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蓁南宫胤小说免费阅读_(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

作者:烟雨氤氲

主角:谢蓁,南宫胤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主人公是谢蓁,南宫胤)是来自烟雨氤氲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手术第一刀叶蓁一朝穿越成傻子谢蓁,亲爹不爱,亲娘不慈,长姐陷害,人生怎一个惨字了得?一朝被迫嫁给暴虐残忍,貌丑的鬼王夫君,她以为只能等死了,没想到脑子里居然带着一张智能化的医学芯片!芯片在手,手术刀我有,看她如何虐渣撕白莲花!
谢蓁南宫胤小说免费阅读_(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免费试读

第1章 小傻子吃狗粪

“死人了……”

“啊,傻子被鬼王打死了!”

“快去叫人啊!”

吵!

好吵啊!

谁死了?

什么傻子?

这些人的声音像蜜蜂一样在嗡嗡叫。

不仅吵,叶蓁还觉得好疼,浑身上下到处都疼,意识深陷在一片浓重的混沌里。

昏昏沉沉之中,叶蓁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十分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模糊的视线一点点的变得清明,她还没反应过来,一瞬间就看到了眼前那一张奇丑无比的脸!

“好丑!”

叶蓁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

此话一出,周围的空气顿时就凝固成冰,花园里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小傻子居然活了?

而且……而且……这将军府家的小傻子,居然还敢骂凶神恶煞的鬼王好丑?!

这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围观的众人瑟瑟发抖,额头上都不在不断的流汗。

他们总觉得这小傻子又要再死一次了。

空气凝滞了几秒钟,死一般的沉寂里。

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叶蓁,都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脖子陡然就被一只手掐住,狠狠地掐住。

“谢蓁,本王看你是在找死!”

男人的声音冰冷而无情,听在叶蓁的耳畔,就像是刀锋一样划过。

她的脖子被掐住,呼吸不过来,一张满是血污的脸因为窒息而有些扭曲。

她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气都不出赢!

对视之间,她看到了男人阴鸷而残冷的眼睛,比毒蛇还要可怕。

谢蓁?!

轰然之间,叶蓁的脑子直接就炸开了。

无数种的画面像洪水爆发一样,占据了她的脑海。

叶蓁傻眼了。

穿越了?

她竟然就这么穿越了?她堂堂外科手术第一刀叶蓁,居然就穿了?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她昏迷过去的时候,她一天做了好几台手术,最后劳累过度的昏过去了。

可她怎么就变成了谢蓁?

难道她就这么过劳猝死了?

紧接着,另外一段陌生的记忆袭来。

她才明白,她是真的穿了,穿到了大周王朝这个叫做谢蓁的傻子身上。

这具身体是将军府的嫡女,但是从小因为被抱错了,一直流落在外。

这不久前才被找回来,因为是个傻子,在将军府里谁都不待见她,谁叫她又傻又蠢?

将军府里的人都喜欢那个高贵优雅的谢无双,那个从小就顶替了原主身份的女人!

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

是谢无双和这个面容奇丑无比的鬼王从小就有婚约,谢家人疼爱谢无双,就想把谢蓁这个傻子塞给声名狼藉,残忍暴虐的鬼王!

从而保住谢无双。

而且,这鬼王南宫胤,他身中剧毒,丑就算了,据说……他碰过的那些女人,活不过三个月!

卧槽!

叶蓁忍不住翻个白眼,她的手术刀呢?

她想捅死谢家这一群人,亲生的还比不过一个养女吗?

这还是不是人?

这哪是逼谢蓁嫁人,分明是去送死。

就在叶蓁觉得自己要被掐死的时候,那一脸杀气的南宫胤陡然松开了她,嫌弃似的把她丢在地上。

“再敢往本王身上扑,下一次,本王杀了你!”

南宫胤丢下这句话,一甩黑色的袍子,走了。

“谢家想用你来搪塞本王,做梦!”

叶蓁又摔得头晕眼花的,身体太疲惫了,半天都爬不起来。

“蓁蓁,你怎么又闯祸了?你这么不听话,我要告诉父亲。”倏地,一道温柔似水的女声响起。

叶蓁抬起头,看过去。

来人一袭浅绿色的锦绣长裙,皮肤白皙胜雪,眉眼妩媚而温柔,周身上下都流淌着一股大家千金的贵气。

她看叶蓁的眼神很柔和关切,可叶蓁却咬牙切齿的!

