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如星君北夜免费阅读全文,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作者:玉楼人醉

主角:乔如星,君北夜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惊!皇帝从尼姑庵带回一个“小寡妇”,小寡妇她还有个儿子! 爆!宫宴上,小寡妇一头撞进了皇帝的怀里,撞掉了皇帝的酒盏,洒了皇帝一身酒水,皇帝不但没有龙颜大怒,还一手揽住了她! 劲爆!月圆之夜,小寡妇自荐枕席,强爬龙榻,皇帝不但从了,还昭告天下,顺手将她封为了贵妃! 乔如星:? 老娘锦鲤附体帮狗皇帝挡住了厄运,狗皇帝竟然让她做小老婆? 尔康手拒绝! …… 众妃嫔以为这个尼姑庵寡妇贵妃大字不识,不懂规矩,粗鄙不堪,一无是处,一天到晚只懂得玩泥巴刁草玩,迟早沦为全后宫笑柄。 直到…… 东陵国使臣愿意奉上百万两黄金只为见寡妇贵妃一面! 西夏国使臣愿意奉上绝世宝鼎只...

乔如星君北夜免费阅读全文,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免费试读

第1章:那得先让姐姐怀上孩子呢

上元节,月色灯光满帝都。

荣王府玉燕厅内,歌舞升平,悠扬的丝竹之音传到长街尽头。

十几名衣衫半解的美貌舞姬正在翩翩起舞,广袖轻抛,五彩绸缎起伏间,女子媚眼如丝,不时的飘向座上的荣王。

荣王却没有看舞姬,正跟身旁盛装华服的美人乔思思你侬我侬,恩爱情浓。

美人的脚下,跪着一个清丽苍白的姑娘,纤细的身子微微发抖,嫩白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开出了一朵红花,妖娆至极的红花很快便布满了半张脸,非常骇人。

乔思思看见了仿若受到了惊吓一般,一下子扑进了一旁男人的怀里,娇颤道,“王爷,你看姐姐她的脸!”

荣王看了过来,一把揽住她,温柔低哄道,“别怕,这是红莲花毒发作了。”

乔思思听得一喜,艳丽的小脸嫣然出了一个娇俏又惊喜的笑意,“这般说,是我的寒毒可以解了?”

“嗯,等她怀了孩子,取出脐带血,就可以解你身上的寒毒了,你身上的寒毒解了,本王就正式迎娶你为王妃。”

男人温柔的执起了她的小手。

乔思思听得一脸娇羞,娇嗔道,“那得先让姐姐怀上孩子呢。”

“当然。”

男人冷哼一声,看向下面那些妖娆的舞姬,唇角勾起了一丝邪恶的冷意,抬手一挥,扬声道,“都退下。”

然后转眸看向一旁的侍卫,冷声吩咐,“把广华君带上来,让他们立即圆房。”

乔思思听得露出了浅浅的端庄又矜持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睨了一眼脚下如蝼蚁一般的乔如星。

只是,她想要看见的愤怒,恐惧,发狂,疯癫,都没有,纤细的女人跪在那里,竟是出奇的平静了。

不多时,侍卫押着一名年轻俊朗的僧人进来,他身上的灰色僧袍破破烂烂。

容貌虽然憔悴,神情和气质却是从容淡漠的,并不显惊慌。

可是,当他的视线落在地上跪着的清丽女子时,瞳孔骤缩,哑声惊叫,“星星……”

乔如星听得这道熟悉的嗓音,慢慢抬起了眸,呆怔了一下,竟是浅浅一笑,嗓音温柔的叫了一声,“阿哥……”

乔风心口急疾一疼,猛的上前,想要将她扶起。

可是才抬脚呢,一条巨大的棍棒“啪——”的一声敲上了他的膝盖,他一个踉跄,跪倒在了哪里,两个侍卫死死摁住了他。

他双眸赤红,看向了上头的荣王,后牙槽都咬出了血,“王爷,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她!她对你……”

“阿哥……”

