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欣齐寒乔)过河而爱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过河而爱桥)全章节阅读

《过河而爱桥》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软风欢水”的原创精品作,何以欣齐寒乔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哇呜——”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产房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真好,是个男宝宝呢,齐太太你看看。”医生这边剪了脐带便抱给她看。何以欣努力睁开眼睛,脑子里蹦出第一句话便是“齐沐屿小时候这么丑吗?”看了宝宝一眼,何以欣便昏睡过去了,实在太累了…

小说:过河而爱桥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软风欢水

角色:何以欣齐寒乔

现代言情《过河而爱桥》是大神“软风欢水”的代表作,何以欣齐寒乔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要说确实是生过一次孩子了,何以欣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除了想死的阵痛,一切都还顺利上辈子因为是第一次,紧张得听不进医生的话,到最后有出血的情况,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真是遭罪“再使把劲儿,孩子头已经出来了”何以欣调整好呼吸,再一次用尽全力“哇呜——”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产房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真好,是个男宝宝呢,齐太太你看看”医生这边剪了脐带便抱给她看何以欣努力睁开眼睛,脑子里蹦出第…

第3章 母子平安 在线试读

要说确实是生过一次孩子了,何以欣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除了想死的阵痛,一切都还顺利。

上辈子因为是第一次,紧张得听不进医生的话,到最后有出血的情况,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真是遭罪。

“再使把劲儿,孩子头已经出来了。”

何以欣调整好呼吸,再一次用尽全力。

“哇呜——”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产房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真好,是个男宝宝呢,齐太太你看看。”医生这边剪了脐带便抱给她看。

何以欣努力睁开眼睛,脑子里蹦出第一句话便是“齐沐屿小时候这么丑吗?”

看了宝宝一眼,何以欣便昏睡过去了,实在太累了。

——

“齐先生,恭喜你啊,母子平安!”护士抱着宝宝先出来了。

“我太太怎么样?她还好吗?”齐寒乔急忙问道。

“里面还在收拾呢,没什么大问题,待会儿就能转去病房了。爸爸先抱一下宝宝吧。”

听到何以欣没什么事,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看向了襁褓当中的奶娃娃。

新手奶爸并没有什么经验,抱孩子的姿势都显得别扭。

齐寒乔端详着怀里的小团子,这就是他和欣儿的宝宝吗?

真好看,眼睛像欣儿,鼻子像他。

齐寒乔的内心像是被一簇温暖裹挟着,很踏实。

听护士说何以欣已经去病房了,齐寒乔便把孩子给了赵姨,自己往病房走去。

推开房门,病床上的何以欣还在昏睡,护士都收拾干净了,没有了 刚才在产房里的狼狈。

“齐先生,齐太太应该还要睡一会儿。”

听到齐寒乔轻声回应,护士便转身出了病房。

齐寒乔看着熟睡中的女人,洁净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瑕疵,细微的呼吸声像是刚出生的小奶猫。

看着看着目光也越发柔和,应该只有在睡梦中,他才能看到她如此可爱的一面吧。

他们刚刚还有了一个宝宝,一家三口,这个词很好听。

突然想到什么,目光又逐渐暗淡。

——

何以欣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少夫人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赵姨看见她醒来了,便将宝宝放进了摇篮里。

“嗯,还好,就是有点饿。”何以欣刚醒还是有点虚弱,声音都没什么气力。

“好,这儿有鸡丝粥,您等会儿喝点,您刚生完孩子,喝点粥比较好。”

说完赵姨便递给她一杯温水,给她漱口,然后才从小厨房里端出来粥。

吃饱喝足,何以欣终于能安静下来想想她当前的情况了。

她应该是回到了二十一岁这年,被齐寒乔关了一年,结婚一年,怀孕十个月,生孩子……一天。

回想她在娱乐圈打拼的天下,岂不是清零重来了。造孽啊!

她觉得她已经活够了,再来一遍简直无趣。

何况她本来已经逃出了齐寒乔的牢笼,现在一朝回到解放前。很好。

何以欣闭上了眼睛,深呼吸,真的无语凝咽。

冷静了一会儿,也只能接受了,想太多也只是让自己不痛快。

定了定心神,随即开口道:“赵姨,把齐……那个,孩子给我抱抱吧。”

“好嘞。”

“少夫人你小心点,哎对对,这样抱,托着头。”赵姨小心翼翼地指导着。

上一次因为种种,她根本就没有抱过齐沐屿,这还是第一次呢。

他已经睁开眼睛了,直直盯着抱他的妈妈。

何以欣看着他皱皱的小脸,嗯,真丑,应该没抱错吧?

听说小孩儿要长开了才好看。

何以欣想到了前世阳光少年的模样,确实挺好看的,不愧是她何以欣的儿子。

上辈子她在医院确诊绝症的第二天,便被着小屁孩接回了半山别墅。

真和他爸一个德行。

本来她还反抗了几天,到最后还是放弃摆烂了。

或许还是对他心怀愧疚,那就在最后几个月的时光,放下她所谓的自尊,和他生活几个月吧。

想到这,何以欣不禁轻笑出声,那重来一次,要陪你长大吗?

逗了这小屁孩儿一会儿,便让赵姨抱去喂奶粉了。

她现在还没有通乳,不能给他喂奶。

喝了奶粉,他在摇篮里也渐渐睡了过去。

”小少爷真乖啊,从出生到现在也没怎么哭,吃饱了就睡,真讨人喜欢。”赵姨看着摇篮里的乖宝宝不禁夸道。

“嗯,是挺乖的。当初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可没少折腾我呢。”

何以欣还记得当时怀孕的时候有多遭罪。

光是孕吐就折磨了她三个月,再加上那个时候和齐寒乔闹得很僵,情绪起伏无常,简直要把她整崩溃了。

想到齐寒乔,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口:

“赵姨,齐寒乔呢?”

赵姨愣了愣,还以为听错了,毕竟整个别墅里的人都知道少夫人和少爷有多么不对付。

“少爷他今早刚回去呢,他也在这守您守了一夜,我就劝他回去休息了。”

虽然知道在整件事情上是她家少爷的不对,她也很同情少夫人的遭遇,但毕竟少爷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她也想帮少爷说说好话,希望少爷能过得幸福。

何以欣听了,轻松了一口气,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齐寒乔呢。

以前虽然怨恨过他,但这都二十年过去了,最后几个月的相处也让她有所释怀。

那这一次呢,还要离开吗?

孩子肯定是带不走 的,那一个人离开再次进娱乐圈打拼吗?重复一遍好没趣哦。

二十多年来,其实她也知道了齐寒乔是爱她的,只是这份爱太过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震惊于他对她的执着与深情,但也只限于感动。

她并不爱他,或者说,她没有爱过任何人,她知道自己有多自私冷漠。

这些问题以后再想吧,至少现在她并不想离开。

先把身体养好,多陪陪那小屁孩儿吧,他也挺可怜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