脑子里残存的记忆告诉她,这位温柔如水的姑娘就是谢无双!

可谢无双才没有那么温和无害,谢无双生活在京城里,会不知道鬼王最讨厌女人了?

她骗痴傻的谢蓁去给南宫胤投怀送抱,不就是希望南宫胤一气之下弄死谢蓁吗?

谢蓁被南宫胤一掌拍飞了,撞在了石头上,这不……

她才来了!

放心。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谢蓁,既然她来了,她就不会让谢蓁枉死!

“姐姐……疼疼……姐姐不要告诉父亲。”谢蓁眼珠子一转,装出了一幅痴傻的模样。

她初来乍到,还不熟悉这将军府,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

谢无双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上前,亲自扶起了谢蓁,声音温和。

“姐姐在这里,不要怕。”

“我们先下去梳洗一下。”

“失陪。”

谢无双落落大方的向在场的千金小姐们行了一礼,带着谢蓁下去。

围观的千金小姐们,有人发出感慨声。

“你瞧,这谢无双这一身的气派,怎么也比那个傻子更像是嫡女吧?”

“谁知道,这傻子才是真的嫡女,哎。”

“凤凰一朝变成野鸡喽!”

谢无双远远的就听到了这些话,一张脸都气得绿了,刚才是在人前,她不好发作。

现在,一看四下无人。

谢无双撕下了那一张温柔的面具,反手就一巴掌抽在了谢蓁的脸上。

野鸡?

她谢无双永远都是谢家的嫡女,她不会做野鸡的!

野鸡是这个痴傻的谢蓁!谁都不要想和她争抢什么!永远都不可能!

谢蓁被打,猝不及防,唇角流出了血迹。

“你这个傻子,你为什么不死?你竟然还有命活着,鬼王怎么不弄死你呢?”谢无双的眼睛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谢蓁若是被鬼王弄死了,鬼王还好意思求娶她吗?

这门婚约,她死都不会答应的。

“呜呜……”谢蓁本想反击,眼角余光扫到不远处走来的一行人。

虽然不认识那是谁,但是看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她心底也有数了。

应该是听说谢蓁出事了,过来找她的谢家一行人。

她顿时就收敛了怒意,她装作害怕的捂着脸,难过的哭泣着。

这狗日的谢无双!

来日,老子一定拿手术刀撕破你的脸!

“姐姐不要打我……不要告诉父亲我闯祸了。”

“姐姐,好不好?”

谢蓁是最怕谢老爷的,谢老爷严厉起来,可以把人打死,也不带一点留情的。

谢无双还不知道有人来了,还想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恨。

她一把拽住谢蓁的头发,“傻子,你要是不想我告诉父亲你闯祸了,也可以。”

谢无双眼中带着嘲讽,扫过草丛里的狗粪!

她得意地指着草丛的狗粪。

她道:“那里是姐姐为你藏的糕点,你吃干净了,姐姐就不告诉父亲了。”

“你还不快去吃?”


第2章 带着芯片穿越

谢蓁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堆黑漆漆的狗粪出现在视线里。

登时,谢蓁就火冒三丈!

狗粪?

谢无双这个女人,居然诓骗一个傻子吃狗粪?!

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不是身体已经换人了,说不定真的谢蓁还跑去吃狗粪了。

“还不快去?你不怕我告诉父亲你闯祸了?”谢无双冷下脸威胁她。

谢蓁强压心底的怒火,痴痴地傻笑着。

“我最喜欢姐姐了。”

“姐姐对我最好了!”

“可是……”

谢蓁黑漆漆的眼珠一转,里面尽是狡黠。

她天真无邪的笑着,用力的一把拉着谢无双一起过去。

谢无双本想挣脱她,但没挣开,傻子的力气倒是很大。

“蓁蓁也想回报一下姐姐呢。”

“既然是这么好吃的糕点,那蓁蓁先给姐姐吃!”

话音一落。

谢蓁的眼神倏地一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谢无双那高贵的头颅按下去,狠狠地按压在了那一堆狗粪上面。

“啊!”

谢无双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

吃屎?

你慢慢吃吧。

谢无双的丫鬟傻眼了,几个婢女都愣住了,一时之间竟是没有人去拉开谢蓁。

“救命——”

谢无双挣扎着,因为她挣扎得太厉害,那狗粪还沾到了她的头发上,更是不小心的灌入了口鼻里。

这突如其来的巨变,让谢无双一颗心都快被气得爆炸了!

