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白桁江怡)_(白桁江怡)完整版免费阅读

这一下她醒困了,吓得坐在地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刚那个车,就是贴着她开过去的外国男子,蹲在地上,普通话说的不是很标准:“怎么样?”江怡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和小腿,手掌也蹭破皮了,她红着眼眶站了起来,看到马路对面,糕点铺已经开始排长队了她忙起身:“没事,没事”她脸色很白,如果慢一点,她还有命在吗?这可不是郊区,怎么会有人开这么快的车,她太慌了,导致车牌都没看到另一个外国男子,皱着眉头:“没有车...

点击阅读全文

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

小说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大神“花花大人呀”将白桁江怡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这一下她醒困了,吓得坐在地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刚那个车,就是贴着她开过去的外国男子,蹲在地上,普通话说的不是很标准:“怎么样?”江怡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和小腿,手掌也蹭破皮了,她红着眼眶站了起来,看到马路对面,糕点铺已经开始排长队了她忙起身:“没事,没事”她脸色很白,如果慢一点,她还有命在吗?这可不是郊区,怎么会有人开这么快的车,她太慌了,导致车牌都没看到另一个外国男子,皱着眉头:“没有车...

第18章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直到上菜,白林亦他们都没回来,江学磊完全没往心里去,只当是白家小少爷,看中了他的二女儿。

江怡小口吃着鱼,白桁不是一个喜欢吃菜乱夹的人,但是他将一块鱼肉夹到盘子旁边,将刺夹了出去,然后筷子一转夹了一些青菜到碗中。

秦玉华有心事,所以吃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完全没注意到这一举动。

江荣娟在心里盘算着,既然这白家老四喜欢江怡这孩子,不如,直接将她嫁过去,怎么也比嫁给厉家有用,虽然差的年纪有点大,但那又能怎样?

江怡红着一张小脸,将鱼肉夹到自己碗中,然后低头细细品尝着,模样乖巧的不得了。

白桁往江怡身边坐了坐,结果腰间重重挨了一下,疼的他一皱眉。

江怡小嘴噘了噘,一脸威胁的看着白桁,还有帐没跟他算呢,美得他。

白桁身体往江学磊身边倾了一下,然后拿起红酒给他倒了一杯:“既然两家已经定下来了,今后我管你叫声江哥,以后有事,让江怡这小丫头给我打电话就行。”

江怡恨得牙痒痒,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的,可是皮鞋却在她腿上蹭着,再不拦着,那腿就蹭到她了,怎么那么...

不正经呢。

江学磊脸色有些发红:“我敬你一杯,都在酒里了。”说着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白桁笑了笑浅浅的喝了一口,然后他腿一疼,他余光撇了一眼,嘴角带着笑意。

因为江怡“掉”了东西,正弯腰去捡,“顺便”掐了他一把。

两人的互动谁也没看到,秦玉华低头吃着饭,她在想,接下来怎么办,这个白四把她的计划全打乱了。

白桁在心里叹了口气,小丫头竟一点便宜都不让他占。

饭都吃完了,江怡擦了擦嘴,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两口解了解腻。

江学磊喝多了,开始说大话:“白老弟,用着我的地方,你说话,在国内,我还是有点本事的。”

白桁点着头,拿过江怡用过的杯子倒了杯茶,他抿着茶。

江怡红着小脸,真是的...

“时间也不早了。”江荣娟见状站了起来,因为江学磊已经胡说八道了,继续下去,只会让人看笑话。

秦玉华也跟着站了起来。

“第一次见面,我准备了一些见面礼,礼物虽轻,但也是我一份心意。”说着白桁站起身,走了出去。

江怡看着白桁高大的背影,他还准备了礼物,记仇+1 ,明明什么都知道的,还故意让她害怕,心惊胆战的。

那么好吃的菜,她都没怎么吃进去。

白桁单手插兜,外面守着的兄弟笑着道:“四爷,小嫂子看着我,跟不认识似的,演的太好了。”

白桁瞥了他一眼,小丫头不是演的好,就是单纯的没认出来,他勾了勾手指。

江怡见白桁回来,一脸的不高兴,看样子给奶奶和父亲也准备了礼物,便宜他们了。

按照她的想法来,给妈妈一个人就可以了。

白桁将一套首饰递给了奶奶,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江荣娟乐的不行,这工艺,这钻石,估计得上百万。

江学磊自然也有,是一把车钥匙...

