌不悔下意识看去,随着外面石家保镖痛苦倒地,凌霄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她面前。

“啊!不悔!我的女儿!!”

凌霄愤怒狂吼,全身散发着骇人的黑气,如同地狱的魔鬼!

但在凌不悔泪光下,他这一刻就是她最后的希望!

“凌霄,你……你这次再保护不了妈妈,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一辈子!!”

凌不悔虚弱说罢,一头倒在地上。

妻子受辱,女儿浴血!

此刻,仿佛有一个巨大尖锐的冲城锤,疯狂撞击着凌霄心脏。

痛!

血淋淋!

“啊!啊啊啊!!”

“死!!”

“我要你们通通惨死!甚至生不如死!!”

八年前血洗七千人的魔鬼,这一刻又复苏了。

别墅上方,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雷电交加!

“见……见鬼!”

石磊和他的保镖,一个个吓得后退,仿佛跳梁小鬼见到了真正魔鬼!

轰!

石磊吓得赶紧将密室的合金门关闭!

随后,他才重新狞笑:“哈哈,你就是失踪8年那野男人吧?凭你还想和我抢女人?”

“我就让你在外面看着我怎么杀掉你的小贱种,再怎么宠幸你的女人!”

“你现在越是愤怒,我就越是兴奋啊——”

“啊???”

石磊变-tai疯狂之际,凌霄竟一脚就踹飞了那扇厚重合金门,让他笑容瞬间凝固,面无血色。

什么鬼?!

这不科学!

一群人目瞪口呆,双腿颤颤后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盖世狂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