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歆叶非予(王爷太能作 今朝如晤)_叶歆叶非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反了他了!”吕太后“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惊飞了一旁树丛中的小雀鸟,被安国侯几句关于吕家人的话所有激怒,太后对谢非予的恼意是难以遮掩的,“他若有这胆子将哀家不放在眼中,真当他谢家是一人独掌的天下不成!”蓉妃连忙上前轻轻拍了拍太后的背脊替她顺气儿,端起了上好的祁门红就递到吕太后嘴边:“您别气坏了身子”太后口中的喝气声不小,大约也是觉得方才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头,她端着茶盏缓缓入座,呷了口“老臣...

点击阅读全文

王爷太能作 今朝如晤

小编推荐小说《王爷太能作 今朝如晤》,主角叶歆叶非予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反了他了!”吕太后“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惊飞了一旁树丛中的小雀鸟,被安国侯几句关于吕家人的话所有激怒,太后对谢非予的恼意是难以遮掩的,“他若有这胆子将哀家不放在眼中,真当他谢家是一人独掌的天下不成!”蓉妃连忙上前轻轻拍了拍太后的背脊替她顺气儿,端起了上好的祁门红就递到吕太后嘴边:“您别气坏了身子”太后口中的喝气声不小,大约也是觉得方才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头,她端着茶盏缓缓入座,呷了口“老臣...

王爷太能作 今朝如晤 阅读最新章节


清和公主深受后宫万般宠爱,又怎可能卑躬屈膝。

所以小公主银牙一咬,旁边肿了半张脸的春桃看到了,抢先连滚带爬的扑到了慕沉川的身边,一把抓住她的袖子:“姐姐,这位姐姐,刚才是春桃的不是,春桃才应该向你赔罪,那一耳光你若是心里恼了,可以打回来。”她唇角的血和眼泪已经花了妆,要多丑有多丑,“百倍千倍的打回来。”

春桃抓住慕沉川的手就要往自己那红肿的脸上抽。

春桃是仆,忠心耿耿的仆,慕沉川被她这样一折腾,对春桃倒是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敌意了,人都是各为其主的。

清和的任性和跋扈叫个小宫女买单,那只会更加助长那主子的不长记性,况且,她不是没有看到安国侯和几个不明就里的大臣已经侧目在此——若是闹大了事,引起了陛下和太后的注意,她慕沉川才是难逃一死。

谢非予,不过是个想要将她往火坑里推,更喜欢站在隔岸上看她死里挣扎还不忘叫人多加点油的恶劣男人。

偏偏这个男人你惹上了还无法对付。

“王爷,”慕沉川抽回手低头朝谢非予福了福身,装着那一身的卑躬屈膝和低声下气,开口的语气都没有原来的刚硬,倒是多了两分女人的柔软,“不用为了我一个奴婢伤了宫里的和气,公主是千金之躯,奴婢万死承受不起。”

奉承话她会,还会不少,低眉顺首的样子却看得清和公主那口气哽在喉咙里更为的火烧火燎——

为什么?

因为在谢非予的面前,这个小贱婢反而衬托的是她清和无理取闹,还不如一个奴婢识大体。

可笑!

“本宫不需要你来多嘴多舌!”小公主的脾气更不好惹。

慕沉川再次福身退让,却从口中轻轻喟叹了声,似乎在嘲笑清和公主那骄纵却更显得愚钝的臭脾气——

刚才谢非予面对太后和皇帝的一番言论,已经“大开杀戒”的很了,也只有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看不清局势、分不清人和。

在谢非予的眼中,任何人都不是他的阻碍,所以这男人从未给过任何人面子。

“碍事,”谢非予对慕沉川的退让虽然不满但表示理解,“滚下去。”

慕沉川连忙想也没想就退出了场去,心头倒是觉得谢非予约莫是觉得她再在外头“抛头露面”的,迟早要惊动了圣驾难以收场。

也好也好,那群女人的勾心斗角,她乐得不参与,不然保不准啥时候再次天降耳光打的她狗血淋头。

宫廷内院失去白日里的奢华庄严看起来空空落落,占地虽大却被郁郁葱葱的草木遮蔽,今晚大部分的女眷都去参加华灯筵席了,虽然这宫门之路说不上冷清倒也别有一番景致,慕沉川找了个小湖,伸手就掬了一手清水敷了下稍稍有些泛红的脸。

回神再一想春桃,蓝衫那是留了情面都给打的没了人模人样,自己这点伤真是微不足道。

甩了甩水渍又顺手在裙角擦干净手,这一整出的宫廷内幕剧真是叫人唏嘘,慕沉川看着平静的湖面有悄然氤氲起的水气,夜风拂过涟漪,对岸的杨柳青木都叫人觉得一切和从前没有两样,明明,是随处都可以见的景色,却让人没由来的心头一空。

这本是两个世界,她从一头到了另一头,慕沉川眨眨眼睫,拢了拢生冷的衣襟,不知不觉这么多的时日过去了,却快到她根本来不及去回想曾经的自己和种种。

她对着湖面叹了口气,说的好听,这或许是佛祖在天有灵,给予她的另一条生命。

谈不上感激,倒是有些猎奇。

或者说更为的困惑不明,慕沉川努了努嘴角,有句话怎么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啊——她哈哈大笑。

既来之则安之。

收声低头看着湖面中自倒映出的自己,月光嶙峋洒落,脸庞半明半暗,正想再给自己吟两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感慨感慨,就突然听到身后有着什么“西西索索”的声音。

慕沉川搓着手回头望去就看到那后面的宫墙墙头有个匍匐的黑影在蠕动,她眼角抽搐了下,这皇宫内院的居然有小偷?!

