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七七秦景临素浅全文免费阅读_《顾七七秦景临》抖音小说阅读

小说:我的相公是美男子/重生之霸道夫君别傲娇

作者:舞者

主角:顾七七,秦远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男主原名秦景临。听闻流火国有位采花贼,貌若潘安。悦女无数。谁曾想悦女无数的采花贼,居然是个处男。更有个让人意想不到的身份,正是近日风头正旺的大理寺少卿。 采花贼采花时,正遇顾七七沐浴。七七将衣袖挽至手臂,却见采花贼无动于衷。她纯真的眨巴几下眼。笑嘻嘻的问到:你莫非真如市井所言,不举? 直至两...
顾七七秦景临素浅全文免费阅读_《顾七七秦景临》抖音小说阅读

《我的相公是美男子》在线试读

第一章

入夜,天色渐暗。

一个穿着素色衣裙,面容姣好的女子。朝一旁的丫鬟勾了勾手:“雪人,沐浴更衣。”

“小姐,我们还是回尚书府住吧!这里我总觉得不安全,万一被采花贼盯上。可如何是好?”这里除了她一个丫鬟,还有一些羸弱的家丁。

那些家丁瘦瘦小小,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不知道小姐找他们来做什么,万一采花贼真的来了。朝屋外打扫的家丁看了看,不由扶额。

“此事我自有打算,更衣。”雪儿一脸的无奈,她还不知道小姐。自保能力都没,就想冲锋陷阵当大侠。

见她这般垂头丧气,敲了敲雪儿的额头:“放心吧!你小姐我还没弱到,任采花贼随意摆布。”

“小姐,您以后还是少看些话本子吧!”一边帮小姐更衣,一边瞄了瞄的桌上未合上的话本。

自小姐读书识字以来,就酷爱一些武侠话本。总想着去济世救人,还好老爷将小姐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她朝雪儿摇了摇食指:“那怎么行,我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看话本子了。”

想出远门,不许。想习武练剑,不许。想学医救人,不许。总之她想干什么,都是不许。

她觉得人生已经无望了,现在让她连话本子都抛弃。那怎么行!

试了试水温,便抬脚入了木桶。雪儿在一旁清洗,眼神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黝黑的眸子一亮,往她身边凑了凑:“小姐,我听说秦府少爷回来了。”

“秦远?”

“对!我听小橘说秦家已经下了拜贴,几日后会上门拜访。本来打算近几日拜访,但是秦少爷不得空。”虽然人未到,礼数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秦府一下拜贴,不出半日。爹爹应该就会召她回去,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明日了。

不想回去,还没遇到采花贼。为了勾来采花贼,她待在此处已经足足七日了。来之前还特地挑选了,几个看起来很羸弱的家丁。

这些家丁虽然看起来羸弱,但是各个都是高手。是爹爹给她培养的暗卫,为的就是等采花贼自投罗网。

该不会采花贼看懂了她的意图,所以才没来吧!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采花贼从来不采花。听说只是瞧一眼便走,连面都不曾蒙。长得更是貌若潘安,让很多被‘采花’的女子念念不忘。

桌上烛台的灯火摇曳了几下,便见雪儿砰的一声。直挺挺倒在地上,昏倒前嘴巴微启。像是有什么话要说,还没开口就被打昏。

便见一男子从暗处走来,一袭暗衣加身。宽肩窄腰,身板挺拔。烛光打在他脸上,耀的他那双眼眸比星还亮。

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两人目光对视,她还未害羞。便见采花贼将眼迅速移开,怎么感觉被调戏的是他……

京城有不少达官贵族之子,她去宫里也遇到不少。见过不少的俊俏郎君,像他这般如墨画走出来的翩翩少年郎。当真是头一遭遇到!

他这样的俊俏郎君,随便勾勾手。都有不少的姑娘,心甘情愿跟随他。怎么就偏偏想不通,去当采花贼。

采花贼轻咳一声,眼盯着不远处的墙板:“可是顾家千金,顾七七?”

在他问话之际,顾七七从浴桶起身。将准备好的衣衫披在身上,悄悄走到采花贼身边。

脚尖微点,将唇凑到他耳边问道:“你晓得我?”