“你们在干什么?!”

“还不给我把人拉开!”

陡然间,那浩浩荡荡的谢家一行人来到了这里,一道冰冷而浑厚的男声骤然响起。

这时候,丫鬟们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连忙去拉谢无双。

谢蓁笑得很傻,眼角余光扫过这一行人,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目光十分的犀利,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憎恨和厌恶。

这是傻子谢蓁的亲父,谢将军!

谢蓁心里一沉,她故意天真的拦在一脸都是狗粪的谢无双面前。

“走开……你们都走开,谁都不许和姐姐抢东西。”

“好吃的糕点,都是我和姐姐的!”

谢蓁不要命的拦着,现场一片混乱,谢无双只能自己强人着恶心从地上爬起来。

她一脸都沾了恶心的粪便,脸都因为愤怒而扭曲狰狞。

“姐姐,你怎么起来了?你快吃啊!他们要来和我们抢糕点!”

谢蓁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谢无双,反手又是一拉,再次把摇摇欲坠的谢无双按在了那堆狗粪上!

“快吃,娘亲说我们是最好的姐妹,有什么好吃都要紧着姐姐你先吃。”

“蓁蓁不和姐姐抢!”

谢无双真的要吐血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按在粪堆上,她忍不住了,气得发狂,恶狠狠的推开了谢蓁。

“滚开!”

谢蓁被这一推,很委屈的红了眼睛。

谢无双趁此机会,哭着跪倒在了谢将军的面前。

“爹!您要为我做主啊!”

谢无双的身上实在是太臭了,她一过去,谢家其他的家眷都忙不迭是的退开。

唯独一身华服的谢夫人,本是温柔和蔼的美妇人,但她气势汹汹的走到谢蓁面前,弯下腰,用力的甩了一巴掌在谢蓁的脸上。

“娘亲……”谢蓁再次被打懵,半张脸都麻木了。

谢夫人狂怒道:“你这个傻子,你给我闭嘴,我不是你娘,你不许叫我娘!”

“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欺负你姐姐的?!”

谢夫人一向十分的有涵养,今天当场发飙。

她是尊贵的将军夫人,一手养大的谢无双是京城里的第一才女,儿子又有出息,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在羡慕她。

但谁知道,这个傻子才是她的亲女儿呢?

这个傻子女儿,让她在京城成为了一个笑话!

她如何不恨?

每一次傻子叫她娘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谢夫人最疼爱谢无双,哪怕现在知道不是亲生的。

谢蓁不想哭,眼睛却很红,她看着谢夫人。

她心中也是悲愤。

谢蓁才是谢夫人流落在外的亲女儿,这一大家子人,居然都觉得是一个傻子去欺负一个正常的谢无双。

他们怕都是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了!

“无双,你别哭。”谢夫人转头扶起流泪的谢无双,恨恨地道,“娘和爹都会为你做主的!”

“娘,您也不要怪妹妹了……”谢无双该演戏的时候还是要继续演戏,哭唧唧地说,“妹妹就算是故意把我推到粪堆上去,我也不怪她。”

故意?

这明着为谢蓁开脱,实际上又在给谢蓁挖坑。

一个傻子能知道故意整人吗?

“姐姐……”谢蓁可不会任由她给自己挖坑,哽咽道,“那是粪堆吗?你刚才不是说,那是姐姐你为我藏的最好吃的糕点了吗?我知道姐姐对我好,让我先吃糕点,可我也想回报姐姐,我把好吃的都留给姐姐,为什么娘打我……”

谢蓁说得那叫一个真诚,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别提有多可怜了。

这话一说出来。

全场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去。

众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很诡异,像是不可思议一样,看着哭哭啼啼的谢无双。

人群里不仅有谢家的人,还有一些其他的宾客。

顿时,炸开了锅,有人看不过去了,指着谢无双议论纷纷。

“我天啊,我真的没想到,谢无双居然是这样的人?”

“她欺负人家谢蓁是个傻子,诓骗别人吃狗粪,还说是好吃的糕点?!”

“到头来,她自己吃了屎,这叫不叫恶有恶报?”

“你也别这么说,这傻子的话能当几分真假呢?”

“谢无双应该不可能诓傻子去吃狗粪吧……”

人群里发出了各种的声音,谢无双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主角。

她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手指捏得咯咯作响。

“蓁蓁……”

谢无双极力的要挽回自己的形象,她可不能让人觉得她真的欺负了谢蓁。

她努力装出一副被欺负的样子,“你为什么要说谎?我是真心对你好的,你为什么要算计我?”

