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如卿,赵君尧《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夏如卿

简介:【已完结】新书《深宫有朵黑莲花》欢迎大家来多多灌溉~。现代吃货穿越深宫,底层挣扎小透明一枚,好在宫里的伙食不错,凑合凑合也能过。谁料想,那帮女人戏真多,没事儿就喜欢瞎蹦哒,那就不客气了,不争宠难道蒸馒头?!。入宫第一年,她不受宠! 备受欺负!。入宫第N年,她宠冠六宫! 却成了众人的眼中钉!。不想当皇后的宠妃不是好厨子!既然皇帝总要有大老婆,那为什么不能是她!。谁说帝王最无情,她偏要成为帝王的心尖...

角色:夏如卿,赵君尧

夏如卿,赵君尧《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

第2章 七品才人

  不过,夏如卿并没有如此,这张脸足够精致了,不需要画蛇添足。

  她先是薄薄涂了一层水粉,简单地描了细眉,点上绛唇,在腮边稍微涂了些胭脂,又从首饰里挑了一支碧色碎玉簪花,一支梨白南珠簪子,将自己的黑发简单地挽起一部分,剩余的就散在后肩。

  这么一打扮,整个人清素爽丽,竟别有一番风姿。

  “夏才人当真是天生丽质!”几个嬷嬷见她聪明剔透,也更乐得夸赞了。

  “是嬷嬷们照顾了!”夏如卿浅浅地行半礼。

  几个嬷嬷受宠若惊,心里更受用了。

  临送她上春恩车的时候,还有人在嘱咐她,怎么做才能使皇上高兴!

  “才人只需记住,温柔顺从,就差不了!”一个嬷嬷笑道。

  夏如卿脸一红,道了谢就扶着宫女上去了。

  ……

  坐在春恩车上,夏如卿开始紧张了。

  她这方面的经验完全空白啊,上辈子也没来得及谈个恋爱就挂了,这才穿过来一个月就要那啥啥了?!

  待会儿要怎么做呢?积极配合,她不会啊!

  死鱼躺?好像更不行!

  纠结了一路,夏如卿也没想出个对策来,算了!干脆临场发挥吧!

  半个时辰后,恩车停在了皇帝的昭宸宫的后角门,几个老嬷嬷把她扶下车,弯弯绕绕地又走了一刻钟,才到了一个殿阁。

  “这里就是紫宸殿了,小主在这儿等着吧!奴婢们先告退了!”几个嬷嬷将她领到一个小房间就退下了。

  夏如卿也不敢乱走,只坐在炕上四处打量这里,只见这紫宸殿恢弘大气、金碧辉煌又不失奢雅。

  自己待的这个小房间,也精致无比,炕上放着金丝绒布的坐垫,桌上放着温度刚刚好的香茗,一旁雕着龙纹的小兽鼎里袅袅燃着龙涎香,小炕桌上还放着一本未合上的书。

  夏如卿想着,果然是皇帝的地方,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待着无聊,夏如卿拿起书看了起来,却是一本《孙子兵法》,咦?这个朝代也有这些书?

  翻看了几页,夏如卿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书上全是繁体字,晦涩难懂!不知不觉间,她抱着书慢慢地闭上了眼。

  赵君尧处理完政务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她娇小的身体孤零零歪在榻上,怀里还抱着一本书,顺滑的发丝散在肩头,睫羽微颤,睡得正酣。

  赵君尧楞了片刻,才让人叫醒她。

  “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他淡淡地道,并没有生气。

  “皇上,奴婢失礼!请皇上责罚!”,夏如卿一醒,即刻就反应过来,也不敢抬头,对着那抹明黄就跪了下去!

  “起来吧,不必多礼!”,赵君尧转身一撩衣摆,在榻桌对面坐下,又吩咐李盛安。

  “时辰不早了,传膳吧!”

  “是!”,李盛安应了一声,带着人出去了。

  不多时,宫人鱼贯而入,晚膳很快摆了上来,夏如卿偷瞄了几眼,顿觉眼花缭乱,别说吃过了,见都没见过。

  “奴婢服侍皇上用膳!”夏如卿上前屈膝行礼,拿起碗筷准备给皇上布菜。

  这是规矩,谁叫自己地位低呢!不光不能吃,还得伺候着别人吃!委屈!