见七七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说话,采花贼眉头微微一皱。眼眸闪过一丝不喜,只是瞬间便恢复如常。

“自然晓得,听闻顾尚书之女是流火国难得的才女。自小就博览群书,虽然都是一些市井话本。但是有一颗行侠仗义之心,我说的可对?”转头对上七七的眼,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她怎么感觉,这话里带了一丝嘲讽之意?

这是在说她不务正业,整日只知道做白日梦。空有一颗侠义之心,但是毫无作为。

她此刻怎么这么想发火,上来就攻心。这也太狠了……

虽然心里怒火中烧,但是她顾七七是谁。心里一度告诉自己,这都是小贼的阴谋。想打垮她的内心,她不能着了他的道。

“将我的事情打听的这般清楚,又是暗夜来访。想必公子就是近些日子,风头正旺的采花贼吧!”

采花贼眉目忍不住抽了抽,瞧了瞧衣衫不整的七七:“知道我是采花贼,还敢穿成这般。莫不是想勾引我?”

眼睛朝四周瞧了瞧,将声音拉长:“还是说,这附近设了什么埋伏?想引我着你们的道。”

她怎么感觉,他将她看的透透的。她想什么,他好像都知道。在采花大盗面前,她那点小道行终究是太浅。

输人不输阵,反正他不举。撩拨一下还是可以的,替大家确认一下市井之言是否所言非虚。

抬手用手背在他脸上蹭了蹭,将半截手臂露出。采花贼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七七在他眼里看到了压制的怒火。

被采花的明明是她,他这副样子就好似是她在调戏他。搞得好像她是青楼女子,他是被调戏的良家妇男。

她为何会有这种错觉……

“你对其他男子也这般?”捏着她手腕的手不由的收紧,七七感觉有些吃痛。

“并非,我只对你这般。”她可是良家妇女,那种事情她可做不来。

“我爹自小把我养在深闺,男人倒是见了不少。大多都是远远瞧一眼,再说我……”她可是有夫君的人,将最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再说你什么,为什么不说下去?”

“放手,你捏疼我了。”

听到她说疼,他将手松开。刚才好像有点大力,她手腕都红了。

朝发红的手腕吹了吹,下手真狠。真没想到,他这么洁身自律。就是不知道他是洁身自律,还是真的有难言之隐。

“喂,你莫非真如市井所言?”

“什么?”

外面都胡乱谣传他什么?

“市井传你不举,可属实?我刚才那般你都无动于衷,你莫非真的不……?”灯光耀在她那双发亮的眸子上,一脸期待的等他回答。


第二章

看着她那双黑亮如珠,一副想要探究更深的眸子。忍不住想要逗逗她,一手揽过她的腰将七七拉入怀里。

低头将声音压低:“若想证实谣言是否可信,试试不就知道了。”

被他猛的拉入怀里,七七身子不由一僵。朝采花贼尴尬的笑了笑,往后挪了一小步。

刚挪动腰间那双手不由收紧,两人挨得竟比刚才还要近。他都能嗅到,她身上沐浴后的花瓣香气。

刚才出来的急,随意擦了擦身子就套上衣服。如今被他揽入怀里,感觉衣衫紧紧贴在她身上。

脸色瞬间炸红,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个……”禽兽两字还未脱口,他便在他面前消失了。

若不是看到手腕上,被他捏红的印子。她都感觉刚才好似一切都是梦,有些不真实。

不过这采花贼的功夫很是高深,还好刚才没对她做什么。不过经此事件,她更加确定一件事情。

一觉还未睡醒,就听到雪儿在耳边叫唤。将头蒙在被子里,打算继续睡。

“小姐,昨晚采花贼来过了?”她昨天突然被人打昏,定然是采花贼。采花贼都来过了,小姐还有心思睡觉。

小姐的心,可真大!

被雪儿扰到不行,一脸不爽的坐起来:“吵死了,大清早就叽叽喳喳的。”就不能让她睡个好觉,真想把这丫头拎出去。

门外的家丁敲了敲门:“小姐,老爷派人过来,让您收拾收拾回去。”

“知道了。”反正采花贼也见了,是时候回去了。

皇宫:

“参见皇上。”一个背部挺直头顶官帽的墨衣男子,半跪在皇上面前。

“你我之间,私下无需多礼。事情调查的如何了?”

“如皇上所想,的确有不少官宦女子消失。皇上,微臣有一事不明。为何要让微臣私下调查此事?”

