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医悍女免费阅读全文,夜染殷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医悍女

作者:青睐

主角:夜染,殷天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你说过养我,带我走!” 天雷滚滚!夜染不过替某村草诊了个病,他一脸傲娇恩赐求带走…… 她声名狼藉,还有一双萌萌哒的小包子等着投喂,忙着斗极品、挖药材、种药田、办医馆,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某一日,挟恩图报的腹黑男,不仅身份尊贵,还摇身一变成了包子爹。 他霸道的缠上她:“染儿,这天下的壮丽河山,不及你让我心生欢喜和归意......” ...

农医悍女免费阅读全文,夜染殷天全文免费阅读

《农医悍女》免费阅读

001声名狼藉

“哪来的野男人,欺负我家染儿?染儿,染儿,傻孩子哟,造的什么孽……以前野男人欺负你,生下野种……现在又被占了便宜……造孽啊,娘可要怎么活……”

染儿?

谁是染儿?

耳边断断续续的哭喊声,让躺在湖边污泥里的女子微微睁开眼睛,挡在她身前是一道模糊的伟岸背影。

适应了刺眼的阳光,视线掠过去,那些朝她指指点点的人影,渐渐清晰起来,七嘴八舌的指责声也能听清楚了。

“这傻子又给人白睡了?”

“在水里搂搂抱抱,不是明摆着……”

“咱秀水村有这样不守妇道的,真是晦气。我要是里长,早将她浸猪笼了。”

“她替咱秀水村抹黑,丢咱秀水村的脸,谴人去喊里长,这次一定要将她浸猪笼了……”

眼前指指点点的议论声、指责声,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死,重生在一个村姑身上。

村姑夜染,是西凌州大泽湖旁秀水村人。

因为天生愚痴,六年前上山砍柴,不知道被哪个男人睡了,怀上身孕。

在秀水村,女子与人私通,是要浸猪笼的。

念在她是傻子,里长大发慈悲放她一马,尽管如此,还是被后娘李春花赶出来,只能栖身破洞。

她和孩子怎么活下来的,碎裂的记忆片断不太清楚。

但她知道,坐在湖堤上哭天抢地嚎叫的,正是这具原身的后娘,李春花。

那个身穿花衣裳,在一旁扶着妇人的,是李春花的女儿,她的继妹陈思草。

当初她入山砍柴,被人袭击后,不幸怀上了身孕。

她爹陈贵,是个脓包软蛋子,被李春花和陈老太太撺掇,不许她姓陈,还将她赶出了陈家。

她栖身在山洞,生下一双龙凤胎。

孩子出生那晚,月儿半弯,繁星点点,夜空星月同辉。

接生的吴大娘,帮她给男娃儿取名叫星儿,女娃儿则叫月儿。

这些年来,后娘李春花恨不得离她们母仨远远的,不要扯上一丝干系才好。

近来,到了继妹陈思草及笄的年纪。

李春花却不顾名声,带上一包从小泽镇买的点心,破天荒来石洞亲近她和孩子。

星儿和月儿吃下几块点心后,晕迷了过去。

她虽傻,却疼孩子,就捻了一小块吃,没被迷晕。

见孩子晕过去,她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来找村医周海救孩子,路过湖边石坝时,被杏树后一道影子给推落水了。

她清晰的记得,李春花和陈思草来山洞时,鞋面锻子上用红线绣着一朵花,怪好看的。

也记得,被推落水时,杏树后伸出的那只鞋,在她眼前晃过一抹显眼的红……

救她的汉子,挡在她身前,伟岸的身影像一座大山,只需静静站在那儿,身上无形中迸发出一种不容侵犯的气势。

李春花数次想扑过来,摄于那种压迫,一时拿不稳主意。

这时,陈思草暗暗在李春花手上掐一把,哭哭啼啼的声音在一片嘈杂的指责声中响起来。

“娘,草儿怎么这般命苦?以后谁敢上咱家来提亲……”

>>>点此阅读《农医悍女》全文<<<


002 谁是破鞋

“草儿你是个好姑娘,跟那种不知廉耻的破鞋没关系。”

“摊上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傻子姐姐,草儿太可怜了,她是败坏咱秀水村风气的祸害,必须得浸猪笼了。”

“那男人面具挡着脸,鬼鬼祟祟,不会是野种爹吧?”