清凉空灵的一句呼唤阻止了他愤怒得几要泣血的话。

乔如星唇角勾起了凄美的笑,脸上的红莲花显得越发娇艳,好像要破肌肤而出一般,妖冶又骇人。

“阿哥,我娘亲就交给你照顾了。”

轻轻的一句,声音轻灵而脆弱,仿若晶莹的肥皂泡,风一吹便消散在空气中。

乔风心头痛得窒息,喉咙像被巨石镇住,定定看着她,双眸腥红如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荣王看见两人眉来眼去,怒火骤然升腾,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声道,“既然你们俩假兄妹如此情深意长迫不及待,那本王再赏你们一个恩宠,就在这里圆房好了,来人,将他们拉到偏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第2章:妾身是清白的

“是!”

立即有侍卫上前,就要押起跪在地上的乔如星。

乔如星不等他们出手便站了起来,神色如常,只是胸腔剧烈的起伏泄露了她的身子其实很难受。

拖着断腿,慢慢前行,每走出一步,脚下便蜿蜒出暗红的血迹,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了荣王的面前。

侍卫看着她这渗人的模样,一时间倒是忘了去拉她。

她的腿是前日被打断的,因为不小心踩到了乔思思的新裙子。

伤口已经凝固了,只是这么一动,便渗出了暗红的血。

荣王看着如残花败柳般的她,蹙紧眉头,沉声问,“你干什么?”

乔如星抬起了眸。

红莲花灼烧了半边脸颊,剩下的半边脸颊同样通红得如春日的桃花,一双星眸清澈如水洗的黑曜石,倒影出他阴鸷的俊脸。

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终于能纵容自己一次,放肆的看着他,看着这个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

他是她的骄傲,她的天,她的未婚夫君。

而她……她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一条无足轻重的,只配给他心爱的女人试药的贱命。

哪怕是试药的贱命,今日之前,她还是庆幸的,庆幸自己对王爷还有用处。

她试过太多的药,那些药的作用千奇百怪。

有时候像被架在火上烤,有时候又像被扔进了千年冰窖,有时候像被万蚁啃噬,有时候又像个死人一般动弹不得。

有时候是呕血不止,有时候是七孔流血……

她的脸,她的身体,早已坑坑洼洼,满是伤痕,破败不堪。

她都习惯了。

不过是一条命而已,只要对王爷还有一丝用处,只要她还能远远的看着他,那就足够了。

七岁那年的杏花微雨,他救了她,她这条命早就是他的了,帮他心爱的女人试试药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她服下了红莲花毒,药王说了,红莲花毒带催情作用,需发作之时与男人圆房,怀上孩子之后,脐带血可解妹妹身上的寒毒。

妹妹是他心爱的女子,既是脐带血能解妹妹身上的寒毒,她也是愿意的。

只是没想到,王爷要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哪怕她爱得再卑微,她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被别的男人碰啊!

“王爷,广华君是妾身阿哥,妾身与阿哥从头到尾都是清清白白的,阿哥没有碰过妾身,妾身是完璧之身。”

荣王眉眼间染上了一层寒霜,冷然道,“清白?乔如星,大佛寺里我亲眼看见你们滚在一起,你当本王瞎的吗!

广华君不是你阿哥,他是你乔府捡来的野种!”

荣王最后一句几近咆哮!

他堂堂王爷,他的未婚妻竟然背叛了他,在寺庙里跟个臭和尚搞在一起,弄得京城人尽皆知,他颜面尽失!

乔如星唇边勾起了一丝苦笑。

王爷不相信她,她解释再多遍都没有用。

罢了,也无需解释了。

“妾身祝郎君千岁,这一生,平安喜乐,所求皆能实现,余生无病无灾。”

她的目光温柔,语气平静,“愿郎君年年添福禄,事事都吉祥。”

荣王冷冷的睥睨着她。

她平时对着他总会紧张,说话磕磕绊绊,现在竟然是难得的流畅。

乔如星对他柔柔一笑,忽然朝他靠了过来,低声道,“妾身先行一步了,王爷珍重。”

她转身,冲着墙壁撞了过去。

……

柴房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惨淡的月色照进来,无声的洒在地上。

阿星头疼欲裂的睁眼,发现自己五脏欲焚般躺在了这个破地方。

很热,热得想死!