“官宦之女丢失,乃是大事。若明面上调查,容易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再说此事关乎女子名声,一旦此事传出必定有些影响。”

说完皇上便走到墨衣男子面前,将他扶起来。

“皇上可知让我暗夜调访,民间是如何传微臣的?”

“此事朕多少有些耳闻,朕还以为你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

说他是采花贼,他倒是无所谓。市井居然传他……

“放心,待你将那些女子寻回。朕自然会让那些市井流言不攻自破,除了寻回丢失女子。还有一事需要你去调查,徐少将之子三日前被人杀害。

朕已经封锁消息,尽快将真凶抓住。徐家对朕有恩,朕不会让徐少将白死。去见徐老将军时,替朕给徐少将上炷香。”

徐少将,难道是少朗?秦远一副难以置信模样,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皇上提到徐少将时,眼神不由流露出一丝伤感。只是片刻,便恢复日常。

皇上知道秦远与少朗以前关系极好,也就是这样。才放心将这件事情交给他,别人他不放心。

“徐少将的事情,需尽快调查。退下吧!”

“微臣告退。”

秦远一脸的失魂落魄,都不知他是怎么走出的皇宫。他还想过几日找他喝酒,没想到他竟……

集市:

“小姐,确定不回府么?”每次小姐一出门,她都右眼直跳。

“今日若是回府,下次出门也不知道要到何时。”爹爹以前本就不喜她出门,现在秦远回来了。更是感觉出门无望,能在外面多待一刻便是一刻。

七七走了几步,发现雪儿并未跟上。朝身后的雪儿招招手:“想什么呢,快走!”

拗不过自家小姐,只能认命的跟着。

秦远出宫后,因为皇上特意嘱咐私下调查。便换了一身衣裳,打算去将军府了解一下情况。骑马路过书摊时,将马停了下来。

指了指书摊上的话本:老板,这些书我买了。全数包起来,送到秦府。”

说完丢了一锭银子,老板接过银子。连连点头,笑的合不拢嘴。

秦远身边的侍从,一脸难以置信的瞧着。他家少爷,何时喜欢看话本了。

还以为这次收摊,要等到晚上。没想到遇到了大雇主,送了书就能回家了。

秦远说完便扬鞭而去,他刚离开七七便到了书摊。见老板在收拾书,连忙用手摁住书:“这才多久,老板你就要收摊。”

“小祖宗,怎么又是你。”为了躲她,他一个月连换了好几处地方。

老板一副见了瘟神的表情,她就这么可怕。再说哪次买书没给他钱,这表情太伤人了:“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又不是不给你银子。雪儿,给钱。”

“小祖宗,真不是我不卖给你。而是这些书已经被一位公子买走了,这是他付的银子。”说完从兜里将银子掏出来,又快速的塞了回去。

见老板不像说谎,表情极度的落寞。手紧紧摁着那些话本不撒手,老板用了好大力气才将七七的手挪开。

“小祖宗,您快走吧!别给我惹麻烦了,您在我这里买了两次书。我已经被顾家关心好几次了,求您放过我吧。流火这么多书摊,您去别处瞧瞧。”

“我去了,他们那些都是盗版书。故事一点都不精彩,哪有你这里的好。回去我会告诉爹爹,让他别找你麻烦。下次有新话本,你就给我提前留着。我绝对不会让人知道,我以后偷着来。”

……

小贩想哭,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祖宗。可若是此时不答应她,又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以后有好的话本。我给您留着,您派人来取就行。”

“老板!”七七朝老板挑挑眉,一脸的笑意。

老板感觉心尖一抽,肯定没好事。果不其然,七七悄咪咪的问道:“老板,你在哪里进的货源。告诉我呗,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来烦你了,好处也绝对少不了你的,怎么样?”

“商家机密,恕不外泄。”嘴角抽搐片刻后,老板对着七七来了一个职业假笑。

说完开始低头收拾书摊,七七眼巴巴的看着那些书被收起来带走。


第三章

秦远骑马来到将军府,将军府还未挂白帆。未走进去,都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哀伤。

门卫见来人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知道是他惹不起的人,连忙上前问道:“公子是?”