  赵君尧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自己净手用膳,食不言……

  夏如卿在一旁奉茶,趁着吃饭的功夫,她偷偷将皇帝打量了个遍,终于,她觉得,老天待她其实挺好的。

  怎么形容呢?夏如卿觉得,“秀色可餐”这个词就是为皇上量身打造的。

  不管是肤色、身材、还是气质,都堪称完美,多一分则太粗野,少一分则太柔弱。

  夏如卿长舒了口气,对接下来的‘滚床单’也就没那么抵触了。

  终于服侍完皇帝用膳,夏如卿站得腿都酸了,赵君尧净了手,又带着人离开。

  夏如卿吃过饭就又开始漫长的等待。

  一直等到亥时皇帝才回来,她想,当皇帝也挺辛苦的。

  然后就是一番洗漱、收拾。

  再然后就是……

  这一夜,夏如卿感觉十分不好!

  赵君尧却觉得十分好,前所未有的好。

  他从没有这样不理智过,自有人服侍起,他于此事就不会过度放纵。

  在他看来,这和吃饭睡觉一样,有个七八分便是,过犹不及。

  如今……赵君尧看了看身边早已昏睡过去的女子。

  想着她刚才的青涩和大胆,心头不由又是一阵悸动,连忙别过头去。

  五更的时候,他起身上朝,几个嬷嬷见夏如卿还在睡,脸色一沉打算上前将她叫起来。

  不料赵君尧大手一挥:“不必叫醒,让她睡吧!”昨夜是自己没克制住,不能怪她。

  嬷嬷们也不敢造次,只得派人守着,夏如卿就这么睡到了天亮!

  回到昭华阁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离请安不足半个时辰。

  “快给我收拾收拾,还得去椒房殿磕头!”夏如卿有些急。

  地位本就低贱,又刚得了宠,要是再被人抓住把柄,那就是作死了!

  “主子您不必惊慌,横竖咱们只在椒房殿外头磕头,晚了也不怕的!”秋桐一脸得意地说道。

  “以往那些小主,头一回侍寝,还有不去的呢,主子您别担心!”秋红也是一阵附和。

  夏如卿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目光如刀!

  “糊涂!”

  一个小小的七品才人,得了一回宠就目中无人,也不用皇后动手,暗地里等着收拾的大有人在!恐怕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两个人真是,昏了头了吧!

  秋桐和秋红被夏如卿的目光吓住了,也不敢再说什么,当下麻利地替夏如卿装扮好,主仆三人去了椒房殿。

  正六品往上的才有资格去给皇后请安,夏如卿是七品才人,没资格去殿内磕头,只跪在椒房殿的门外磕了三个头。

  皇后身边的一等大宫女玉兰迎了出来。

  “娘娘说夏小主服侍皇上辛苦了,叫赶紧回去歇着!”

  说完又递上了一个雕漆托盘,红布盖着,掀开里头是一套翡翠的簪花头面,成色一般,但还算精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第3章 你叫什么名字

  “多谢皇后娘娘恩典赏赐!”夏如卿又规规矩矩磕了头,接了赏赐。

  “多谢玉兰姑姑!”

  “夏才人客气了!”玉兰笑道。

  夏如卿塞过去一个荷包,带着赏赐告辞离开了。

  回去后她泡了个热水澡,吃了饭,足足睡了一天才缓过劲儿来,暂且不提。

  这厢,皇后打发了来请安的宫妃们,回了内室,玉兰端了茶过去伺候。

  皇后在躺椅上接了茶,问道:“你瞧着如何?”

  玉兰想了想,如实回答:“看着是个老实本分的,姿色也好!”,

  皇后笑了:“皇上只在御花园见了一面就宠幸了,自然是姿色好的!”

  “娘娘……”玉兰有些担心。

  皇后却摆了摆手,笑道:“我十五岁入宫,嫁给皇上,从太子妃到皇后,一转眼四年了,我要是容不下人,这个位子也轮不到我来坐!”

