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夜宴_徐岁宁洛之鹤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夜宴
类型:现代言情
角色:徐岁宁洛之鹤
简介:徐岁宁跟洛之鹤结婚的前一晚,陈律死死拽着她的手腕,颤着声音说:“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爱情多不可靠,所以我最喜欢,夜里盛宴狂欢,白日一拍两散。
**书评专区:**
THshs:一直是这本书的铁杆书迷!这真是一本宝藏文!有悲有喜有沧桑有感悟!真的写的非常好,情感细腻,让读者身临其境。
suhs:文字激荡起伏,一波三折,语言描述十分优美,人物心理构造也很有深度,令读者阅读停不下来,期盼作家写的越来越好。
![选用12.png][1]
**《夜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徐**
徐岁宁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徐岁宁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泽表弟。”
徐岁宁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陈律。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双手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姜泽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徐岁宁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陈律扯扯领带,说:“我给姜泽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徐岁宁如实道:“分手了。”
陈律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徐岁宁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精英男跟普通富二代还是很有差别的,尤其是气质,陈律实在是太突出了,简直鹤立鸡群。
“陈医生。”徐岁宁突然开口道,“要上我家坐坐么?”
陈律闻声侧目看了她一眼,扯了扯领带,没说话。
徐岁宁笑了:“我看出来了,你想睡我。”
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难得的笑了一声:“对,我想,你给不给?”
……
在徐岁宁输密码的时候,陈律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他衣服上带进来的寒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后悔,总觉得跟他沾上关系并非什么好事,可帅哥有一种魔力,能在一瞬间把人点燃,后悔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陈律技术也很好,两个人其实也还算愉快。
徐岁宁在结束休息的时候想,陈律看着斯文禁欲,但是很有可能比浪荡公子哥姜泽会玩多了。对着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子,居然都能这么游刃有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律起身穿好了衣服。
才几分钟,她就已经想象不出他热情的模样了。
“陈医生?”
陈律说:“医院有事,走了。”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
徐岁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
“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徐岁宁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陈律是有感觉,但也仅限于此了,除了睡一觉,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他这样的男人眼界高,身边围绕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不可能随便折在一个人身上。
陈律赶去医院做了一台小手术。
换下白大褂的时候,同事蒋楠铎凑过来说:“我刚刚在酒吧看见你了。”
陈律充耳不闻。
“看见你和你表嫂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徐岁宁亲他的下巴,陈律让她抱着没反抗。
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
“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陈律道:“我们睡了。”
蒋楠铎愣住了。
“倒贴送上门的,不用负责,何乐不为。”陈律没什么语气说,“而且,姜泽就是玩玩她,谁都清楚。”
徐岁宁在他们一票公子哥眼里就是玩具,也就她自己认为,她跟姜泽,是在认真恋爱。
**第2章 岁**
第二天徐岁宁走路的时候,疼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醉后反应迟钝,好几回疼,她都没有阻止陈律。
徐岁宁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陈律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徐岁宁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陈律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徐岁宁,问陈律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徐岁宁竖起耳朵,可陈律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徐岁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陈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陈律身上逡巡。
陈律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晚上……”徐岁宁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陈律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是他的……
徐岁宁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陈律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陈律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不管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那么一下他上药手法不对,徐岁宁疼的叫唤了一声。
陈律动作顿住,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徐岁宁自己都感觉到这声音有点太嗲了。连忙找话题说:“陈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徐岁宁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陈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陈律师,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陈律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徐岁宁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徐岁宁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姜泽,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徐岁宁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徐岁宁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陈律在这儿上班。”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徐岁宁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徐岁宁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最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张喻笃定道。
徐岁宁想起刚刚在电梯里,陈律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陈律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徐岁宁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姜泽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徐岁宁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陈律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姜泽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徐岁宁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陈律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徐岁宁说:“陈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姜泽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第4章 是**
陈律长得很高,167的徐岁宁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多,他看她不得不垂眸,这一垂眸也就导致他眼神里多了几分冷冰冰的味道。
徐岁宁想,他要是不说话,那可真真是个冰美人。可是说话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样,这种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陈医生,我是真的想你。”她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陈律嘴角微微挑起,捏着她下巴的手顺着她的背下滑,揽住她的腰,颇有暗示性的说:“是想我,还是想睡我?”
男女之间感情升温的最快方式,就是那档子事情了。
徐岁宁往他怀里靠,两个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她说:“都想。”
她是个南方人,声音很柔,这会儿又是带了目的接近他的,像极了一朵虚伪的小白莲。
陈律明白她有所图,也许是想攀高枝,或者想要钱。不过他不介意有人这么热情的给他送一顿免费“午饭”,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问:“你喜欢哪个酒店?”