“难说,破鞋不止一个野男人睡过……”

“先绑起来,等里长来了,一起浸猪笼……”

“一起浸猪笼!”

被陈思草这么一煽动,围观的村人,朝挡在夜染面前的青衣汉子围拢过去。

李春花趁机一个箭步从他身边蹿过,扑向污泥里的夜染:“染儿,染儿,你怎么那么糊涂,做下这等错事,傻孩子,娘也没法救你啊……”

一口一句傻孩子,好一个慈悲的后娘!

她一落水被救,哭天抢地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被人欺负生过野种,将村里人都招惹来了,一步一步煽动村人,欲置她于死地。

她名声不好,才害得救她的无辜之人被连累。

毕竟秀水村人多势众,真对上了,青衣汉子会不会吃亏?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好心救她,却被摊上大事,被反咬一口,夜染眸子黯了黯,很快想到将他从此事中摘除的办法。

眼看着李春花朝她扑过来,她眸子里那抹黯芒化成一道狠光,突然迅疾一把掐过李春花的手腕,往前一拽。

趁着李春花遂不及防栽倒在泥浆里,夜染翻身而上,扬手就是一巴掌。

巴掌挥落,耳光扇在脸上的声音,在烈日下十分清脆!响亮!

李春花愣了!

陈思草愣了!

围拢青衣汉子的村人也愣住了!

一向胆小怯弱的傻子,怎么就突然抓狂了?

李春花被扇得耳朵一阵嗡嗡响,回过神来捂着半边脸惨嚎:“天杀的,傻子私通,撞破了敢打老娘,不活了……”

很好!

不扮慈母了?

一巴掌让妖魔鬼怪原形毕露,尖酸刻薄,这才是她该有的真面目。

不等她嚎完,夜染干脆利落出手,往她另一边脸上重重扇下去……

她是使了巧劲的,一巴掌看似不重,却是疼得李春花龇牙咧嘴,双手捂在脸上嗷嗷直叫唤。

泼妇的惨嚎声,让夜染很受用。

她咧开嘴一笑,避开她遮挡住的脸,抡起拳头往她身上继续使劲砸。

她懂医术,知道人身上哪些地方脆弱,一拳一拳砸的都是要害部位。

被赶出陈家时的孤苦无依,生下孩子时的茫然无措,月儿和星儿晕过去的可怜模样,感同身受,一幕一幕在眼前晃过。

夜染拳头不但没停下来,密不透风挥舞得更凶猛了。

李春花捂在脸上的手一松开,夜染一拳重重往她鼻梁砸下去,鼻血飞溅。

“傻子打死人了,救命,救命……”

李春花鬼哭狼嚎尖叫一声,让震惊的村民们,终于从懵呆中惊醒了!

他们忘记围攻青衣汉子,扑过来想拉开夜染。

“坏女人,推我下水……”

不等他们上前,夜染挥舞着拳头嗷嗷直叫:“推我下水,打死你…打死你……”

什么?

不是傻子和人私通?

是李春花推夜染下水,被人救了?

>>>点此阅读《农医悍女》全文<<<


003 比傻子傻

弱的怕狠的,狠的就怕不要命的!

夜染身上迸发出的这股狠劲,让被煽动的村民们望而却步。

如果李春花真推人下水,那可是人命关大的大事啊!

正因为夜染是傻子,本性纯良,不会拐弯抹角。

她说李春花推她下水,那就一定是。

一想到被李春花煽动利用,村民们看李春花的眼神都变了……

“李春花,真是你推傻子落水的?”

“后娘的心思可真歹毒!”

“心咋那么黑呢?杀人要偿命……”

“傻姑死了,一双孩子可咋办?想拖累我们村人替你们陈家养着?”

夜染没死成,李春花将村人引来,是想诬陷傻子和人私通,好将一双小崽子卖了,换钱给草儿寻一门好亲事。

怎么到头来,是她被推在泥浆里打得半死,还要被别人戳脊梁骨?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我没推她。”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绝望的向陈思草惨哼着求助:“草儿,草儿,你瞧见傻子在水里和人抱做一团,说句话啊!”