  皇后说着,起身走到窗边,外头是宫人们新摆的菊花,眼下是秋天,正是赏菊的好时节。

  “这后宫啊,就像是百花,秋天的时候,菊花开得好,到了冬天,就是腊梅,到了春天?又是别的,总有花儿开得正艳,也总有更多的花枯萎、凋零!”

  说到这里,皇后笑了,那些宠爱都是虚的,只有地位,才是实实在在的。

  不管她们又多么得宠,见了自己,不还得规规矩矩行礼,尊称一声:“皇后娘娘?”

  不论是宗庙祭祀行礼,还是皇室玉蝶,只有她才有资格和皇上并肩,就连百年之后,也是她和皇上同穴而眠。

  所以,争那些宠爱有什么用呢!皇后就是皇后!

  接下来的几天,皇帝并没有点牌子,皇后的心连同整个后宫的心都放下了。

  这日请安的时候,大家提起来就有些嘲讽。

  “还以为是个有福气呢!”

  “哼!要真是个有福气的,也不会被撂下一年了,她可是头回被宠幸呢”

  “说得也是,看来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主角儿没来,大家说了几句也觉得没趣儿,也就揭过去不提了。

  “再有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你们也回去好好准备准备,有什么缺的,去内务府领就是”皇后笑着嘱咐。

  “是!皇后娘娘!”众人齐齐起身行礼。

  皇后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叫她们都散了。

  夏如卿地位低,她又低调,得宠了一回,在后宫里连个浪花也没翻起来,毕竟宠一回就再也没见过皇上的人多了去了。

  然而,就在众人都已经把她遗忘了的时候,皇帝还是没忍住,又召寝了。

  这一回可没有嬷嬷来教导了,全都要自己准备,夏如卿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太折腾人了,看他动作优雅的模样,还以为是个斯文的。

  不想内里糙得很,手上全是老茧,又没个把持,她现在浑身还疼呢。

  皇帝十岁封太子,文武出众,弓马娴熟,因着满腹才学,所以气质并不糙。

  “主子,穿这件好不好?”秋桐将她所有的衣裳拿了过来给她挑。

  睁眼一看,全是大红大绿,艳俗的颜色,夏如卿皱眉:“给我拿些素色的过来”

  料子都是廉价货,要是再鲜艳,那就俗不可耐了。

  最终,夏如卿挑了一套天水碧色的宫装,又把皇后赏的那套翡翠头面拆开来,只戴了两根簪子,一对耳坠,又让秋红给她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薄施粉黛,点上绛唇。

  这么一打扮,颇有小家碧玉的精致。

  “主子可真好看!”

  “那是当然,不然也不能叫皇上惦记不是?”秋红和秋桐献媚巴结。

  夏如卿冷眼一挑,没有说话,秋红吓得也不敢再说话。

  这副身体五官确实精致,虽不说是顶拔尖儿,但十分耐看,尤其是那一双杏眼,清澈见底。

  傍晚的时候,夏如卿坐了春恩车又去了紫宸殿。

  还是那间小房间,只是这回,她可没有上回自在了,因为,她得伺候皇上。

  赵君尧穿着宝蓝色常服,随意坐在炕上,手边放着一盏茶,正在专注看书,一旁的铜鼎燃香袅袅。

  夏如卿竟然觉得,他这模样十分养眼,温文尔雅,可又想到他夜里那么粗鲁,心里就嘟囔:果然人不可貌相!

  行礼请了安,刚端起茶盏要奉茶,赵君尧忽然抬起头。

  “不必了,你也坐吧!”他其实不太习惯别人这么伺候。

  “多谢皇上!”夏如卿就在炕桌对面战战兢兢地坐下了,心里吐槽:这低贱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啊。

  “你叫什么名字?”赵君尧随意地问。

  “回皇上,奴婢……夏如卿!”,床单都滚了,还不知道对方叫啥,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识字吗?”

