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月穆南竹)不做皇妃,要当夫人_《不做皇妃,要当夫人》精彩小说

小说不做皇妃,要当夫人是知名作者“茶籽小鱼”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姜明月穆南竹展开。全文精彩片段:那男的看到她也很是惊讶,估计他也没想到自家新娘能自己掀开盖头吧,但随即他便想到了什么似的收起了惊讶。“吓到娘子了?”这温润的声音一出路珂然可算是明白了,这不她那忍者buff叠加的便宜老公嘛。路珂然仔细观察起眼前的男人来,算得上是面若冠玉,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看起来像是常年在外劳作而被晒的,但是这男…

小说:不做皇妃,要当夫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茶籽小鱼

角色:姜明月穆南竹

古代言情《不做皇妃,要当夫人》,讲述主角姜明月穆南竹的爱恨纠葛,作者“茶籽小鱼”倾心编著中,本站纯净无广告,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看着美人阿姨吃得很是可口,路珂然心想还是被她拿捏了路珂然忽然就想起了那个一大早就走了便宜老公,他好像还没吃东西呢“母亲啊,就是那个……相公他去哪里了?”路珂然说这句话说得有些别扭,什么母亲啊相公的喊起来很别扭,认识没多久就喊妈,恋爱都没谈就喊老公,这对于路珂然来说多少是有点奇怪美人阿姨抬头看路珂然有些疑惑,路珂然再次开口:“额……我的意思是,他……就是相公他早饭还没吃呢”许是知道是媳妇在关…

第6章 便宜老公长有点帅 在线试读

路珂然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赶走了老婆娘之后她看着桌子上的干饼和一些不知名糕点陷入了沉思,她确实是饿极了,但是她想吃的是饭啊,这些东西不顶饱的吧,看起来也不是很有食欲的样子,路珂然想起今天白天拜堂的时候闻到的肉香味再看看那没有任何味道的烧饼真的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路珂然心想,她还不如出去找吃的算了。

说干就干,她立即走到门边将门就给打开了。

“啊!”路珂然显然也是没有想到门外会有一个人,她吓得浑身一颤向后退了好几步。

那男的看到她也很是惊讶,估计他也没想到自家新娘能自己掀开盖头吧,但随即他便想到了什么似的收起了惊讶。

“吓到娘子了?”

这温润的声音一出路珂然可算是明白了,这不她那忍者buff叠加的便宜老公嘛。

路珂然仔细观察起眼前的男人来,算得上是面若冠玉,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看起来像是常年在外劳作而被晒的,但是这男人眉如远山,目似刚星,俊美刚毅,他身形修长一袭红色婚服穿在身上更显玉树临风,英气逼人。

此时这男人高挺的鼻梁之下薄唇微张,他叹了口气然后朝着路珂然走了过来。

路珂然看着眼前的男人,感觉好像有点眼熟,她在脑中搜索来搜索去的,然后忽然就想起了,这男的长得有点像何润东版的《新梁山伯与祝英台》里面的马文才啊。

就是有点瘦了,看起来有点子营养不良的样子。

“娘子怎么自己把盖头拿掉了?”

眼前的男人脸上挂着温和的笑,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里像是满天的星辰那般耀眼,让路珂然看得心脏怦怦直跳,然后路珂然就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燥热。

路珂然顿时觉得有些害羞,自己脸红不会被这便宜老公给看到吧,但是路珂然转念一想,今早给她化妆的时候那老婆娘给她腮红打得像是猴屁股,应该是不能被发现的。

看着眼前自己娘子目瞪口呆的模样,男人再次叹了口气,他拉起了自家娘子的手好生安抚。

“莫怕我,我是你相公,我会对你好的。”

路珂然觉得自己要头晕目眩了,这他妈的也太温柔了吧,谁招架得住这帅哥跟自己这么温柔的讲话啊。

便宜老公不再说话而是拉着路珂然往房内走去,看到目光直线对面的床铺路珂然顿时清醒了,她立即抽回了自己的手,本想说一些威胁的话,但是当对面帅哥看向她眼中满是疑惑的时候路珂然变得扭捏起来。

“我……我……我饿了。”

对面便宜老公显然一愣,但随即轻笑出声,“是我想得不周到,娘子暂且在此等我,我去去就回。”

路珂然点了点头,身着红色喜服的男人这才走出去。

男人走了出去之后路珂然抚着自己的心口给自己顺气,从今天早上的期待到下午的失望,再到现在的惊艳,路珂然可谓是活得跌宕起伏。

这个男人一下打乱了路珂然的计划,她本来是想装疯卖傻蒙混的,但是现在男人的长相又让她有了一丝期待。

路珂然不是恋爱脑,她当然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她虽不会被美色迷惑,但是却也生出了真的成家的念头,于是她决定再观察观察,这男人身上的气质就不是一个乡野武夫该有的,他身上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贵族气质,路珂然觉得跟着他总比自己一个女性在封建社会去创业来得靠谱,万一哪天真是富贵了,她就压中了宝,要是没有也没事,她老家本就是农村的,她一点也不介意粗茶淡饭的生活。当然,把她当生育工具就别想了,好歹受过九年义务制教育,男女平等的思想也不允许她去做那种事,有些事情可以察言观色、随机应变,但是还有的事是底线 决不能变都。

想好之后路珂然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有力工具,然后路珂然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头上的发簪,是个有力武器,长得帅不能为所欲为,她不愿意谁也别想碰她,反正她是傻子,做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是正常的,虽然路珂然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但是以她的直觉来看这具身体的爹不是个简单人物,想来只要不出人命没人能拿她怎么样,况且受过法制教育的她,就是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杀人啊,顶多自卫。

路珂然将发簪拔下藏在了自己宽大的袖口中,然后就坐在桌边等着那便宜老公带着饭菜过来。

开门声传来,路珂然随即看去,那便宜老公果然是进来了,还带上了热腾腾的饭菜,路珂然眼睛一下就亮了,那便宜老公也是随即一笑,然后走了过来,将东西放在了路珂然的面前。

“吃吧!”