谢夫人听到谢无双委屈的控诉,狂怒不已。

她捧在手心养大的女儿,居然被一个傻子这么欺负!

谢夫人愤怒不已,一脚就踹向了本就受伤的谢蓁。

“你这个傻子,你给我闭嘴!”

谢夫人也是会武功的,这一脚踹过来,正中谢蓁的心窝,她疼得脸色煞白,趔趄着倒向地上,登时就头晕眼花,喷出了一口鲜血。

她倒在地上, 一动不动的,看上去就和死了一样。

谢蓁觉得自己要被痛得昏死过去了,眼前天旋地转,黑白交错。

漫长的黑暗之后。

“滴滴滴。”

突然间,警报声在谢蓁的脑海里不断的响起。

她只觉得脑子很疼,疼得要炸开了一样!

疼痛的同时,有什么东西强行注入了她的大脑里!

一瞬间。

脑子里出现了一张闪着光的芯片,那金光闪得她头痛剧烈,最后芯片慢慢变成了一张透明的屏幕。

紧接着。

屏幕上出现了原主的身体情况,就像一架扫描仪,把原主身体扫描了一次,受伤的地方都标红出来。

不断的扫描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速救丸。’

‘出库成功。’

第3章 丑鬼配傻子,天生一对

叮的一声之后。

混混沌沌的谢蓁突觉得手掌心一烫!

她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手。

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那模样比见了鬼还可怕!

她的手掌心里,居然握着一颗红色的药丸。

下意识的,她就想到了刚才脑海里闪过的那几个字。

‘速救丸,出库成功。’

顿时,谢蓁傻了。

周围还很吵杂,谢蓁的脑子却已经乱成一团了。

她敢肯定原主身上没有药的,这药丸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和她脑子里刚才的东西有关吗?

但这太不可思议了啊!她脑子里想了什么,就能变化出什么?

她艰难地抬起手,刚想看看这药丸是不是真的,胸口剧烈的扯着疼。

她需要药。

现在要是再没有药,说不定她才穿越过来,就得再死一次了。

但是这药丸……来得诡异啊。

谢蓁现在也没功夫去管脑海里的东西,她的胸口真的很疼,这药说不定真的有用。

她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谢蓁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一口把药丸塞到了嘴里。

药丸一入口,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她胸口的疼痛居然真的就减轻了,那种撕裂的疼痛也慢慢地消失了!

这真他妈……诡异了。

谢蓁被震惊得,笑得和疯子一样。

这叫什么事?

众人看到她,纷纷皱眉,不明白这傻子在笑什么?

谢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地呵斥她,“谢蓁,你别给我装疯卖傻的,起来给你姐姐认错道歉。”

“否则,家法伺候!”

谢蓁还沉寂在诡异出现的药丸带来的神奇功效里,头顶又飘来了谢夫人充满恨意的声音。

她抬起头看过去。

她真的怀疑谢蓁到底是不是谢夫人亲生的,一个傻子还要给正常人道歉?

不然,还得家法伺候?

不过现在,她身体没那么虚弱了,吃了这药丸之后,身体很有力气。

她还可以撕逼,教她们做人!

“娘亲,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蓁蓁为什么要给姐姐道歉啊?蓁蓁只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姐姐啊,蓁蓁做错了吗?”

谢蓁摆出一脸的天真,“好吧,不过,娘亲说蓁蓁有错,那就蓁蓁认错就是。”

“反正娘亲说的都是对的。”

她可怜兮兮的抹着眼泪,爬起来,给谢无双认错。

因为谢蓁的戏演得太好,那么可怜无助,周围的人都觉得谢夫人此举太过了。

看,傻子都这么听她的话,她还为了一个养女这么对她,是非不分!

“我说谢夫人你们也太过分了。”

“一个傻子知道什么?偏心眼也不是这么偏的。”

“我看啊,这事分明就是另有隐情。”

人群里,有人再次开口说话,这是在赤果果的怀疑谢无双的别有用心。

眼看着又要掀起闹剧,一直沉默的谢将军终于发话,声音低沉,“够了!”

“把二小姐带下去好好休息,不许她在胡闹。”

谢将军警告她。

谢无双终于松了一口气,还真的怕谢将军追究下去,到时候就不好圆场了。

但谢蓁却不这么想,谢将军是瞎吗?这一大群人眼睛都是瞎的吗?