  “只认得几个字!”她老老实实答道。

  繁体字她认起来实在费劲,写出来的字更别提,狗爬似的,所以她只能这么说。

  赵君尧没有再说什么,只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夏如卿抬眼一看,脸色有些微红,是自己的名字。

  “是这几个字吗?”他指着纸上问。

  “是!”她低头小声答,心里感觉怪怪的,可那字写得确实好看,苍劲雄厚

  赵君尧放下笔,笑了笑:“名字不错!”,一看就是读书人家出来的。

  说完,就起身吩咐摆膳,夏如卿连忙起身伺候着,净手、奉茶……

  到了夜里,赵君尧兴致浓厚,仿佛森林中的野火,点燃一堆堆柔软的干草;又仿佛疾速的风,在河水丰沛的绿原上游走闪烁。

  借着昏暗的月光,赵君尧看了看自己肩膀上一排清晰的牙印,居然笑了。

  “真是成了精!”

  夏如卿此刻要是知道,一定会翻白眼儿:男人果然都一个德行,百依百顺的,他倒没兴趣,又踢又咬的,他反而兴致满满,这是什么臭毛病?!

  赵君尧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回想着刚才神仙打架的激烈画面,内心又一阵心猿意马 ,重新将人拉进怀里。

  “皇上.....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第4章 施贵妃

  闲话休提,第二日一早,夏如卿又是天亮的时候回去的。
天上飘起了雨丝,一场秋雨,将秋老虎最后一点儿暑气驱赶殆尽。

  夏如卿回去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椒房殿。

  仍旧是玉兰迎了出来,这回她更客气了:“地上湿凉,皇后娘娘叫夏才人免礼!”

  夏如卿已经磕完了头,闻言心里冷笑,既然叫免礼你干嘛不早说,这会儿又来装什么大度。

  面上却仍旧保持着恭敬,领了赏谢恩,主仆三人往回走。

  不幸的是,夏如卿恰好遇上了来给皇后请安的妃嫔。

  皇帝的妃嫔不少,位分高的却不多,除了施贵妃外,四妃里有宁妃和芸妃,九嫔里有惠嫔和郑嫔,这几位都是当初东宫里的老人。

  其余的都是去年选秀进来的,多是才人、贵人位分。

  “奴婢参见贵妃娘娘,参见各位娘娘!各位贵人”

  夏如卿行跪拜礼,她只认识最前头的施贵妃,其余的,脑海里一丝印象都没有。

  施贵妃穿着一身桃红色的云锦宫装,上头绣着大朵的芍药,十分鲜艳,头上梳着高高的发髻,戴了一整套的石榴红玛瑙金步摇和凤冠,一双丹凤眼霞光流转,美艳非常。

  身后跟着的宫女也华服锦饰,毕恭毕敬替她打着碎花绢伞,整个人气场很强大,尊贵华丽。

  “你就是夏才人?”施贵妃缓缓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夏如卿。

  “正是奴婢!”夏如卿低垂着眼眸,模样十分卑微。

  这是深宫,该伏低做小的时候千万不能含糊,愣头青可活不长久。

  施贵妃盯着夏如卿看了好一会儿,才冷冷一笑,慢吞吞说道:“本宫记得,才人之位,是不能在紫宸殿过夜的,夏才人难道不懂规矩?”

  夏如卿被她盯得早就心里发毛,又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磕头。

  “奴婢该死,犯了规矩,还请娘娘责罚!”这会儿不管怎样,她都得认怂,又不能硬碰硬。

  其实这种事,皇后都没说什么,谁不是睁只眼闭只眼,说不定,这还是皇上的意思呢。

  施贵妃拿这个来说事,显然是没事找事了!

  “既然知道犯了规矩,那就抄一百遍女训吧!”施贵妃心满意足地说道。

  “是!”

  即便是没事找事,她也只能顺从。

  施贵妃满意地离开,夏如卿这才从雨地上站起来,回到昭华阁的时候,衣服已经湿了大半。

  虽说带了伞,可她雨地里跪了这么久,不湿才怪,赶着换了衣服,夏如卿坐在炕上捂着被褥,秋红和秋桐在一旁服侍,奉上热茶。

  “施贵妃也真是多管闲事,皇后娘娘都没说什么!”秋红一脸气愤。

  “我看她是见咱们主子得宠,她心里不痛快了!”秋红却一脸得意。

  “住口!”夏如卿怒喝。

  “贵妃娘娘岂是你们能够私底下议论的,还不快掌嘴!”夏如卿丝毫不留情面。

  在心里骂一骂也就算了,说出来,那就是作死了。

  “主子?!”二人吃惊,替主子抱不平也有错了?