侍从将令牌拿出来,门卫一见连忙弯腰行礼:“还请大人稍等片刻,我速速去通知老爷。”

门卫进去片刻,便见一个面容憔悴的老人与他一道出来。

将军警惕看了看四周,将声音压低:“进来说。”

秦远点点头,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随着老将军进去,未进灵祠就听到压抑的哽咽声。

将军带他,寻了一块僻静之地。看向一旁的丫鬟:“备茶。”

“皇上命我前来破案,还请伯父节哀顺变。”他与少朗以前关系最要好,对于他的离世伤心不亚于将军。

“劳烦了,还请少卿早日抓到凶手。好让我儿泉下有知,我定要凶手血债血偿。想我六十有余,本该是儿孙满堂。却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身体健硕的老将军,经此打击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我与少朗年少还曾一起在学堂读书,谁曾想这次回来。都未见他最后一面,我定会抓到凶手。可否让我为少朗上柱香?”说着不由将拳头攥紧,努力不让自己的感情外泄。

“自然。”

老将军带秦远来到灵祠,便看到里面跪满了人。一个个泪流满面,但是却不敢大声哭出来。只能压抑着,秦远看了着实难受。

丫鬟给他递了三炷香,秦远跪下举香磕头:“这炷香是代皇上所上,皇上很在意将军和少朗。”

丫鬟听闻立即又递了三炷香,秦远看着身边的棺椁:“还记得小时候,你曾悄悄告诉我。日后你要像伯父那般上阵杀敌,你还说你最敬仰伯父。

愿望还没实现,你怎么舍得走。在回来路途中,我还在想要与你携手破案。一起上阵杀敌,一切终究成了梦。在下面等着我,下辈子还是兄弟。”

说完举香磕头,表情异常凝重。仔细看眼里还蓄着泪水,仿佛随时都能流下来。

爹娘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现在唯一能为少朗做的,就是抓找凶手。无论那个人是谁,他都会让他血债血偿。

听了秦远的话,屋子里的哽咽声更重。仿佛一个个马上都会嚎啕大哭一般,给人感觉很是压抑。

秦远看向老将军:“我想检查一下少朗的身体,劳烦各位退避一下。”

老将军听闻后,不敢耽搁迅速将众人遣散。屋子里面只留下老将军,和他带来的侍从。

秦远看着棺椁里面的少朗,脸色死白而且表情略微扭曲。就像是受尽折磨而死,身上还有一股腐臭味。

在他印象里,少朗不是会惹事的人。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

“找到吾儿时,身上没一块好皮。就被人丢在乱葬岗,那时还有狼在咬吾儿的皮肉。”虽然老将军百般隐忍,但是依旧能从话语中听到少许的哭腔。

老将军留在这里,怕是只会更伤心:“伯父,这里就交给我吧!您想必也累了,先去歇息吧!”

已经经历过一次,他实在不想看到少朗满身的伤痕。伤在儿身,疼在他心。一想到他死前经历了什么,就恨不得将凶手抽筋拔骨。

可他现在,居然连一点眉目都没。一切的线索断了,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在外依旧寻找失踪的少朗,让杀他之人得以放松警惕。

他相信那人一定会露出马脚,若不是皇上来府上。此事也不想皇上知道,但他能力着实有限。上阵杀敌,他向来以一抵百。

对于破案,却是无从下手。既然皇上派秦远来,现在也只能希望秦远发现什么。

“罢了,我也累了。若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找管家。”见秦远点头,老将军便关门离开了。

秦远示意侍从,将少朗的衣服脱掉。侍从看了秦远一眼,满脸写着拒绝:“少爷,要不我们下次带青离一起过来?我平时只会打打下手,验尸我可做不来。”

秦远双手交叉,朝侍从挑眉示意让他动作快点:“我自然知道你的能力,我找你来就是打下手的。别墨迹了,快!”

侍从颤颤巍巍走到棺椁旁边,手一个劲的抖。再加上秦远催促,他更紧张了。

手还未碰到衣服,就‘啊!’的一声。吓的躲到一旁的角落:“少爷,我真的做不来。”

他就是府上一个小小的侍卫,平时都是看着青离在那里捯饬尸体。他看着都觉得异常反胃,更别说碰了。

少爷明知道要验尸,还不带青离过来。他一个八尺大汉,怂怂的缩成一团。

秦远看了直扶额:“怂,以后别说你是我秦远的侍从。一米八几的大个,胆子比小姑娘还小。”

“去找青离过来,从侧门进。”他觉得这股腐臭与其他尸体不同,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找青离来。

顾府:

等七七回去时,已经到未时。打算悄咪咪从侧门走,刚打开门就迅速关上。

门里传出一声极度暴躁的声音:“顾七七,你还知道回来。反了你了!我辰时就找人叫你,到了未时才给我回来。

你知不知道,秦家回来了。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你是想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别人家的姑娘,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生的这个倒好,几乎在家里看不到人。

琴棋书画那是样样不会,每次宫宴他都羞于带她出去。看着别人家闺女,在宫里出尽风头。

他这个不争气的闺女,只知道吃吃吃。若不是提前为她订下娃娃亲,他真的担心七七会嫁不出去。

让下人出去抓住她,将七七关到房间:“秦家来拜访之前,给我在房间待着。”

“爹,我一定乖乖的。能不能别关我?”七七敲了几下门,发现她爹已经走远了。

这个秦远真是她的灾星,他一回来哪里都去不了。现在连屋子都出不去了,想娶她。没门!

“小姐,你就乖乖在房间待几日等老爷气消了,说几句好话就出来了。”她就知道会这样,让小姐早回来。小姐偏偏不听话,让小姐吃吃苦头总是好的。


第四章

在青离没来之前,秦远检查了一下少朗的伤口。如将军所言,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除了被狼咬的伤口,还有一些很奇怪的红斑。仔细看那些红斑,就好像密密麻麻的疹子。还有不少抓痕,核对指甲大小应该是少朗自己的。

胸口处有匕首插入的痕迹,而且痕迹很深。胸口处的伤,应该就是毙命伤。

“少爷,青离来了。”叶彻弯腰喘了几口气,这青离平时看起来那么瘦弱一个人。一听他说有尸首,跑的比他这个练武的还快。

他的轻功居然不如一个仵作,还被他用眼神嘲讽了……

“青离,过来看看。我觉得尸体有些奇怪,尸体上的红斑从脖子遍布到脚踝。但是这些红斑好像并不是,我们平时平常所见的那种红斑。”

青离将箱子放下,快速走到棺椁旁边看尸体。看到少朗的红斑,本来期待的脸色变了几分:“大人,这是蛊虫。”

“蛊虫?”

“属下在未遇到大人之前,曾在兰江住过一段时日。那边的人都善于巫蛊之术,能杀人于无形。像这种身体死后有红斑出现,定是有人将蛊虫引入此人身体。”

“可有什么办法找到施蛊之人?”兰江位于流火国的边境,与流火皇城距离甚远。

对于蛊虫他从未见过真的,也只是在书籍上看过。蛊毒发作时,能让人生不如死。

难怪少朗身上有这么多抓痕,秦远和青离将少朗翻过来。背后除了红疹,还有很多鞭伤。伤口有深有浅,看的青离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此人在离世前,受了非人的待遇。光是蛊虫发作,就够他吃一壶了。身上还有这么多鞭伤,从伤口看的出来。鞭子沾过盐水,那人故意不让他好受。”说完瞧了瞧秦远,秦远脸色不是很好。

“大人识的他?”他认识大人之前,听闻大人好像在京城住过一段时间。

秦远点了点头:“以前曾在学堂一起读过书,当时我与他坐一起。知道我要离开时,还悄悄哭鼻子了。

离开京城之后,他会时不时寄信给我。不知为何,后面他寄信的次数越来越少。我当时跟着师傅,根本无暇顾及这些。若是我早些回京城,或许少朗就不会遭受这些。”

回到京城后,他也是一心扑在大理寺。本想抽空来将军府,没想到再次来会是这般情况。

“要想将施蛊之人要找出,恐怕不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蛊虫取出来。大人,我们要将尸体运回我的药庐。

如果不将蛊虫引出来,再晚几日怕是连尸首都没了。这都是其次,蛊虫食了人肉。便会一发不可收拾,日后就是它主子来了都不管用。”他能察觉的出来,这人的五脏六腑马上就要被食完了。

“我速速去找将军表明此事,你与叶彻秘密将人带走。”说完便去找了将军。

秦远与老将军表明了此事,将军一听事态严重。不想自己儿子的尸首被蛊虫吃掉,连忙让秦远将少朗带走了。

青离将人用布卷起来,看着叶彻:“看什么,扛着走。”