“谢了!”除去脾气有些暴躁之外,路珂然还是很有礼貌的,与路珂然所想的不太好吃不同,菜的味道还过得去,不过对于无辣不欢的路珂然来说还是淡了些,但是饿了吃什么都是香,虽然味道淡却也不影响路珂然欢乐干饭。

便宜老公一听这话一顿,但很快恢复面色如常,心想他这娘子看起来也不像旁人所说的那般不堪,至少到现在都还没做出一件令他感到不适的事情,就是即便日后做些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可既然娶都娶了他也会照顾好她,这是他作为丈夫该担得起的责任。

看着自己那有些不太正常的妻子,他心想盖头都自己掀了,怕是也不懂洞房规矩,他还需得自己来才是,想着他便倒起了酒。

路珂然吃得正噎呢,身旁之人就倒了一杯水,路珂然那叫一个感动啊,拿起就往嘴里送去,顿时辛辣的感觉刺激着味蕾,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饭就更是咽不下去了,那辛辣刺激的感觉来到喉咙刺激得路珂然直咳嗽。

“咳咳咳……”

将脖子里的饭都咳出去之后路珂然这才感觉舒服了好多。

“这酒……好辣……”

眼前已经是自己妻子的姑娘张着染了口脂的嘴唇一呼一吸,眼中已然聚集了些湿润,看起来好不惹人怜爱,男人此时只觉心中忽然一热像是什么东西涌出了那般,他偏过头去不再看。

遭这么一遭,已经饱腹的路珂然也没什么心思再吃饭了,转头看去只见那便宜老公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了?”

那便宜老公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问吧,看向路珂然的眼神有些惊讶。

“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

男人看了半天,终于压下自己的疑惑转而开口:“没什么,只是觉得娘子和传言中不尽相同。”

路珂然满不在意的一笑,“你都说是传言了,又怎能全信啊!而且我瞧你和传言也不是一样的呢!”

“是吗?那娘子听闻我是何种模样?”

“那个坏老……我爹说,你是个山野武夫!”路珂然一个没注意差点就把心底的话说出口了,还好改口及时。

男人一听哑然失笑说道:

“确如岳父所言。”

“我到底如何,日后娘子自会知晓。”

男人喊她娘子真的好酥,路可然有点受不了,好歹她也是个女人啊,她也会害羞的好吧。

“你……你就不能别喊我娘子吗?”

“为何?”

听到男人疑惑的声音,路珂然脑子飞速运转,然后脱口而出:“我……我不习惯,我们才认识啊。”

“才认识?”

“也是,这婚事办得匆忙,想来娘子也不知道我姓甚名谁。”

路珂然一听也恍然大悟,她都和别人拜堂了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对对对,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路珂然这话说完就见便宜老公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一旁拿出了什么东西,他再次走了过来将那东西在她面前展开,好大的“婚书”二字展现在眼前,虽然说是繁体字吧,但是磕磕巴巴路珂然还是认识,然后她也看到了那便宜老公的名字,叫楚懿,说实话那个懿字路珂然是差点没认出来,盯着看了好久才认出来的。

“楚懿!”

“对!”楚懿点了点头。

然后便是两人都沉默了,路珂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脱口而出:“好名字,好名字!”

然后她便听到了那便宜老公的轻笑声,路珂然心想这货不会是在笑她吧。

“你笑什么?”

便宜老公收敛了笑容,“只是觉得娘子甚是有趣!”

对此,路珂然心里冷笑,干脆直接说她看起来有点傻好了,什么有趣没趣的。

路珂然没说话,楚懿再次倒起酒来,看得路珂然一惊当即发问:“你干嘛?”

“喝合卺酒。”

条件反射一般路珂然脱口而出:“我不会喝酒,我不喝!”

开什么玩笑,就刚才那反应路珂然就知道这具身体滴酒不沾,她要是喝醉了那还得了,那不是便宜老公想干嘛就干嘛了。

楚懿一听脸上顿显为难神色,但是看着眼前姜明月的强烈抗拒神色也觉不好为难,他叹了口气拿起酒杯站了起来。

“罢了,方才娘子也喝过了,这杯我喝下就当做是我们已经喝过了。”

说罢,楚懿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再被为难路珂然松了一口气,楚懿却走到了床边捡起了那大红盖头,他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而后朝着路珂然走了过来,就在路珂然还莫名其妙的时候眼前再一次失去了视线,被大红色遮挡。

楚懿一边拉着路珂然一边往里走着,“这酒既然娘子不乐意喝,那便不喝了,可这盖头可不许自己揭下,寓意不好。”

楚懿将路珂然按下让她坐在床上,他弯腰低头在路珂然耳边说道:“这屋外来了人,娘子就配合我一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