  “还不快掌嘴!一人二十!”夏如卿厉喝。

  二人眼里闪过一丝不情愿,但还是磨磨蹭蹭跪下来,给自己掌嘴。

  完事后,夏如卿将她们打发了出去,叫了小喜子进来。

  “主子……”小喜子机灵,这会儿也小心翼翼的。

  “你别害怕!”夏如卿见他这样,情绪也缓了下来。

  饶是如此,小喜子还是觉得,主子和以前不一样了,硬气了许多,也许……是得了宠,有了底气吧。

  “你们三个跟在我身边多长时间了?!”夏如卿捧着热茶喝了一口,问道。

  “回主子,正好一年了!”

  夏如卿放下茶盏,敛了神色,正色道:“你可愿……一直跟在我身边?”那两个蠢货是就绝对不能用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指定死在她们手里。

  小喜子闻言,想都没想就跪了下去。

  “奴才惶恐,奴才愿意一直跟在主子身边!”说完磕了几个响头。

  “主子,您千万不要赶奴才走!”小喜子十分惶恐,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不打不骂的主子,他已经很知足了。

  夏如卿有些不太习惯,连忙叫他起来,又道:“你可想好了,跟着我,可不光是好日子!将来若是不你忠心了,可别怪我心狠!”

  “主子您说哪儿的话!自打跟了您,奴才就没想过换地方,奴才想一直跟着您!”小喜子到底才十来岁,说起话来还有些腼腆。

  正因为这样,说出来的话才叫人相信。

  当初要不是夏主子挑了他,他就被分去当粗使了,宫里被挑剩下的太监,只有这一条路。

  “既如此,以后就要好好当差,机灵着些!”夏如卿缓了缓神色说道。

  记忆里,小喜子一直忠心耿耿,夏如卿对他还是放心的。

  “是!主子!”小喜子激动地磕了头。

  “主子您中午想吃些什么,奴才去膳房叫他们做!”,主子得了宠,他们都争着巴结呢。

  夏如卿看了看天色,想着:“吃碗面驱驱寒,面劲道汤热乎的那种,放点儿辣酱和米醋,其他的你看着要吧!”

  今儿淋了雨,吃些酸辣的驱驱寒气。

  小喜子应了一声,机灵地去了。

  夏如卿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定了定心神,提笔开始慢慢写字。

  一百遍女训呢,施贵妃……

  ……

  椒房殿

  “娘娘,施贵妃从咱们这儿出来,去了太后娘娘那儿!”玉兰说道。

  皇后微微眯眼,然后笑了:“她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仗着和皇上是表兄妹,又有青梅竹马的情分,她惦记皇后之位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自己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呢?

  太后的侄女又如何?青梅竹梅又如何?先帝赐婚的可是自己,皇后之位也只能是她范孟珍的!

  “娘娘说的是!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才人罢了,又能怎么样呢?”

  玉兰说着,给皇后递过去一碗牛乳羹。

  皇后搅着小银勺,并没有往嘴里送,而是思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吩咐道:“去小库房里找几匹上好的料子,再挑几样好首饰,给夏才人送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第5章 生病风波

  又道:“施妹妹伺候皇上,已经辛苦太久了,本宫让人给她分担一些!”说完,美滋滋地舀了一勺牛乳羹送进嘴里,满口香甜。

  “是!奴婢这就去!”

  ……

  宁寿宫里,施贵妃十分不服气:“侄女愚笨,不敢和皇后比,可如今我连一个夏才人都不如了!”

  连着两次被召寝,她何曾有过。

  施太后十分无奈:“一个小小的才人,也值得你这样,你可是贵妃!后宫除了皇后就是你!”

  “可是……”

  “没有可是!”

  太后又苦口婆心:“皇帝向来极有分寸,后宫不偏不倚,即便如此,他还是待你最厚!连皇后也比不上,这是你们的情分,你可不能不知好歹!”

