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之路)诗翊寒端木磊最新热门小说_(诗翊寒端木磊)最新热门小说

悬疑惊悚小说《逝者之路》,男女主角分别是诗翊寒端木磊,作者“悲哀的安卓”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天使与恶魔,每个人心中都有,两者之间,你会选谁?  你见过有人,将死者杀害大摇大罢去修车吗?  你见过有人,为了杀一人去进行变性手术吗?  你见过有人,把人杀了做成菜让客人品尝吗?  你见过有人,在杀了人后将自己变成房主吗?  ……………………  太多,太多,离奇事件!  我见过,因为我也是一位“杀人犯”  欢迎大家阅读《逝者之路》,请慢慢品读,也许我遇见过你,朋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逝者之路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悲哀的安卓 角色:诗翊寒端木磊 经典小说《逝者之路》是网络作者“悲哀的安卓”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长什么样?年龄多大?有什么特征?”“外表被衣服所挡,根据我估计,他估计就是凶手或帮手。”说完我仔细观察前方动作,但他依旧不缓不慢走着,仿佛不在乎。“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会出现这。”端木磊思考片刻后,问道,“那人难道跑进公寓,并且就是公寓里一员?”“我看极有可能...

第9章 罪人(上) 在线试读


“要知道,这可是凶案现场及有钱人所居地,而你貌似没有那个经济条件。”他看向我,眼神却有疑惑。

“追人。”

“什么人?”

“嫌疑人。”

“长什么样?年龄多大?有什么特征?”

“外表被衣服所挡,根据我估计,他估计就是凶手或帮手。”说完我仔细观察前方动作,但他依旧不缓不慢走着,仿佛不在乎。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会出现这。”端木磊思考片刻后,问道,“那人难道跑进公寓,并且就是公寓里一员?”

“我看极有可能。”我点头同意道。

“到了!”

看着豪华的别墅门前,一股淡淡血腥味从里面传出,我知道,我再次光临凶案现场了。

迈入屋内,血腥味笼罩于我鼻尖,我这人就是鼻子太灵了。

“死者死于哪楼?”我低声问道,右手食指轻触鼻尖边缘妄图减少味道。

“二楼,你上去看看便知!”

看着他那背影,我嘀咕着:“装什么酷,却!”踏着瓷砖梯,我来到二楼卧室,那浓浓血腥味就是从这传出。

有人肯定好奇?警方没清理?

只是将尸体搬回去而已,如果清理,一些关键性证据估计也会消失不见。

要知道,一些证据足以让人绳之以法,正如名侦探柯南里。

“吱呀”

随着暗红色木门被推开,刺鼻血腥味迎面扑来,让我差点一口气憋不上来。

恐惧,紧张,害怕,颤抖,及绝望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房间。

我真后悔没戴个口罩上来,这味道,啧啧啧!

扫视一圈,鲜红床单上一白色人轮廓映着,旁边俩简小抽屉,床前58英寸曲面屏电视安静伫立着,再旁边便是浴室。

床头前,那句由鲜血所写的字刻入脑海:“我是罪人,死亡才是我的解脱!”

“怎么看?有什么高见?”端木磊看向我,锋利眼神扫视着我全身问着。

“暂时俩点,一,凶手杀害被害者时这是第一案发现场,用的是西式厨刀。”我眼神飞速扫视着,当时恐怖场景浮现于脑海。

“第二点了?”

“你莫不想说凶手认识被害者?”熟悉的声音于我背后响起,动人又夹杂一丝冰冷的女声。

“雅霜?尸检报告出来了?”端木磊瞧来人,平淡道。

依旧是白衣大卦,冷漠的脸神,有时候我怀疑是不是因为跟这位特案组组长久了,性格如此之像。

“是的,组长。死者死于凌晨俩点多,在此之前被凶手折磨了俩小时。被凶手用西式尖刀从脸开始割皮,其疼痛让死者生不如死,最后失血过多而休克。总结出,犯罪手法:剥皮。排除抢劫及亲人作案。”听完她的分析,端木磊继续道:“其它呢?”

“无指纹,只有模糊痕迹,因为被剥皮指纹也被抚去。”司空雅霜叹气道。

“有趣。”端木磊冷笑一声,沉思着。

“请问,凶手是何离开案发现场的?”我低声问道,外围有保安,摄像头这类防护措施,正如我追的人怎么突然消失了。

“暂无。”司空雅霜摇头道。

“原来如此啊!”端木磊突然点头道,“莫非你的第二点是……?”

“没错,他是正大光明走出大门的。”我肯定道,“而且他是保安部一员。”

“对,只有这个可能。”端木磊点头示意道,“怎么样?问过吗?”

“报告组长,烨深已经查过安全系统却有,昨日夜晚保安队长无任何证明及今早未来上班。”雅霜翻着手中文袋说着。

“让宋队长去发通缉令,抓获那人。”端木磊思考片刻后,沉声道。

“是。”雅霜说完,便立即离去。

“感觉哪怪怪的?”我嘀咕着,感觉哪好像漏一环节。

“是不是哪怪怪的?”端木磊同我站在床尾,思索着,“凶手费劲心机接近被害者,剥皮,不留下指纹却遗留下如此重要性证据,说明……”

“要么他大意了,要么他……故意的。”

“对,我们**虽然是抓捕凶手,但其实也挺无奈,有时候明明可以阻止住,但……唉!人心难测。”端木磊叹息道,仿佛触动了以往的旧事。

“我是罪人,死亡才是我的解脱!罪人,罪人,凶手,疑犯,蒙面人,被害者,保安队长……”一条条原本乱七八糟的线突然间串连起来。

“他是罪人,他是罪人,他是罪人。”我突然激动叫道,端木磊怪异看了我一眼,平静道:“什么罪人?你没事吧?”

“不是,抱歉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