陈思草被夜染那种不要命的气势吓坏了,李春花这一喊,她才回过神来,一指沉默的青衣汉子:“姐姐脑子不好使,说话不能信。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人遮着脸,一看不是什么好人。草儿亲眼瞧见他和姐姐搂在一起……”

陈思草瞄向夜染破了一截的袖子,嘀咕一句:“衫子还扯破了……”

救人,还救出麻烦来了?

被人欲盖弥彰诬陷,那汉子握在宽袖下的手紧了紧,看向陈思草的眸光多了一丝凌厉和厌恶。

夜染将李春花打得半死不活,嘻笑着开始逼向陈思草。

那汉子握紧的拳头一松,突然有兴趣,想看看被他救的女人,是真傻,还是假傻。

“傻子,你想干什么?草儿只是实话实说!”

陈思草紧张的退后一步,慌道:“别打我,别打我,打人要被官差抓起来,你别乱来……”

她这个继妹,随她娘李春花的性子,骨子里尖酸刻薄得很,一肚子坏水。

偏要在人前扮乖巧,这么逼一逼,再也不唤她姐姐,尖利的一声傻子喊出声了。

打她?

夜染不屑的撇撇嘴。

这具身体太弱,揍李春花揍得她手酸了。

衫子破了就是与人私通吗?

比起打她,毁了她的名声更有意思些。

夜染懒得跟她废话,一使劲儿,陈思草的袖子嘶一下,被她扯破一截,露出一节白嫩嫩的胳膊来。

“衫子破了……私通……”

夜染拍着手,兴奋的嚷嚷:“草儿私通,私通哦,光身子……和男人……”

女子的胳膊,是不能被人看见的,陈思草被人众目睽睽盯着。

一想到自己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以后她还怎么做人?

在一片哄然大笑中,她哇的一声大哭,捂着脸钻出人群,跑得没影了。

夜染对付陈思草这一招,让一直沉默的汉子,嘴角狠狠抽了抽。

一个被她揍得躺污泥里爬不起来,一个被她简单粗暴一招丢了面子。

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秀水村的人都喊她傻子。

如果傻子是这样的,那秀水村的人,比傻子还傻。

这时,人群外突然传来村民的吆喝声。

“里长来了,里长来了!”

>>>点此阅读《农医悍女》全文<<<


004 疯狗乱咬

村民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里长周泽成挤进人堆里,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年岁不相上下、身着墨色锦锻的青衣大叔。

被打懵的李春花,终于缓过一口气,一看到里长,躺在泥浆里嘶哑的干嚎出声。

“里长救命啊,傻子私通,撞破了要杀人灭口,我快被打死了,陈家祖宗八代造的什么孽啊……”

里长知道秀水村的傻姑,人傻,还胆小,见了人都能吓跑。

这么胆小的傻姑,为什么会打人?

再说李春花浑身都沾了泥浆,一脸是血,里长已经看不清她那张脸。

周泽成皱了下眉头:“你是哪家媳妇?”

“里长,李春花啊,陈贵家的媳妇。”

看到里长身边还有一个穿锦缎的老爷,李春花沾着泥浆的手指向殷天,嚎得更起劲了:“傻子和野男人私通,被撞破,还打我一顿,村民们都可以作证。后娘也是娘啊,傻子打娘,这是不忠不孝,她败坏秀水村风气,里长一定要抓她浸猪笼……”

打娘就是不忠不孝,李春花说得对,后娘也是娘。

里长是个大孝子,最是注重孝道。

不管是不是李春花将夜染推下湖?

傻子到底还是打人了,还将李春花这个娘打得半死不活。

看里长的脸黑沉下来,村民们都想着,傻子这下完蛋了!

可偏偏,周泽成身边那个穿锦锻的老爷,听到李春花的干嚎声,不悦的皱了下眉头。

他突然开口问青衣汉子:“殷天,怎么回事?”

一直沉默的汉子殷天,终于开口了:“救人,疯狗反咬一口。”

“泽成老弟,这是犬子殷天,一直跟我在州府长大,是个规矩的孩子。”

那个气度不凡的老爷,目光不善看着李春花:“这中间,怕是有什么误会。”

村里谁是在州府长大的?

只听说,村尾那个青砖大瓦宅子的殷家老爷,嫌弃李大娘粗俗,在城里另娶了一个做大生意的女人,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最近,他突然带着州府长大的儿子回秀水村了。

没有城里娶的那个娘子,就没有殷家如今的家业,所以殷老爷最是器重这个儿子,以后殷家家业也要传到他手上。

殷家有百亩良田,村人大多租他家的地种。

得罪了以后殷家能做主的公子爷,这还了得?