  “是!”施贵妃不敢再说什么,低头悻悻应是。

  ……

  夏如卿接了皇后的赏赐,午膳后又亲自去椒房殿谢恩。

  雨依然没有停,即使披了斗篷,她还是觉得丝丝凉意,早上又跪在湿地上,这一来二去的,夏如卿夜里就开始发热。

  “主子,这可了不得,还是传太医过来看看吧!”

  “是啊主子,这可耽误不得啊”

  秋红和秋桐两人急得团团转,夏如卿气得两眼直发昏。

  这个时候传太医,必会闹得满后宫都知道。

  她早上才被施贵妃罚,晚上就生病,施贵妃会怎么想?后宫众人又会怎么想?

  这个时候就算病死也不能叫太医!

  夏如卿咬了咬牙:“你们两个给我滚下去!”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瞬间闭了嘴,悻悻地出去了。

  夏如卿叫了小喜子进来:“去年的炭还有剩的没有?”

  “还有一些,奴才给您点上?”

  夏如卿点了点头,又吩咐:“你去给我煮姜汤,浓一些,放点红糖”

  小喜子应下,麻溜儿地去了。

  拢上炭盆,喝了一大碗热滚滚的姜汤,夏如卿捂在被子里发汗。

  因她不用去请安,所以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起来的时候,整个里衣都湿透了。

  泡了个热水澡,换了衣服,夏如卿觉得清爽了不少。

  小喜子笑嘻嘻地提了食盒进来。

  “主子,今儿早上有鱼汤喝!”

  “听御膳房的小魏子说,这是才得的鲜鱼,咕嘟咕嘟熬了大半夜,汤还滚烫着呢,您趁热喝!”

  小喜子一边说,一边摆膳。

  早膳有水晶包子,煎饺,鱼汤,还有新鲜的果子,足足摆了小半桌。

  这要搁在以前,别说鱼汤了,给你个蔬菜汤就算看得起你了!

  这深宫啊……

  吃了饭,夏如卿又去补觉了,没办法,古代医疗条件差,风寒也不是小事。

  至于那两个宫女,夏如卿想,得找个机会让她们赶紧滚蛋。

  以前还觉得她们只是蠢,现在看来,背后怕是有人,要真蠢到这个地步,哪能活到现在。

  ……

  夏如卿是好多了,可这件事,到底还是没有捂住。

  皇后知道了就笑道:“她倒是个聪明的!”

  “这件事要是闹出去,她和施贵妃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既如此,娘娘要不要……”,玉兰问。

  “自然要!这么个可人儿似的妹妹,哪儿能受这样的委屈!”皇后笑吟吟地说道。

  一个得宠的才人,和一个得宠的贵妃,哪个对她的威胁大?不言而喻。

  几日后,趁着皇上去椒房殿用晚膳,皇后就稍微地提了几句。

  果然,赵君尧听了就皱眉,皇后忙赔笑。

  “是臣妾多嘴了!”

  赵君尧沉默了片刻,说道:“既然病了,叫个太医去看看”。

  又道:“夏氏是个懂事的,给她晋个位分”

  皇后一听就笑了:“臣妾也是这个意思!”

  她心里很高兴,皇上皱眉不是因为她多嘴,而是因为施贵妃。

  皇上又叫太医又晋位分,这不是打施贵妃的脸么,只要能让施贵妃不高兴,她就高兴!

  ……

  几场雨过后,天终于放晴,夏如卿的风寒也好的差不多了。

  这日秋高气爽,夏如卿带着小喜子去御花园逛了一圈。

  回来的时候,就见昭华阁院子里站着几个太监,还有一个提着药箱子的老太医。

  几人一见着夏如卿,连忙上前见礼:“给夏才人请安”

  夏如卿一脸懵:“你们……”

  “才人主子,皇后娘娘派下官来给主子请脉”,那太医上前说道。

  夏如卿又看向那几个小太监:“你们呢?”