慕沉川是又惊又喜,对,别问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奇葩的心情,她沿着暗红的宫墙直挺挺站在角落里瞅,见那身影似还没发现自己,于是索性上去一把拽住那家伙的小腿用力往下一拽。

“哎哟!”那人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从墙头“咕咚”跌进了草丛里,慕沉川才发现,那家伙手里还抱着个大酒坛子。

“你这个偷儿胆子很大啊,深宫内苑偷什么不好,就为了一坛子酒?”慕沉川“踏”的一脚恶狠狠踩踏在那偷儿脸旁的石头上,活脱脱跟个女土匪似的居高临下看那摔在草坑里的狼狈家伙,“喂,哪个宫的?”

那偷儿还没从刚才的震惊受惊里缓过神来,一看自己跟前的也不过是个小宫女:“放、放肆!”他生的白白净净,就是摔了个狗啃泥不太帅,“你眼睛瞎了吗,你才是哪个宫的小宫女,竟然如此无礼!”

少年抬手一把就打掉了撑在身边的脚,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被人逮个正着却还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

“虚张声势啊,”慕沉川拍拍手,她措不及防就抢过那少年怀里的酒,“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偷酒喝。”看起来,那家伙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放了她的世界那才是个初中生吧。

“你……”少年被堵了一口,月光落在慕沉川脸上,露出了鲜红的胭脂,少年的眼角一抽,“你这个小宫女还敢指责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他小小年期抬头挺胸倒有几分的气势。

慕沉川“噗嗤”一笑,在他那挺起来的胸口不客气的锤了一拳,直将那少年捶的心肺痛,她却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宫里人那是个个压人一等,呵!”她想起刚才那些个争风吃醋的女人,就怎么想都有些窝火,一群小花痴就属她慕沉川倒霉没人疼,于是一抬手拿着小酒坛子就往嘴里灌。

她很少喝酒,也喝不习惯,一口闷了下去,强大的后劲直叫她的鼻子都上涌一股热气,“呕!”半口酒都给吐了出来,“这什么酒,你从哪弄来的!”她直扇自个儿的鼻尖,酒味顺着咽喉又冲冲撞撞沁入心肺。

少年看着慕沉川狼狈样子只觉得可笑:“你不会不知道今晚上的华灯筵吧?”这不摆明着的么,“这坛子可以八十八年老陈酿,丹花配羽红,整个皇宫里也不超过十坛,当年西夜国才不过二十,就送了一半给我北魏!”他侃侃而谈间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豪气和骄傲。

“哟,”慕沉川点点头,这个臭小子有点能耐,来历知道的如此清楚还能从宴会上偷酒,“我刚从那出来,豺狼虎豹可真是五花八门别开生面!”慕沉川这句话绝对是肺腑之言。

朝廷的男人眼色儿尖,后宫的女人也不甘落后,一个小小的华灯会简直水深火热,一举一动都好似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你们的动向,一字一句又得斟酌言语。

“无趣、无趣!”慕沉川摆摆手,打了个酒嗝,胸腔里被这几口烈酒给烧的发烫发烫,连嗓子眼里都觉得火辣辣,好像那热酒是会动的活生生的灵蛇,现在在她的血管血液里横冲直撞。

“什么豺狼虎豹?”少年皱眉没听明白,“那是后宫之主设宴女眷和重臣,”他就如同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子讲解,“皇亲佳丽才是一堆堆儿扎,分明是你没见识!”他拉了拉慕沉川的袖子,“你没瞧见谢家王爷那天人之姿吗?”

啥?

慕沉川掏了掏耳朵,脑子里有点儿混沌,她踉跄了一下:“你说谁?谢……谢非予?”

“大胆!”那少年威声一喝竟真有几分威慑正色:“贤王名讳是你可以直呼的?你不要命了?”他有些慌张的私下张望两分,看着这个已经快喝醉了的小宫女。

“哈哈,我知道了,”慕沉川的声音带着沙哑,她晃晃脑袋,抬手就嘻嘻哈哈的又灌了自己一口酒,“嘻嘻……你是王爷的小迷弟!”

“什么小迷弟?”少年眼睛一瞪,“你喝醉了!”他说着就要去抢慕沉川的酒坛子,这个小宫女分明已经醉的站不稳了,还口没遮拦的,“这坛子就算是老酒鬼也不能一下入口五分,你快放下!”

一杯倾,二杯倒,三杯云火上心烧。

哪里是一个小宫女可以挡得住这烈酒后劲的!

“呀,”慕沉川看那少年要来抢酒,她这点反应还不算慢,侧过身子一躲,可脚步已经完全跟不上,“噗通”摔在了地上还死死护着那酒坛子没给摔坏,“……就是,你很崇拜他?”她眯起眼,对面的花灯和人影都成了三重影。

她还沉浸在上一个问题。

小说《王爷太能作 今朝如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