她是顶流美妆博主,粉丝千万级别那种,正在跟她的粉丝们直播换头美容大法的……

只记得一道闪电划过,轰雷响起……

醒来后她就在这里了。

妈呀,她不会被雷劈了吧,渡劫呢!

撑着脑袋坐了起来,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而来,一下子撞入了她的脑子里。

心腔骤然剧烈的绞痛了起来。

乔如星想要骂娘,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啊,竟然为了一个臭男人寻死!

妹妹为了救荣王身中寒毒是假的,荣王其实是姐姐救的,姐姐与广华君的事情也是妹妹一手策划的,这个傻大姐被人耍得团团转!

她上辈子除了爱美,啥也不爱,不偷不抢,还做慈善,还抓过小偷打过流氓,怎么会这么衰,穿到一个傻大姐身上!

断脚,毁容,中毒……

特别是这毁容,简直叫她不能忍,她可是美容教主,怎么可能容许自己毁容。

乔如星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还不如被雷劈死算了!

丑一刻都不能忍,当务之急是要找个男人解毒。

红莲花毒是情毒,必须与男人圆房才能解,不然会七孔流血而死。

所以原主这个妹妹真是狠啊,半点没有给她这个姐姐活路。

毒解吧,非贞洁之身,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嫁给荣王,不解吧,等死!

草!

乔如星忍着身上噬心的灼热,起身打开了门。

不想就这当儿,一个黑袍男子一闪身闯了进来,一个反手便将门栓死了。

乔如星倚在门边,就着月色看他,男子蒙着半张脸,只看见了一双漆黑深邃如寒潭的眼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第3章:甚至还有一刹那的心悸

四年后。

京城郊外树林。

羊肠小道边的一棵大树上,一小尼姑斜靠在枝桠上,拎着一只小铜镜在左看右看,一张嫩白的小脸差点没亲吻到镜面上去。

明亮双眸盯着脸颊边一道小小的,不仔细几乎看不到的划痕,秀眉凝蹙。

足足四年了,万水千山走遍,她的小脸蛋还没修复如初,好烦躁!

指尖拈起瓶子里的绿药膏,小心翼翼的涂在划痕上,一点一点推开,按摩……

那表情,虔诚得就像在修复名贵至极的瓷器。

一旁,穿着一袭灰色道袍的看起来像四五岁左右的小奶包,咧嘴露出了一个萌萌哒笑容,甜滋滋的道,“今天你最美,明天也是你最美,后天还是你最美,全世界最美的人就是你!”

乔如星听得眯眯笑,“宝贝真棒,妈咪爱你哟!”

吧唧……

俯身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

乔帅一脸淡定,只有说娘亲美,娘亲就是爱他的。

娘亲最喜欢人夸她盛世美颜,他早已深谙其中的生存之道。

娘亲负责美美美,他负责盯着那边的路口。

没过一会,透过枝叶间的缝隙,远远看到有一行人马正往这边赶来。

乔帅抬起小手扯了扯娘亲的衣角。

乔如星正跟镜子里自己的小脸你侬我侬,难舍难分,头也不抬的道,“不要打扰美人忙伟业。”

乔帅立马压着嗓音低低道,“美美国色天香,千秋万载,那边人来啦!”

乔如星这才将铜镜塞进了怀里,掐了掐他的小脸道,“词语用得不错,好好呆在这里。”

乔帅看见那边浩浩荡荡的队伍,突然间有点后悔了,低低道,“美美,那好像是大人物呢,咱们还是不要招惹了吧。”

“大人物又如何,天皇老子我都要上。”

乔如星不以为意的一句,一瞬不瞬的盯着来人。

为首一个穿着一袭黑底金线绣云纹锦袍,面容昳丽,姿容清隽,俊美有如天人的容貌,身姿笔挺的端坐在大黑马上。

清晨的阳光下,他的身上却好像披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冰,冷漠矜傲,眉眼间尽是睥睨天下的无上气势。