  “恭喜夏才人,皇后娘娘的懿旨,夏才人懂事知礼,晋为六品贵人!这些赏都是给贵人的”,一个领头的太监说道。

  说着,打开箱子,拿出一个雕红漆的匣子来,托到她的面前。

  夏如卿有些不解,懂事知礼?太医?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心里一阵恼火,目光直直瞪向秋桐和秋红二人!

  这事一定和自己生病有关,皇后怎么会知道的?小喜子肯定不会往外传,一定是她俩!

  秋红和秋桐二人被瞪得心里发毛,忙扯了笑容:“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看着她们这副嘴脸,夏如卿只觉得恶心,冷冷地瞥了她们一眼,收回目光。

  缓了缓表情,夏如卿毕恭毕敬地谢恩。

  “奴婢多谢皇后娘娘赏赐!回头再亲自去给娘娘磕头”

  “贵人主子客气了!娘娘说贵人身体不适,不必去磕头,叫贵人好好养着”,领头的太监又说道。

  “皇后娘娘恩典,奴婢没齿难忘!”夏如卿感激地对着椒房殿的方向行了一礼。

  又吩咐:“小喜子”

  小喜子早已拿出准备好的荷包来。

  “天凉了,公公们喝杯热茶!”

  “多谢贵人赏!”几个太监接了荷包道谢,小喜子好生将他们送了出去。

  回到屋里,太医把了脉,她的身体已无大碍,开了一副不痛不痒的药,夏如卿客客气气送出去了。

  秋红和秋桐二人端了茶水上来,夏如卿心中一怒,将茶杯摔在了她们脸上。

  “主子!”二人连忙跪下。

  “不知奴婢犯了何事,主子又打又骂,还请主子明示!”

  “是啊主子,我们二人自贵人进宫就在身边伺候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这……”

  夏如卿坐在榻上,冷眼微眯,她现在可以很确定了,这两个绝对吃里扒外。

  气得狠了,她忽然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第6章 夏贵人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打了杯子,不疼吧!”夏如卿说着,还亲自下榻来看。

  你们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你们不是会扯大皮吗?那咱们就来比一比,谁更胜一筹!

  “你们两个跟了我这么久,我怎么舍得打你们呢?快起来吧”,说完,亲自将她们扶了起来。

  秋红和球桐两个人的表情无比精彩,怀疑?不解?

  打的骂的都不怕,可主子这是要干什么,她们突然有些害怕,整个人惶惶不安。

  夏如卿心里却有了打算。

  自己和施贵妃结梁子算是结下了,改变不了的事实,这两个人恐怕和皇后脱不了干系,留着她俩或许有用!

  ……

  夏才人连着得宠,又被晋位贵人的消息,不到一天就传遍了后宫。

  瓷器破碎的声音在各个宫室里相继响起,最持久、最壮观的当属施贵妃的熙福宫。

  “贱人!不过就跪了一会儿,居然装病,还闹得人尽皆知,好像本宫虐待了她一样,真是好手段!”,施贵妃气得不轻,地上满是碎掉的杯碗茶碟。

  “贵妃娘娘,您千万消消气!”大宫女映月战战兢兢地劝道。

  “怎么消气?她都爬到本宫的头上了,还怎么消气!”

  “娘娘,那位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谁得宠就拉拢谁”映月说着,指了指椒房殿的方向。

  “这次的事,八成就是那边告诉皇上的!”

  映月说完,又道:“至于夏贵人那里,您就更不用担心了,皇上不过新鲜几日,回头等她失了宠,您想怎样不行呢?”

  施贵妃一想,是这么个道理,她缓了口气冷笑道

  “我就说,一个小小的贵人,就算病了又怎样,她怎么敢吵嚷出来,原来是那一位在搞鬼!”

  “娘娘,眼下最重要的,是留住皇上,这宫里,到底是皇上说了算呢”

  施贵妃眯了眯眼,赞同地点了点头:“没错,皇上膝下只有两个公主,只要我生了皇子,将来怎么样,谁又知道呢!”

  皇后现在连个公主都没生出来,这鹿死谁手,还早着呢!