谢将军也真的太偏心了,为什么怀疑谢无双,却始终偏袒谢无双?

让她下去休息?

放屁。

分明是把她关起来!

她不能被关起来,否则,就任人鱼肉了!

她拍着手,在地上撒泼打滚。

“我不回去,我要去嫁人!”

“姐姐说,我要嫁大哥哥,我要找大哥哥!”

她必须要让鬼王更嫌弃她,这才能绝了他们让她代嫁的想法!

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

大哥哥?

鬼王,南宫胤?

谢无双眼皮一抽。

谢蓁在地上打着滚,视线飞快的扫过在场的人,最后眼睛一闪。

她看到了角落里看戏的男人,一身黑袍,一张黑色面具,那不是鬼王,又是谁?

哪怕是在角落里,这个男人的存在感也很强,就像一把饮血的刀,阴气森森。

南宫胤,其实不是叫鬼王,是七王爷。

他的出身可不得了,是皇后的嫡长子,也不是生来就这么丑的,而是,在七年前,为了救他的母后牺牲自己,所以才因为剧毒毁容了。

据说,在没毁容之前,南宫胤可是俊美无比的,还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甚至还曾经是太子的热门人选啊。

谁料中毒毁容之后,性情变得暴虐嗜血,杀人如麻,连带着皇后都开始不待见他了。

实惨。

谢蓁其实是怕他一巴掌把自己拍飞的,原主可不就是这么死的吗?

但为了不嫁给南宫胤。

她现在要让南宫胤更厌恶她,就必须再次冲过去!

她初来乍到,反抗不了谢家人,可是南宫胤敢!

否则鬼王的称呼不是白来的。

在下人要来拖走她的时候,谢蓁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挣脱,她不要命的朝南宫胤跑过去。

“大哥哥!”

“姐姐说她才不要嫁给你,说我们一个丑鬼一个傻子,天生一对!”

围观的人纷纷震惊住。

谢蓁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凝着南宫胤那双幽暗冰冷的瞳孔,傻傻地说:“大哥哥,你说是不是?”

谢蓁一边说,一边高兴得直拍手,仿佛看不到南宫胤的眼神有多冷。

南宫胤的气场太强大,冷锐如刀,无形之中就拉开了他们的距离。

谢蓁真的怕,他再给自己一巴掌,把自己拍飞了。

谢蓁那一句,丑鬼配傻子,成功的让现场的气氛凝结成了冰。

南宫胤看在场之人的眸光,冷得不带一点的温度,仿佛在看死人。

谢将军等人都吓得脸色一白,纷纷跪下去!

“七王爷,我没有说这些话……是她在胡说,我们没有说。”谢无双哆嗦着解释,脸上的狗粪都顾不得擦了。

她哪里知道,谢蓁这傻子,居然敢把她平日里骂她的话,当着南宫胤的面说出来?

他们怕谢蓁吗?不是,怕的是南宫胤。

南宫胤就算如今再不受宠,也是皇家的人。

丑鬼配傻子,这要是传到宫里去了,他们不够死几次的!

“谢蓁,你给我回来,你在胡说什么?”谢将军气得额头青筋暴露。

现在,谢将军不止心惊胆战,连想杀了谢蓁的心都有。

“谢将军。”南宫胤终于出声了,嗓音低沉而清冷,面具下的薄唇一站一阖。

“臣在。”

谢将军的额头不断的流汗水,差点就倒下去了。

南宫胤低声笑出了声音,笑声回荡在沉寂的空气里,敲打在所有人的耳畔里。

杀意,在不断的蔓延。

“你不必着急,本王瞧着,谢小姐说得也不错。”

“丑鬼配傻子,天生一对。”

“本王不才,配不上谢家小姐这花容月貌。”

他眼睛眯起来,笑着,眸光变换之间,尽是肃杀之气。

“不过,本王这个人就喜欢为难人,折磨人。”

“三天之后,本王的花轿来抬人。”

一锤定音!


第4章 逼迫,代嫁

谢无双以为他要说取消婚约,心里一喜,可转头又听到他说三天之后来抬人?!

抬谁?抬她?

不,她才不要去送死。

谢将军面色死白,“王爷!”

南宫胤也不看谢将军一眼,侧眸扫向谢蓁。

她对他傻笑。

他看向她的视线,却犀利而阴鸷,宛如夜色一般浓厚。

“谢蓁。”

“本王记住你了。”

谢蓁的身子一个剧烈的哆嗦,高兴的拍手。

“好啊好啊!”