一想到刚刚误会了人家殷公子,围观的人吓得不轻,纷纷朝殷天和夜染这边倒戈。

“里长,是李春花将傻姑推下水的!”

“人家救了陈家傻姑,还被诬陷了!”

“李春花这个女人心真歹毒……”

听到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周泽成沉着脸,厉喝一声:“李春花,你推人落水,殷小公子救了你家傻姑,你还敢反咬一口?殷老爷可是在州府官衙当过差的,回头让官差把你抓起来,打入州府大牢。”

什么?

救傻子的人,还是这位殷老爷的儿子。

一听说要坐牢,李春花吓得魂飞魄散,不顾一身疼痛,狼狈的从泥浆里挣扎着爬起来。

在村民们幸灾乐祸的哄笑中,连滚带爬跑得没影了。

“娘亲,娘亲,不好了!”

夜染刚想谢过殷天的救命恩情,人堆里钻出一个破衣烂衫的小男孩。

>>>点此阅读《农医悍女》全文<<<


005 小男子汉

小团子约莫五岁左右,小脸脏兮兮的,一双大眼睛却明亮而倔强,因为焦急,翘长的睫毛还沾着水雾。

他钻过人堆扑向夜染,摇晃着她的腿:“娘亲,月儿又犯病了……”

夜染记得,星儿和月儿吃过李春花给的糕点,就失去了意识。

糕点里那些迷药,对星儿来说,造不成什么致命伤害。

但是,月儿一直有心悸的毛病。

掺杂着迷药的糕点,对犯有心悸病的月儿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夜染心猛颤了一下,情急之下,拉着星儿就跑。

星儿腿短,哪里追着上夜染的步子?

月儿的病情耽搁不得,夜染干脆蹲下来,将小家伙背在背上,沿着湖岸一路狂奔。

星儿人小,性子却别扭,非要将自己当成个小大人,想要自己走。

他在夜染背上扭来扭去不肯配合,被夜染在他屁屁上拍了一下,小东西这才乖乖趴在她背上不动了。

殷天看着离去的夜染母子,微微有些怔愣。

和周泽成站在一起的殷老爷殷松,看到殷天这副样子,心里暗道奇怪了,除了京城那个医术出神入化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对别的女人感兴趣。

“哪位乡亲愿意跑一趟,找郎中给傻姑的孩子看病?”

殷老爷拿出一块碎银子,很快有人自告奋勇,接过银子去找郎中了。

他轻拍了一下殷天的肩:“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你跟去看看。”

夜染背着星儿一路狂奔,拐上湖边山道,进了栖身的破洞。

用麻绳绑着一对羊角辫的月儿,躺在洞里的破毡上,小姑娘瘦瘦小小,大概要比星儿矮半个头,小脸上一片惨白,柔弱的模样儿,看了让人说不出的心疼。

夜染将星儿放下,一握上月儿的手,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孩子,大热的天,身子竟能这么凉?

她的脉搏非常弱,弱得只有一线微弱的生机,身子冷得像冰,也难怪星儿急坏了。

夜染探了一下她胸口,还是温热的。

她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来,还好,施针过后,月儿还有救。

一时半会哪来的银针?

条件简陋,只好刺激她的穴位,将小姑娘救醒再说,至于以后,慢慢养着,凭她的医术,总有一天能让小姑娘彻底痊愈。

夜染一颗心都扑在月儿身上,头也不回的吩咐:“星儿,去外面折几根小树枝来,动作要快!”

没得到星儿回应,夜染一扭头,看到星儿警惕的看着无声无息出现的不速之客。

殷天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星儿大概是怕扰了她为月儿诊病,一直没有吭声。

小小的人儿像一座小山,挡在她和月儿身前。

夜染心里一暖,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一下:“他救了娘亲,不是坏人,娘亲要为月儿诊病,快去折树枝。”

“想刺激她的穴位?”

殷天看着破毡上脸色苍白小姑娘,心里莫名生出一丝怜惜来,身手利落拔了头上的簪子,递给夜染。

“用这个,不会伤到小姑娘,比树枝好用!”

>>>点此阅读《农医悍女》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