“不是,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我做。”他不乐意,一个两个都欺负他。

“你是会验尸,还是会取蛊虫。什么都不会,只能干体力活。再说让你扛个人罢了,莫不是体虚到连人都扛不动了。要不,给你开几副药补补?”大人这个侍从,除了会耍耍嘴皮还会干嘛。

……

“还愣着干嘛,扛着走啊!”大人会惯着叶彻,他不会。

在他眼里叶彻无疑是懦夫,只有懦夫才会沉浸在以前的悲痛里。他初遇他时,还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嫌弃他身板小。

一次意外而已,让他现在对尸体这般怕。当初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叶彻,已经彻底被他埋在心里。

叶彻扛着尸体和青离并肩走,青离转眼很郑重的看着他:“若你一直这般,你便不配跟着大人。”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两年了,整整两年了。他一直懦弱到,不敢去看清自己的心。就算现在拿着刀,他都不敢真的去杀人。

他害怕,以至于到后面。他见到尸体都会害怕,大人对此也表示很无奈。

他是大人侍卫,本就是刀上舔血。如果日后大人遇害,他却是连人都不敢杀的懦夫。确实和青离所说一般,他不配跟在王爷身边。

见叶彻这般安静,倒让青离有些不自在。以前他总是笑嘻嘻的来掩饰一切,今晚倒是静的出奇。

将少朗放入药庐,叶彻就一直在外面守着。脸色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阴沉。

秦远从将军府赶到药庐,见到闷闷不乐的叶彻:“怎么,又被训了?”

“这次他倒是说的没错,若我再克服不了恐惧。根本不配站在大人身边,若大人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到时候,十条命都不够赔。

秦远拍了拍叶彻的肩膀:“我相信你,从来都相信。我再让你堕落一些时日,我要看到以前的叶彻。”

秦远说完扭过头,走了两步停顿下来:“就算你战胜不了自己,大不了我保护你。在我心里,你从来不止属下那么简单。”

当初若不是叶彻相救,他早就死了。就算知道他不敢提刀杀人,他依旧让他跟着自己。

叶彻从来不是懦弱之人,终有一天他会找回自己。他可以等,不会放弃这个兄弟。

说完推门走了进去,不知道青离准备的如何了。

目送秦远进去,叶彻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少爷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条件信任他。

他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慢慢让自己找回以前的状态。不能再懒散下去了,将腰间的刀握的比以往更紧了。

“青离,怎么样了?”秦远进来就看到少朗泡在水里,水里还放了很多药材。

“要想将蛊虫引出来,就必须好好补补。他这副残缺不堪的身子,要取出蛊虫还需几日。”

“少朗的身子?”

“放心,有我在。不会让蛊虫继续食他的肉,大人当务之急是要抓到施蛊之人。”


第五章

“明日我就派人,去调查最近出没的可疑人氏。倒是你,以后切莫凶叶彻了。”叶彻那个人自尊心本就强,偏偏青离还是个怼人的性子。

“你以为他这些年好受,他心里比谁都自责。表面总是笑嘻嘻的,心却已经千疮百孔了。”秦远知道,他比谁都更想保护好自己。

两年前的事情,他也脱不了干系。所以叶彻变成这样,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任何人都能怪他,唯独他自己不可以。

青离将脸侧了侧,淡淡的回复一声:“嗯。”

“很晚了,弄完就睡吧!”说完将门关上,朝叶彻使眼色走。

天色蒙蒙亮,秦远就去了城门口。交代了几句,然后去户籍部查这几日外来人口。

此行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查到这几日的确有一批兰江人氏。目前落脚在郁香楼,现在每日在郁香楼说书。不管怎样,还是去会会那些人。

从户籍部出来,街市已经恢复往常的热闹。在赶往郁香楼途中,遇到了七七。

顾七七吃着糖葫芦,在街上瞎晃。爹爹那点小伎俩,还想拦住她。此次能出来,还要多亏爹爹给她养的那些暗卫。

七七见过他,此刻不能再她面前露面。按照她的性子,嗓子一吼。京城十条街都知道他是采花贼,以后还怎么在街上走。

这件事情,目前还不到解释的时候。眼睛四处瞟了瞟,将眼神定格在一旁的面具摊。

一眼瞧过去,有个暗黑的蛟龙面具正中他心。面具很是精致,蛟龙雕刻的栩栩如生。

戴在脸上,将大半边脸都遮住。付了钱,悄悄跟在七七身后。

七七在四周晃了晃,最后在郁香楼面前停下。之前听家丁说,这里来了新人。故事讲的不错,知道她喜欢听故事便推荐她来。

郁香楼还未开门,就见到三三两两的男人开始在门口排队。

“听说郁香楼新来了一位沛沛姑娘,人美声甜。那声音就和出谷的黄鹂一样,不早点来位置都占不到。”见那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七七觉得极度无聊,若不是没了话本她才懒得听戏。便随着那群人一起排队,手里的糖葫芦都吃完了。郁香楼还没开门,若再不开门她直接走了。