江怡看的一愣一愣的,第一次见面礼,竟然送豪车,他是有钱没地方花了吗!

最后,白桁将一个不大的盒子双手递给了秦玉华。

秦玉华笑了笑,她不在乎礼物贵贱,不得不说,这个白四太懂人心了,投其所好。

只不过,到她这里,估计,要让他失望了。

秦玉华打开盒子后,看见两盒茶叶,她忙打开,然后拿起尝了尝,她震惊地看着白桁。

这茶...

就算把江荣娟和江学磊两个人的礼物放在一起,也不够买这一两茶的...

白桁有些紧张,这可是未来的岳母,别是选错了礼物,那可就麻烦了。

“谢谢。”秦玉华小心翼翼地将茶叶包好,放回了盒子里。

江怡不懂茶,看到别人的礼物都那么贵重,到自己母亲这里,却变成了茶叶,难道连白桁也瞧不起她母亲吗,应该不会啊...

白桁见江怡脸色不好,于是转过头,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小丫头自然也有。”说着他将一个比茶叶还小的盒子递给了江怡。

江怡看了一眼,给她再贵的礼物,若是小看她母亲,她也高兴不起来,她手直接按在了盒子上,不解地看着白桁。

白桁的大手轻轻落在江怡的手背上,他明白她在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只不过,岳母好不容易脸色好一点,他总不能自夸,介绍那茶叶吧,好感度不是白刷了?

江怡的礼盒被打开了,里面竟然是房产,她忙将盒子盖上,把东西塞给白桁,这东西是随便就往出送的吗。

上面还有个纸条,江怡看的清清楚楚,上面写着“我们的家”,谁啊,谁跟他的家啊。

江怡怕别人看见,将纸条握在了手心里。

这房子靠在市中心,而且最小的户型也得三百平,价值上亿,他说送就送,真是的。

白桁不差这点钱,他就是想告诉江怡,他就是想跟她有个家,怎么了。

江怡觉得不对劲了,她的身份证什么的都在自己手里,他怎么给她买房的。

难道...

她身份证丢了?

白桁笑了笑,小丫头这表情,看着可太喜欢了,一会噘嘴一会皱眉,现在看样子要打人了。

就是,一起游泳那次,他可不是故意偷拿的,而是江怡自己掉的,所以他才临时起意。

期间遇到了不少的麻烦,因为急,所以多花了不少的钱。

江怡一脑袋的问号,她没买过房子,也没人给她买过房子,之前看过,但不怎么感兴趣。

最后想明白了,这点小事,还能难得住,全身都是心眼的老男人?

江学磊本来想看的,结果江怡已经把盒子盖上了,不过看着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随她去吧。

白桁走在最后面,江怡为了躲他,跟在了秦玉华的身边,见他一脸无奈的样子,她转过头,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出去后,江怡都要上车了,才发现,自己的包没拿...

“妈,你等我一下,我包落在包厢了。”江怡有些无奈。

江学磊喝多了,直催司机走,秦玉华想下车陪着江怡去,结果车门被关上了。

“嫂子放心,我一会让司机送她回去。”白桁站在一旁,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

秦玉华见状点了点头只能这样了,不得不说,白四这个人,还是挺靠谱的,跟外面传闻有很大的出入...

其实,传闻最不靠谱的就是,它美化了白桁。

实际上,白桁比传闻更加霸道,当街砍人,就是小菜,他开游艇把人扔海里,钓鱼的事,估计没几个人知道。

不过那是年轻的时候,二十出头,现在年龄大一点了,也稳重点了,直接扔自家池塘里钓鱼...

车子开走了,江怡拿着礼物盒子挡住了自己的脸,她声音小且无助:“白四叔叔。”

白桁笑着将胳膊搭在江怡瘦弱的肩膀上:“叫我什么?”

江怡咬着嘴唇,早知道不逗他了,这也太现世报了,她怎么就顾着礼物,没顾着包了。

她之前也不这么财迷心窍啊。

“白四叔叔。”江怡低着头,声音更小了,弱弱的,跟小猫呜咽似的。

白桁低头,见江怡耳尖一直哄到脖颈,粉嘟嘟的可爱的紧,他将胳膊拿开,弯下腰,吮住了耳垂。

江怡发出了一声令人全身酥麻的,声音。

白桁直接将她抱在怀中:“跟我回家怎么样?”说着他的大手顺着她的腰间,滑了下去。

“不可以。”江怡按住了白桁的手,然后轻哼了一声:“你之前那么耍我,骗我,还想让我跟你回家?”