乔如星把一条雪白的面纱覆在了脸颊上,看准了时机,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来。

啊……

发出了一声急促的低呼。

走在前头的君北夜听得这道似曾相识的声音,鬼使神差的伸手,一下子接住了她。

乔如星惊魂莆定,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腰。

猝不及防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鼻尖,君北夜身子一僵,莫名觉得熟悉,甚至还有一刹那的心悸。

感觉太过诡异,竟一时间忘了要将她扔掉。

一旁的查公公吓了个半死,率先反应过来,厉声喝道,“你是何人?冲撞了大人,该当何罪!”

乔如星一副惊吓太过,好像才终于回过了神来的模样,连忙的从男人的身上爬了下来。

整了整身上的道袍,恭敬的道,“贫尼来自水月庵,因玄静师太吩咐,正在树上收集露水为宫中的娘娘们制作冷香丸,没想到一个站立不稳摔下来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贫尼。”

玄静师太经常进宫的,把宫中的娘娘拎出来,也好吓一吓这些大人物。

说罢,垂下了脑袋。

小手紧紧的攥紧了挂在胸前的精致白玉瓶子,身子好像因为恐惧,微微的颤抖。

宽松至极的道袍罩在身上,显得身子纤细如柳,我见犹怜的很。

君北夜冰冷的眸光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盯着她因为垂眸露出的一小段纤细雪白的颈脖,恨不得将她冻成一具冰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第4章:这年头,连小尼姑都有儿子了?

周围的一众随从看见男人不出声,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儿。

场面就是这般诡异的静谧了起来。

男人不打不骂,这是为哪般?

沉默不语最是让人难以招架。

乔如星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男人。

男人美到极致,也冷到极致,一双深眸漆黑如寒潭,正寒渗渗的盯着她,好像还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狠意。

狠意……

乔如星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觉得男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决定先发制人。

看了一眼男人的冷脸,忽然惊讶道,“大人今日出门恐有血光之灾啊,大人英明神武,深明大义,要是英年早逝可就太可惜了,贫尼送给大人一朵小红花吧,一会定能保大人遇难成祥,逢凶化吉。”

说罢,从怀里拈出了一朵小红花,想要拍在男人额头上的,可是他骑在大黑马上,太高,拍不到,她便随手拍在了他扯着缰绳的手背上。

动作极快,快得一众随从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皇上的手背上印着了一朵娇艳至极的小红花。

一众随从看得瞠目结舌,吓了个半死!

这个小尼姑是想要上天啊,不但口出狂言说皇上英年早逝,还敢对皇上动手动脚!

查公公都来不及去训斥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尼姑了,立即掏出手帕帮皇帝擦手。

只是擦来擦去,擦来擦去,就是擦不掉那小红花。

那小红花好像嵌入了主子爷的肌肤里头似的,甚至还散发着炫目的光,好像圣物似的。

查公公:“……”

我滴老天鹅,这是什么神叨叨的邪物啊!

要疯了!

双腿打颤,都不知是要训斥罪魁祸首小尼姑好,还是继续擦好。

君北夜看着印在自己手上闪着淡淡光芒的小红花,眸光沉冷如寒冰,沉声道,“关起来,带走。”

“是!”

侍卫立即上前要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尼姑关起来。

乔如星抬起眸,可怜兮兮的道,“可以将我儿子一并关起来么?我们母子情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一众侍卫:“……”

这年头,连小尼姑都有儿子了?

乔如星仰头看了看头顶的大树,叹气道,“宝贝,下来吧,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

乔帅一下子从树上跃了下来,稳稳站在了乔如星的身边。

一大一小,俱是穿着道袍,如出一辙的漂亮眉眼,一看就是母子。

一众侍卫心内日了狗!

艹,还真是儿子!