“蓁蓁也记住大哥哥了!”

这死变-tai,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吗?他不是应该退婚吗?居然还就这么承认了?

不过,管他怎么弄,他指定要的是谢无双了!

她安全了!

南宫胤冷笑一声,大步流星的离开这里。

谢无双爆发出了凄厉的哭声,“不!我才不要被抬到鬼王府去,我不要去送死啊!”

这么一通乱吼之后,谢无双居然两眼一翻,承受不住这消息带来的巨大打击,昏了过去……

是的。

她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谢夫人和谢将军也是一脸的煞白,连忙使唤人。

“快去请大夫!快请大夫!”

现场顿时鸡飞狗跳的,所有人都去关心被刺激得昏迷的谢无双了,无人在乎谢蓁一个傻子。

谢蓁趁着没人注意自己,悄悄的溜回原主的院子。

她暂时是躲过一劫了,但难保谢将军他们为了谢无双不会做出什么狗急跳墙的事情。

谢无双最好一直昏着上花轿!

她现在要养好这具身体,虽然吃了那药丸身体好转了,但她还有外伤,哪个女人不在乎容貌啊!

南宫胤那个挨千刀的一掌把她拍飞了,她额头的伤口还不知道有多大呢。

而且,她也需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弄清楚刚才出现的那一颗药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谢蓁住的院子是在将军府最偏僻的北院,这里距离前厅很远,把她安排得这么远,就是为了她不要出去丢人现眼。

谁叫她傻?

回到自己的院子,谢蓁都要累瘫了,想找个丫鬟给自己打点水来,谁都不听她的!

谢蓁好想撞墙啊,就算是傻子也是谢家的嫡女啊,怎么就这么惨啊。

她真的怀疑她是拿错了剧本啊。

人家穿越,不说美男环绕,至少也得黄金万两。

她呢?

只有一个克妻的鬼王,丑到她看一眼,现在想起来都要做噩梦,还好不是她嫁。

谢蓁皱着眉头思考药丸的来历,她记得脑子里就闪过了一张芯片,以及类似扫描仪的东西。

速救丸出现了。

难道说,她的脑子可以自动扫描这具身体的受伤情况吗?

所以才会出现速救丸?

刚才的那个情况,她的确是需要速救丸的。

她脑子里的东西,还自动判断她需要什么?

是不是她的脑袋里在想什么,就有什么东西出现呢?

想到这里,谢蓁都要高兴的跳起来了!

这可是穿越的福利啊!

她集中意念,想了一些其他的药品。

很长一会过去,她睁开眼睛,面前并没有药品的出现。

怎么会没有?

她很震惊,不信邪的再集中意念想一次!

再睁开眼,还是没有她脑海里想的药品。

她搞不明白了。

不是她想要什么药品,药品就会自动出现的。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要疯了!

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来个为什么,她索性被子一掀,爬上床去睡觉。

睡一觉,冷静一下!说不定,明天就会有别的契机了。

谢蓁太累了,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她是被人用冷水泼醒的。

“给本宫泼!”

“继续泼!”

混沌之中,耳畔划过了男人充满恨意的声音。

“哗啦”一声,一盆一盆的冷水就那么浇到了谢蓁的身上,她身体抽搐了一下,被泼得惊醒过来。

冷。

好冷。

她顶着一脸的水珠,慢慢地睁开眼。

“啪!”

男人一巴掌甩到她脸上,打得谢蓁口吐鲜血。

“谢蓁,本宫告诉你,不管你是真的傻,还是装傻,你都必须代替双儿嫁给南宫胤那个丑八怪!”

他身穿着明黄色的袍子,身材高大而修长,五官俊朗,周身都流淌着尊贵的气息。

他长得倒是不错,就是现在脸庞有些狰狞,所以有些可怕。

不过,这一巴掌把谢蓁打傻了。

本宫?

这个男人是谁?

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他。

他叫谢无双为双儿?难不成是谢无双的相好的?

谢蓁有点懵,这男人又愤怒地说:“你这个贱人,你好毒辣的心肠,你逼得双儿差点自尽!幸好这次双儿并没有什么好歹,否则,本宫不会放过你。”

“那个丑八怪,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你就是变成尸体,也得上花轿去!”

