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丁长生寇大鹏热门小说_《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完整版在线阅读

《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是网络作者“钓人的鱼”创作的都市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丁长生寇大鹏,详情概述:可是现在的他,却不想回去了,因为这几天在李建设家里吃饭,和李凤妮渐渐的熟悉了,这个女人给丁长生一种母性的感觉,所以他很愿意和李凤妮聊天。上海一幢豪华别墅里,杨凤栖坐在沙发上,一袭白裙子,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显得愈加的娇艳,可是脸上的冰冷却使得任何人也不敢靠近她。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张支票,此刻的她,思…

小说: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钓人的鱼

角色:丁长生寇大鹏

《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丁长生寇大鹏,讲述了​“老大,不好了,出大事了”一大早,霍吕茂刚刚上班,昨晚去芦家岭值班的王虎牙急急火火的跑了回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你看看你,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就是改不了这个脾气”霍吕茂坐在椅子上先把王虎牙训了一顿“那个,那个,是这样的,我昨晚巡视了一圈,见没有什么事,就回宿舍睡觉去了,可是半夜里陈标子找到了咱这边,说他媳妇被人偷走了,于是大伙就找,你猜怎么着,在村后的陡坡上发现了一段五十多米的绳子,就是从…

第19章 在线试读

领导的隐私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寇大鹏已经够劲了,这要是再知道了顶头老大田家亮的秘密,那么自己只能是跑路了。

于是丁长生悄悄的退出了那个院子,但是却将是哪一户记得清清楚楚,看来这家的男人不经常在家。

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就回厂区宿舍睡觉了。

时间过去了十多天,终于快要到选举的日子了,丁长生很高兴,这几天再也没有出事,这就意味着他要回去了。

可是现在的他,却不想回去了,因为这几天在李建设家里吃饭,和李凤妮渐渐的熟悉了,这个女人给丁长生一种母性的感觉,所以他很愿意和李凤妮聊天。

上海一幢豪华别墅里,杨凤栖坐在沙发上,一袭白裙子,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显得愈加的娇艳,可是脸上的冰冷却使得任何人也不敢靠近她。

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张支票,此刻的她,思绪回到了芦家岭,那个让她一辈子都感到耻辱的地方,可是那里也有一个好人,那就是一个叫丁长生的人,她不想任何人再知道自己这一年都呆在什么地方,如果让人知道她被圈禁了一年多,还有了一个孩子,那么她的家族也将蒙羞。

“龙叔,你是看着我长大,今天你帮我去办一件事,算是帮我个忙吧”。杨凤栖面无表情的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说道。

“小姐,您言重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尽力去做”。

“这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你去一趟这个地方,将这个支票给这个人,这上面写的很清楚了,如果他要了,你就回来,如果他不要或者问起我的事情,你就,杀了他,但是要做的干净,明白吗?”

“知道了,我连夜出发”。

看着龙叔消失在门口,杨凤栖念念有词,不要怪我,我再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是谁,也不想让人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人,丁长生,不要怪我,但愿你能老老实实的收下钱,我们两清了。

“丁长生呢,这几天怎么没有回来,缸里的水没了”。田鄂茹说道。

“我让他在芦家岭盯着呢,水没了,我去挑”。霍吕茂回答道。

“你去挑,就你那身子骨,还不得累趴下”。

“不会,昨晚上我没劲吗?没劲你干么大呼小叫的”。霍吕茂难得的开了句玩笑。

田鄂茹不说话了,心想,你那不是有劲,要不是老娘身体不舒服,你那小火腿肠捣在里面根本就找不到,现在的她,特想丁长生,那孩子看上去不咋滴,那玩意咋那么招人喜欢呢。

“虎哥,嫂子这回了娘家就不回来了,也没人给烧点水喝啊”。陈标子背上背着孩子,手里摸了一块麻将,看看又扔了回去。

“回来个屁,回来就想揍她,要不是她爹是代表,我早他妈的离婚了,这都结婚好几年了,连个蛋也不下,还不跟你那娘们呢,一年就下了一个,不过可惜了,跑了”。

“虎哥,别提这糟心的事了,我总怀疑这里面有事,我想了,这肯定是咱村里人干的,而且这娘们说不定就在谁家藏着呢”。

“你怀疑是老李家?”

“嗯,这段时间他们家不是丢牛就是死羊的,肯定也是把事情都算在了我们头上,所以趁我在这里打麻将,偷偷把我媳妇给偷走了”。

“陈标子,那你小子那天为什么怂了,那天人多多啊,只要你一声号令,直接就杀到李家那里去了”。

“我也不是不想,是霍吕茂那个该死的,把我揍了一顿不说,还吓唬我一通,我当时头一蒙,就晕菜了,现在想想,哪有那么多事啊”。

“就是,要不我们今晚到老李家屋子后面的柴禾垛上放一把火算了,再给他点警告”。陈标子旁边的刘麻子说道。

“放火啊,这事不太好吧,这要是被抓住可不是小罪,还不跟偷点东西呢”。

“你小子,屁大点胆子,老婆都被偷了,还不敢出口气”。刘麻子激将道。

“不是我不敢,是梆子峪那个丁长生在村里呢,这时候这不知道猫在哪里呢,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们几个够喝一壶的”。陈标子将手里的麻将扔出去说道。

“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种,我们不如设个局,让他有来无回,赌一把大的,到时候让他欠一屁股债,看他敢在我们面前威风,那样我们在安保里面也有个自己人了”。王老虎说道。

“这事我看行,这样,过几天我邀请他来打麻将,我们几个想想这局怎么做,到时候一定不能让这小子看出来这是个局,不然的话,肯定机会嫉恨咱的”。陈标子说道,刚说完,背上的孩子哭了。

伴随着孩子的哭声,门口一个黑影悄悄的退了出去,消失在夜色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3小时前
下一篇 2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