乔如星执起乔帅的小手,看向一旁的侍卫道,“关在哪辆马车,我们自行关闭就好。”

侍卫:“……”

君北夜看了她一眼,不发一言,策马离开。

一众随从立马浩浩荡荡的跟上。

君北夜是北燕国新帝,新帝登基以来,半年不曾下过一滴雨,造成农作物大片干旱枯死,民怨四起。

国师夜观天象,希望新帝去双龙寺祈雨,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一行人要在午时初赶到双龙寺,现在剩下时间不多,不能耽搁祈雨仪式。

那押人侍卫看见皇帝不发话,只能将这一母一子关到了队伍最后的一辆马车里。

心想着这小尼姑母子手无缚鸡之力,又被绑住了手脚,肯定逃不出来,于是也没有让人看守便策马离开。

待侍卫策马离开,乔如星带着乔帅从飞奔的马车上一跃下来,轻轻松松便离开了大部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第5章:这辈子,我只会嫁给我的脸!

回水月庵的路上。

乔如星从衣袖里把自己刚刚趁着一抱从男人身上顺来的眠玉拿在掌心看了看,嘀咕道,“这东西,真的能舒缓神经,帮助睡眠?”

“当然,这是人间仅此一块的眠玉,用处可多了,不是,美美,你刚刚为什么把你的气运送给那个男人?是不是看见他比乔帅好看?除了乔帅,美美不许喜欢别的野男人哦!”

那朵小红花就是美美的气运,真的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美美都没有送过一朵给他,竟然送给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不开心!

“你又没有血光之灾,送给你做什么?我不喜欢野男人,我只喜欢我的脸。”

乔如星爱惜不已的抚了抚自己的小脸,喜滋滋的把眠玉收回了自己的怀里。

气运小红花就当是给那男人的报酬了,毕竟她们美人族有恩必报,绝不贪图人家便宜的。

一块玉换一条命,他赚了。

“我的脸美美你不喜欢么?”

乔帅心碎问。

“不喜欢,走吧。”

乔如星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这么一摸,把小家伙脑袋上戴的廉价假发给摸掉了。

小萌娃乔帅一下子成了小光头,顿时就感觉被剥光了衣裳般,白嫩嫩的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炸毛道,“乔美美,不许摸我的头!”

乔如星最喜欢摸他的小光头,“摸一下怎么了,越摸越光溜。”

乔帅鼓着小圆脸,十分暴躁,“美美,男女授受不亲,你摸了我,我要跟你结亲!”

“别想了,这辈子,我只会嫁给我的脸!”

乔如星小手弹了弹自己的脸。

等修好了脸蛋上最后一点瑕疵,她要站在最显眼的地方,成为最美丽的女人,要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用最华丽的语言形容她的美貌。

当初跟她的脸过不去,弄烂了她的脸的人,她要让他们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乔帅已经听过几百遍娘亲说要嫁给自己的脸了。

娘亲只爱自己的脸。

哎,他是地里的一棵小白菜!

回到了水月庵,乔如星想要试试眠玉的功效,立即枕着它睡美容觉去了。

不想枕了半天,脑子里还是像各路神仙打架一般,兴奋得不行,没有半分睡意。

舒缓神经个屁哦,枉自己费了一翻心思才到手,被骗了!

乔如星随手把眠玉塞回了怀里,起身去研究自己的美容配方。

与此同时。

祈雨队伍走到双龙寺外一公里处,君北夜身下的马不知踩着了什么东西,骤然发疯,一下子便往不远处的悬崖冲去。

这是跟了他多年的汗血宝马,速度极快,他舍不得它,所以没有一跃而起离开它,而是紧紧捉着缰绳,想要将它制服。

不想它发了狂,爆发出极大的能量,一跃俯冲下了悬崖。

他再不舍得也没办法救它了,只能一跃而起,离开了马背,不想就这当儿,一支玄铁箭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直射向了他的心口。

这明显是算准了时机,誓要他的性命,他此刻正从悬崖旋身而上,压根无法躲避,只能迎着寒铁箭而去。

眼见寒铁箭就要插进他的心口,悬崖之上忽然坠下一块大石……

“哐——”的一声,箭羽与大石相撞,然后在他的眼前急速坠落……

君北夜一跃上了悬崖,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深渊之下,碎石裹着寒铁箭簌簌而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