  ……

  夏如卿这边,晋了正六品的贵人,意味着身边又可以多一个人伺候。

  这日一大早,内务府的海总管就带着十几个宫女来给她挑。

  “这些都是今年新入宫的,贵人主子看着哪个合眼,就可以留下!”,海大胜笑眯眯地说。

  夏如卿先是慢慢儿看了一遍,又回到位子上坐下。

  “哪个都好,我都挑花眼了,还是请海公公给挑一个吧!”说着,夏如卿随意打开一个小匣子,拿出一个羊脂暖玉的镯子,慢慢把玩了起来。

  海总管楞了片刻,才笑道:“贵人主子放心挑便是,您喜欢谁就留下谁!”,话说得滴水不漏。

  夏如卿抬头,又仔细看了那些宫女一遍,最后目光落在后排一个不起眼的宫女身上。

  海总管垂首,暗暗摇头,夏如卿神色不变,又挑了另外一个,这一回,海大胜暗暗点了点头。

  夏如卿笑了:“也罢,那我就随意挑一个吧”

  说着,她站了起来,走到刚刚看的那个宫女面前:“你可愿跟在我身边伺候?”

  那宫女神色一喜,忙跪下来:“奴婢愿意!”

  “好!那就你了!”

  海大胜说了几句奉承的话,就带着人退了出去,几天后,那个沉甸甸的匣子就送到了他的手里。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一点儿没错。

  新来的宫女,夏如卿为她取名紫月,至于那两个,叫她们在外头伺候吧。

  身边有了紫月和小喜子两个,她总算能省些心了。

  ……

  后日就是中秋,宫里早就准备了起来,赵君尧更是忙得十来日都没进后宫,一连小半个月都是叫去。

  一开始还有人嘲笑夏如卿失了宠,后来也就渐渐没人说了,毕竟大家都没宠么。

  这日一早,紫月捧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进来。

  “主子的秋宫装总算在节前赶了出来,后日宴会,咱们可不用愁了!”

  夏如卿看了看,针脚细密,做工精良,心里一叹:得宠和不得宠的,果然是天差地别!

  “先收起来吧!”,夏如卿满意道。

  “哎!”紫月应了一声,麻利地去了。

  夏如卿挑了件常穿的米色宫装,又选了两朵镶珠的簪花,薄施粉黛,简单打扮一番,带着紫月出门了。

  正六品的贵人,得每天去给皇后请安了。

  她这身打扮,不出挑也不逾矩,毕竟想好好活着,就得好好当小透明,尽量减少存在感!

  到了椒房殿,已经有不少人在了,皇后端坐高位,正雍容和气地说着什么。

  夏如卿上前,规规矩矩行了礼问了安,然后就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安安静静喝茶。

  然而不管她如何低调,有人还是会找上来。

  “夏妹妹果然国色天香,这么简单的打扮,还是让人移不开眼!”

  说话的是坐在她邻座的胡贵人,她们这批秀女中,她是头一个晋位贵人的。

  “胡姐姐谬赞了,说起国色天香,妹妹哪及得上姐姐你!”夏如卿软软地顶了回去。

  胡贵人长得虽不是倾国倾城,也绝对是上等姿色了。

  皇帝虽不沉迷风月,可也不会委屈自己,无盐女什么的,他没兴趣,他后宫的女人,绝对够漂亮。

  “妹妹青春年少的,姐姐哪里比得上呢,恐怕,我们这些老人啊,早已被皇上抛在脑后了!”胡贵人说着,捂着帕子笑。

  忽然,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手:“哎呀,我倒是忘了,妹妹和我是一同进宫的呢!”

  夏如卿嘴角微勾:这是嘲讽自己入宫一年才得侍寝呢。

  只可惜,她这如意算盘打错了。

  这里除了她俩是去年的秀女,其他的,可都是真正的‘老人’呢。

  果然,有人不乐意了。

  “胡妹妹要还是老人,那我们这些,可不要进棺材了?”郑嫔斜斜地往这儿看了一眼。

  “我们自然是老人,要被皇上抛在脑后的,只盼着胡妹妹早日宠冠后宫!”芸妃也阴阳怪气地说道。

  一番话,说得胡贵人脸色煞白,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起身跪了下来。

  “奴婢胡言乱语,各位娘娘不要放在心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