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一任(孙明舒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为官一任)为官一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为官一任)

热门网络作者“李春”的热门书《为官一任》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他的老大秦俊良也随着出来了,跟在两个人身后。他经过孙明门口,瞧也没往这边瞧,只是轻咳了一声。孙明心神不宁,也猜不透老大的心思,只能有些焦灼地等待着秦俊良发出的生死判决。可是,越是盼什么,越是迟迟不出现,就像等车,越等越久久不来,这是定律…

小说:为官一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李春

角色:孙明舒月

书名叫做《为官一任》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李春”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孙明舒月,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鬼挑弱者上身,佛挑善人受苦这世间本无公平,唯有遇佛上香,遇贼掏枪孙明想起了一句禅语:商不谈钱,句句带金官不言权,字字显威金钱站起来说话时,所有的真理都保持了沉默而当权力站起来说话的时候,钱一文不值樟木乡人民政府经过逐年扩建,体量不算小最前面的这一幢四层办公楼,看上去是近期兴建的,颇有气派,功能齐全本着服务人民的意旨,一楼是政务窗口和接待室,二楼是党政办公室和大会议室,三楼是小会议室…

第6章 在线试读

“县长。”

这个机关大楼里最高傲的公主跟孙明告别过后,踏出门,乖巧地迎上去,走到县长常正求的身后。

常正求微微点头,经过孙明办公室的时候,朝这个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可怜哥们儿瞅了瞅,抛过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孙明讪笑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

他的老大秦俊良也随着出来了,跟在两个人身后。他经过孙明门口,瞧也没往这边瞧,只是轻咳了一声。

孙明心神不宁,也猜不透老大的心思,只能有些焦灼地等待着秦俊良发出的生死判决。

可是,越是盼什么,越是迟迟不出现,就像等车,越等越久久不来,这是定律。

一直到下午,秦俊良那边除了意味深长的一声“哼”,再也没有动静,既没有召开常委会,也没有让孙明召集党组成员开会讨论。

孙明就是党组成员。

秦俊良作为主宰者,对此事波澜不惊的反应,让孙明皱起眉头,这家伙到底准备走什么步骤?马油,你该不会以为我会顺水推舟、铁心攀附吧。

按照孙明的分析,秦俊良应该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舒同的电话,只是没有过度声张,可能在暗地里运筹帷幄。

这就是传说中的暗箱操作。

反正自己无牌可打,陷入死局,只有听天由命。

到了三点多钟,本来天朗气清、丽日当头的天空,突然像被人泼了墨,太阳像被巨大的黛幕遮住了,越来越黑,乌云压城。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

“要变天喽!”孙明连忙起身去开灯。

“轰!”

平地一声惊雷,地动山摇。

刺眼的闪电,挟带着狂风暴雨,“哗啦哗啦”,倾泻而下。

泼瓢大雨,夹着乒乓球大的冰雹,把院子里的景观树揉得东倒西歪,似乎要连根拔起。楼下停车场里的汽车,被砸得“滴呜滴呜”地鸣叫不停。

“轰隆!”

紧接着,又是一声炸雷骤然炸响,余音连绵,仿佛整个天际都要炸出一个大窟窿。

这么可怕的恶劣天气,是有什么灵物要渡劫升天吗。

炸雷一个接着一个,好似就在头顶爆炸一样,坚固的楼板都在震动,整栋楼好似台风中行进的船舶晃悠起来。

孙明交互地抱紧双臂,还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下意识地走近窗户,外面哗哗的雨声,大有把世界灌满的劲头。

密密匝匝的雨水从窗台漫进来,吓得孙明立马关上玻璃窗。

天气预报中的强降雨果然来了!

就在上个周末,承安市气象台发布雷电暴雨黄色警告,报告最近一周内,所辖区域将自北向南有个强降雨过程,局部地区将会出现雷雨大风强对流天气、雨势超强。为此,市防汛办发布紧急指令,要求市内各区县的防汛部门,务必引起高度重视,迅速行动起来,启动应急预案,做好防汛抗洪准备。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一看,是秦俊良打来的。

“这一场暴雨太大,可能会有情况……孙明,你赶快去一趟防汛指挥部,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呃,你最好带人去老家那边盯住,千万不能出事啊!”

秦俊良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嗝,估计又在酒桌上指点江山。

说起来也巧,他们俩的老家都在樟木乡,他在山门社区,而孙明住在古镇上。

樟木乡地处承安盆地的边缘,因为毗邻大江,几乎是十年九涝。而丘陵地带喀斯特地貌的山峰,也不安生,一遇暴雨就特别容易造成山体滑坡。

那儿每年都有人淹死或被埋,房屋垮塌、农田水库的冲毁更是司空见惯的事。

孙明接到这个电话,哪里敢怠慢,抄起接待用的大雨伞,拔腿就往外冲。

自己受排挤的大事,反而被他抛到脑后了。

孙明一来到楼下,狂风暴雨就扑面而来,他必须用两只手稳住伞骨才能确保雨伞不被刮跑。饶是如此,身上片刻就被浇湿了一大片。

“王志强,赶快开车去防汛指挥部。”

他叫上值班司机,不管不顾地冲进了雨幕里。

这一场豪雨,才下了个把小时,街上就已积水成河,积水严重,到处都漂浮着断枝败叶。

承安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位于城东,在县水务局的二楼,负责人是水务局的常务副局长丁向东。

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还不到一年,据孙明的了解,这个负责人可不好当,基本上都是一年一换,谁也别想坐得长久。

原因有二。

一是自然灾害太多。与天斗,其害无穷,的确防不胜防。

其二是人员组成复杂。有行政编制水利局的,有参公编制水政大队的人,有事业编制的水文站成员等等。

这儿没有固定行政编制的专职公务员,绝大多数人都是兼职的。

但是它的责任非常重大,是政府的水行政主管部门,主要负责防汛抗旱,水资源管理,给排水工程建设,河湖治理保护。

丁向东显然是接到了一把手的电话,一个人规规矩矩地站在水务局的大厅门口,焦急地等待。

孙明看着这个光杆司令,不由苦笑。

“孙主任,辛苦了!”丁向东说着,顺手塞过来二包红得发紫的“和天下”。

孙明一挡,蹙眉道:“人员都到齐了吗……我不抽烟,给司机小王一包就行。”

“都到齐了,您不用担心……”丁向东尴尬一笑,请他直接上二楼。

二楼大厅,灯光全部打开了。

大厅正中,巨大的监控屏幕上,显示着风狂雨急的实时画面。

屏幕前有一个椭圆形办公桌,一边坐着五个男子,他们都在着迷地玩手机。

另一边则是三个女的,凑在电脑前专心致志的淘宝。

其中,只有一个职员站起身跟孙明打招呼,她是孙明的女同学颜红艳。

“咳……大伙都专心一点,这位领导是县府办主任孙明。”

丁向东介绍完孙明,原以为该领导同志身负尚方宝剑,会起到立竿见影的震慑作用,哪知道大家一点不给面子。

这年头,谁见过的大官都多得数也数不清,打雷下雨,见怪不怪,毕竟,哪个都不是被雨吓大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