白桁从后抱着江怡,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脸贴着她白皙的小脸,声音沉沉的:“回家收拾我,难道,你想在外面?”

“你...我...我是要打你屁股的,你想什么呢?”江怡能清楚的感觉到,白桁的炙热。

白桁握着江怡的手:“tuo光了,让你打。”他声音低沉,带着沙哑。

太想把小丫头带回家了。

这时王淑拿着江怡的收纳包从私房菜馆走了出来,她脸色带着笑容:“夫人,你的包。”

“谢谢。”江怡没多想,她怼了白桁一下,然后接过王淑手里的包包。

白桁的笑声传入耳中,江怡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她是喜欢丢三落四的,不然也不能把身份证弄丢了还不知道。

“我的夫人,跟我回家好吗?”白桁再次发出邀请。

江怡这才反应过来,她摇了摇头,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礼盒:“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白桁叹了口气,只好直起腰,拉着江怡的手:“裙子很漂亮,也很适合你,但这鞋,累脚吗?”

“我习惯了,不觉得累。”江怡说着抬起腿,然后活动了一下脚踝。

她这么一说,倒是让白桁心疼了。

白桁的母亲很喜欢穿旗袍,但她最受不了的就是穿高跟鞋,每次都要抱怨上许久,直到现在,也依旧驯服不了一双高跟鞋,每次穿必崴脚。

“你喜欢高跟鞋吗?”白桁忍不住问道。

江怡笑了笑:“这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重要的场合肯定是要穿的,即便我不喜欢,难道就可以不穿了吗?”这不是她能选择的。

白桁直接将江怡抱了起来,然后将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顺手扔了:“今后有我在,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给你撑腰。”

其实他们一开始讨论了也不是一双高跟鞋。

江怡搂着白桁的脖颈,晃着一双长腿,眉眼弯弯,笑的比春日的花还漂亮。

白桁低下头在江怡的脸蛋上亲了两口。

江怡笑的更欢了。

“刚刚是不是没吃饱?我拿礼物的时候,让老板重新准备了一桌,走 ,吃饭去。”白桁抱着江怡进了私房菜馆。

江怡将脸埋在白桁的怀里,脚来回搓着,激动又兴奋,但是她没忘记,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还没做。

不过,得先吃饭,不然没饭吃了怎么办。

刚刚的鱼,还有丸子,还有一道不知道是什么的菜,狠辣,但吃下去非常香,她很喜欢,但奶奶把桌子转走了,她没吃够。

白桁抱着江怡,王淑跟在她的身后,那帮兄弟压根没换地方,因为他们知道,白桁肯定是要回来的。

“嫂子好。”一群人齐齐弯下腰。

江怡看着为首的黄发男子,她小声道:“我总觉得他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

男子抬起头看着江怡,然后揉了揉鼻子:“嫂子当时在树林里,是我带出来的...”

江怡这才想起来:“谢谢。”

“是四爷让我去的,嫂子谢,就谢四爷吧,我今天开的车,也很大。”男子说完快速往一旁躲了一下。

白桁的大长腿一脚正中他的腿。

男子险些没站稳。

江怡羞死了,她直接埋在了白桁的怀里,她当时在车里什么样,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要命。

白桁瞥了一眼,王淑笑着打开门,他们从小就这样,她都习惯了,打打闹闹的,反正不会闹出人命来。

王淑带孩子,不打死对方,就算玩闹...

白桁将江怡放到座位上,手撑着桌子和江怡身后的椅子,唇也凑了过去。

“我不喜欢酒味。”江怡躲开了,脚踩着他的鞋面,眼巴巴地看着他。

白桁皱眉,沉着声音:“但是,我太想吻你了,怎么办?”

江怡伸出手。

白桁在手背上吻了一下:“不够..”

还不等江怡反应过来,人就被白桁抱在了怀里,细碎的吻落了下来,她今天穿的礼服,他的吻落在肩膀上,锁骨上。

江怡反应过来的时候,肩带已经落了下去...

白桁单手撑着桌子,小丫头的,别说,虽然需要多吃木瓜,但对他来说,正好,因为他喜欢。

江怡心跳快到嗓子眼了,白桁之前就算占便宜,也没这样过,她怕的不得了。

小说《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