徐岁宁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得陪我的学生,今天恐怕没时间。”
陈律露出点惋惜神色,“那明天你来医院找我。”
“嗯。”徐岁宁应着,迟疑了一会儿,垫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陈医生,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这是算计好了的,今天有个学生,陈律什么也做不了。她得吊着他的胃口,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贵了。到时候她什么便宜都占不到。
陈律在她走后,脸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去了食堂。
蒋楠铎神色古怪道:“今天你看见徐岁宁没有?陪她学生来医院,那穿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怪带劲的。”
陈律瞥了他一眼。
“你跟她那次,从后面来应该感觉很不错吧?”
“忘了。”他慢条斯理的端着餐盘往餐桌上走,“下次我记一下,告诉你。”
蒋楠铎的脚步就停下来了:“你们还有下一次?”
陈律不言不语,没做解释。
“你该不会,对她上瘾吧?”蒋楠铎的眼神有点复杂。
陈律淡道:“跟她做感觉一般,但她那张脸,还算能看。“
“陈律我劝劝你,你跟她走得越近,跟国外那位就更加没可能了,你们多少年了,别赌气。”
陈律的声音冷了点:“她的男人恐怕更多。”
“你这,该不会是在报复国外那位吧?”蒋楠铎道,“她占有欲那么强,估计能被你气个半死。今天一大早,她还来找我聊天了,那能是为了找我么,分明是想打探你的消息。”
“分手是她提的,你认为她还会想着复合?”陈律没什么语气道。
蒋楠铎哑口无言,但是也不意外,毕竟那位之前可是被陈律给宠坏了,陈律是什么人呀,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还不是都能跪下来给她换鞋。
只不过,那位之前再怎么闹,也没有提过分手。
这次,是第一回。
徐岁宁第二天按时去了医院。
陈律在给人看病,她坐在他办公室外的长椅上,正对着门,他询问病人病情的时候,微微抬眼,余光就看见了她。
她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黑色将她整个人衬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闺秀的坐着,朝他腼腆的笑了一下。
说是腼腆,在她那张脸上却很欲。
过路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看她两眼。
陈律内心,半点波动都没有。
说实话表现得尺度没有把握得很好,显得有些刻意,起码没能吸引到他,还不如那天喝醉酒撩拨人。
**第5章 大**
陈律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徐岁宁要是知道陈律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徐岁宁乖乖的在外边等着陈律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陈医生。”
陈律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徐岁宁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徐岁宁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陈律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徐岁宁心下一咯噔,没了陈律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姜泽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陈医生。”徐岁宁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陈律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徐岁宁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调情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陈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陈律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陈医生,一起下楼?”
陈律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陈律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陈律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徐岁宁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陈律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行。”同事道,“回去好好休息,后面还有几场大手术呢。”
同事撑着伞走了,陈律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徐岁宁自己倒是主动抬脚跟了上去。
“陈医生。”
陈律直接道:“不会勾.引男人?”
徐岁宁脸色微红,她确实不怎么会,但也没想到在他眼里会有这么差劲。
“一次两次我可以配合你逗逗趣,但次数一多,挺没有意思的。”陈律心不在焉道,“你对你的样貌应该相当自信,但我说过,光有样貌,一无是处。以后,别来找我了。”
徐岁宁被说的面红耳赤。
“陈医生,我知道了。”她想了想,朝他走过去,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摸到他那,“大胆一点的女人,比较有吸引力是吗?”
徐岁宁带着求知欲看他。
他们的正对面,还有个监控。还好徐岁宁做什么,被她的身体挡住了。
陈律挑了下眉。
很快她就感觉到,陈律有变化了。
下一刻,他不动声色的偏开了身子。徐岁宁以为他是拒绝,没想到他轻佻的捏了一下她,疲倦的揉了下眉心,道:“去开车。”
.
徐岁宁觉得,陈律这个人就是喜欢刺激。
就比如这会儿明明在他家楼下,他却非在车里。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敲车窗。
下一刻姜泽的声音响起:“哟,陈律,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偷吃呢。”
车窗没关死,一眼就能看见里面,徐岁宁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点此回复《夜宴》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2/2899163459.pn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wen&bookname=%E5%A4%9C%E5%AE%B4

上一篇 2022-01-31 上午7:19
下一篇 2022-01-31 上午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