她觉得自己平时已经起的很晚了,也不知道这醉香阁说书的。是真累的没起床,还是故意摆谱。

等了许久之后,大门才慢慢打开。一个年近过半的老年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让各位久等了,请进。”

七七进去,二楼的雅间已经被人提前占了。找了一个偏后的位置坐下,她可不愿意和那群大老爷们挤。

这什么味道,让她闻着想吐。票都买了,凑合看完吧!

七七在一旁吃着瓜子,等着好戏开锣。感觉身边一暗,一个蒙面男子坐在她身边。

七七看了秦远一眼,便被他身上冷峻气息给吸引了。往秦远身旁凑了凑:“大兄弟,我看你这身行头,是行走江湖的吧!”

“嗯!”秦远也不反驳,再回京城之前他的确在江湖上浪迹过。

“很少有江湖人,愿意来京城。他们都觉得京城太闷,哪有江湖自在。大兄弟,你为什么会来京城?”听到他来自江湖,七七眸子不由的发亮。

她在京城晃荡了这么久,头一次见到江湖人。面前这个男子,就好似从话本里走出来的一样。

虽隔着衣衫,但依旧能感觉的出来。他的身材很健硕,就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

即便带着面具,依旧不难看出。他绝对是那种,面容俊俏的男子。光看他那高挺的鼻梁,和菱角分明的脸型。

搭配他的薄唇,她都能想象出他摘下面具的样子。等等!她脑补的样子,怎么和昨晚的采花贼无异。

她一定是魔怔了,才会想到采花贼。迅速摇了摇头,将脑袋可笑的想法摇走。

秦远侧头在七七耳边小声说道:“查案。”

正在嗑瓜子的七七,瞬间被瓜子仁卡到喉咙。秦远将水递到她面前,七七喝了之后感觉嗓子舒服了很多。

“谢谢。”

自从听了秦远的话,七七小眼神就一直在秦远身上转。往秦远耳边凑了凑:“你今日来郁香楼,也是为了查案?”

秦远瞧着屏风后女子,给他一种直觉。这女子不简单,很可疑:“这里很可疑。”

七七拽了拽秦远的袖子,很是热情的说道:“大兄弟,我帮你好不好?”

“怎么帮?”听到七七说要帮他,秦远嘴角不由勾了勾。

“虽然我看起来瘦胳膊瘦腿,但是脑子好使。”

这话是认真的么,他怎么觉得她极度的不靠谱。别说查案了,他都担心七七将她自己弄丢。

“听你这话,已有对策?”

“那是,跟我来。我跟你说,京城是我的地盘。以后我罩着你,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说完朝秦远勾勾手,两人便悄悄离席了。

七七带着秦远,去了一个很偏僻的胡同。若不是知道,七七这丫头单纯不会害他。若是换做旁人,他现在已经将刀架到那人脖子上了。

在胡同的最深处,有一户人家。门看起来破破烂烂,这丫头带他来这里做什么?

七七敲了敲门:“百事通,生意上门了。”

只见一个瘦到皮包骨头的男子,顶着鸡窝头从屋里走出来。看见七七露出一排小黄牙:“我说谁,原来是小七七。”

“进来吧!门没锁,你旁边这位是?”七七平日都是一个人来,还是头一次见她带旁人来。

“这你就别管了,我来是问你一件事情。郁香楼最近来了一位沛沛姑娘,你可知道?”

百事通笑笑不说话,朝七七伸了伸手。七七一副肉疼的表情,将银子从兜里拿出来放到百事通手里。

“自然知道。”

“他知道,你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他,这京城没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心疼她的银子,本来打算买话本的。

爹爹也是狠心,居然停了她的银子。看着百事通,拿着银子在手里把玩。看的她牙痒痒,想抢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相公是美男子》<<<<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