谢蓁现在已经是晕头转向的了。

她什么时候逼谢无双自尽了?这该不是谢无双的反击吧?

“太子殿下,妹妹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什么都不知道而已,我不怪她。”谢无双从门外小跑进来,扑腾一声,跪倒在了这‘太子’的脚下。

“是无双命该如此,无双嫁七王爷就是,这是无双的命。”

“无双认命了,还请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妹妹了,妹妹是无辜的。”

谢蓁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个男人是太子?

居然是太子?南宫闵?

南宫闵可是南宫胤的亲弟弟啊,同为皇后所出,居然称呼自己的哥哥一口一个丑八怪?

怪不得谢无双不肯嫁给南宫胤,这太子可是要继承皇位的人,好歹也是一只潜力股,就算谢无双现在的出身不配做太子妃,但好歹也能捞个侧妃当当。

做太子的侧妃,怎么也比嫁给南宫胤送死强啊。

谢无双有更好的靠山,所以谢家人才逼她去嫁南宫胤?

这多好,谢无双嫁给太子,只会给将军府带来更多的好处。

送死,自然她去了。

谢无双本就生得柔弱,哭起来那叫一个梨花带雨,这暴击了南宫闵的内心。

他心疼地拉起谢无双,“双儿,你不要哭,本宫是不会看着你嫁给丑八怪的。你哭得让本宫的心都碎了,母后这么疼爱本宫,她一定会答应我们的婚事的。”

谢无双朝谢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面上还哭哭啼啼的。

“太子殿下,七王爷的身体不好,这样对妹妹太不公平了。”

“怎么能让妹妹代替我嫁过去呢?”

谢蓁都快被谢无双恶心得吐了,她失策啊,没想到谢无双还有太子这个相好的。

她还算错了一步,南宫闵和南宫胤兄弟不和,南宫胤在皇宫里也不受宠。

她这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嫁给南宫胤,是每个人都乐意看到的。

这边,南宫闵又开始他的表演,“丑鬼配傻子天生一对,本宫也是这么觉得。双儿,你就是太善良了!”

她心里暗道,完了。

南宫胤和南宫闵这一对亲兄弟打架,遭殃的就是她。

谁嫁南宫胤,就看皇后偏袒谁了。

南宫闵恶毒地道。

“来人啊,把这个傻子给本宫打晕绑好了!”

“后天一早,把嫁衣给她穿上去,塞到花轿里去!”


第5章 鬼王的糖

两天后。

七王府。

一身黑衣的男人放肆不羁的坐在假山之上,他长腿摇晃着,脸上依旧戴着一张恐怖的黑色面具,整张脸都遮住了。

即便是看不到他的脸,他周身的气场却很强大,那双漆黑如暗夜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玩味和杀气。

“王爷,将军府的花轿已经上门了!”

“可是……可是……一切果然如您所料。”侍卫难以启齿。

“来的是傻子?”南宫胤倒是气定神闲的。

仿佛丝毫不在意,将军府如此落自己的面子。

侍卫结巴了,迎上南宫胤危险的眼神,吞吞吐吐地:“是,王爷您英明神武!猜对了,送上花轿的不是谢无双,而是……傻子,谢蓁。”

侍卫突然瑟瑟发抖。

因为他发现,南宫胤周身的气压很低,冰冷可怕。

南宫胤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那又如何呢?”

“那又如何?”侍卫说,“和您有婚约的是谢无双,太子联合将军府把傻子塞过来……这不是在挑战您的底线吗?”

太子这么做,不就是仗着宫里的宠爱吗?

“王爷,您既然早已经猜到了一切,为什么不阻止呢……”

娶谢无双回来是为了报复,塞给他一个傻子算怎么一回事?

南宫胤从假山上一跃而起,负手而立。

“本王为什么要阻止?”

“就看他们狗咬狗,不是也挺好玩的?”

他反问了回去。

清风愣住了,“狗咬狗?”

南宫胤眸色很冷,嗓音无情如刀锋。

“你不觉得,傻子谢蓁也很好玩么?”

他愉悦地笑出了声音,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深幽如同古井。

“谢蓁很有趣。”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很有趣那三个字,也充满了冷意。

清风惊呆了,“一个傻子哪里好玩了?”

南宫胤他轻佻的吹了一个口哨。

“傻子?”

“你倒是提醒本王了,走了,该去拜堂了。”

清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王爷是被气疯了吗?

太子和将军如此欺负人,他居然真的要心甘情愿的娶一个傻子?

南宫胤慢悠悠地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他现在就去会会这个傻子。

很好!

这个傻子,给他的惊喜倒是比谢无双更多。

比起谢无双嫁进来,让他的好弟弟不痛快。

他现在倒是觉得,这傻子更好玩。

毕竟,此傻非彼傻!

谢蓁装傻让他做刀,他南宫胤这把刀虽然快,却不是那么好用的。

他会让谢蓁这个女人付出代价的。

七王府的大门口。

如果不是一顶花轿在这里,谁都不会想到今天是鬼王娶王妃的日子。

巍峨壮丽的王府门口,就只停放着一顶花轿。

花轿里的谢蓁被五花大绑,气到要抓狂了。

她那天被打晕,一觉醒来,就到了花轿里了?

谢无双,南宫闵!

我和你们没完!

不对,不仅是那一对渣男贱女,还有谢家的人!

原身的父母对她真的太冷漠了,竟然真的把她送来了鬼王府。

现在她也没办法了,既然都被送到鬼王的大门口了,她还能怎么样?

南宫闵和南宫胤不和,所以拿她来羞辱他。

等着。

她谢蓁会报复回来的。

谢蓁的脑子快速的转着,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这个神秘莫测的鬼王。

她可不会忘记那天南宫胤盯着她说的那一句话。

他记住她了。

她总觉得,南宫胤……不那么简单!

而且,南宫胤因为身中剧毒,他碰过的女人都要死,他现在很讨厌女人。

尤其讨厌这个被塞过来的自己啊!

她得保命啊!

谢蓁想着,既然都觉得她是傻子,那先装傻再说!

探探这鬼王府!

南宫胤也不至于变-tai到,再一巴掌拍死她吧。

除非南宫胤还想被人说,他克女人!

“王妃娘娘,快出来吧。”

外头,冷不丁的响起了一道男声。

紧接着,花轿的帘子被掀了起来,清风抱着剑立在花轿外。

他看了一眼谢蓁,那妆容化得谢蓁丑得和鬼一样。

清风差点呕吐出来,这哪里来的魔鬼啊!

谢蓁露出招牌的傻笑,“大哥哥呢?戴面具的大哥哥呢?”

“姐姐说嫁给大哥哥,天天有糖吃!”

“我要找大哥哥吃糖糖!”

谢蓁说着,都装作忍不住要流口水的模样。

她简直太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清风觉得很辣眼睛,但还是很尽职尽责的把谢蓁身上的绳索劈开了。

然后,他默默地移开了眼神。

“滚出来!”南宫胤低沉的冷道。

这声音,宛如千年的寒冰一样,没有任何的感情和温度。

谢蓁心里一颤,哪怕很害怕南宫胤,她还是开始装傻,一蹦一跳的出了花轿。

七王府的门口,南宫胤就站在那里,依旧是一袭黑袍,长发在空中飘舞,那张面具下的眼睛漆黑而阴鸷。

“大哥哥,糖糖呢?”谢蓁傻呵呵的笑着,“姐姐说大哥哥的糖糖好吃,我要吃糖糖!”

她现在装疯卖傻的,就是为了让南宫胤对她放松警惕。

清风很佩服自家王爷的定力,看到这么恶心的一张脸,居然没能吐出来。

让震惊的,是南宫胤居然对谢蓁勾勾手指。

“想吃糖?”

“嗯嗯!”谢蓁点头如捣蒜,傻子就该有傻子的样子。

南宫胤面具下的薄唇微微扬起,他的气质是属于阴沉森冷那一类型,这么笑起来,倒是让人觉得邪魅不羁。

“过来。”

“给你糖吃。”

谢蓁心里有些虚,不知道南宫胤这是什么意思。

但她不能露馅,她壮着胆子走过去,手心都出了一层汗水。

毕竟,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比起南宫闵这个太子,也是过之而无不及的。

“吃吧,这是我给你的糖。”南宫胤注视着她,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点表情。

他,轻描淡写的伸出了自己的一根食指。

“这就是给你准备的糖。”

谢蓁懵逼了,一根手指就是糖?

这南宫胤是在玩她?让她吃他的手指?

妈的变-tai!

清风也傻了。

“不是喜欢吃糖吗?”他唇边的笑意加深。

“怎么不吃?”

他刻意拉长了尾音,浑身都透着一股危险气息。

谢蓁一个激灵。

他在试探她!

他怀疑她在装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